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我帮你除掉他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3本章字数:3156字

    程小炎颇为无奈,不久前和程子宇发生了冲突,出门来放松放松,就碰到了程子宇的哥哥程子风。

    “你不在家里待在,出来干什么?”

    一看真是程小炎,程子风脸上的神情冷了些,一副教训人的口吻。

    这下程小炎有些不乐意了,他是谁呀,自己出来玩,还需要向他打招呼,征求他的同意么?

    “愣着作甚,还不把你家少爷带回去。”见程小炎不动,程子风呵斥一旁的青青,神情很是冷酷。

    青青被他喝的一惊,嗫嚅不已。

    程小炎握着青青的小手,投过去一个安慰的眼神。

    接着,淡淡扫了程子风一眼:“似乎你不是族长吧,怎么,这就如族长般命令我?想当族长想疯了?”

    他说的很平淡,程子风却是面容一僵。

    程子风很是纳罕的打量程小炎,不敢相信这番话,是这个痴傻的程小炎能说出来的。

    打量了好一会儿,程子风才讥诮道:“我这是为宗族着想,你在外面抛头露面,影响我程府的声誉。”

    程小炎更乐了,连身为族长的爷爷都不曾嫌弃自己,程子风算老几,居然嫌弃自己,怕自己影响程府声誉。

    自己可有坑蒙拐骗?

    “程子风,嘴巴放干净点。算了,懒得理你,跟你在这儿争辩,简直是浪费时间。”

    程小炎本想发怒,可一看这是在外面,要是跟程子风争斗,不免有流言蜚语说程府内部不合,相互倾轧,对程府声誉就真的有影响了。

    他懒得多理会,拉着青青要进入恒沙酒楼。

    “站住!”

    程子风简直快气疯了,没想到一个傻子,居然给自己甩脸色,而且还是当着自己贵客的面,简直是找死。

    程小炎聪耳不闻,拉着青青走进酒楼。

    “找死!”

    程子风气得眼睛都发红,在贵客的面前,自己已经耐下性子,没想到程小炎不知好歹,抵触自己,让自己丢脸。

    他心中有杀意在呼啸。

    “呼……”淬体四重淬骨期的气势展开,程子风大步踏过去,挡在程小炎跟青青进入恒沙酒楼的前路上。

    “程小炎,我最后再说一句,给我滚回去,你一个傻子,居然出来招摇,辱没我程府的声誉,罪不可赦!”

    程子风冷冷盯着程小炎,身体紧绷着,力量随时能爆发,只要程小炎说一个“不”字,他必下狠手。

    “好狗不挡道。”程小炎心头也火起,真当自己的泥捏的,句句呵斥,他以为他是谁?

    “什么,骂我是狗,找死!”

    听到程小炎的话,程子风满面怒火,淬体境四重淬骨期的气势,彻底展开,随着他大步踏出,好似有狂风卷起。

    他要对程小炎下杀手。

    程小炎眼睛一眯,没想到这个程子风,居然在外面,要对自己下手,比起他的弟弟程子宇,还要令人厌恶。

    “自作孽,不可活。”程小炎心中一寒,正打算下狠手。

    这时,在恒沙酒楼中,传出冷冽的喝声。

    “恒沙酒楼内外,严禁殴斗,谁若敢违逆,我城主府必将派遣子弟,将之格杀!”

    程小炎刚要踏出的身子一顿。

    这一道冷冽的声音,犹如一盆凉水,对着程子风的脑袋浇下来,他满身的怒火,一下子也熄灭了。

    恒沙酒楼,隶属于城主府的产业,作为恒沙街最繁华,最高档的酒楼,城主府建造它耗费了无数资源。

    为了确保恒沙酒楼的稳定营业,有城主府强者坐镇,更立下规矩,在酒楼内外,禁制私斗,不然将受到城主府的制裁。

    程子宇明白这一点,虽说他为程府的嫡系,就算真的再次私斗,不至于被杀,但城主府施压,让他受到族中惩治,这是免不了的。

    为了程小炎这个傻子,被重重惩治,划不来。

    “哼,程傻子,最高警告你一句,给我马上滚,我可以不计较今天的事。若你执迷不悟,给我抓到机会,我必断你筋脉。让你不仅傻,而且残!”程子风冷冷道。

    程小炎面色平静,淡淡道:“该庆幸的应该是你,可以多活一会儿了。”

    “你……不知死活!”

    程子风气得发抖,本来,他的威胁,程小炎应该害怕,谁曾料到,那个痴傻的家伙,居然反过来威胁他?

    他才二十岁,便已是淬体境四重淬骨期的巅峰,在程府里面,就连老一辈的人物,也不敢给他脸色。程小炎这个傻子,转了性一般,竟然威胁他!

    这是奇耻大辱!

    他心头杀意沸腾,势必杀程小炎。

    程小炎则懒得看他,拉着青青的小手,朝恒沙酒楼中走去,完全不顾程子风猪肝一样的脸色。

    “子风兄,这个家伙究竟是谁,看你怎么跟他不太对付。”在程子宇身旁那个华服青年问道。

    “木恺兄,难以启齿啊!”程子风满面羞愧。

    “噢?”木恺面露怪异。

    “实不相瞒,这个程小炎,乃是我程府族长孙儿,自幼痴傻,不修武道,属于家中废材。”程子风满面痛心疾首,那模样,像是恨程小炎不争气。

    “这种废材人物,出来丢我程府的脸面,故而我叫他赶快回去,免得辱没我程府的声誉。”程子风又道。

    “子风兄此举,合情合理。”木恺点头垂首。

    “可木恺兄你刚刚也看到了,这个傻子,完全不理会我的话,反而威胁我。他一个傻子,武道废材,居然敢威胁我,这世道变了。”程子风冷冽道。

    木恺眼睛骨碌碌一转,道:“子风兄,你我既为合作伙伴,看你这么讨厌那个傻子,我总不能袖手旁观,不如我来帮你除掉他!”

    程子风眼睛一瞪:“怎么除?”

    他早就想除掉程小炎,这种垃圾玩意,占据程府的资源不说,还丢程府的脸面。

    若非忌惮程小炎爷爷为族长,程子风早就忍不住了。

    木恺嘴角一咧,在程子风的耳旁,悄悄嘀咕几句,而后程子风的眼睛,闪烁出冷冽的光。

    “此计甚好!”

    ……

    点了一桌子的佳肴,程小炎大快朵颐,青青却满脸哀愁,有些食不知味。

    程小炎问她:“不好吃么?”

    青青摇头:“不是。少爷,那程子风很记仇,以前跟程子宇几番欺负你,刚才你又折了他的颜面,他肯定会设计陷害你的。”

    青青很害怕,担忧又像上一次,少爷被他们欺骗,前往骨魔山脉,被魔气侵蚀,险些丧命。

    “不怕,我少爷已经不是以前的少爷了,他们那些阴谋诡计,伤不到少爷。”

    程小炎露出温和的笑意。

    随后,他坐过来抓着青青的小手:“你呀,长得这么瘦,多吃点,不然以后就不漂亮啦。”

    一听少爷说自己不漂亮了,青青稚嫩的心里,就有些惧怕,万一自己不漂亮了,少爷该不会就不要自己了吧!

    这么一想,她又忧心忡忡,乖乖吃了起来。

    作为云山城最高档的酒楼,里面的菜肴,自是味道鲜美,口舌生香,主仆两人吃的很是畅快。

    正当程小炎吃的很舒服时,两个人在他们这一桌坐了下来。

    程小炎眼睛都不抬:“这儿不欢迎你们。”

    青青一看,则是吓了一跳,其中一个正是程子风,另外一个是跟他一起的华服青年。

    他们来干甚么?

    不会又是要谋害少爷吧!

    青青担心的紧,生怕他们立即出手。

    万一他们出手了,少爷怎么阻挡的了?

    这里在酒楼之中,是禁制殴斗的,他们不敢出手的。

    可他们要是不顾规矩,真的动手,我就挡在少爷前面,不让他们伤害少爷!

    一息间,青青想了许多,心乱如麻。

    程子风坐了下来,带着笑意:“小炎,你这话可不对,我们是同族,血脉相连,你怎么一开口就赶人呢!”

    忽而,程子风又看了一眼青青,喝道:“青青,你是什么身份,一个卑贱仆从,居然跟主人同桌吃喝,我程府规矩何在?”

    这程子风,摆起了主人的架子。

    青青被他斥责的一愣一愣的,很是委屈。

    “还不起身跪下来伺候?”程子风又喝道。

    “你要是来发号施令,彰显权威,我劝你趁早离开,别给脸不要脸!”

    程小炎对他也没好脾气,自己都没把青青当仆从,看做亲人一般,他倒好了,一上来就大声喝骂,真当自己是根蒜了!

    “程小炎,我这是好心替你说话,像这些卑贱的奴婢,你要是不给些颜色,迟早有一天,他们会爬到你头上。”程子风并未发怒,而是好心劝告。

    “你可以滚了。”

    程小炎声音愈来愈寒。

    “不识好人心。”程子风起身离开,刚走出没两步,便回过头来,“对了,我过来是要告诉你,在恒沙街的木府宝器库,刚打造出了几样好玩的兵器。你若自诩算个武者,可以来看看。”

    “当然,你要是认为自己是个武道废材,一辈子都没有资格拥有好的兵器,不来也没关系。”程子风哂笑道。

    “我很期待大名鼎鼎程小炎少主的到来,我有几件好兵器,留着等你来。”这时,程子宇旁边的木恺补充了一句。

    程小炎眼眸微微一凛,难怪程子风一过来就变了人一样,看来他还以为自己是以前那个痴傻的家伙,故意说些恭维,还有激将的话,来诱使自己过去。

    然后,他们设下计谋,坑害自己。就像是进入骨魔山脉那次。

    可惜自己已不是傻子了,不会再中他们的计!

    不过,过去玩一玩,逗一逗他们,倒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