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出来吧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4本章字数:2027字

    身后的议论跟嘲笑,传入耳中,程小炎脸上却是挂着淡淡的笑意,看不出来有一丝一毫的担心。

    走在前面的徐戒,倒是有意无意地瞥过来一眼,当看到程小炎脸上那副淡然时,眉头深锁了一下,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到了。”

    在三楼一个包间门前,徐戒推门进去,移步一旁,示意程小炎进来。

    程小炎浑然无惧,面色如常走进去。

    房中奢华,精致典雅。

    鼻中,缭绕着淡淡的檀木香,走进去有斑斑点点的阳光从镂空的雕花窗桕中落在身上,祥和而又美好。

    印入眼帘的,是一方精致的雕花软床。

    在那里,隔着一袭帘帐。

    “请坐。”

    徐戒作于主位,满上两杯清茶,邀请程小炎入座。

    程小炎也不客气,坐于徐戒对面。

    “请。”

    徐戒端起茶杯。

    “请。”

    程小炎亦是端起茶杯,茶香袅袅,清新入鼻,饮了一口后,如甘泉清冽,又有浓香久久不散。

    “小友觉得这茶如何?”徐戒笑着问。

    “尚可。”程小炎回答。

    徐戒笑容微微一敛,旋即恢复正常。

    此茶,乃恒沙酒楼绝顶的茶叶配上好的甘泉所煮,极为珍贵,平时他自己都舍不得饮。

    若非小姐看重,他又岂会拿此茶给程小炎喝。

    不知小姐为何看重这个家伙?

    直至此刻,徐戒依然不懂,也看不出来,或许,真如小姐他们的猜测,程小炎是掌握了神变宝术。

    程小炎品着清茶,眸中带笑看着徐戒。

    在云山城里,这茶算是极品。

    但万载前,自己可是云海域千年难遇天才,为摩渊嫡传弟子,受无尽追捧,怎样的繁华富贵自己没见过?

    怎样的绝世香茗自己没品过?

    而云山城,不过为无尽云海域中不起眼的一小点,这里面的绝世珍品,放在云海域,又算得什么?

    “尚可”二字,已是自己说的委婉。

    徐戒那一闪而过的神情,程小炎看着眼里,知晓自己方才的回答,已让对方心中略微不满。

    他却毫不在意。

    他很清楚的知道,面前的老者,也并不是他的目标。

    “小友,你好像一点都不着急。”徐戒又道。

    “我急甚么?”程小炎反问。

    “小友你在恒沙酒楼闹事也就不说了,可你还在酒楼中伤城主府的人,这件事闹大,可不那么轻易能压下来。”

    徐戒神色一凛,面带严峻:“徐奎为城主府嫡系子弟,身份极高,此番他被你折辱,说的严重点,是整个城主府的威严都受到了挑衅。”

    “小友,你就算不为自己担心,至少也得想想你身后的家族吧。你就不怕你那番举动,已给程府带去倾塌的祸乱?”

    说完后,徐戒端着茶杯,慢悠悠的喝茶,眼角的余光却一直落在程小炎身上。

    他倒要看看,事关整个程府,程小炎还会不会无动于衷。

    “我有甚么好担心的。”

    程小炎的回答依旧简单,姿态无比轻松。

    原本打着看程小炎焦急举止的徐戒,听到这话后,手中的茶杯却是一抖,有几滴茶水溢出。

    他满面愕然:“程府的存亡,你一点都不关心?”

    “程府的存亡,我自然关心。”程小炎笑着说。

    “那你为何一点都不紧张?”徐戒问道。

    “程府到了存亡的时刻吗?”

    程小炎反问,眸中精光一闪,仿佛有万载厚重,就这样盯着徐戒。

    这灼灼的目光,竟让徐戒心中一慌,想要移开视线。杯中的茶水洒出,烫在手上都没感觉到。

    这些年来,他为城主心腹,掌管重要产业恒沙酒楼,见过何等多的贵人,可他都能应对好。

    然而,此刻少年的眸光,似刺入他心尖。

    他竟慌了!

    想要避开!

    “刚才……老朽不是说了,小友欺辱徐奎,得罪了城主府,会引发城主府强者的不满……”

    这一刻,徐戒说话,竟不在利索。

    这对于一个位高权重的城主亲信来说,绝对是极为罕有的!

    “会得罪吗?”

    程小炎依旧泰然自若。

    徐戒端着茶杯,忽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少年的姿态很悠闲,满不在乎一般,可是,在方才的交谈中,他真切地感受到,他所有的思绪,是被少年牵着走的。

    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徐戒觉得不对劲,作为城主的亲信,自己怎能被一个少年说乱?

    他收敛心神,端正神色,再次做出一副肃穆的神情,看着程小炎,凝重道:“小友,可能你还不清楚事态的严峻。城主府的威严……”

    “好了,茶也品够了,我时间不多,叫里面的人出来吧。”

    程小炎挥了挥手。

    然后,徐戒准备好大段的话,就都卡在喉咙里,整个人呆滞了。

    程小炎这是,懒得听下去?

    徐戒忽而意识到,威势凛凛的城主府,在少年眼中,或许并不算什么。

    “程公子有礼。”

    这时,一个双八年华的少女从帷幔中走出来,一双秋目水波荡漾,娥眉淡淡未曾装点,樱瓣浅唇不点而赤。

    少女微微欠身:“小女子徐佳妮,见过公子。”

    程小炎打量少女。

    少女亦是在打量他。

    “传闻城主有个神秘女儿在武府修炼,没想到我今天在云山城能见一面。”

    程小炎一笑,而后,又道:“城主倒是生了一个好女儿,不仅武道天赋异禀,谋略亦是不简单。”

    少女噗嗤一笑:“与其夸小女子,倒不如夸夸公子自己。”

    “哦?”程小炎眉角一挑,“这话如何说?”

    少女笑道:“都传程府有个不修武道的痴傻少主,今日一见,却是叫人汗颜。”

    “若公子不修武道,我云山城年轻一辈,还谁敢称修武道?”

    “至于说到痴傻,更是无稽之谈,如果说公子痴傻,小女子只能算得上愚笨了,世间也只怕再无聪明人。”

    程小炎脸上挂着笑,看来,自己在酒楼中重创程晓龙、木恺、徐奎等人,确实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程公子在想什么呢?”少女忽问。

    “在想小姐心里想的。”程小炎回答。

    少女一愣,看着程小炎,随后俏脸上绽放出嫣然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