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章 他的道歉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32本章字数:2069字

    妈妈的头脸懒懒地出现在打开一小半的门口,一见到是她,马上抓起门角的扫帚,对着她就劈头盖脸地打下来。

    妈妈一边打她,一边嘴里怒骂着:“你还有脸回来!看你还有脸回来!我打死你!”

    “不要啊!妈!不要打我!”

    她一边叫,一边哭,泪水打湿了整张脸。

    ……

    以极快的车速赶回到家里,可站在门外正要伸手输密码时,顾西周却迟疑了。

    他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焦急地赶回来,不是还在喝酒的吗?

    他连司机都没有喊了,就这样自己开着车回来了,路上还开得那么快。

    要知道喝了酒是不能开车的哦!

    想想,他还真的从来没有对谁、或对任何事这么紧张过,而对方还是个女人。

    可是,想想付凯歌刚才说的那些话,虽然对他很无礼很放肆,但无疑是事实。

    细想起来,他的确是对她做得过分了点。

    尤其是想到那殷红的鲜血从她指缝里渗出的那一幕,恐怕要令他终身难忘了。

    他此刻的心很复杂就,还忍不了有点难受与后悔。

    此刻的她是不是很恨自己呢?

    一想到她可能会恨自己,他竟然有些心虚了。

    可总还得要进去吧——

    深吸了口气,无奈的叹息,他只好推门而入。

    楼下门厅里的灯还开着,像是专门为他留着的照亮似的,暗黄的空间里充诉着一股浓浓的落寞的味道。

    是不是,这之前的很多个夜晚,她都是这样为他留着灯呢?

    慢慢地竟然成了习惯。

    微闭了一下眼,睁开,他感觉内心十分的凝重。

    他在客厅了站了一会,抬头往楼梯上望,真希望此刻她还能站在楼梯口看着他。

    或者就像从前一样,只要一听到他开门进屋的声音,她便第一时间从楼梯上下来了。

    可是,今晚没有。

    也许她已经睡着了吧,他想。

    抬腿,缓步踏上楼梯,他尽量不让自己的脚步搞出一点声响来。

    真是难以想象,他还会对一个小女人抱有这样的小心,这在以前几乎可以说是完全不可能的。

    上楼,走到寝室门前,他迟疑了稍许,这才伸手轻轻的扭,门打开了,房间内的光线很昏暗,只有露台那里射进一点窗外的灯光,还能依稀看到室内的情况。

    她睡了。

    目光落在床上,顾西周的脚步不禁放轻了。

    一步一步,他慢慢地朝她走去,直至床前,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低头凝视,他能确定床上的人儿的确已经熟睡了。

    轻轻地换了一口气,缓慢地弯腰,伸手去将床头灯拧开,拧到最柔和的亮度,他想看看她的唇。

    被他咬伤的唇。

    凝视她,满满蹲下,如此贴近,他才能看得清楚一点。

    蓦然一惊——

    她的眼角泪痕明显,还在不停地渗出,顺着脸际的弧线,统统流入了耳际的发间。

    她耳边的发丝都被泪水打湿了,一缕一缕地又贴在脸边。

    她在哭?

    她在睡中流泪!

    他突然感觉心惊肉跳。

    他伸手往她眼睛前一晃,她还是没反应。

    看来真不是装的。

    她在梦中居然还在伤心!

    内疚了……

    很清晰的心痛感袭上了他……

    他突然醒悟这新婚一年,自己竟然还是第一次这样因为她而感觉心痛。

    想想,自己这一年来还真的没有做过一天尽职尽责的丈夫,关于眼前这个他的妻子,他究竟关心过她什么?

    什么都没关心过!

    她一日三餐吃了几顿、都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她晚上几点入睡,是否睡得安眠、她都喜欢干什么玩什么、等等等,他居然一无所知。

    他貌似关心她的只是“有没有守妇道”、“有没有做有损顾家声誉的事”。

    好可笑啊,他对她从不在意,却又要为她制定规矩,他有资格吗?

    对,就像她口中狂怒吐出的话一样:“顾西周,是你不把我当回事的!是你从不把这婚姻当回事的!你凭什么可以管我?你有什么资格来管我?”

    是啊,他有什么资格呢?

    也许这女人说得对的,是他先不珍惜这段婚姻的,他的确没资格去声讨她的什么是非。

    就在他陷入反思和自责中时,床上的人儿翻了个身,正好将正面翻来面对了他。

    也许是感觉到了灯光的照射,她那修长的睫毛眨了一下,眉头使劲地一皱,浮肿的眼眸一下子就睁开了。

    她使劲一睁眼,便从噩梦中惊醒过来了。

    对上一张突然出现的脸,半醒状态下的欧晓灿先是呆了一下,接着着“啊!”地尖叫一声。

    她这一声尖叫,把顾西周也吓得不轻。

    “你这是做噩梦了吧?”他嘘了口气,问到。

    看清了眼前这张脸是顾西周后,欧晓灿也紧跟着长长地吐了口气——

    幸好,只是一场梦!他还在这里,她还没有被赶出家门!

    他不是出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她有些搞不清状况地、懵然地盯着她。

    她的一双黑漆漆的眼睛里满是雾水,看的他心塞心塞的。

    “对不起。”随着她脑袋的完全清醒,床前的男人忽然轻声地对她低语。

    有点意外,欧晓灿黑漆漆的眼眸直直地盯着他,紧接着眨了好几下眼眸,这才确信“对不起”三字是从他口里发出来的。

    他这是在向她认错吗?

    他竟然也会对她说对不起?

    不会是在做梦吧?

    还是有些懵懂……

    “我明白了,这次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不好,是我太放任林羽西了,才会让她玩弄出这么多的手段来。你知道的,她的粉丝很多的,而且都是些脑残粉。”

    顾西周轻轻地说,语气听起来很平淡,就好像林羽西是个任性的孩子似的,他知道了,就不计较了。

    这语气,这份宽宏大量……

    他就是这样宠着他的小三的吗?

    他的三儿做出了这么惊天动地的事来,他都可以淡然处之,而对他的这个法妻呢?他又是怎样区别对待的?

    敢情他刚才那句“对不起”是代姓林的来说的?

    欧晓灿的心里又郁结起来了。

    缓慢地眨了一下眼,平静的听着他说话,她一动不动的,表情变得冷漠起来。

    既然你是为了别人来请求原谅的,我为什么要接受?

    心在一点点地变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