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5章 两个电灯泡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32本章字数:2072字

    她的标志性动作不就是咬唇吗?

    她这是生了多大的气啊,以至于将嘴唇都咬破了!然后一怒之下就逃跑出圈了!

    哈哈!

    想象着这女人暴怒着冲出家门的样子,他就得意地想笑。

    别想歪了,他是在替她在得意哦!

    而且,更让他觉得有趣的是,她居然从表哥那学会了“演戏”,此刻在好朋友面前都演起来了。

    哈哈,看来表哥是看走眼了,不懂得欣赏她的可爱,在他眼里沉闷无趣的老婆,其实也不是蛮有趣的嘛。

    他决定全力以赴配合她“演”下去。

    “吔,你们怎么就互动起来了呢?”夏薇薇瞅瞅她又瞅瞅他,笑着说:“搞得我们两个倒像外人似的。”

    夏薇薇总觉得这一男一女眼神不对劲,难道也像他们一样,对上眼了?一见钟情了?

    很显然,夏薇薇并不认识付凯歌。

    而付凯歌又不像他表哥顾西周那样“张扬”,他可算是相当的低调哟,难得有曝光率。

    貌似这位程潇先生也是不关心娱乐新闻的主,连近日来火爆娱乐头条的顾太太都不认识。

    哈哈,大家就这么可巧地碰到一起了,而且是在异国他乡的一个小镇上,算不算是巧遇?

    “你们俩当然不是外人,你们不都是为了找对方而出现在这里的吗?”欧晓灿淡淡一笑说。

    她可不是有意要揭穿好友的情思哟,她这是无心之说。

    给你们留点空间不好吗?难道要我们插进你们的“缘分”中去当电灯泡吗?

    她这话才出口,夏薇薇立即窘得朝她直瞪眼——

    毕竟是女孩子嘛,一下就揭穿了人家的小心思,让人多难为情啊!

    不想这话就被付凯歌听进去了,他开始坏笑了——

    “啊,明白啦!原来夏小姐也是有意来这里的啊!你不知道,我这位程兄弟也是特意带我到这里来的,就是想看看能不能遇上大半年前在这里相遇的那位夏小姐呢!”

    付凯歌说着,还配上了表情,笑得更坏,更加的不客气了。

    原来这位他口里的“程兄弟”只不过是一家证券公司的高管,而付凯歌又是这家证券公司的大客户,所以程潇把他跟得很紧。

    两人称兄道弟的,无非就是为了共同的利益罢了。

    昨天,程潇突然为他订好了机票,说是邀他出国去散散心。他本不想来的,但程潇却说想要去那里寻找他的“偶遇”,付凯歌觉得有趣,便答应了他。

    夏薇薇听到付凯歌这样说,一下子就幸福到羞涩的地步了,脸红地低下了头。

    那姓程的男人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见事情已经被被说穿了,索性当着大家的面对夏薇薇来一场深情的表白——

    “其实这大半年来,我已经来过这里两次了,每次在这里呆上几天,可是都没有遇到你。想想你留有我的联系方式,却并没有主动地联系我,就有一些心灰意冷了!所以也不敢贸然地给你打电话……可是,没有想到这一次我因为一点私事过来,反倒遇上你了。”

    “不是这样的……”夏薇薇抬起了头,咬唇而笑,解释说:“我那天回去以后,我弟弟耍我的手机,把我的好友联系电话给删了一部分,恰好被删的那部分里就有你,所以我便没法与你联系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都是我的错,我本来应该主动的。”程潇笑着拍了一下自己,说。

    “哦,原来这样啊!那真是天意弄人啊!害你们两个有情人白白的浪费了大半年的时间,‘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地思念着对方!不过也好,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你们可不要辜负了彼此哟,一定要在一起哦!”

    付凯歌可是最擅长起哄的,此刻他起哄的样子可真是坏透了。

    欧晓灿可不想跟着他如此胡闹,她只是暗暗地瞪了付凯歌一眼,示意他不要这么夸张。

    付凯歌就装没体会似的,还在闹:“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看着夏薇薇的脸一阵红,一阵羞涩的,欧晓灿只得打破困窘的说:“我跟薇薇都只喝水,要不咖啡或饮料都行。”

    “什么哟,进酒吧来喝水,有没有搞错哟!”付凯歌不依了,“这里可不是水吧和咖啡馆哟,进来就得喝酒哟!”

    嘿嘿,前儿你不是还喝醉了的么,现在你又改喝水了?

    貌似全天下的男人都喜欢看女人喝醉酒的样子,而且更喜欢自己亲自把女人灌醉。

    越是那种自己看着有好感、但又存在着距离的女人,男人的潜意识里就更想这样干。

    付凯歌此刻就是这样的心理。

    “那,我和晓灿就喝那种颜色鲜艳的鸡尾酒吧。”夏薇薇说。

    “好啊!”程潇点头,然后举起了手叫人拿了两杯鸡尾酒。

    随着酒的到来,桌上的氛围变得随意起来,大家也开始了愉快的聊天。

    当然,所谓愉快地聊天,几乎都是夏薇薇同程潇之间进行得,他们俩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题似的,貌似不管什么样的话题,他们都可以侃上好一阵。

    而欧晓灿和付凯歌最多就是充当调剂的功能,欧晓灿点头微笑的次数较多,付凯歌适时起哄的次数较多。

    总之,在面对这两个款款而谈的“有缘人”时,她和付凯歌一人负责当听众,一人负责当“引线”,四个人倒也相处得不尴尬。

    也许终于意识到了自己这主角当得太久了,夏薇薇终于想起了什么似的,站了起来,对欧晓灿说:“那边有人在玩猜,我过去玩玩。”

    “我也去。”程潇忙跟着起身来说。

    “晓灿,你在这里坐一坐。”夏薇薇拍了拍欧晓灿的肩,又转头对付凯歌笑嘻嘻地说:“付先生,我把晓灿交给你看护哟!”

    “去吧!去吧!”欧晓灿才根本不等付凯歌先开口呢,她对着夏薇薇挥了一下手说:“这位付先生任好得很呢,不会吃了我的,你放心去吧。”

    吔,这是个什么情况?

    难道……

    夏薇薇又想歪了。

    她瞅了瞅欧晓灿,又瞅了瞅付凯歌,笑了,笑得很暧昧。

    “嗯嗯嗯,这样就好,我很放心。”说着,她和程潇一道走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