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激怒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3本章字数:2129字

    程晓龙不简单啊!

    程小炎也是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杀意爆发的一刻,那个程晓龙居然有所警觉,虽然到最后还是没发现自己,却也说明此人不简单。

    恒沙酒楼,禁止私斗?

    抬头望了一眼,偌大的恒沙酒楼四个字,横亘在酒楼上方,有金辉闪耀,炫目夺华。

    程小炎却冷眼观瞧,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禁止私斗?

    这样自己就没法出手了么?

    跟着进了酒楼。

    在酒楼中扫了一眼,向小厮打探,得知刚进来的四位进了三楼包厢,程小炎也跟上去。

    恒沙酒楼,堪称云山城最豪华的酒楼。

    正因为如此,恒沙酒楼的服务,甚是贴心,有豪华包厢,专为那些富家子弟纸醉金迷的生活准备。

    包厢中。

    程晓龙,程子宇,程子浦还有木恺四人,围着一张装饰精美的桌子,桌子上面摆满了菜肴,还有香甜醇美的好酒。

    四人举杯:“合作愉快!”

    “晓龙兄,你说我叔父要我带着你们在云山城中逛逛,叫你们先不要回程府,这里面究竟有何深意?”木恺举着空杯子道。

    “这一点我也觉得颇为奇怪,按理说来,既然商谈好了,我们就应该尽快回去,将此事告知长辈,尽快做好制裁程源壑跟程小炎的准备。”程子宇不忿道。

    早先,他被程小炎三下两下击倒,后来,他兄长程子风又因为程小炎而痴傻。

    故而,他对于极为怨恨程小炎,恨不得立刻杀之后快。

    程子浦也道:“是啊,我们就该早点回去告知,叫父辈们配合你木府,将所有的罪责都推诿到程小炎那厮头上,让他爷爷程源壑不得不引咎辞职。”

    木恺嘿嘿一笑,阴狠的眼睛里,放出奇异的光。那似乎早就算计好了,胜券在握一般。

    “两位兄弟有所不知,昨天程小炎在我木府宝器库捣乱,让木府所有高层动容,连夜召开了族老会议……”木恺牙齿咬得蹦蹦作响。

    在族老会议上,他被狠狠批斗,犯了如此大错,日后族长之位,定不属于他。

    “你们也知道,程小炎那杂碎口出污言,诋毁我木府宝器是垃圾,这件事族老们大怒,有暴躁些的,要冲进程府宰杀此獠!”

    木恺恶狠狠叫道。

    程晓龙平静地坐着,木府宝器是否是垃圾,他并不关心,但他也没打断,他很清楚,木恺说这些,只是为了引出后面的话。

    “就在昨夜,诸多族老已经商榷好,并做好准备,打算对程府发兵。然而,忌惮城主府跟云山城的舆论,不曾找到合适的缘由……”

    啪!

    正在这时,包厢的门啪啦一声,被生生推开。

    程子宇跟程子浦听到关键处,被这道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怒道:“不是说了,没有大爷的吩咐,谁都不能进来吗?滚!”

    门外并无滚开的动静。

    “还不滚?”

    程子宇又怒喝了一声。

    程晓龙跟木恺,也都齐齐看过去。

    哪来的小厮,这般愚蠢,居然擅自打开包厢门?

    正要发火,看到包厢外的人影,都愣了。

    包厢外,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身材消瘦,穿着一袭朴素的衣服,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眸光很平静,静的如一汪深邃的湖水。

    第一眼的感觉,就是少年是个温煦和顺的人。

    “程小炎!”

    “程傻子!”

    “是你?”

    紧接着,三道讶异的声音响起。

    唯有程晓龙,静静看着程小炎。

    “你居然跟来了。”许久,程晓龙才开口,声音很清冷,“你很聪明,到了这里才现身,吃定我们在恒沙酒楼不敢动手是吧。”

    “你很聪明。”程小炎笑道,“不过,有一点没猜对。”

    程晓龙眉头一拧,有些猜不透程小炎所言。

    “程傻……程小炎,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滚……走开。”

    程子浦站出来,本来想喊“程傻子”的,可一看到程小炎,想起在骨魔山脉外围,都抽了好几个耳光,不禁心里发憷,威胁的话也变得不伦不类。

    程子宇也红着眼叫道:“程小炎,你害得我兄长成了一个傻子,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害你兄长?”

    程小炎笑道:“你说的是程子风那个蠢货吧,为了木府的垃圾宝器,像条狗一样寻我的麻烦,我害他?你未免太过高看他!”

    “你……”程子宇快要疯了,感觉自己就像是以前的程小炎,毫无尊严,被人指着鼻子喝骂,也不能不敢反抗,这种感觉极为憋屈。

    “你算什么东西,要不是族长护着你,早就不知道死在哪儿了。一个傻子,只会浪费我程府的资源,居然也敢放肆!”程晓龙神情极冷。

    他怎么也没想到,程小炎过来,居然开口就骂,毫不留情。

    “还没到你呢,急什么?”程小炎笑笑,“既然你这么着急过来找骂,那我就成全你。”

    他这话一出,弄得程晓龙他们都是一愣。

    程小炎过来,专门为了骂人?

    他是看穿在恒沙酒楼禁止私斗,故意来找存在感吧!

    “程小炎,够了,这是我跟晓龙兄三位的私人聚会,容不得你放肆。”木恺冷眼觑着程小炎,眼睛里面怒意喷薄,若非程小炎,他岂会族老喝骂?

    “哈,这还没说到你呢,也急着上蹿下跳?”

    程小炎转眼睨了木恺一眼,接着道:“既然你们这般无耻,说成私人聚会,别怪我揭穿。”

    指着程晓龙,程小炎冷笑道:“程晓龙,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跟你爹,为了登上族长宝座,不惜跟木府勾结,分裂宗族。”

    “所谓私人聚会,简直是笑话。”

    “不过是一群自以为是、愚蠢的家伙装腔作势的举动而已!”

    程小炎丝毫不留颜面:“就你们这样的蛀虫,为了自己的一点私欲,不惜分裂宗族,让外来者侵占宗族利益,谋夺宗族财富,真是该死!”

    轰……

    程小炎的话,好似一点火星,点燃本就怒火充斥的包厢。

    不论是程子浦,程子宇,木恺,亦或是程晓龙,他们都在忍耐,碍于这儿是城主府的产业,不许私斗,不曾出手教训程小炎。

    可方才那番言语,听在他们耳中,字字诛心,哪里还能忍耐?

    “找死!”

    程子浦跟程子宇齐齐怒喝,两人一左一右,同时向程小炎出手。

    呼啦啦……狂风在包厢中骤动,两人全力出手,有一股可怕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