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断裂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3本章字数:4157字

    是我们耳聋了,还是程小炎疯了?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程小炎刚才的那句话。

    让一个十四岁的丫鬟,去接受程子风的挑战,这……

    这简直太暴力,太刺激了!

    同样的,这也是对程子风,最狠的打脸!

    虽然,没有人认为,青青会是程子风的对手。

    要知道一个是程府的小天才,至今已是淬体四重淬骨期巅峰的小高手。

    而另外一个只是程府傻子少主的丫鬟,十四岁的小丫鬟。

    这一场战斗的结局,还没开始,就已经出来了。

    可正是因为如此,更彰显了程府的傻子少主,对程府小天才的蔑视。

    “好戏来了!”

    有人惊呼,乐得如此。

    “混蛋!程小炎,你脑子怎么比以前更蠢了,居然叫一个丫鬟过来跟我比斗!你这是怕了,不敢上想逃避吗?”

    程子风怒火沸腾,居然被程小炎指着鼻子说不够格挑战他,而是叫一个十四岁的小丫鬟来跟自己对敌,简直是对他脸面的践踏!

    死!

    程小炎必须死!

    “子风兄,兄弟我有句话不知该说不该说。”这时,木恺站出来,神情有些冷。

    “木恺兄但说无妨。”面对木恺,程子风神色和蔼了些。

    “既然子风兄愿意听,那我就不扭捏了。虽说有时候我们要顾着同族之情,可你的那位族人,只想死命的践踏你,这个时候你不果断一些,给他个教训,日后你在族里哪还有立足之地!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木恺神色狰狞道,眸中隐约有杀意闪烁,看来对程小炎,也是恨之入骨。

    “木恺兄说在在理,族人都已经骑到我的头上了,我若是在顾念着那点情谊,只怕他们接下来就得拉屎拉尿,我忍不了!”程子风恶狠狠道。

    “子风兄,我支持你。既然这一战,也是为我木府宝器正名,这柄寒霜剑,为蕴灵境宝器,在程小炎口中一无是处,我希望你手持此剑,大展雄风!”

    木恺走到寒霜剑那儿,拿出宝剑,寒冷的霜华凛冽,交到程子风手里:“从现在起,这柄宝器,就是子风兄你的了。”

    “多谢木恺兄馈赠,我必定手持此剑,为木府宝器正名!”

    程子风握着寒霜剑,凛冽的寒光透出,身上杀意凌厉,淬骨期的气势爆发出,竟有一股无匹的威势。

    “好。”

    一些人叫道,被程子风的气势所摄。

    “少爷,你真的打算让青青去对敌么?”直到这个时候,青青才反应过来,稚嫩的小脸上满是紧张。

    “少爷,我……我……”

    青青紧张地快说不出话,程子风那可是程府的小天才,名气极大,哪里是她一个小丫鬟能够匹敌的?

    “没事,少爷我说你行,你就行,你还不相信少爷么?”程小炎握着青青的手,柔声安慰,青青身上的颤动这才减弱了些。

    瞥了一眼寒霜剑,眼中有凛冽的风暴席卷,一闪而过的迷离,程子墨发动轮回印,在脑海中解剖寒霜剑。

    “青青,听少爷的,到时候你这么做……”

    解剖出寒霜剑的破绽,程子墨低声在青青耳旁细语,告诉青青破解之法。

    “唔。”青青微微螓首,少爷在耳旁低语,她心头小鹿乱撞,粉颊绯红。

    “哈哈,我看你就是一个懦夫,自己不敢上,硬逼着小丫鬟上。待得斩了你的小丫鬟,我看你还怎么逃避!”

    程子风手持寒霜,用力一划,嗤啦一声,一道寒凛的霜华,自剑身而起,在半空之中闪过,留下长长的霜痕,透出冰寒之意。

    “咝……”四方顿时有长长的抽气声响起,被程子风这一剑的威势所吓倒,无不骇然。

    “好厉害。”

    “程子风本就是淬骨期巅峰,加上有蕴灵境的宝器,就算是碰到淬腑期,只怕也有一战之力,不愧是程府小天才。”

    “反观那个青青,一个小丫鬟,柔弱不堪。程小炎是真的疯了,派遣这个小丫鬟,是打算给程子风发泄么?”

    “估摸他也只会吹嘘,没啥真本事,面对程子风的挑战怯了,才不得不派遣小丫鬟救场。”

    “可怜的丫鬟哦!”

    无数人在议论,多数是对程小炎的不屑。

    还有不少人则对青青投去怜悯的目光,这么一个稚嫩的丫鬟,可惜遇人不淑,碰到了一个痴傻少爷,命途多舛哦!

    听得四方之言,尽皆是对自己的夸赞,对程小炎的贬低,程子风脸颊上不禁浮现笑意,自信澎湃道:“任你巧舌如簧,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亦掀不起波浪。”

    程小炎冷冷扫了程子风一眼,这个家伙,自己不理会他,他还真的来了劲,这么急着落败,好,成全他。

    “青青,都懂了么?”程小炎问。

    “嗯。”青青点头。

    “去吧。”程小炎挥手示意。

    青青看了少爷一眼,稚嫩的脸孔,掠过担忧,但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少爷,抿了抿嘴唇,走向程子风。

    “不知死活的奴婢,竟敢以下犯上,我现在就要杀了你,以正族规!”看青青居然真的来跟自己比斗,程子风怒火沸腾,杀意爆发,当即挥剑,要杀青青。

    “慢着。”

    这时,程小炎忽而喊了一声。

    程子风刚要打出的杀招一停,冷眼觑着程小炎:“怎么,怕了?担心你丫鬟死在我手里,打算求饶了?”

    程小炎笑道:“傻缺,我只是觉得木府总归是大族,得给他们留些颜面,青青徒手对敌,要是击败了手持木府宝器的你,这不啻于抽木府的脸啊。”

    “这样吧,各位手里谁有废弃的兵器,借给青青一用。不然等青青徒手击败程子风,未免折木府尊贵颜面,那酸爽……”

    程小炎细细品评,摇头晃脑,似已沉浸其中。

    哗……

    广场上登时阵阵喧哗,所有人都被程小炎逗乐了。

    这也叫给面子?

    要一个十四岁的丫鬟,拿一柄废弃的、不要的兵器,来跟手握木府蕴灵境宝器的程子风一战,未免太给面子……

    “我这里有。”有看好戏的人丢过来一柄剑。

    “我也有。”

    “用我的。”

    紧接着又有几柄剑扔过来,一个个都是看戏不嫌热闹的家伙。

    程子风跟木恺的面容,愈发的扭曲,程小炎的举动,这是不加掩饰的蔑视啊!

    “大伙的美意我心领了,不过我看了下,大伙扔过来的这些剑,都很不错啊。这不行,我是为了证明木府宝器都是垃圾,自然不能挑选好剑,大伙还有更差的剑么?”

    程小炎面向众人笑笑,姿态从容,可这番言语的杀伤力,却不无异于有绝世强者镇压而来,摧毁力极强。

    不少人都无语了,其实他们扔过去的剑,都是一些花架子,好看是好看,实用性跟木府宝器比起来,差得远了。

    尤其是比起寒霜剑,更加不是一个档次。

    就这样,程小炎还说要更差的剑,难道非得用断剑么?

    “啪……”

    忽然,一声脆响,有个青年当场折断自己配饰用的剑,笑道:“我这废剑已断,合乎程少主的心意吗?”

    众人心中一惊,看向程小炎。

    剑短一分,危险便增三分。

    何况青青只是个十四岁的丫鬟,稚嫩青涩,修为低下。程小炎真的打算,叫青青用此断剑对抗程子风?

    “青青,接剑。”

    程小炎的话,证实了大家的猜测。

    “少爷……”

    青青急的眼睛都发红了,害怕的紧,本来就不敢跟程子风对敌,现下少爷又让自己用断剑,她差点儿掉泪。

    “青青,你可以的,少爷相信你。”

    程小炎笑笑,眼中很纯澈。

    瞧着少爷清澈的眼神,青青心里的畏惧消退了些。

    “去吧,少爷等着看好戏,这场戏要是漂亮,少爷会好好嘉奖你的。”程小炎走到青青身边,低声笑笑。

    “少爷!”青青粉脸一红,揉揉眼睛后抓着断剑,而后盯着程子风。

    “一个贱婢,吃了熊心豹子胆,敢以下犯上,我现在就用杀了你,以正族规!杀了你之后,再杀程小炎!”

    程子风暴喝,怒到极致。

    跟一个丫鬟对敌,是奇耻大辱。

    他握着寒霜,猛地一斩,剑身上有霜华沁出,扫向青青。

    青青焦急闪过,可她的修为很弱,只有淬体一重,比痴傻前的程小炎强一丁点儿,速度哪里跟得上?

    只是第一击,额角的鬓发,就被霜华扫中,凝结出冰粒。

    青青不禁打了个寒颤。

    “贱婢,去死!”

    程子风毫不留情,紧接着踏出第二步,凶狠凌厉地砍向青青。

    青青很怕,依然蹿开。

    “贱婢,只会躲么?”程子风冷笑,寒霜剑横扫,“我看你躲到几时。”

    而这时,青青奋力挥出断剑,呈倾斜状,抵在寒霜剑剑身中心。

    “当……”

    轻微的一响,寒霜剑的横扫之势,顿时断裂开,不过剑身上,有强大的劲道,震在青青手中的断剑上。

    断剑嗡嗡直响,虽没有跟寒霜剑硬碰硬,可只是偏势点了一下,都差点儿被寒霜剑的剑势给震断。

    由此可见,寒霜剑的档次,高出断剑无数。

    同样的,程子风的修为,亦是高出青青无数。

    “贱婢就是贱婢,下贱的玩意,就算只是我的一缕余威,都能震开你,还想跟我拼斗,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吗?”

    程子风冷冷一笑,眼中阴狠十足,刚刚一剑,居然没能杀死青青,只是震开了这个贱婢,叫他怒火翻滚。

    “我不是贱婢,少爷待我很好,像亲人一样!”

    手臂的酸麻很痛,可程子风口口声声贱婢,让青青心中更怒,她也有些生气,连少爷都不曾喝骂自己呢!

    这个程子风,实在是太可恶了!

    “我一定要按照少爷的吩咐,叫他好好吃瘪!”

    青青心中想着,一时间也压下了畏惧,不至于被程子风吓倒。

    “铿……当……”

    青青四面蹿开,断剑每一次出击,都瞧的很准,抵向寒霜剑剑身的中心。

    虽然这样,没有跟程子风硬碰,可青青的修为,实在是弱了些,连程子风的余威,都有些扛不住,纤纤小手已有血珠沁出。

    “哈哈,真是笑话啊,不知哪个啥子说木府的宝器是垃圾,可我现在看来,木府的宝器堪称无敌啊!”

    “对,你们瞧程子风手握蕴灵境宝器,剑势横扫,有霜华凛冽,只怕面对淬体境巅峰的都有一战之力,这都是宝器的功劳。”

    “木府宝器,名不虚传!”

    “程小炎就是一个小丑,只会吹嘘!”

    看着程子风催动寒霜剑的无敌姿态,顿时有许多人吹嘘木府宝器了,毕竟木府势大,这些人见风使舵惯了,此时当然要大声替木府吹嘘。

    至于程小炎跟青青,两个小丑罢了。

    “哎,看来程小炎之言,的确不能信!”

    一些原本被程小炎说动的人,本来对于程小炎派出青青,还抱有一丝的期望,不求青青胜,但求不败吧。

    这样,也能说明,程小炎判断木府宝器是垃圾的话是正确的。

    可现在看来,程子风气势如虹,有无敌姿态。

    至于青青,闪躲都跟不上,随时要被程子风的寒霜剑给扫中。

    反而是程小炎,很是从容,脸上毫无焦急之色。

    事情正依着他的计算发展,估摸下时间,青青差不多就要取胜了呢!

    “全力击断!”

    就在程子风挥舞寒霜剑,要再次砍向青青,程子墨忽然喊了一声。

    “贱婢,去死!”

    程子风握着寒霜剑,猛地一劈,哧啦一声,这一剑似乎携着之前的霜华,导致剑身上勾起半丈长的霜芒。

    呼滋……

    霜芒寒凛,犹如无数冰雪在飘飞,要冰封青青。

    就在这时,一直闪躲的青青,娇躯猛地前倾,双手抓着断剑,闭着眼睛,凭着感觉点了出去。

    “铿……”

    断剑又一次抵在寒霜剑正中心。

    而此时,飘飞的霜芒,落在青青身上,看起来青青身上结满了冰霜,要被冻结。

    “这丫鬟败了。”

    众人心想。

    程小炎脸上却洋溢着笑容。

    真的败了吗?

    “死吧!”程子风狞笑,寒霜剑直刺,欲刺穿青青娇躯。

    喀!

    就在这时,清泠的脆响,自程子风手中的寒霜剑上响起,极为响亮,大半个广场都能听清楚。

    怎么了?

    不少人面露惊愕,齐刷刷盯向寒霜剑。

    登时,在所有人的目光下,锃黑光华,犹如寒霜一般的宝剑,剑身的正中间,一道裂缝突起,而后蔓延,长剑断裂。

    “哧!”

    断裂的剑尖,落在地上,当的一响,又是震得众人心尖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