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章 仗义的表弟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32本章字数:2063字

    顾西周,你怎么有个这样吃里扒外的表弟呢?

    这是一个什么亲戚啊?

    不可否认的,听了他说话后,她的心的确有些报复的快感。

    整整一年了,她的自尊都被顾西周践踏进尘土里去了,现在换着他尝尝被人羞辱被人践踏的滋味了!

    那些被人嘲笑的声音,那些被人怜悯的眼光,会处处追着他,让他无处可躲。

    哈哈!

    哈哈哈!

    她是不是也该仰天长笑三大声呢?

    哦,不!

    她为什么要表露出自己的欢欣呢?

    她是想向外人证明她很重视很在乎他吗?

    她可不想让人认为,她只能靠报复他的行为才能在他那里觅得一点存在感!

    “我为什么要开心?我也犯不着开心。别人谣传我,他要觉得没面子那是他的事,反正我没做过,我无所谓。”她轻描淡写地说。

    看着她无所谓的表情,付凯歌终于收起了嘴角的笑意,心里感觉非常的意外。

    这个女子真的比较奇特呢!

    荣辱不惊。

    “好吧,我送你回去顾家去吧!”他正色道:“如论什么状况,总是要面对的,你已经关机一天了,就算你不顾表哥的想法,总得要回去给老太太一个解释吧。”

    可是……

    她还是有些害怕。

    不是因为自己“做贼心虚”,而是害怕去面对顾家那一群鼻孔朝天的人。

    还指不定他们要如何嘲笑打击她呢!

    “刚才……刚才顾西周给你打的电话吗?”她问。

    表情有些不自然。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是紧张。

    “是啊。”瞧着她这副怯怯的小样,他突然觉得她很值得人怜惜。

    “你告诉他我在这里吗?”她又问,还是没有迈开步子。

    “当然没有告诉他!我若是告诉他你在这,你我还能愉快地进食吗?”他笑了,笑得很正经。

    她大大地松了口气。

    “我……我还是进屋去睡一会吧……有点累……”终于她还是没有勇气跟他回去。

    “你怕什么呢?怕表哥?他会打你吗?”他问,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当然不是。”她当即摇头,“我只是累了,想躺一会儿。就是睡一觉吧,也许睡醒了就好了。”

    这个理由很牵强,好像并没有说服力。

    他觉得她此刻的表现很像个孩子,像极了一个为了逃避而百般耍赖的小孩子。

    “你觉得你能在此睡得安稳吗?你以为表哥就找不到这里来吗?你现在不回去,说不定表哥会将整个京市翻一圈的。”他好笑地盯着她。

    会吗?

    顾西周他会吗?

    貌似不确定了……

    欧晓灿立在原地,傻傻地发呆。

    看着她衣服呆萌的样子,付凯歌觉得好玩极了。

    他上前亲昵地拍住了她的肩膀,就像哄孩子一样,说到:“别怕,有我送你回去呢!我保证会一直站在你这一边!听话哦!”

    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欧晓灿觉得自己貌似也别无他法了。

    好吧,随了他吧。

    难道还能躲一辈子?

    “好吧!麻烦你了。”深吸了口气,缓过神来,欧晓灿低声软软地说。

    “没事,你是我表嫂嘛。”付凯歌笑笑说:“你回房间里拿好东西,我也收拾一下,然后在电梯口等你。”

    “嗯。”点头,欧晓灿迈着极不情愿的步子走回了房间。

    拿起自己的包,她犹豫了一下,掏出了手机,顿了顿,将手机开机了。

    走到门口,再回头看看那堆被她砸碎的花瓶,她又转过去,拿起房间的电话打给下面的服务台——

    “麻烦上来帮我打扫一下房间。”

    做完了这一切后,一咬唇,她这才出了门。

    当她慢慢来到电梯口时,付凯歌已在那里等着她了。

    他换衣服的速度还真快啊。

    浅灰色亚麻短袖体恤,休闲的七分裤。

    他一如既往地潇洒而轻闲的打扮。

    看起来他很放荡不羁,说话也有些坏坏的,但是接触下来给欧晓灿的感觉是,他其实不坏。

    他只是有点直爽、调皮,爱开玩笑而已。

    “请吧,表嫂。”付凯歌笑嘻嘻地请她进电梯。

    电梯直下,到了停车场以后,欧晓灿乖乖地跟在付凯歌的背后,不禁认真的多盯了几眼他挺拔的背。

    这个男人真的与顾西周有些不一样。

    同样出身豪门,但他身上却没有顾西周那么多的狂妄自私和傲娇。

    他虽多情,但他的多情中藏着柔情。

    他也霸道,但他霸道中却不乏体贴。

    如果哪位女子嫁了他,那才真是幸运呢!

    “今天真的谢谢你,若不是你在,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办呢。”看着那个拉开车门的付凯歌,欧晓灿发自内心地道谢。

    “呵呵,一句谢谢就可以了么?”付凯歌笑嘻嘻地转头看向她。

    “我说要请你吃饭的,不过你也没给我机会。”她说。

    “我给你机会啊,你会以身相许么?”他坏坏地说。

    讨厌,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不过,习惯了他这样的说话方式,她倒是见惯不惊了。

    “对你以身相许的人多了去了,不差我一个。”她笑了。

    “好吧,你都已经是一个嫁了人的女人了,我总不能撬了表哥的墙角吧,所以算了吧!”仍是笑,付凯歌转身走向车的另一边,坐上了驾驶座。

    “刚才我跟表哥说,我找到你了。”付凯歌一边开车一边说。

    欧晓灿心里一紧:“你说你在哪找到我的?”

    “当然是海滨酒店哦!难道说你在酒吧?”他笑。

    “哦。”

    欧晓灿沉重地呼了口气,凝视着窗外,像是对他说,又像是自言自语:“我刚才已经开了手机,可是他为什么一直没给我打电话呢?”

    她的神情落寞了下来。

    他是彻底生气了,还是根本就不在乎她呢?

    这次,付凯歌并没有接她的话,他偷偷瞄了一眼她望向窗外的侧脸,什么都没说,沉默地开着车。

    他能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对表哥还是很在意的。

    她并不是表哥口里说的“木头人”,她只是善于将自己内心的情感隐藏起来罢了。

    真不知道是表哥是真不在乎她还是糊涂,他怎么会对这样沉静得如水一般的女子不加疼惜呢?

    ……

    太意外了,欧晓灿怎么也没想到连顾家大院外也守候了好几个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