• 第67章 无辜成炮灰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31本章字数:2095字

    只一会,老板娘端来两小碗银耳汤出来。

    “这是早上熬来自家喝得,你们先垫一下底。”

    “好的,谢谢,谢谢。”欧晓灿非常感激地对她笑了一下。

    两人小口地喝着银耳汤,似乎都陷入了沉默中。

    “于老师,你是不是觉得我就是个累赘?”终于欧晓灿开口打破了这个沉默的局面。

    “为什么这么说?”于飞扬盯着她,问。

    “哎——”欧晓灿轻轻地叹了口气,说到:“我人又笨,钢琴又弹得不好,还给你惹麻烦……”

    “我认为这些都不是事!关键是你快乐吗?”

    欧晓灿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结婚一年了,是家里人安排的婚姻,我的老公叫顾西周,你应该是听说过的——”

    说到“顾西周”这三个字,欧晓灿苦涩的笑了笑。

    “嗯。”他还是关切地看着她。

    顾西周,他虽不认识,但却耳熟能详。

    顾家是排在Z国财富榜数一数二的大财主,他岂能没听说过!

    只是,他不明白像欧晓灿这样简单平民化的女孩子,当初是怎么嫁入了顾家这样的豪门的。

    凭家世?

    不是。

    凭学历学识和才干?

    更不是。

    那么是凭青春和美貌?

    可是这世上青春美貌的女子多了去了,顾家凭什么端端看上她?

    除了青春和美貌之外,她看起来智商一般,又没什么心机,更缺乏手段……

    “我是一个乌鸡飞上高枝变凤凰的特例——”欧晓灿自嘲地说:“我是顾家老太太觅到并指定给她孙子做媳妇的,我家就是贪图他家的荣华富贵才让我嫁给顾西周的——”

    “哦?”于飞扬眼里闪出一丝惊讶来——她像是贪图荣华富贵的人吗?

    “我曾经以为我会幸福的,可是,我错了——像他们这样的家庭是压根就瞧不上我的,所以,我一直隐忍,一直隐忍……为了我那攀附豪门的娘家,也为了我自己。”

    “为了你自己?”于飞扬很是不解。

    “是的。”欧晓灿点了点头,她从不认为自己就是那种高尚的人。

    “其实我也贪图富贵啊!”她自嘲地笑了笑:“我害怕得罪顾西周,害怕和他离婚,害怕自己离婚后我和我娘家都将一无所依——”

    “所以你就容忍你老公在外面与别的女人鬼混?”

    “是的吧——”欧晓灿的声音低了下去。

    于飞扬盯着她,简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可是,他最终还是被欧晓灿的平静和淡淡的口吻给折服了。

    “最近,他跟一个刚拿奖的影后闹绯闻了,被人拍到了停车场的热吻照……刚开始人家要捉的是那个影后的绯闻,可是他的名气也不少,所以很快就被记者认出来了。现在,全城的人都知道顾西周跟林羽西在搞外遇。然后,作为顾西周的法妻,我自然也没有逃过记者的围剿,跟着他们也出名了……”

    淡淡地叙述着,欧晓灿脸上始终都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偶尔自嘲一下,看起来云淡风轻得就像在讲述别人家的故事一样。

    于飞扬瞅着她,听着她的故事,神情上却没有她那般轻松了。

    “现在你跟我走在一起被拍照了,那些记者还胡乱说你跟我的关系,那怎么办?会不会更加影响你跟你丈夫的关系?会不会影响了你的声誉呢?”

    于飞扬的眉头皱得紧紧的,满脸满眼都是对她的担心。

    是啊,在这件事上欧晓灿明明就是一个无辜的受害者,他担心今天记者这样一闹,她就会变成世人眼里的坏女人了。

    怎么办?

    如果顾西周借故要跟她离婚呢?

    这个事态很严重啊!

    他内心复杂,开始纠结……

    他那黑白分明的眼眸里水润闪亮,是不忍,是心疼,也有内疚在混杂着。

    看着他如此替自己担心,欧晓灿心里一暖。

    她咬咬唇,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说:“于老师,你真的不必为我而担心的,其实我跟顾西周之间的关系是很复杂的,我们的婚姻本来就没有感情作基础,他不会在乎我做什么的!并且我们也没做什么啊!谣言算什么呢,一阵风吹过就散了……”

    是啊,谣言不过就是一阵风。

    可是,关于顾西周与外面的那些女人的谣言,为什么就愈演愈烈呢?

    算了,顾西周那些事还算谣言吗?

    早就超出谣言的范畴了!

    为什么他可以一如既往地过他自己的生活,我却要如履薄冰呢?

    我是清白的啊!

    想到此,挺了挺胸,无所谓地笑了笑,真诚地对于飞扬说:

    “清者自清,我不会介意别人怎么看我的,所以你千万不要想多了。相反的,要内疚的人是我,因为是我把无辜的你被拖下水了,真的对不起,对不起。”

    “晓灿,你别这样说,我是男人,这些谣传对我是不起多大作用的——”于飞扬忙表示不介意,并玩笑了一把,道:“说不定我还能跟着你们红一把呢。”

    “呵呵——”欧晓灿跟着一起笑了,算是苦中作乐吧。

    “饭菜来了,你都快饿坏了吧?我说过的,我就不会炒菜,你们就将就着吃吧。”

    终于老板娘端着食物上来了,打断了他们的说话。

    两个小菜一盆饭,还烧了个煎蛋汤。

    不错了,真是难为老板娘了。

    “谢谢你老板。”

    “不用,不用,你们慢慢吃。”老板娘还很不好意思的说。

    毕竟收了人家两百块钱,整出这样的玩意来,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的。

    ……

    顾氏集团大厦,总裁办公室。

    顾西周的办公室,干净,利落,基本是黑白相间的两种颜色,不见一丝多余的装饰,一如他现在这个人一样冷练。

    他站在落地窗前,眼望着外面林立的高楼大厦,正接听着一通商业电话。

    这时有人轻轻地很有礼貌地叩门三声。

    手握电话的男人回转身来。

    颀长的身影,眉间淡淡的阳刚,但却被他冷峻的表情冲的更加淡漠;

    伟岸身形俊美如斯,一身高贵华丽的西装,裹着修长身材,既风姿卓越又贵不可攀。

    许是刚好谈完了事,他挂掉了电话,从口中吐出两字:“请进”。

    进来的是他的秘书,脸上挂着谦卑的笑。

    “顾总,总台有您的电话接进来,请问您接吗?”秘书小姐说得很隐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