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章 有爱无恨

    更新时间:2018-08-07 22:10:33本章字数:2056字

    她想告诉顾西周,夏薇薇恋爱了,她找到她的有缘人了!

    还有,付凯歌也来到了瑞士,而且还和夏薇薇的有缘人是好朋友!

    想到这里,她就好兴奋,好想一股脑地统统告诉他。

    貌似才离家一天呢,她就这样迫不及待地想他想家了。

    谁知她正要开口,他却淡淡地来了一句——

    “好,那你睡吧!时候不早。”

    她一愣,随即心情斗转几下,“嗯,晚安。”

    “晓灿!”就在欧晓灿以为电话要断线的时候,电话那边却忽然急叫了一声她的小名,好像担心她会马上挂断电话似的。

    “啊?”第一次听到顾西周这样叫她,欧晓灿又愣了一下,嘴巴张得老大老大。

    “你还恨我吗?”顿了一下,他突然问。

    恨吗?

    为什么要这样问?

    因为他不爱我,所以终于良心发现、新生内疚?

    “……”

    沉默了。

    心又变得沉沉的了。

    欧晓灿发不出任何声来,只是垂下着头,注视着地面,不知道说什么好。

    如果他不爱她,她能不恨吗?毕竟她已嫁给了他!

    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如果她仅仅只是为了攀附豪门而嫁给他,那么她大可不必有恨意,一心只想着顾家的钱财就是了,他与什么样的女人交往半点也伤不到她。

    可是,她却倍感受伤,为什么?

    她猛然想起付凯歌说过,他是一个不婚主义者……

    “在你的心里,这段婚姻是不是很荒唐?你我的夫妻关系是不是很恶心的存在?你痛恨这段婚事吗?若不是因为娶了我,那么你就可以自由自在地玩乐,可以肆无忌惮地同任何女人交往、而不怕被记者盯着写了?”她问。

    没想到她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顾西周在电话那头愣住了。

    然后,两人便都沉默了。

    知道她给顾西周出了和难题,也知道让一个本就对她缺乏感情基础的男人回答“恨不恨她”,就是无稽之谈,所以在问出这样的话后,欧晓灿便笑了。

    装得和无所谓,但实则很苦涩地在笑。

    幸好他不在她的对面,看不到她的表情,否则会认为她太矫情。

    “我想我还是很实在地来回答你吧——”半晌,顾西周开口了——

    “我根本就没有恨过你!我为什么要恨你呢?我又不是小孩子,结婚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既然你嫁给了我,就是我的妻子,我怎么会恨你!而且,现在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让任何女人来代替你的位置,你就是我的太太,现在是,将来也是。”

    他的语气很肯定,虽然没有说爱恨,但婚姻立场鲜明,毋庸置疑。

    欧晓灿尖着耳朵听着,不曾遗漏下一个字、一个语气。

    非常完整地听完他的这句话,她弯唇而笑,这笑是发自内心的安慰,“你知道吗?你这算是第一次给我承诺。”

    是的,这是她嫁入顾家来,顾西周对她说过的最令人愉悦的话。

    当然,那些在记者面前表演的话不能算数。

    虽然这不是相爱的承诺,但已经令欧晓灿很满足和满足了。

    她在他面前,从来就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

    “我以前对你很差吗?”他问得有些意外。

    难道不差吗?

    结婚典礼上缺席,新婚约法三章,在外面与其他女人纠缠不清……

    算了算了,别提了,一提到这些就伤心伤神。

    “也许不是你做得差,我们以前不太熟……”

    说到“不太熟”,她一下子又笑了——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就她和他这对夫妻是奇葩,还不太熟!

    “不太熟——”那边也顿时失笑。

    轻轻地吐了口气后,欧晓灿又笑说:“你放心,我没事,我也没有恨你。这一次,我只是想出来走走,理一理混乱的头绪,毕竟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就算是散散心吧!过几天我就回来。”

    “嗯,晚安。”如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貌似很满意,语气格外和顺。

    “晚安。那我挂电话了——”

    “嗯,挂吧。”

    这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他等着她先挂断电话。

    将手机放下,抬眸看向星空,欧晓灿长长地舒了口气,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沉闷的心情好像忽然间就开朗了。

    没法,她还是丢不开这个她又爱又恨的男人,哪怕他只是来一通电话,简单地问候一句,都能抵过她心中的暴风雪。

    她承认,她就是这么没出息。

    更何况,他刚才是如此肯定地说没人能取代她这个顾太太的身份,那么,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人不能太贪心,是不是?

    他现在能这样待她,已经比从前的漠然好了千倍万倍了,她实在不能太贪心!

    好吧,不管如何,此时她的心情好了起来。

    就让他心中珍藏的那个女人见鬼去吧,她现在只想好好地睡一觉,然后明天精神饱满地起床,继续这次愉快的旅行。

    国内的大都市里,顾西周将手机放下,手里拿着那张留言条,盯着上面那清秀的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冷清感。

    她不在家,这屋里就像一下子失去了生气一样,显得空虚而寂寞。

    他在脑中努力回忆着他在家为数不多的时间里,她都干了些啥——

    晚上,当他一踏进家门,她要么像头受惊的小鹿似的盯着他,小心翼翼地问他:“你吃过饭没有?”

    要么,夜深了,她蜷缩在客厅沙发里睡着了,电视里还在自顾自地放着节目……

    她总是睡得那么晚,而每到清晨,他已经出门去上班了,她还蜷缩在被窝里。

    对,她在他的印象里,不是一副木然的表情,就是与他抬杠“打仗”,然后就是蜷缩着身子睡觉,背对着他,将自己蜷成一只虾米样。

    哑然失笑——

    以前的他,可从没特别关注过她的种种形象,此刻她的那几种标志性的动作却一遍一遍地在他的脑中闪现……

    对了,他发现她的字还写得不错嘛!

    还有,她还问他恨不恨她!

    恨?

    我怎么会恨她呢!

    真不知道她为什么把“恨”字跟她自己联系在一起,这个胡思乱想的小女人。

    摇摇头,他又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