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出事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4本章字数:3030字

    闻言,程小炎只是微微点头,道:“只要徐小姐遵守规则,在徐小姐需要帮助之时,我自然不会食言!”

    徐佳妮眸子中亮起一点寒星,她小小年纪,就是以蕴灵境的修为站在了云山城年少一辈的巅峰,自问见识不凡。

    若是常人遇到这么好的事情,能保持这么淡然就怪了,只是,她怎么看,眼前的少年都是没有什么波动,似乎自己答应都在意料之中。

    此人不凡!

    旁边众人,听闻小姐答应这样的要求,心中都是不忿。

    表面上看,这确实是一个不平等约定,站在程小炎这边,就等于是绑在了一条船上,云山城,谁都知道他与木府的恩怨。

    “小姐不会是看上这个傻子了吧!”

    “闭嘴,这话能乱说,小姐可是天之骄女!”

    下人中传来窃窃私语,纵然程小炎刚才一手茶艺技惊四座,但是他们这些人哪里懂得这其中的奥妙。

    “佳妮虽为女流,答应之事岂会有反悔之理!这是我自用城主府令牌,程公子还请收好!”

    一枚小巧而精致的令牌出现在徐佳妮手中,上有云纹暗路,入手温润,用材极为考究。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了,改日再会!”

    目的既已达成,程小炎也没有心思再多逗留,拿起令牌,迈步而出。

    “小友……”一直呆愣在旁边的徐戒这才反应过来,抹了一把老泪,追出了门。

    ……

    “他妈的,我非得将这个傻子鞭尸不成,你快上去看看,徐戒宰了他没有!”

    酒楼大厅中,徐奎正捂着一张猪头一样的脸骂骂咧咧。

    周围围着不少人,脸上带着愤怒,大门不远处,还有许多人围观。

    吱呀!

    “少爷,出来了!”小厮灵动,看着楼上门开,喊了一声。

    “哼,这臭小子!”徐奎条件反射一样站起来,正要看看程小炎被宰了没有。

    “呸,好臭好臭,谁家的狗放屁了,这狗难道还没有走!”使劲在眼前扇了扇,程小炎这才走下楼梯,还捂住了嘴巴。

    一言既出,鸦雀无声,大厅中所有人都看鬼一样看着完好无损的程小炎。

    恒沙酒楼,闹事者非死即残,难道这条规矩变了?

    徐戒的身份也不至于怕了这小子啊!

    “这混蛋,徐戒怎么没有杀了他!”

    连续两次都被骂做是狗,徐奎这张脸算是丢尽了,他想要扑上去,但是想起先前被程小炎踩在脚下,这才强行的压制住了冲动。

    “徐戒,你怎么回事,我这个嫡系子弟的话你都不听了,给我杀了他!”

    无处发泄,他转身冲着正在往下走的徐戒咆哮起来。

    谁知徐戒急急忙忙,目光都在程小炎身上,神色中似乎还带着一丝敬仰!完全没听到他说话。

    “聒噪!”程小炎视众人为无物,双手抱着后脑勺,懒懒散散冲着门口行去。

    哆!

    寒意扑面,迎面一枚飞镖直冲面门。

    程小炎随意闪开。

    当……飞镖钉在门框上。

    这时,看到恒沙酒楼门外,已经聚集了数十人,均都煞气满面。

    “哈哈哈!你今日要是能走出这里,我叫你一声爷爷!”

    看着躲开飞镖的程小炎,徐奎一声大笑,疯狂道:“动了小爷我,想这么轻易走出去?你只能横着出去!”

    程小炎屈指拔出插在门框上的飞镖,随手甩出,门外顿时传来一声惨叫,没想到这厮竟然这么短的时间内聚集了一帮人。

    “徐老,恒沙酒楼不能闹事,现在有人挡住我的路,你说这怎么办!”

    声音不紧不缓,就如同跟别人闲聊天一样。

    闻言,众人都是哂笑起来,这里是恒沙酒楼,是城主府的地盘,可不是程府的地方。

    徐戒脸上微微有些尴尬,转瞬变成了冰寒,对着徐奎冷声道:“少爷,把门外这些人都给我撤了,我是恒沙酒楼的负责人!你要敢在这里闹事,我照样惩罚你!”

    “你……你说什么!徐戒,你个老家伙,我看你是老糊涂了!”这一下惊得众人都是心中狂跳,徐奎差点吐出血来。

    这根本不是预想中的情况啊!

    “哼,还愣着干什么,门外众家弟子听着,都给我滚回去,再丢人现眼,不要怪老朽动手!”徐戒面色阴沉,带着无匹气势一声闷喝,大厅中狂风乍起。

    枕着双手,程小炎心情极好的伸了个懒腰,看都没看徐奎一眼,对着门外行去。

    在徐戒的威压之下,徐家众人再也不敢出手。

    徐奎还想冲上来拼命,却是被下人拉住。

    “小王八蛋,你给我等着,我迟早会杀了你!”徐奎狂怒。

    程小炎哂笑了一声,懒得理会。

    “小友,那千年寒泉……”徐戒追了上来,面上带着讨好之色。

    “千年寒泉性烈,火木激之,檀木孕之,沉香固之,你自己慢慢领悟吧!”随口答了一句,程小炎径直走下楼去。

    ……

    办完了这件事情,向着程府而去,程晓龙等人都被扔在了酒楼之中,这些事情,就留给徐戒操心去吧!

    刚迈步进入程府,程小炎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心中一凛,加快了脚步。

    转过假山,一个熟悉的人影进入了视线之中。

    “山长老!”

    程小炎加快步子,赶上来人,正是管理库房的程铁山。

    程铁山脸色非常难看,转过身看了一眼,欲言又止,旋即重重哼了一声,没有理会。

    这!

    程小炎有些疑惑,族中除了爷爷,山长老对自己也是非常的疼爱,今天这是怎么了?

    “山长老?”他疾步追上前去,拉住了山长老的袖口,郑重道,“出了什么事!”

    “哼,你还好意思问!你自幼痴傻,被同辈欺凌,有什么事情我向来都多宠你一分,族长也惯着你,由着你的性子来。”

    程铁山面带愠色,咬了咬牙,冷声道:“自从你不再痴傻,本想着你能争口气,为家族出头,你倒好,处处惹事,族长本就顶着很大的压力,现在因为三百颗蕴灵丹的事情,程铁峰联合了族老,逼迫族长退位!”

    竟有这种事情!

    程小炎面色一变,在他痴傻时,爷爷就疼爱有加,这份恩情,沉重如山。

    他实在不愿看到爷爷因为自己,被逼迫退位。

    他当即冲出去。

    “你去干什么?”这下倒是程铁山看出程小炎的不对劲,拉住了他。

    程小炎道:“去看看程铁峰到底弄什么鬼。”

    “你还去?这不正是给程铁峰发力的借口吗?”山长老气道。

    “山长老,你放心,爷爷是我的至亲,我不会牵连爷爷的。我已经不是傻子了,相信我!”程小炎望着山长老,诚挚无比道。

    “哎……”看着程小炎眼中的坚毅,山长老不再拦阻。

    ……

    “族长,三百颗蕴灵丹给了傻子,这件事情,今天你非得给大家一个交代不可!”说这话的正是程铁峰。

    “对,程府身为三大家族,要是这么搞下去,迟早要完蛋!”

    “一个傻子,竟然动用三百颗蕴灵丹,传出去,人人都以为我程家是傻子了!”

    “放肆,我程源壑决定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几个插嘴!”主位上,程源壑脸色一沉,咳嗽了一声,大手紧紧的握着。

    “今天,要么交出三百颗蕴灵丹,要么主动退让族长之位!”程铁峰狞笑道。

    “谁在那里放屁,这么臭,臭死人了!”

    程源壑正要出声,一道哈哈大笑声隔着大门传了进来。

    四座皆惊,这是何人,敢这么对长老说话!

    程小炎大步迈进,脸上怒气上涌,只见正中爷爷脸上带着惊讶,转而转为欣慰,心中不由一酸。

    “混账,敢这么对长辈说话!”当着众人的面被骂娘,程铁峰脸色如同猪肝,说不出的别扭。

    “说你怎么样,吃里扒外的东西!”

    程小炎眸子中闪动着寒光,而后面向程源壑:“爷爷,你……”

    “爷爷没事,过来这边坐!”程源壑露出笑容,心中却很是欣慰,这个小子表面张狂,性子里却是透着坚韧与不屈。

    “程铁峰,你太放肆了,我劝你一句,家族之事可不要闹得太大,内讧,这是灭族之事!”后面跟进来的程铁山哼了一声,脸色扫过众人,坐在了程源壑身旁。

    “灭族!要灭族的不是我,恐怕是族长大人吧,诸位,看见了吧,三百颗蕴灵丹,就给了这个连礼节都不懂的傻子!”程铁峰一指点到了程小炎头上。

    “对啊,族长,这事,就是在座的我们也是不服气,族内弟子应该一视同仁才对!”大厅中众人开始附和。

    “要真是天纵奇才,我们也愿意尽力培养,都是为了我程府争光,只不过程小炎自幼痴傻,武道修为太过浅薄……”

    “你们……咳咳……”程源壑又是咳嗽一声,显然气的不轻。

    “爷爷!”程小炎心中一痛,急忙扶住了爷爷,一股异样的森寒附上脸庞,声音突然变得非常的平淡,甚至连怒气也是消失了,道:“爷爷,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吧,事情是我引起的,孙子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傻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