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傲骨不在,程府何存?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4本章字数:3245字

    尖笑声不止,极为放肆。

    程府上上下下掌权之人聚集在此,这人如此放肆,一时之间,大殿内程府众人的脸色,都不免难看。

    “程老爷子,木府后辈木天兴,未请自来,有礼了!”

    人随声至,端的一个彪形大汉,膂力战战,膀大腰圆,一双圆目随意在众人脸上一扫,对着程源壑随意拱了拱,但是神色中却没有任何恭敬的意思。

    他的身后,还跟着大大小小一帮木府的人,有两人不怒自威,散发着强者的气息。

    “有失远迎,来人,看座!”

    程源壑一捋胡须,四平八稳道一句客气,以他的年纪和经历,什么事情没有见过。

    然而程家众人的脸色却没有那么好看了。

    这木天兴乃是木府的实力人物,名声在外,向来不是个好易与的角色,一身修为更是到了洞天境,不可小觑。

    登门必有祸乱!

    “老爷子客气,大家都进来,不要挡着人家的大门!”木天兴摸一把硕大的脑袋,将木府众人都是招呼进了大厅。

    宽敞的大厅中顿时挤满了人。

    程府众人脸色愈发难看,木府的人挤进来,这是当他们自家不成。

    不少人将目光投向了程源壑。

    此刻,毫无疑问,族长成了程府众人的主心骨。

    “你我两家素来交往不多,今日前来,有何贵干?”程源壑就当没看见,宵小之辈如过江之鲫,这种场面,他见得绝不是一次两次了。

    “哎呦,程老爷子,这话说得,不是小辈我有什么贵干,而是想问一声贵孙子扰我木府生意是什么意思!”木天兴语气转硬,道,“我木天兴虽然是一个粗人,但也懂的恩怨道义,我木府素来以宝器生意立足,如今这木府这块牌子可是受到了玷污。”

    “哦?这事与小炎何干?”程源壑不动声色,就似老友对饮聊天一般。

    “哼,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在我木家宝器库,公然颠倒黑白,辱我宝器为垃圾,程老爷子,你说相不相干!”木天兴冷笑一声,双目如电。

    此话一出,程府众人心头都是一紧,心道还有这样的事情。

    这木天兴本就是木家的一个现世宝,为人极为霸道,偏偏修为极强,平时容不得别人说他木家半点不是。

    若真是当着众人拆了木家的台,那可等于是踩了狗屎,抠也不是,不抠也不是!

    “哼哼,怎么样,族长大人,我早就说,你这孙子不傻还不如傻了好,这才脑子灵光了几天,就出去给族里惹了这么大的事情。可不要牵扯了在座的大家伙儿!”

    一脸阴沉的程铁峰终于逮到了机会,脸上带着嘲讽道。

    随后他又摆出长辈的架子:“程小炎,你自己做的好事,还不出来认错?”

    谁知程小炎端坐不动,神色悠闲,还在慢悠悠的感受着突破之后的力量感。

    “放肆,目无尊长!”眼见程小炎不理,程铁峰愈发暴怒,“快给木府赔礼!”

    程府众老都是捏了口气,这小子惹谁不好,偏惹了这尊瘟神,不少老家伙脸上露出焦急。

    就连程铁山也面带焦急:“小炎,这是怎么一回事?”

    “没什么,木府的一些宝器都是垃圾,我指出事实罢了。木府的那几个,是过来向我道谢的吗?不用了,这点小事,无需大张旗鼓。”

    沉浸在自己想法中的程小炎似乎是被打扰一般,摆了摆手,淡然道。

    这……

    所有人都呆了,这货竟然以为是别人给他赔礼来了不成!

    “哈哈哈,小子,够胆,敢这么对我说话!”木天兴不怒反笑,大手一拍,一双圆眼中露出三分凶光。

    “程老爷子,贵孙子三番两次辱我木府,别怪我木天兴手段辣,此子不教训,恐怕将来是个大祸害!”

    嘭!

    猛然间,大厅正中一声空气爆响,只见在程源壑周身,肉眼难辨的空气能量疯狂的窜动,竟然引动音爆之声。

    “好大的口气,我程源壑执掌程府三十余年,还从来没有人敢在我面前教训程家的人。”程源壑冷喝道。

    木天兴不禁心中一惊,脸上却是没有表露出来,这老头年逾花甲,竟然还有这等气魄。

    “哼,那照老爷子这么说,我木府的脸面难道就应该被人踩在脚下不成,今日之事,交出程小炎,赔偿我宝器库损失,便罢了,否则!”木天兴长身而起,目光狠狠扫过众人,狰狞道,“程府也没有在云山城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轰的一声,大厅中炸开了,这是有备而来!

    木天兴带着强者而来,野心之大,竟然想抹去程府的存在。

    “天兴兄,稍安勿躁,今天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程铁峰表面上怒气正盛,心里却开出了花,他等待的就是这么一天。

    他的眼中,族长的位子已经在向他招手,程府,从今天之后,就是他程铁峰的天下,云山城的三号人物!

    “交代什么!程铁峰,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你这长老我看是不想当了!”程源壑一声冷喝,这竖子竟然帮着外人来欺负自家人。

    闻言,程铁峰抬起头,脸上不仅没有丝毫的羞愧,反而透着嘲讽:“族长,你处处袒护这个孽障,如今闯下大祸,祸及宗族,我看你才应该让出族长的位置来!”

    “诸位长老,这祸是程小炎闯出来的,于情于理,都不应该留下这个祸害,为了这样一个孽障与木府为敌,这其中份量,各位掂量掂量!”

    程铁峰又面向程府的其他长老。

    众人色变,皆是面面相觑,程小炎天赋了得,如此年纪便是崭露头角,若是能够韬光养晦,迟早化云成龙!

    只是,眼前开罪木府,事关程府生死存亡,更是触动了他们的利益,这却并不值得!

    “族长,我程府向来赏罚分明,道义为先,小炎闯下这祸端,理应自行承担!”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了。

    “此话不差,想当年族长大人因为闯祸也曾被老祖赶出家门!”

    “就是,小炎年纪不小,懂点是非曲直也是好的,想必木府也不会太过责罚小炎!”

    “程小炎,你还不自己站出来!”

    眼见众人都是附和,程铁峰心中简直要大笑起来,当下就是一声喝,对着程小炎擒拿而去。

    “安敢造次!”

    烈风炸起,一道碎裂茶杯破空而出,直取程铁峰手腕,程源壑终于脸上出现了怒意。

    “程老爷子,看来今天这事是不能善了了,素闻程老爷子修为了得,我来领教一二!”

    木天兴狂笑一声,双手卷动袍袖,右手成爪,对着空中虚抓三下,那右手化作蒲扇大小,丝丝灵气雷电般环绕。

    下一瞬间,灵力喷吐,掌中能量涌动,猛然化作黑色长龙,跨过十米长庭,直取程源壑前胸。

    空间风暴!

    洞天境专属宝术,化气成形,以狂暴的能量直接厮杀,极端的狂暴!

    异变突起,众人都是纷纷离席,匆忙闪躲,刚刚闪躲开,大厅中桌椅尽数化为齑粉,洞天境交手,十米之内,万物成灰!

    “放肆!”

    一声闷喝,程源壑左手背负,徐徐站立,全身袍袖无风自动,右手平举,二指如禅,不看不避,竟以二指对上了黑色长龙!

    众人看得心惊肉跳,高手间每一招,都是包含万千杀机,程源壑单单以二指应战,不可谓不胆大。

    程小炎脸上却带着悠闲,爷爷这二指伸出,他已经知道胜负!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两者将要交接之时,程源壑二指一曲一弹,正中黑色长龙龙头。

    吼!

    黑色长龙一声痛苦的嘶鸣,龙身诡异的断裂,在几次挣扎之后,炸成了碎片。

    二指,竟然轻松击败木天兴,这一手让程府众人都是心中震撼!

    “哼!”木天兴踉跄急退三步,一声闷哼,这才稳住了身子,脸上露出狰狞来:“程老爷子好手段,不过程府除了你,可还有第二人到了洞天境?程老爷子可对付得了两名洞天境的围攻!”

    程源壑背负的左手猛然一握,对方这是要赶尽杀绝了,此时木家洞天境的强者,也有两名,不过纵然如此,也不能交出自己的孙子来。

    “族长,还不交出程小炎,程家危矣!”程铁峰大吼道。

    “这……对啊,族长,你难道要置程家众人于不顾么!”

    “族长!”

    大厅中,一时间乱做了一团。

    谁也没有注意到暗处木天兴与程铁峰互换了一个眼色。

    “哈哈哈,可笑可笑!”吵闹中突然插进来一声大笑。

    众人不解,转过头,发现大笑的却是没事人一样的程小炎。

    “你有什么脸笑!”程铁峰喝道。

    “我为什么不笑,简直笑死人了,自程家老祖创业以来,程家在多少的危难中度过,凭的是铁骨铮铮,一身傲骨!”

    “可是今天偌大的程府,人人卑躬屈膝,是非不分,竟容外人分裂宗族,有些吃里扒外的老东西,为了一己利益谋逆犯上,妄图夺取族长之位!真是可笑,简直是太可笑了!”

    程小炎一脚踢开面前的桌子,目光扫过众人,朗声道:“你们枉为长辈,如今帮着外人对付自己族人,何以面对程家子孙,如何做的男儿榜样!”

    这……

    被后辈这么教训,程家众人一时间都是脸上无光,想要反驳,但是程小炎话语,句句戳在他们的心窝子上。

    不少人面色中露出羞愧,低下了头。

    “木家想将我程家鲸吞蚕食,今天程家内讧,明日就会有灭族之机。”

    “立族立家,靠的是宗门血亲,不是外人!”

    “傲骨不在,程府何存?”

    众人只觉如闷雷轰顶,振聋发聩,几个不服气的老骨头,老脸上也是有些挂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