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6章 难道你是间谍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33本章字数:2065字

    看着那一男一女往热闹处跻身前去,欧晓灿这才转眸过来看向眼前似笑非笑盯着他的男人,有点恼火地问:“你盯够了吗?”

    “没盯够。”付凯歌干脆地说:“我在想,你是怎么从家里溜出来的?表哥知道你在这吗?”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难道我就连出门旅游的自由都没有了吗?”欧晓灿没好气地反问。

    原来自己在顾家人眼里就是个连出门的自由都没有的人吗?

    “当然不是!怎么了?我在这里,你玩得不自在?”嘻嘻一笑,付凯歌轻轻地耸了耸肩。

    “我是很意外,若不是有程先生追寻有缘人这档子事,我还真怀疑你是不是顾西周派来跟踪我的间谍。”

    欧晓灿神情淡漠地说着,将酒递到唇边慢慢地品着。

    这酒可是比那天在夏薇薇家的院子里喝的啤酒好喝多了,甜甜的,像甜品,完全没有酒的味道。

    “你看我哪点像做间谍的料?”

    “没有哪一处不像!从头发尖到脚后跟,统统像。”

    “哈哈!”

    “每一次,特别环境下,都会碰到你。”

    “我也不想啊!我妈知道那天我跟你一起在酒店离开,然后送你回顾家,她可不高兴了,回家把我大骂了一场,叫我以后少管顾家的闲事。我这不是想回避顾家吗,所以跑到这里来了,谁知在异国他乡还是避不开顾家的人!哎——”

    付凯歌重重地叹了口气,做出一副要多委屈就多委屈的表情来,“偏偏还被顾家人猜疑成间谍了!”

    在他这里看来,欧晓灿才是地地道道的顾家人。

    没错啊,这可是顾家根红苗正的顾少奶奶呢!顾氏的未来主母呢!

    “……”

    甚是无语。

    “我真不是表哥派来的。”见她无语,他又凑上来正儿八经地表态。

    欧晓灿只得收起嫌弃他之心,摆出一副认真的脸孔来问他:“你妈为什么要骂啊?可是我们也没有做什么啊?”

    “我妈以为我不诚实,没有老实交代问题,所以她才骂——”付凯歌“可怜兮兮”地说。

    我晕!搞得我和他好像真有问题似的!

    欧晓灿皱了皱眉——

    都是你平时招蜂惹蝶的行为让你妈不相信你的人品了吧?你妈是害怕你“兔子连窝边草都要吃”吧?

    嘿嘿!

    “你也知道的,我妈不喜欢跟顾家的事牵扯太多,她一直觉得自己是嫁出去的人了。这几年顾家的聚餐她都越来越懒得参与了,一般都是我替代她回去。在她觉得,你跟表哥的婚事就是一趟浑水,所以劝我不要多管闲事,免得让人误会。”

    他又耸耸肩,做了个无可奈何的动作来。

    这不是害怕自己的儿子——“兔子连窝边草都要吃”吧?

    这当妈的也真是,想太多了是吧!

    欧晓灿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想不到,你还真是一个诚实的人。”她说。

    这样母子间的私密话,他也要告诉她这个表嫂?就不怕她会记恨他的妈妈吗?

    “我一直都是一个诚实的好男人啊!”

    “是,是,是。”真是被他打败了。

    欧晓灿只有无奈地笑笑。

    “你的唇怎么了?好像受伤了?”随着她的笑,付凯歌忽然贴近。

    欧晓灿吓了一大跳,赶紧闪开了脸,含糊说到:“上火,湿热吧……缺乏维生素B,今天吃了维B2的……”

    她怎么好意思跟人说,这是被顾西周咬破的呢!

    顾西周!

    一想到顾西周,她的脸色就又变了,变得凝重起来。原本好起来的心情也跟着一下子沉下去了。

    她又开始心事重重了——

    不知道他现在怎样呢?有回家了吗?有看到她我给他的留言了吗?

    哎,她就是这么的没出息,在这个时候还念着他。

    而,付凯歌却一眼不眨地盯着她的脸色看,看着她还算正常的脸变得不正常起来,他的心也跟着起变化了。

    “那还真要多喝酒,酒能降火。”他笑着扬了扬眉,意味深长地说,并向她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嗯,好。”欧晓灿很赞同他这一说法,微微一笑,表示接招。

    都说酒能解千愁,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但,欧晓灿却有体味的——喝醉了酒能让自己昏昏沉沉,然后睡去,然后忘记某个人,忘记某些事。

    她就想要达到这样暂时忘记的效果,然后好好享受接下来几天的旅程。

    ……

    今晚也不知道是酒的度数太低,还是自己已经特别能喝了,她好像就是喝不醉的样子。

    四个人看起来都挺能喝,玩到了很晚才意犹未尽地离开。

    当然,最意犹未尽的应该就数那两个终于能重逢的“有缘人”了吧!

    步出酒吧,往着原来的路回去,发现街头的店铺都已经关门了,只有那些诗意朦胧的路灯还在尽职尽责地照明路。

    这里的夏天并不很热,哪怕白天的阳光很好,天很蓝,云很淡。特别是晚上,还有些凉凉的感觉。

    有意地让夏薇薇和程潇走在了前面,欧晓灿和付凯歌走在后面。

    看着前面那两个喝得有几份醉意的人还在不断地相谈,欢笑,欧晓灿虽然眼眸带笑,可是唇角却有点笑不起来了。

    她又不想同付凯歌走得太近,所有只是无声地尾随在那一对有缘人之后,不时转头看着到处的夜景。

    “跟着他们这么近干嘛,你想当电灯泡啊!”付凯歌贴近,问。

    “是啊,我去为他们照路啊。”欧晓灿淡淡一下,放缓了脚步。

    她不是一定要追着他们的,她只是害怕把夏薇薇跟丢了,她找不到回酒店的路。

    第一次出远门的人,就是这样的没出息。

    付凯歌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笑着问:“你们住在哪里?”

    这个表嫂如此柔弱又如此忧伤,说什么他也得替表哥当好护花使者啊。

    “前面一间连锁酒店,叫什么名字忘了,旁边有个小广场。”想了一下,欧晓灿说。

    一切都是夏薇薇安排的,她认不得那些外文,又不太懂英文,所以没在意。

    而且,她的心思也不在这上面。

    “你忽然出来旅游,是因为不开心吗?你跟表哥吵架了?”收起笑,憋了一晚上的疑问,付凯歌终于问出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