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族长之威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3本章字数:3595字

    “蕴灵丹?”

    这让程源壑有些坐不住。

    蕴灵丹,那是比淬体丹更高级别,蕴含丰富的灵力精粹,唯有修为境界达到了蕴灵境,才能够吸收的丹药。

    就算是淬体境巅峰的修者,没领悟到蕴灵之法,无法蕴养灵力,若是汲取蕴灵丹的药效,只怕会瞬间被灵力冲击,撕裂身躯。

    陡然间听到孙儿需要蕴灵丹,这也难怪程源壑坐不住了。

    “小炎,并非爷爷不给你提供,只是……”程源壑为难道。

    “爷爷,你放心,孙儿既然要蕴灵丹,自然知晓蕴灵丹的药效,非蕴灵境的修者不能吸收。孙儿也不瞒你,恢复了神智后,孙儿对于天地间的灵力,极为亲切,能够感知出来。”

    说罢,程小炎闭上眼睛,感悟四方的灵力,吸纳入体内。

    “呼……”

    渐渐地,有微弱的呼吸声响起。

    程源壑初时还是纳闷,不知孙儿在作甚么。

    可过了一会儿,就感知到,四方的灵力充裕了许多,有细微的薄雾,涌入孙儿的体内。他沉下心感知,赫然发现,这居然是灵力的聚集。

    “这……这……”

    程源壑吓了一跳,孙儿以淬体境,居然能吸收灵力,这是修到蕴灵境,才特有的感悟和掌握灵力的心得啊。

    震惊过后,就是欣喜。

    “好,好,好……”

    程源壑老泪纵横。

    看来自己孙儿痴傻好了以后,变成了一个绝世武道天才。

    在淬体境,就能感悟灵力,并吸纳化为己用,这是传说中的武道妖孽啊!

    看到爷爷的表情,程小炎舒了一口气。

    蕴灵丹很稀有,在程府,也是很珍稀的丹药,就算是一般的长老,都没资格享用。

    自己必须要让爷爷见识到,自己有足够的天赋,能利用好这蕴灵丹,不然对爷爷来说,也是极大的压力。

    “爷爷,我需要尽量多的蕴灵丹,加快淬炼身体,尽快达到蕴灵境,到时候自己吸收天地灵力的速度加快,就不需要蕴灵丹了。”

    程小炎没有遮掩,在爷爷面前,说出自己的修行计划,这没什么好掩饰的。

    “好!”

    程源壑收拾心神,疼爱无比看着孙儿。

    曾经,孙儿是个武道废材,他都顶着巨大的压力,给孙儿足够的修行资源。而现在,神智恢复的孙儿,是一个武道妖孽,他更不会吝啬了。

    至于,族老一些老家伙的阻扰,去他娘的!

    又跟程小炎说了一会儿,晚上在这边简单的吃了一些,程源壑才离开。

    离开之前,还嘱咐青青,要好好照顾少爷。

    青青自是诺诺答应,就算是族长不嘱咐,她也会好好的照顾少爷。

    ……

    夜半,程府议事大厅。

    程源壑端坐在大厅一个议事圆桌的首位,他虽为满头华发,可眼神依旧锐利,看起来有种可怕的心悸。

    在圆桌两旁,数着十来位老者,都是程府的长老。

    左边为首的,是一个浓眉大眼的中年男子,不怒自威,身披一身华服,点缀着金沙,在烛火下闪闪发光。

    他似乎跟程源壑不对付,半眯着眼,毫不在乎程源壑,连正眼都不看一眼。

    这人,名为程铁峰,程府首席长老,武道天赋极高,是程府中年一辈的第一人,而今的修为难以估量,传闻很快就会踏入洞天境。

    而程铁峰的儿子,程晓龙,亦是程府年轻一辈第一人。

    他父子二人,分别为中年一辈和青年一辈第一人,在程府可谓位高权重,无法无天,很多时候就是程源壑这个族长,都不太放在眼里。

    依着程铁峰坐下来的,则是程府的另外两位长老,程铁谷跟程铁河。

    程铁谷为程子风跟程子宇之父,程铁河则为程子浦之父,他二人为亲兄弟,一直紧紧追随着程铁峰的步伐,跟程源壑不对付。

    “族长夜半喊我等过来,难道是有大事商议?”程铁峰半眯着眼,连看都没看程源壑一眼,自顾自的说着,谁都看得出来,他心里头不满的意思。

    程铁谷跟程铁河,亦是跟着道:“家族会议每个月一次,平常若无重大变故,不会启动。族长这么焦急,莫非我程府遇到大事情了?”

    两人面带揶揄,分明是在讥讽。

    “重大事情倒没有,不过,本族长刚刚做了一个重大决定。”

    程铁峰,程铁谷,程铁河三人是一个派系,在族里争权谋利,他们早就想赶自己下台,攀上族长之位,程源壑又岂会不知?

    此刻,面对这三人的冷嘲热讽,他也不急,但是平淡的说:“召集诸位长老过来,是想跟诸长老宣布一个决定,我打算调用五百颗蕴灵丹。”

    程源壑话一出来,议事大厅登时一静,而后猛地炸裂。

    蕴灵丹,这可不是淬体丹啊。

    整个程府,有资格享用蕴灵丹的族人,也就这些坐在议事大厅的长老。

    可就算是他们,一个月,也就三两颗蕴灵丹的配额。

    就连程源壑跟程铁峰这等位于程府最顶尖的人物,一个月蕴灵丹的配额,也就十颗左右。

    五百颗蕴灵丹,整个程府一个月的消耗,都没这么多。

    一下子调用这么多,毫无疑问,会把程府的宝库掏空。

    “族长,你疯了么?”

    “五百颗蕴灵丹啊,这几乎是我程府的大半积蓄了。”

    有长老在叫喊。

    程铁峰亦是猛地一震,身子都坐直了,目光直愣愣刺向程源壑:“五百颗蕴灵丹,这足够我程府半年的用度了,你一下子调集这么多,是要作甚么?”

    “调集自然是有着用处。”

    程源壑很平静,似乎早已料到众人的表现,淡淡道:“既然各位这么想知道,本族长也不瞒着,这五百颗蕴灵丹,调给我孙儿程小炎用。”

    “什么!”

    这一次,比起刚才程源壑说要调集五百颗蕴灵丹,来得还要猛烈。

    疯了!

    所有长老都以为程源壑疯了,五百颗蕴灵丹,这简直是一笔极大的财富,就算是蕴灵境的修者,都能够用很久了,现在居然是给一个傻子调集的。

    那可是一个傻子啊。

    一个武道废材啊!

    “我不同意。”

    “我也不同意。”

    程铁谷跟程铁河同时发表声明。

    “简直是无理取闹,程小炎那个傻子,毫无武道天赋,根本没资格享用我程府的资源。若非看在族长你的颜面上,就连每个月给他数颗淬体丹的配额,我都不会答应!”

    程铁峰简直要气疯了,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怒视程源壑:“而现在居然要调集五百颗蕴灵丹,他一个废物,消化得了吗?”

    “哼,我的儿子,为程府年轻一辈第一天才,已经是淬体境巅峰的修为,每个月才能享用十颗淬体丹,不曾享用过蕴灵丹!”

    “程小炎想要蕴灵丹,痴心妄想,做梦,我绝不答应!”

    在程铁峰的话音落下后,另有一些长老,也都看着程源壑:“族长,这事……实在是太鲁莽了,五百颗蕴灵丹啊!”

    “是啊,族长,我们都知晓你疼爱程小炎,故而你时常给你支取淬体丹,我们也不曾说过,可这次太过了,五百颗蕴灵丹,这是我程府大半的积蓄了啊!”

    几乎每一个长老,都在劝程源壑。

    就连坐在右首第一个的中年男子,程铁山,也思忖道:“族长,五百颗蕴灵丹,这数额,实在是太巨大了。”

    程铁山掌管库房,给青青的十颗淬体丹,就是他批下来的,对于程子墨,他同样疼爱,可族长这般乱来,连他都觉得不妥。

    看了程铁山一眼,程源壑给过去一个温和的目光。

    程铁山是他侄儿,他这个派系的,也是程府中年一辈第二号人物,修为仅次于程铁峰,在族里掌握库房,也算是手握实权。

    这些年来,若无这个侄儿帮衬,他也独木难支。

    此刻看到侄儿也在劝阻,给过去一个没事的目光后,又道:“既然各位长老都有意见,那好,本族长退一步,给小炎调集三百颗蕴灵丹。就这么说定了,铁山,你下去后就支取三百颗蕴灵丹给小炎!”

    “嘭!”

    程铁峰重重一拍桌子,尖声叫道:“我不同意!”

    别说三百颗,就算是三十颗,他都不同意。

    他作为实权派长老,每个月的用度,也才十颗蕴灵丹,程小炎那个傻子,竟然想调集三百颗蕴灵丹,这是痴心妄想,不可能!

    “程源壑,别以为你是族长,就可以为所欲为,三百颗蕴灵丹,绝对不可能。我程府虽有资源,但也不能浪费在一个废物身上。”程铁峰冷喝道。

    程铁谷也道:“族长,三百颗蕴灵丹,太夸张了,你说要是调动两三颗,或许还说的过去,可这实在太过分了!”

    “我程府的资源,不是大风刮来的,不可能随意的说给谁就给谁,更不可能给一个武道废材,这跟丢在水里有什么区别?”一旁的程铁河也叫道。

    “够了!”

    程源壑忽地一喝:“召集你们过来,是告诉你们我的决定,而不是听你们争吵。这三百颗蕴灵丹,我以族长的身份调集用了,谁敢阻拦?”

    说到这儿,程源壑的眸光冷下来。

    的确,他这个决定,很独断,可一想到孙儿能修炼了,还能够在淬体境吸纳天地灵力,他就知晓,这是孙儿的机会,他不能错过。

    这三百颗蕴灵丹,必须要调集,就算是得罪这些长老,也无所谓。

    “族长就能独断专行吗?我程府不是你一个人的程府,如果你继续独断,只为一己之利,不为全族考虑,那么你也不适合当这个族长!”

    程铁峰暴喝,他早就对族长之位垂涎欲滴,可程源壑一直都做的很多,他找不到发力的机会,今天总算来了。

    程铁峰心头狂呼,天助我也!

    程小炎,那个痴傻的家伙,丢尽了程府的脸面。

    待我当上族长,首先就将这个傻子驱除出去,正我程府的名声!

    程铁峰美滋滋想着。

    就在这时,一道炸雷般的声音,猛地在程铁峰脑海响起。

    “想当族长,先修到洞天境!”

    程源壑动用洞天威势,这一吼之中,蕴含了星力的碾压,势达千钧,登时将站起来狂呼的程铁峰,压迫的向后连退了两步。

    洞天境,修出洞天,威力无穷。

    程铁峰虽为蕴灵境巅峰存在,可终究没踏入这一步,不曾修出洞天,无法抗衡这股洞天的威势。

    他原本美滋滋的幻想,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再多的算计,也要建立在他自身的武道修为之上。

    他一日不到洞天境,他就要一直被程源壑压在脚底下,无论他怎样发力,都无法真正将程源壑扯下来,程府需要洞天境的族长震慑云山城。

    这一刻,同样的,议事大厅中陡然安静。

    所有人都意识到,程源壑,这是程府唯一的洞天境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