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章 全家人的审问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32本章字数:2086字

    “凯歌,你怎么会跟你表嫂一起回来?”付妈妈看向自己的儿子,冷若冰霜的脸充满了女强人的气势,说话虽轻,却又像带着隐隐的不满。

    “妈,今天表嫂因为记者的围攻而无法回家,一时不知道去哪里才好,所以就到了海滨酒店去休息。我刚好在那边,遇到了,所以就送她回来。”

    付凯歌嘻嘻笑着,亲热地走到自己妈妈的身边,伸手将她环抱着腰,完全不因他妈妈的冷冽气息而有所畏惧。

    “嗯,送回来了就好。”付妈妈没有再多说什么,毕竟欧晓灿又不是自己的媳妇,她一个嫁出去的女也不好再说什么。

    她今天只是回来看望顾老太太的,老太太这两天身体不太好。

    听说记者堵了顾家大院的门,她害怕老太太因此被气倒,所以忙忙地赶过来。

    还好,老太太是见惯了风云的人,吃过晚饭,吃了药,已经躺床上休息去了。

    “晓灿,你是怎么搞的?你跟那个教钢琴的老师究竟是关系?”顾西周妈妈冷咧咧地冒了出来,脸色很是难看。

    一见到婆婆出来,欧晓灿顿时就感觉头皮发麻了。

    “妈,我和于老师就是一般的师生关系,昨晚上是因为夏薇薇在家里搞PAETY,我喝了点酒,他就送我回家,就是这样。”欧晓灿解释道。

    “咱顾家的女人怎么能不顾形象在外面喝酒呢?这是一个有家教的女人该做的事吗?”顾西周妈妈又拿出家教来说事。

    “大伯妈,你也不能怪她的,都是因为大哥同那个明星闹绯闻引起的,大嫂心情不好,跑出去喝酒也是正常的。”

    不等欧晓灿再解释,三婶先开口了,表面像是在替欧晓灿说好话,可是实际上更像是要陷害她真的跟别的男人不清不白一样。

    平时顾家大房无论是在事业上还是权势上都占尽了上风,她又岂能错过这羞辱大房的好机会呢!

    “是啊,晓灿,你跑出去喝酒还被记者盯上了,害得我们回家都被记者拦车。”二婶不失时机地上来补上一刀。

    “妈、二婶、三婶,对不起,世我给家人惹麻烦了。”咬咬唇,暗暗的咬牙,欧晓灿委曲求全地向她们道歉。

    实则也是在向所有的顾家人道歉。

    毕竟是自己给大家添了麻烦了,她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的。

    她原本是个最不喜欢惹事,最不喜欢给你添麻烦的人。

    “二婶、三婶,你们都在说些什么呢!我相信晓灿不是那种随便的人,而且记者拍下的那些照片又能说明什么?全都是捕风捉影而已!这样的闹剧又不是现在才发生在我们顾家身上,难道你们就没有遇到过吗?”

    顾雨薇这时出来坚定地站在了欧小灿这边,冷眼看向自己的二婶和三婶,不满地发话。

    得到了大姐的信任,欧晓灿感激地往她看了一眼,没有再说话。

    “虽说有些捕风捉影,但今天在艺校门口的那些照片,他们可是手拉着手啊!知道的说他们是清白的,那要不知道的呢?是不是就该想入非非了?这叫西周怎么想啊?还有西周的公司,听说都动用公关出来辟谣了!”

    三婶看似笑嘻嘻地说着,实则字字如刀。

    “我——”

    欧晓灿无奈地摇了摇头,不知道该如何替自己辩解了。

    这样的不白之冤,是不是越解释越令人“想入非非”呢?

    “三婶,我们是一家人,你怎么跟那群记者一样道听途说呢?晓灿都说了,他们只是师生关系。他们是在什么情况下拉手的,你又搞清楚了没有呢?”顾雨薇很不满地反驳说。

    “是啊,不能说拉手就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顾西周妈妈马上接口道。

    很罕见地,她开始帮着欧晓灿说话了。

    欧晓灿很讶异地望向她。

    其实顾西周妈妈这时出来坚定地维护欧晓灿是有目的的,欧晓灿毕竟是她的儿媳妇啊。

    说儿媳妇在外面偷情,那不就是明说自己的儿子无能吗?

    相对于儿子儿媳,眼前诸如二婶三婶等,又成了外人了。

    她可不想自己的儿子被背上“戴绿帽”的名声!

    于是,她又马上发问:“假如你快掉沟里去了,恰好有位男士伸手拉了你一把,那你是不是就跟那男人有着想入非非的关系呢?”

    二婶三婶听她这语气杠杠的,一时间也不好与她顶上。

    “呵呵,我们也就只是这么说说,嫂子何必动气呢——”

    “嘿嘿!”顾西周妈妈冷哼了一声,心想:鬼知道你们安的什么心呢!

    看到婆婆都在为自己说话了,欧晓灿觉得自己不解释点什么就说不过去了。

    “妈,姐,今天的事真的只是一个误会,我中午的时候没有吃饭,刚好于老师也没吃饭,我们就准备到门口的小店里去随便吃点什么,谁知一出门就被记者围堵,记者问的问题非常的刁难,于老师当时非常生气,就与他们发生了冲突,他的脸都被记者抓烂了!为了带我闯出重围,他才拉着我的手往外冲的。情况就是这样了!我和他之间是清清白白的,绝对没有暧昧!”

    她只叫了“妈”和“姐”,实质上就是不屑再解释给二婶三婶那些人听了,那些人本来就没安什么好心,她对他们解释也没用。

    “可是记者拍到,昨晚他有抱你的镜头呢!”顾迪娇笑着,冷不防的说了一句。

    最狠的一刀,从来都是出自最娇滴滴之手。

    看来这个解释是必须的了。

    因为所有人的眼光都死死地盯牢了她,让她无处可逃。

    狠狠地咬了咬唇,欧晓灿说到:“那是因为我在夏薇薇家喝了点酒,酒量不好醉了,上出租车和下出租车的时候,我有些头晕,于老师怕我摔倒才会不放心的上来扶住我的,我没想到这就被记者偷拍下来了。”

    “哦!是吗?然后人家就在今天当着所有记者的面前喊你叫小灿了,是吗?”顾迪娇邪恶地笑了笑,一张小口吐出了“抛砖引玉”的话来。

    她这是分明要让这位嫂子难堪的。

    欧晓灿咬牙吸了口气,脸色有点泛白,呼吸也有点不顺了。

    “晓灿!”突然付凯歌站了出来,对着欧晓灿亲热地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