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有狗在乱叫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4本章字数:2422字

    徐戒!

    听到徐奎口中喊出这两个字,耸动的人群立时静下来。

    不少人都转过头向通往这间包厢的道路上看去。

    在狭长的通道里,一个灰白头发的老者,缓缓行来。

    老者步伐不快,看起来像是风中残烛的老年人。

    他的眼睛同样苍老,没有一丝的神采,单从外表实在看不出是个厉害人物。

    然而见到此人,那些围观的众人,都屏住呼吸。

    他们不敢因外表的苍老,而轻视这位恒沙酒楼的管事。

    曾经,有年少轻狂之辈,携恶仆在恒沙酒楼闹事。因为闹事者身份地位很高,酒楼中的小厮不敢劝阻,最终徐戒出面劝阻。

    一番劝告后,轻狂之辈不仅不听,更是命令恶仆教训徐戒。

    那恶仆为蕴灵境后期修为,在云山城中赫赫有名。

    然而,最后却被徐戒一巴掌扇飞。

    那一战,确立徐戒在云山城之威!

    这位看起来苍老不堪的老者,有蕴灵境极致修为,传说已是半步洞天境。

    这是何等可怕的战力,就算云山城三大势力之一的程府,也仅有族长程源壑能稳胜。

    “这位就是恒沙酒楼的管事徐戒么?”

    “虽然这些年他已很少露面,可我记得很清楚,就是他,他就是那个一巴掌扇飞蕴灵境后期强者的恒沙酒楼的管事徐戒。”

    “听说他很严苛,任何胆敢在酒楼闹事的,他都会狠狠惩罚。”

    “这下程小炎惨了。”

    “啧啧,程小炎的举动,可不单单闹事这么简单。把城主府嫡系子弟徐奎踩在脚下,无异于践踏城主府的脸面,这是死罪!”

    “就算这程小炎为程府嫡系子弟,做出这等狂妄之举,也只有死路一条。”

    人群议论纷纷,给徐戒让出一条小路。

    面容苍老的徐戒,缓缓走进来,没有一丝神采的眸子,打量了包厢一会儿,目光最后落在程小炎身上。

    “徐戒,快救我!”程小炎脚下的徐奎叫道,光秃秃的头顶血痕斑斑,模样凄惨。

    徐戒盯着程小炎:“小友,我恒沙酒楼禁止闹事,你不会不知吧?”

    程小炎摊摊手:“我没有闹事啊。”

    “那这一切怎么解释?”徐戒指着满是狼藉的包厢。

    “别人主动寻麻烦,避之不及。”程小炎淡淡道,没有多加解释,也没必要解释。

    “废话那么多做甚么?徐戒,你快点救我。”徐奎大吼,被程小炎踩在脚下,颜面尽失,一刻也忍不了,恨不得徐戒立刻斩杀程小炎。

    “小友,先放了他吧。”徐戒指着徐奎道。

    周围登时有低语声:“要出手了,要出手了。你们且看着,徐奎在程小炎脚下,徐戒投鼠忌器,不敢出手。只消程小炎放了徐奎,便会遭受徐戒的杀招。”

    徐戒看着程小炎,也不解释。

    程小炎笑了笑,一把踢开徐奎。

    徐奎算什么,一个小丑罢了,他还没有低到需要拿这么一个廉价的货色作为筹码。

    凭借轮回印,程小炎也能感知出徐戒的修为,如传言所说,已是半步洞天境,到了这个级别,自己无论如何,是对付不了的。

    最重要的是,程小炎清楚,徐戒到来,绝不是诛杀自己。

    相信自己展露的手段,足以引起上面那人的注意。

    “徐戒,快出手杀了这杂种!”刚被程小炎踢开,顾不得满脸的血痕,徐奎就大声喊道,“敢用脚踩我,死,他必须死!”

    “程小炎要被杀死了。”众人也都心知肚明,对程小炎投去冷眼。

    然而,并未如众人猜测那般,徐戒静静站着,双目不停地打量着程小炎。

    “徐戒,你为何不动?”

    见徐戒并未出手,徐奎怒极,疯狂咆哮。

    “快出手杀了这杂种,他在恒沙酒楼闹事,又脚踩我城主府的尊严,犯了十恶不赦之罪,需得用他的血来洗刷我城主府的耻辱!”

    “杀,给我杀……”

    嗜杀的吼声,在包厢中奔腾。

    徐戒还没开口,程小炎却是淡淡说了一声:“这儿太吵了,有只狗在乱叫,叫的人心烦意乱,真想过去一脚踩死。”

    呃?

    众人有些傻眼。

    程小炎这是要炸啊,此时此刻,恒沙酒楼的管事出现,他居然还敢狂妄,肆意辱骂城主府的嫡系子弟为狗。

    作死!

    看来死到临头,什么都不怕了。有人这样认为。

    他们迫切地想要看到徐戒出手,击毙程小炎。

    徐奎更是怒火沸腾,身体也因疯狂而颤动:“程小炎,你找死!你竟敢骂我,我要杀了你,不,不仅杀了你,还要杀了所有跟你有关的人!”

    “看来你很有自知之明,知道我口中乱叫的狗指的是你。”程小炎冷笑一声,勾了勾手指,“要杀我,来啊。”

    “你……”徐奎震怒,可又不敢上前。

    先前他已吃了大亏,现在的状况根本不是程小炎的对手,冒然冲上去,只会落得比之前还惨的下场。

    “徐戒,你也是城主府的人,看到我在酒楼受辱,你就这般无动于衷,小心我将此事上告族里,请族里的长老剥夺你身份!”

    徐奎对着徐戒大吼,逼迫他出手。

    “老朽也觉得这儿很吵,要不小友随老朽到一个安静之处,我们坐下来喝茶聊天。”徐戒苍老枯朽的脸上浮现出一缕不耐。

    “甚好。”程小炎笑着答应徐戒的邀请。

    “你们看住这里,我下来之前,里面的人都不许离开。”徐戒吩咐一声,立时有数个小厮进来,守住包厢中的程晓龙几人。

    “小友随我来。”

    接着徐戒分开人群,在前领路,带着程小炎,走上酒楼上一层。

    场中顿时一静。

    众人懵了。

    他们理解不了,徐戒要程小炎放了徐奎,不是避免待会儿出手,投鼠忌器么?

    怎地程小炎傻傻地放了徐奎后,他却没有出手击杀,而是邀请程小炎去喝茶?

    而程小炎,居然跟上去了。

    这里面的故事,他们有些看不透。

    “哦,我懂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徐戒大人真是好计谋啊!”

    就在众人一片茫然之际,有一道激动的声音响起。

    不少人都看过去,见说话的是一个穿着城主府服饰的青年,有人记得,他是跟着徐奎来的,是徐奎的跟班。

    有人寻问,他看出了什么。

    这人说道:“啧啧,这你们就不懂了吧。”

    “那程小炎再怎么说,也是程府的嫡系,虽然他犯了重罪,可程府毕竟是云山城三大势力之一,若是当众将其击杀,这无疑不给程府颜面。”

    “大伙都知道,愈是上流社会,愈是注重颜面。”

    “而作为我城主府的高层,徐戒也是明白这一点。便故意邀请程小炎上去,然后私下里处决了他。如此一来,既维护了城主府的威严,又给了程府名声,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这人眼睛骨碌碌转动,闪烁着光芒,一副我看透了神情。

    听到这话,连暴怒的徐奎,神色都好看了些。

    “理应如此。”

    “嘿,我说徐戒怎么这么好的脾气,原来只是麻痹程小炎。”

    “叫他张狂,还不是要死。”

    “程小炎也是活该,我们早就劝过他,别伤害徐奎,这是打城主府的脸。他却不听,一意孤行,这种人死了好,免得害人害己。”

    当下不少人附和,一脸的释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