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少女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4本章字数:2240字

    少女穿着一身天蓝色的长裙,二八年华,一双眸子波光似水,灵性荡漾。少女的脸蛋白里透红,嫩如凝脂,仿佛碰一下,就能挤出水来。

    在少女旁边,坐着一个老妪,外貌看起来约莫六十岁的年纪。

    还有一个老者,一头灰白的头发,恭敬站在一旁。

    “小姐,下面闹了起来,需要老朽下去阻止吗?”老者很恭敬地问道。

    “不急。”那少女盯着水晶中的景象,指着面对徐奎杀招的少年,“这个就是传言中程府的那个傻子?”

    老者点头:“就是他。以前程府对这个程小炎是傻子的消息保护的很严实,一丁点都没泄露出来,不知为何,这两天传的很开。”

    “我看他不傻啊。”少女眉头一拧,看向旁边的老妪,“星婆婆,你怎么看?”

    “这小子有点邪门。”

    老妪望着水晶中的少年:“能够瞬息之间,摧毁他人意志跟心神,这类宝术极为稀少,按理说在云山城不应该有。”

    “摧毁他人心神的宝术?”老者一怔。

    少女一笑,道:“那程小炎所施展的,当然是一种强大的宝术,只不过你没有发觉而已。不然你以为他是怎么一下子把另外两个家伙弄成木偶一般。”

    “摧毁心神,最次的也属于神变境中最顶尖的宝术。唯有修到神变境,才能够参悟,神变境之下的洞天境,也难以掌握。”

    星婆婆很疑惑,起着褶皱的脸上写满了惊讶:“这小子的修为境界这么低,居然掌握了此等厉害的武学,这很不合常理。”

    “神变境宝术!”

    老者愈发震惊。

    神变境,凝练神魂,那可是在洞天境之上的武道境界啊。放眼整个云山城,最强的,莫过于洞天境,连神变境的传闻都没有。

    而神变境宝术,属于神变境的武者所修,威能之强,无法揣测。

    陡然之间,听小姐跟兰婆婆的对话,得知下面那个叫程小炎的少年,所掌握的宝术,很有可能是神变境的宝术,他如何不震惊?

    “只怕这少年背后有无上强者。”兰婆婆又言,“唯有无上强者悉心教导,才能让一个淬体境的小子掌握神变境的宝术。”

    少女眸光明亮:“若真如此,那么这些年来,程小炎之所以被误传为傻子、武道废物,其实是因为他要跟随无上强者修炼无上宝术,没时间提升境界。”

    星婆婆道:“这么说来,这小子不仅不是武道废物,能被厉害的强者看重,想必也是位绝世天才。这些年的沉淀,是厚积薄发,今朝觉醒,将会有席卷之势,无人可挡。”

    一旁的老者听星婆婆跟小姐的话,整个人都不好了:“如果小姐的猜测是对的,那现在徐奎跟程小炎对上,只怕会给我城主府……”

    就算程小炎掌握神变境宝术,可目前的境界过低,老者并不在乎。

    然而,程小炎背后,真的有无上强者的话,跟程小炎作对,就是跟那位无上强者作对。依星婆婆的口吻,那极有可能是超越了神变境的强者啊!

    那种人物,挥手之间,只怕能让城主府覆灭。

    “别担心,徐奎他还代表不了我城主府的意志。”

    少女似乎看出老者的忧虑,眼眸中渐渐露出一抹冷静的光华。

    “城主府发展至今,派系杂乱,这些年来,徐奎他们那个派系蠢蠢欲动,想要谋夺我爹爹城主的位置。徐奎只是他们摆在台面上的一个棋子而已。”

    “看他今天的举动,只怕跟木府、程府之间,早有勾结。”

    “云山城的格局太小,我本也不想理会。可爹爹写信告诉我,而今内忧外乱,他对城主府付出了太多心血,不想看着它衰败,我才从宗门归来。”

    “正好,程小炎的崛起,或许对我们而言,是一个契机。若是利用的好,跟他合作,可以借此瓦解城主府外部的祸乱,还有内部的倾轧。”

    少女眸光闪烁,片刻时间,就理出一套思绪。

    看着少女,老者感概不已。

    他依然记得,四年前离开云山城的少女,何等的稚嫩,是个喜欢哭哭啼啼的孩子。

    而今不过在那等地方待了四年,就已磨练的如此成熟,短短时间,就通过徐奎,看穿了城主府内部的祸乱,看到了他这个恒沙酒楼管事都看不到的地方。

    看来,云山城的格局,是真的太小了。

    对于小姐来说,这样的舞台,远远不够。

    也只有那个地方,才是小姐真正的舞台。

    “徐戒,你下去,将程小炎请上来。注意,是请,态度要好!”过了一会儿,少女又开口,特别是“请”字,用的音很重。

    “老奴得令。”老者徐戒点头,迟疑了片刻,又道,“若徐奎阻拦呢?看下面的情况,徐奎处于暴怒的边缘,只怕不会让我轻易将程小炎请上来。”

    “徐奎若是阻扰,我允许你出手。族里有什么事情,我给你兜着。”

    虽说城主府多有倾轧,但明面上,大家都还是遵循着规矩,要是谁敢当众出手内斗,必然要受到城主府中的家法重重惩治。

    故而,少女直接开口,消除他的顾忌。

    徐戒微微一愣,没想到少女这般果断,好一会儿,才一面退出去,一面回道:“是。”

    待得徐戒退出,星婆婆问道:“佳妮,你真打算借助那小子之力。”

    “那也得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本事。要真的如我的猜测,能帮到爹爹,而他正好也陷入麻烦之中,这样的合作不是很好么!”

    少女转头看向老妪:“星婆婆,你说我这样处理正确么?”

    老妪笑了笑,慈爱不已:“小丫头,长大了,也知道动脑子了。在武府的这几年,没见你算计谁,老婆子我还以为丫头你太单纯呢。”

    “在武府有师傅的威慑,没有谁能欺负我,我可以只顾埋头修炼,什么都不理会。”

    少女轻叹一声:“可在云山城,爹爹的担子太重了,需要我来分担。而我的修为,不像师傅那般,足以震慑宵小,也只好用一点点的计谋了。”

    听到少女心里的话,看着少女脸上略显的疲惫,星婆婆不由得心疼。

    “佳妮,总会有一天,你会达到你师傅的高度。到那个时候,你的修为能震慑八荒,谁也不敢伤害算计你身边的人,那时你就不用这么累了。”星婆婆安慰道。

    “我会的!”

    少女灿烂一笑,眸中闪烁着坚毅的波光。

    接着,她的视线,又落到面前的水晶上。

    水晶里面,徐奎已然暴怒,全力一击,有缕缕的灵力四射,溅碎那间包厢里面的杯盘。而程小炎单薄的身影,在这道攻势下,摇摇欲坠,仿似要被撕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