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全是垃圾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3本章字数:3119字

    程小炎的一席话,如惊涛骇浪,转瞬之间,就席卷整个广场。

    太震惊了!

    太刺激了!

    程小炎居然当着众人的面,骂程府的小天才程子风,不如他女婢的一根头发,这简直是红果果的蔑视啊!

    而且,他还说,掌控云山城兵器流通的木府宝器,是一堆垃圾!

    若是程小炎无比强大,说这些话,会有无数的女孩为之心碎。被英雄一样的人物疼爱,青青该是多么幸福啊!

    可惜程小炎就是一个傻缺,一个武道废材。

    这些话从他口里说出来,就有些玩味了。

    震惊过后的众人,均把目光投向程子风跟木恺,看两人要怎样处理。

    总之,有好戏看了!

    “放肆!你算什么玩意,竟敢如此诋毁我木府宝器库!”木恺脸颊抽搐,怒火焚烧。

    而后,木恺又面向程子宇:“子宇兄,我本看在你的颜面上,对你的族人和蔼客气,熟料你的族人蛮不讲理,肆意诋毁我木府宝器,这下别怪我不给你颜面!”

    程子宇连声道:“木恺兄,程小炎这番话,实在太恶心,你别给我面子,不然我心里无法安宁啊!”

    刚才被程小炎喝骂,程子宇心里头,同样的怒火燃烧。

    他是什么身份?

    程府的小天才,到了程小炎口中,居然比不上一个丫鬟!

    怒到极致!

    程小炎冷眼觑着两个装模作样的家伙,他们激将自己过来,不就是为了挑起矛盾,而后趁机谋害自己么?

    自己这是给他们机会,主动挑起矛盾啊,怎地看来,他们两个反倒不高兴呢!

    看着少爷,青青眼里满是柔情跟蜜意,少爷的话,印入她心扉,原来自己在少爷心里这么重要!

    “程小炎,我劝你马上收回刚才骂我木府宝器是垃圾的话,不然就算你为程府族长之孙,我也不答应!”木恺冷喝。

    与此同时,广场上几个杀机重重的家伙围拢过来。似乎等待木恺一下令,就会齐齐出手,擒拿程小炎。

    “本来就是垃圾,为何要收回刚才的话语?”

    程小炎镇定自若,懒得多看暴怒的木恺一眼,而是在一众惊诧的眸光里,施施然走到旁边一座石台。

    石台上面,摆着一柄映出寒芒的宝剑。

    宝剑寒光凛冽,以至于在石台周围,仿佛有寒风吹拂,让人心颤。

    “混账之极,我木府打造出来的宝器,名副其实为云山城第一,你一句话,贬低了整个云山城!”

    木恺冷笑,再不复先前好脸色,跟着程小炎走到石台旁。

    “就在你面前的这柄剑,名为“寒霜”,乃精钢寒铁铸就,剑气冰寒,可侵入对手肌体,为蕴灵境宝器,无比贵重。”

    “以你程小炎少主的口吻,这柄蕴灵境的宝器,也是垃圾。哈哈,蕴灵境宝器中的珍品是垃圾……”

    “看来传言说得对,程府的少主痴傻,也只有痴傻的家伙,才说出这么愚蠢的话。”

    木恺话音一落,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在寒霜剑上,见到剑身上的寒光凛冽,十分迫人,心中都不由得称赞。

    可眼观程小炎,却面带不屑,指着石台上的这柄剑:“你眼睛瞎了?就这种垃圾,也称得上宝剑,摆在这里炫耀?”

    此言一出,满场哗然!

    众人都傻愣愣地看着程小炎。

    木府打造出来的宝器,为云山城之最。

    而寒霜剑,被木恺亲自夸赞,必然是珍品。

    然而,在程小炎口里,却成了垃圾。

    究竟是程小炎真的看出什么,还是故弄玄虚?

    再看看木恺,满面发红,可见怒到极致!

    “真是个奇葩,居然当着木恺的面,诋毁木府宝器,果然是傻子,连人话都不会说!”

    有人在嘀咕,满眼期待木恺发怒,等着看一场好戏。

    “找死!”

    木恺怒火焚烧,身上爆发出滚滚的灵力,踏前一步,就要向程小炎出手。

    青青心中一急,紧紧抓着少爷的手。

    程小炎对青青微微一笑,示意没事,接着瞥向石台上的寒霜,道:“这柄剑乃精钢寒铁打造,剑身透着冷冽寒意,应该是冰封了百年的寒铁,算是颇为珍贵。”

    “算你有眼力。”

    听到这句夸赞的话,木恺怒火消退了些,刚踏出的一步,也停了下来。

    不过在脸上,依旧很冰寒,杀意并未消退。

    他在等程小炎接着说下去,若一句话让他不爽,他就会出手。

    “材质勉强过关,可惜啊,锻造手法太拙劣。”

    程小炎手指掠过寒霜剑上的纹路,有细微蜿蜒纹路,是铭刻出来的法阵,吸收天地灵力,增强宝剑的攻势。

    神魂中,轮回印运转,无人察觉程小炎的眼中,掠过轮回风暴,推演千百次,计算出最佳铭刻纹路。

    轮回之术,修到极致,穿梭轮回,逆转万界,不死不生。

    程小炎修出一缕真韵,可追求一线生机,涅槃重生。

    此时催动轮回印,单单施展到这柄剑的纹路上,推演出其最佳锻造手法,并不算艰难。

    轮回印发动,看穿真谛。

    程小炎道:“既是百年寒铁,所蕴含的寒意,自是滂沱无俦,锻造之时须得以最迅疾的手法,狂暴打造出来,才能不泄百年寒意。”

    “可惜,这柄剑在打造时,未免有些小心翼翼,连铭刻在上的法阵,都蜿蜒崎岖,料来是为了缓冲,让用此剑的人能更好的掌控。”

    “何其愚蠢!”

    “铸剑的材质,本身就是蓄势到了极点,你等却要缓冲其威势,这无疑使卸去百年寒铁之威,生生减弱了宝剑的威势。”

    “若是铸就得法,这柄宝剑,无疑可成长为洞天境宝器。而今被你们浪费了,蕴灵境已是其极致,而且铭刻在上面的法阵,跟宝剑本身材质相抵触,宝剑有了破绽。”

    “何其愚蠢,何其拙劣!”

    “你还敢说你木府的宝器不是垃圾!”

    程小炎握着宝剑,平静自如的说着,声音并不响亮,可听在众人耳中,无疑是天雷鸣响,震彻人心。

    震撼!

    无比的震撼!

    众人均都傻愣愣的,有的更是张大了嘴巴,眼睛都快瞪出来,傻傻的看着程小炎。

    就连怒火焚烧,欲斩了程小炎的木恺,还有早就对程小炎恨之入骨的程子宇,亦是傻了眼,呆立在原地。

    青青捂着小嘴巴,满目惊罕盯着少爷,她忽而觉得这一刻的少爷,意气风发,有无与伦比的魅力。

    “这是我的少爷……”青青呆呆的想着。

    “莫说我有轮回印在身,就算没有,以我曾经云海域天赋第一的见闻,想找出蕴灵境宝器的缺陷,简直是大材小用。”

    瞥了一眼众人均都满面惊诧,程小炎心头冷笑。

    木府锻造宝器的手法,在云山城的确属于第一。

    可曾经的他,为云海域大势力的真传弟子,见识过无数珍贵宝器,对于一些手法,也是略有所知。

    何况还有轮回印,能推演无穷。

    莫说这寒霜剑,只是木府所打造,就算是无敌的炼器大师所打造,他想要找出缺陷,也并非难事。

    “这……这……”

    木恺心头狂颤。

    虽然他对于炼器,并不算精通,可却真切看到,当程小炎手指划过寒霜剑身的铭文,灵光会断裂,印证了程小炎所说的宝剑铭刻的法阵跟宝剑冲突了。

    他真的是一个傻子么?

    别说傻子,就算是一个聪明绝顶的家伙,没有炼器的知识,也断然说不出这些话来。

    这一刻,木恺心中竟产生一许畏惧。

    “不,这不是真的,全是你的胡言乱语!”

    好一会儿,木恺才反应过来,程小炎这番言语,会轰碎木府的威势。作为木府嫡系,他必须捍卫木府威严。

    “胡言乱语?简直是笑话,我刚才所说的话,哪一个字是胡言乱语,你倒是给我指出来!”

    程小炎面带戏谑,冷笑道:“你若是指不出来,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木府下贱无耻,用残次品来欺骗大伙!”

    “我想,云山城各大势力,要是知道了这些,他们不会轻易罢休。尤其是因为用了木府残次品,而损伤族人性命的家族。”

    欺世盗名,这不是小事!

    何况是用关乎到身家性命的兵器!

    若真的用这一点来攻击木府,法子有很多。

    不少家族只怕会说就是用了木府的残次品,他们家族子弟在围杀凶兽中死伤惨重,家族元气大伤……

    借此,恐怕有一些家族会联合起来,向木府讨个说法,索要赔偿。

    木府在云山城固然强,可毕竟不是一手遮天,敌不过一些家族的联合啊!

    “这刀,垃圾的不像话。刀的材质脆,本应打造成匕首,轻巧为主。你们却打造成大刀,违逆材质本身,这要是在大战中,必然断裂。”

    “你们是在谋财害命吗?”

    “这剑,垃圾……”

    “这杆长矛,烂到极致,脏眼。”

    程小炎也是不嫌事大,拉着青青又走了几个石台,将石台上的宝器尽皆数落了一番,言语很毒辣,一针见血,让人连反驳都反驳不了。

    随着程小炎的数落,周围那些购买宝器的人,看木恺的眼神,分明都不善了。

    木恺冷汗涔涔,眼睛发红。

    他想捂着耳朵,不愿听程小炎说话。

    程小炎的每一句话,都好像是一把尖刀,狠狠扎在他身上。

    待得数落完,他已被扎的千疮百孔,毛骨悚然!木府引以为傲的宝器,真烂的一文不值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