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 有家难回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31本章字数:2065字

    按理说总裁的电话能从总台接进来,一般都是经过相关人士核对过的,秘书会在请示的时候报出来电者的姓氏的。

    但是,她这次却没有报出来。

    “谁?”顾西周皱了下眉,问出一个字来。

    “是林小姐。”秘书小姐谨慎地瞄了他一眼。

    “哦。”顾西周恢复了淡漠的表情,步到了自己的阔大的办公桌前,坐下了。

    “接吧。”淡淡地两字。

    “是,顾总。”秘书小姐答着。

    秘书小姐出去关上门后,顾西周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听筒。

    “西周——”

    “你怎么打到我办公室来了?”顾西周的嗓音里带着不悦。

    “我是有很重要的事要给你说,刚才打你的手机一直占线,所以我才打到你办公室的。”对方辩解道。

    顾西周皱了皱眉,问到:“什么重要的事?”

    “西周,你可能还没看到,娱乐报道上有些照片——是关于你家里那位的——我怕对你会有什么影响,所以忙忙地打来告诉你——”

    照片?家里那位?

    欧晓灿!

    顾西周话也不跟她多说了,立马挂了电话,点开了电脑。

    黑线!黑线!黑线!

    额际上垂下几根触目惊心的黑线!

    “通知公关部,立刻!”

    “顾总,天舟集团的周总还见吗?”助手打电话来禀报。

    “见。”

    为什么不见?

    什么样的绯闻也不能影响他正常工作。

    ……

    聊过天,吃过饭,时间也差不多了。

    在餐馆门口等了好久也不见一辆出租车出现。

    两人叫了一辆电动三轮,坐上去,往城里方向赶去。

    到了城里的一处公交站,两人下了。

    “你也不必再送我回去了,咱们分头走吧。”欧晓灿说。

    懂得起的,两个人一起乘车,目标太大。

    于飞扬会意地点了点头,低声叮嘱道:“路上注意安全,回家好好解释。”

    “嗯,你放心。”

    于飞扬为她拦到了一辆出租车,目送着她被出租车载走后,他才上了一辆公交车。

    艾玛,真是搞得跟地下党一样!

    出租车载着欧晓灿回家,可就在她家别墅区大门前,她一眼瞅见了好几个鬼鬼祟祟的人。

    不好,记者围堵到家门口了!

    她暗暗叫苦,只得叫司机转头开走。

    “往哪?”司机问。

    往哪里去呢?

    去夏薇薇家吧?

    她拿出手机拨打夏薇薇的电话,可是始终没人接。

    “你到底去哪里?”司机有些不耐烦了,降低了车速,又问。

    “去,夏家巷。”她终于吐出几字来。

    管她接不接电话,先开到她家去再说,江湖救急。

    不过,很奇怪的,记者昨晚上就拍到了她和于飞扬在一起的照片,按理说今天新闻就该出来了,夏薇薇应该知道了啊。

    她可是那个永远第一时间关心她的人啊!

    可是她今天为什么竟然连一个电话都没打过来呢?

    还有,顾西周,他不是很介意他们顾家的声誉吗?他怎么也没打一个质问电话过来?

    或许他工作忙,根本就没看到那些传闻吧?

    又或者,他根本就不在乎她,哪管她和谁谁在一起!

    正胡思乱想着,手机响了——

    “铃……铃****铃……”

    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妈”。

    是她娘家妈。

    一想到可能是老妈又嗅到什么风声了,她的脑袋就大了。

    一顿可以将脑袋骂开裂的“教训课”是难免的了!

    要是我刚才关机了该多好啊!她想。

    其实,今天受到了记者的突然袭击后,她本想关机的,可是想到万一顾西周会给她打电话呢?

    昨天顾西周对她关机的事都那么生气的。

    于是,她没有将手机关机。

    现在可就惨了,准备忍受耳膜被震破的老妈的狮吼功吧!

    “喂,妈?”咬了咬唇,欧晓灿心虚地叫了一声。

    “欧晓灿,你还要不要你的老公了?你怎么敢公然和一个男的搅在一起?!你说你这脑子里成天都想些什么啊!你说你就是这样讨好你的老公的吗?”

    果然,电话里开炸了。

    怕出租车司机听到,欧晓灿只得一边掩嘴,一边小声申辩:“妈,不是那样的,都是记者在捕风捉影的乱说,那个男的只是我的钢琴老师,我跟他认识也没有多久的。”

    “没有多久?没有多久你就让那个男人送你回家?没有多久你就让他扶着你的手走路?还一路勾肩搭背的?照片都出来了,你还狡辩什么呢?”

    电话里头尖利的责骂声音,可以想象老妈有多激动多生气的。

    “好吧,我是没法管你了,你在我面前狡辩有什么用?有屁用啊!你该去向顾西周狡辩去!你有本事向顾家人狡辩去!你让他们相信你啊,相信你是清白的啊!哎哟哟,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头都快给我气爆炸了……”

    欧晓灿感觉自己的头才是快要爆炸了!

    她昨晚不是了吗,走路都不稳了吗?她不让人扶着上车,不让人扶着走路,她还回得了家吗?

    这些人怎么就因为这个把她说得如此不堪呢?

    欧晓灿心里憋屈得不得了,就像随时都要窒息了一般。

    做女人为什么这么难?

    “妈,我昨天只是喝醉了酒……”感觉到胸口都在痛,她连一整句都吐不畅快了。

    “喝酒?还喝醉?你这个死女子,你是生生地学坏了了呢!你这副德行,就等着顾家人休了你了吧……”

    我的妈!又是这一句!

    “他也就是在我走不稳的时候伸手牵我那么一下下,一下下而已!我是清白的!我们是清白的!”只能重复着这句话,欧晓灿觉得自己很无力,很无助。

    “你别跟我解释这么多,留着精力去给你那个老公解释吧!我跟你说欧晓灿,你这次闯祸了,闯大祸了,你是要将我们欧家的前途和声誉全毁了!”没有听她解释,电话那头还是在尖叫。

    欧家的前途?

    敢情欧家的人全都是窝囊废么?要把前途全都压在她一个小女子身上?

    欧家的声誉?

    欧家还有什么声誉?

    攀龙附凤的声誉吗?

    欧晓灿被老妈的话气得直抽气,若不是还坐在出租车里,她真想跺脚捶胸大哭大叫。

    而,那个出租车司机呢,貌似在开车,实则在偷窥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