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4章 酒吧里的质问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32本章字数:2078字

    因为寂寞,所以女人要袒胸露背,擦上如血的口红,任发丝飞舞如妖精。

    因为寂寞,所以男人要吞云吐雾,指尖摇曳着杯中殷红的液体,目光肆意地在女人身上磨蹭打滚。

    男男女女都在放任着自己的欲望,欲望令人人都疯狂。

    这里就是用来疯狂的地方。

    不过,今天的顾西周却怎么也点不燃疯狂的心情。

    酒吧舞池的中央,一双白花花的女人的腿在钢管上舞来舞去,将身体扭曲得像一条美女蛇。

    只是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热情,顾西周独自坐在一处角落里,神情落寞。

    他的手指捏着高脚杯细细的根,一动不动,完全没有要喝下去的意思。

    他的周围陪坐着两个服装性感的妖艳女子,可是无论她们使尽了何种手段,都无法让眼前神情清贵的男人互动起来。

    他甚至连笑都懒得施舍一个,更不用说同她们说一句话了。

    坐得实在寂寞的两名女子,只有不停地无聊地自斟自饮,不敢谈笑,不敢邀酒,要多无聊有多无聊。

    可是,她们又不敢走开,因为想挣高额的小费啊。

    与这两位坐冷板凳的美女冰火两重天的是,钢管舞舞台下,另外两位美女却和她们的付公子玩得热火朝天。

    羡慕嫉妒恨吧,陪着顾西周的俩女子只得相互偷偷用眼色来交流各自的“凄凉”。

    实在看不过去了,付凯歌离了两女子,过来贴近顾西周身边坐下:“你怎么啦?又叫我出来陪你,可是你却坐在这里发闷,让两位小姐都跟着坐凉了。”

    “坐凉了就让她们走吧。”顾西周淡漠地回了一句。

    看他这副态度,付凯歌只得无奈地摊了摊肩,冲着一旁的女人挥了下手,示意她们都快离开。

    就像得到了恩赦一般,顾西周身边的两个女人千恩万谢地起身了,眼神里透露着“终于解放了”的喜庆,脸上却要装出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来。

    顾西周连瞟一眼的欲望都没有,就这样让她们从自己眼前消失了。

    “你们也散了吧。”付凯歌对贴上来的属于他的两名陪酒女说。

    “付公子——”两名女子可是意犹未尽,并不想马上就离开。

    “去吧,去吧,我有事了。”

    俩女子不敢违逆他,只得撒着娇嘟着嘴走了。

    “你究竟怎么啦?”付凯歌瞅着顾西周的脸问。

    这家伙今晚很不对劲呢,半夜跑出来喝酒,还一副丢了魂的样子。

    他何时看到过表哥这样失魂落魄过?

    “怎么?失恋了还是老婆跟人跑了?”他打趣地问着他。

    “嘿嘿!”他终于应了一声,“你觉得可能吗?”

    “是啊,我看到了你们两口子在门外做的访问,不是很完美的吗?夫唱妇随的样子,表哥你威武强装,表嫂她小鸟依人——你不在家里继续与表嫂秀恩爱,又跑出来喝酒干什么?”

    拿起酒杯,付凯歌带笑地问,将自己的杯子往顾西周手中的轻轻一碰。

    “是不是跟表嫂吵架了?”

    举起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顾西周冷冷地笑了笑,没有开腔。

    “真吵架啦?你们不是挺好吗?”

    昨天中午大家庭聚会的那一点点时间,你们俩口子都要关上门恩爱一番,怎么就不好了?

    付凯歌表示不信。

    顾西周有点自嘲地轻叹了一下,吐出了三个字:“哪里好?”

    “你一个不婚主义者,为了她都将自己婚了,还说不好吗?”

    “我那是为了奶奶——”顾西周玩弄了一圈酒杯,淡淡地说到。

    付凯歌拿起酒瓶,替他倒上。

    顾西周就这样转着杯子,眼瞅着杯中旋转的红酒,不紧不慢地说到:“奶奶希望我结婚,而她又是奶奶最喜欢的人选,为了遂奶奶的意,我就结婚了。可是,你也看到的,她像我的女人吗?总是一副淡如水无所谓的样子……有什么好?”

    他的眼前又浮现出了她那捂着唇、鲜血从指缝渗出,却还要坚决地拒他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耳边仿佛又想起了她那些无情的言辞——

    “我就是要跟别的男人好!怎么样?怎么样!你活该!……”

    无奈地苦笑,摇了摇头,他将杯子举到唇边,猛一口喝尽。

    “我觉得你还是不太了解表嫂——”付凯歌忍不住说。

    “哦?”

    你很了解她么?

    顾西周看他的眼里透着一丝疑惑。

    “她其实真不是你说的那样。”付凯歌没注意到他眼神里的异样,心直口快地说:“也许你只是看到了她的表面现象而已!人其实都有两面性的,你确定你关注过她的内心?你没走入她的内心,又如何能真正判定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哦!”

    “昨天在外婆那边吃饭的时候,刚开始我看你跟表嫂还好好的,可是后来——你有发现在什么时候开始,你的女人脸色不是很好,心情也很不爽了吗?”

    付凯歌笑着,轻品了口酒后,说:“昨天当我送她离开顾家的时候,我就能感觉到她的心情有多不好,想想她也真是可怜。”

    想不到他这个表弟还把表嫂观察得仔细哟!

    顾西周心里涌出一丝怪怪的感觉。

    对了,最近他和她好像走得很近。

    毋庸置疑,他这个表弟也很是一表人才的,风流倜傥,且很会讨女人欢心。

    难道……

    打住!打住!

    顾西周,你想多了吧?

    不知为什么,他感觉自己最近老是很紧张她,紧张她的那些绯闻,紧张她绯闻中的那这个男人……

    现在连表弟这个亲人都令他紧张上了!

    放松吧,顾西周,你真的想多了!

    “她有什么可怜?”调整了一下心态,他随着他的话题反问。

    “你看不出她可怜死因为你的心不在她身上。”付凯歌有些替欧晓灿打抱不平了:“你可是她的丈夫呢!”

    “丈夫又怎么样?”顾西周还在逞强,他故作不以为然地说:“我和她之间可是有约法三章的。”

    约法三章?

    付凯歌有些吃惊,脸上的表情有些凝固了——

    夫妻之间还有约法三章一说?

    “你定下的?”半晌,他反问。

    “嗯。”顾西周哼了一声,“有什么不妥吗?”

    “她竟然答应了?”付凯歌问,脸上的神情转为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