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谁没资格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4本章字数:3415字

    望着程小炎,程源壑心中没来由一松,生出莫名的淡定!

    “诸位,你们都是程府的栋梁,切勿被小人左右,出卖了宗族还不自知!”

    不容众人反驳,他站起身来,遥遥伸出一指,正对程铁峰:“老东西,我问你,程府之中,谁为最强者?”

    “你……”一口一个老东西,程铁峰恨不得当即斩杀此子,怎奈当着程源壑,他知道自己绝无机会,当下怒道,“自然是族长!”

    “老东西,再问你,程府之中,谁天赋最高?”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一笑,难怪说这家伙是个傻子,天赋最强之人,当然是程晓龙,淬体巅峰,放眼云山城,也是没有几人。

    程铁峰心中一松,心道这傻子看来脑子还没有完全好。

    “自然是我儿晓龙,就算是蕴灵丹,也当给晓龙才对,他天赋异禀,你个傻子有什么资格!”

    “放屁!”

    程小炎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懒得听下去,口吻完全就是长辈在训斥晚辈一般。

    这让程铁峰气炸了肺,却是没法说出来。

    大厅中不少人都是知道程小炎跟这几人的矛盾,大多数人处于观望的态度,毕竟,程源壑可是洞天境的强者,谁也不敢轻易得罪。

    “什么天赋异禀,在我眼中,就是一个废材!这样的货色淬体丹用了都是浪费!”

    “好大的口气,小子,你可敢于晓龙对上三招!”

    这一下子正好中了程铁峰的下怀,这个时候,想必程晓龙他们已经打通了木府与城主府的关节,正在回来的路上。

    “好啊,就让你的天才儿子来与我比上一个回合,若是败了,就乖乖滚出议会大厅!”程小炎气势陡然一变,凶悍之气四射。

    大厅众人都是一凛,此子小小年纪,这股胆魄却是让人侧目。

    不过胆魄归胆魄,可不能当实力用,程晓龙素来倨傲,但人家有实力,程府当中上上下下,都承认他是第一。

    “爹!救命啊!”

    恰在此时,门外传来一声气急败坏的声音,正是程晓龙。

    在他的手臂下,是不省人事的程子浦和程子宇。

    “龙儿,这是怎么回事?”程铁峰大惊失色。

    “是……”程晓龙想起了什么猛然回身,目光对上了程小炎,脸上露出恐惧。

    “来的好不如来得巧,天才程晓龙,你可敢与我过上三招!”程小炎眸子一眯,透出危险的光芒。

    “龙儿,废了他!”程铁峰附耳过去,悄声对程晓龙说。

    “不要!”程晓龙如遭雷击,条件反射般叫道,他绝对不愿意再遭遇那魔神狂舞的幻象。

    “哼,什么天才,连较量的勇气都没有,我程府什么时候除了这种垃圾货色!”程小炎道。

    “这,龙儿……”程铁峰还要说什么,看到程晓龙惧怕的目光,还有身旁昏迷不醒的程子浦两人,心中暗道一声不好,难道计划泄露了!

    当着众人的面,他可不敢直接问,这勾结外族干涉族内之事的责任,他可背不起。

    “狂妄小子,龙儿今天不舒服,不方便比试,既然你有这份勇气,可敢接我三招!”程铁峰不要脸道。

    程晓龙哪里还敢逗留,趁着不注意,带着程子浦两人离开了大厅。

    众人都是一愣,这程晓龙素来倨傲,不过看着架势,竟然是不敢和程小炎比试,真是奇了怪了!

    “程铁峰,你这忒不要脸了吧,蕴灵境后期竟然想跟一个小辈比试,传出去不怕人笑话!”程铁山一步踏出,右手平举:“不如我陪你过两招!”

    “这……确实有点不合适啊!”

    “毕竟是后辈,怎么能跨境界比试!”众人私语。

    “小子,你可敢!”程铁峰老脸一横,径直冲着程小炎吼道。

    “有何不敢!一声朗笑,程小炎已在大厅当中。

    “好小子!”众人耸然动容,没想到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还真敢答应。

    不过并没有人看好,跨境界,就是一招,也是千难,更不用说三招。

    “看招!”程铁峰脸上涌上狂喜,生怕程小炎反悔,当下就是发难。

    巍巍一只大手,凭空而来,想要拘禁程小炎。

    蕴灵境后期的实力,始一展现,一阵猛烈的空间风暴就地生成,离得近的两张木桌瞬间化成了碎片。

    程小炎双手握拳,成交叉之势,蕴灵境后期,他需要全力以赴才行!

    大手颤动,凭空而来,程铁峰要以实力差距强行拘禁!

    眼角狂跳,程小炎猛然出拳,体内灵力疯狂运转,他双拳猛出,竟然选择了硬碰硬!

    “小炎!”程源壑一声惊呼。

    众人都是露出不可置信,硬碰硬,这小子脑子有坑,还是个大坑!

    嘭!

    双拳对上大手,程小炎只觉一股大力透过双臂,全身都是陷入麻木,他全力发动叠流六式,两式分别间断打出,这才卸掉不少力量。

    接住了!

    程铁峰脸色露出惊讶,这一拳打实了,不死也残,这小子果然有些诡异!

    不过,接下来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再看招!”程铁峰双手如铁,分左右夹击,分拍程小炎前胸后背,誓要将其废掉。

    程小炎眼中凶光暴涨,这老东西竟然想要废掉自己,再也不能顾得其他,拼全力发动轮回印,双眸中山河崩塌,日月沦陷,神魔交战,末世再现!

    程铁峰蕴灵境实力,成竹在胸,不料一眼看去,只觉头皮发麻,手中速度不免慢了几分。

    分神之下,程小炎早已经左右两拳击在了他双臂之上,全身急退。

    “好!好!好!”这一手,让程源壑都是叫好。

    虽说程小炎一直在躲避,但是这有心算无意,就是交战老手,也是没有这等机心。

    “再来!”程铁峰目中露出凶光,双手一抖,宛如蛇蟒,双手舞动,空气都是为之凝结。

    “绞杀之手!”众人纷纷变色,这是杀招!

    与小辈过招,竟然动用了宝术!

    “老狗!”程小炎双目赤红,陷入了狂暴,双手疯狂催动灵气。

    然而,心中蓦然传来一声轻响,大厅中的灵气如同着了魔一样,以肉眼可见的素材疯狂的涌向了他的身体。

    “这是,要突破了!”程铁山一声轻呼,挡在了程小炎面前。

    突破最忌讳打扰!

    然而在大战中突破,还真是没听说过,这小子!

    程小炎也察觉到了,当下盘腿入定,双手结出繁复的印结,引导灵气疯狂的进入自己的身体。

    “小子,使诈!”程铁峰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当下就是要发难。

    轰!平地起惊雷!

    一声轰响,程源壑全身气势爆发,洞天境的超强实力让大厅都是颤动,隆隆威压漫天盖下,众人动容。

    “谁敢动!”一声怒喝,程铁峰也是不敢出手!

    他再大的胆子,也不敢与程源壑直接交手!

    “铁山,护法!”

    一声令下,程源壑转向众人,道:“淬体境就能吸收灵力为之所用,看清楚谁才是程府真正的后起之辈,如今,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所有人都是哑口无言,的确,程小炎现在正是在吸收天地灵力突破,就活生生在他们眼前。

    非蕴灵境却能感悟天地灵力,这样的人,称之为奇才也不为过!

    啪!

    入定中的程小炎摸出一颗蕴灵丹,咯蹦一声吃豆子般将丹药吞了下去,似乎是觉得不够,又是咯蹦吞了五颗这才罢休!

    “见鬼了!”有人发出唏嘘声。

    见过升级的,没见过这种升级的,这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就是蕴灵境的强者,也不敢这么吃丹药,众人一时间都看呆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程小炎全身的气势开始节节拔高,初涨如大海浪潮,继而如微波荡漾。

    某一刻,他遽然睁眼,一道精光闪掠而过,全身灵力倏忽外放,复又回转全身。

    淬腑境!

    爆炸般的力量充满全身,程小炎徐徐站起,身形瞬间化为一道闪电,冲向程铁峰。

    嘭!

    变故发生的太过突然,谁也没有料到这小子这么猛,竟然敢主动出击,以弱击强!

    两人的身影快速撞在一起,又快速分开,程小炎倒退五步方才稳住身形。

    而程铁峰,竟然倒退了三步!

    四千斤!

    众人眼中看的分明,程小炎刚刚淬腑境打出的力量竟然到了四千斤。

    以区区淬腑境强行击打蕴灵境强者,还只是略吃小亏!

    这简直就是个妖孽,此子日后估计不可限量啊!

    “老东西,三招已过,我问你,谁才是程府年轻一辈天赋最强之人!”程小炎长发飞扬,横眉冷指。

    “你!”程铁峰一口气差点攻心,当着众人面,说不出一个字来。

    “哼,众位,大家有目共睹,你们说,我这三百颗蕴灵丹给错了吗,如果没有这蕴灵丹,恐怕我程府就少了一个强者!”

    程源壑满面红光,好久没有这么畅快了,目光扫过场中众人。

    所有人都是不言语了,他们气势汹汹来逼退族长。

    但是人家孙子争气,淬腑境,放眼云山城,程小炎也称得上绝对的天才之人。

    “其实,我等也是为了家族着想,毕竟,我们也不知道小炎有这么高的天赋!”有人动摇了。

    “是啊,培养强者还不是为了给程家争光,我们也是一片好心!”

    “族长可不要怪我们啊,今天这一趟,大家都有了主心骨,我程家有了天才之人,我们也是很高兴!”

    众人瞬间一面倒!

    可笑!这些墙头草!

    程小炎心中哂笑,这些老不死的,只为了自己的利益,就跟着程铁峰挤兑族人,现在又是露出市侩嘴脸。

    他心中甚至对程铁峰生出一丝可怜来,不过,也仅仅如此。

    “你们这些没骨气的东西!”

    见到众人倒向程源壑,程铁峰好不容易提起来的一口气又背了过去。

    “哈哈哈,好,很好,不过你再天纵奇才,但是你闯了大祸,让我程家陷入了危机,我看你今天怎么善了!”程铁峰忽然大笑起来。

    报!

    门外忽然一声报,一个小厮进来对着程铁峰耳语几句。

    “好热闹啊!看来今天真是来对了!哈哈!”

    张狂,极端的张狂,尖尖的笑声远远传来。

    “何人?”山长老沉声一喝,目光中透出谨慎。

    未报先到,来者不善!

    “讨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