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一把年纪活到了狗身上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4本章字数:3110字

    唯独程源壑脸上绽放出异彩,看着程小炎的身影露出会心的微笑!

    有此子,家族可兴!

    啪!

    啪啪!

    木天兴圆目中露出一丝欣赏,拍手道:“哈哈,真是小看你小子了,难怪木恺都是对付不了你!传闻你痴傻不谙人事,今日看来,脑子还不是一般的灵光!”

    程小炎这一番话,愈加让木天兴下定了必杀的决心。

    小小年纪,这般见识!如若不能为己所用,这样的敌人,万万留不得!

    “但是你得罪的是我木府,挡住了我木府的生意!”木天兴话语猛地一转。

    “是么,在我看来,我不仅没有挡住你的财路,反而是给你们木府指出了一条明路!”程小炎有些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众人无语!

    这小子年纪轻轻,就敢说这样的大话!

    “你破坏我木家宝器库的生意,难道是帮了我们不成!”木天兴怒道。

    “在我眼中,你们木府生产的玩意就是垃圾,极品材料被拙劣的手艺糟蹋了!虚心学习才能成长,我的丫鬟能以破铁剑击断你嘴里所谓的宝器!这不是垃圾是什么!”

    “你!”当中被侮辱,木天兴再好的性子也是发飙了!

    然而程小炎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真切切,纵然他心中再不服,也是没法狡辩!

    “竖子巧嘴,我木府好坏轮不到你来评价,等我带你回族中,另行处置!”

    木天兴一挥手,早就等候着的木家众人齐齐站了出来。

    木家之人一动,程家众人也是动了,一时间大厅中剑拔弩张,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哈哈,我看你程府今天又什么能耐留得住这小子!”木天兴嚣张大笑,身后两人早就盯上了程源壑。

    两名洞天境的强者,程源壑再强,也不好留下,何况,木天兴并不是木府的最强者。

    两家族今天翻脸,再无转圜之地,程府必败!

    “铁山,看住大门,今天谁敢动我孙子一根指头,我让他血溅五步,横尸当堂!”程源壑一记怒喝,如当空炸开一道天雷。

    “慢!”

    程小炎突然一步踏出,神色如常,一双寒星般的眸子盯住了木天兴,道:“木天兴,你今日当真不愿意罢手!”

    “辱我木家,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木天兴傲然负手而立。

    “好!我看你今日凭什么带走我!”程小炎一甩袍袖,心道你个老狗,既然如此,那也休怪小爷我不客气。

    “木城!把人给我带走!”

    一名神色阴翳的年轻人欺步而上,浑身凌厉散发,赫然是淬腑境,双手径直对着程小炎抓来。

    “滚!”一声怒吼,程小炎右手一巴掌甩出,足足四千斤力量打出,这一手疾若奔雷,哪里还能阻挡。

    木城想要阻挡已经来不及,只听啪的一声,右脸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立马就是肿了起来。

    “竖子放肆!”

    眼见木家的人被人甩了耳朵,这传出去还不丢尽了木府的脸,木天兴当下就是大怒,欲要上前拿人。

    “慢着,不牢天兴兄动手,我自拿这孽障!”

    程铁峰见状,已经抢先一步冲向了程小炎,只要他拿住了程小炎,木天兴就会帮助自己夺取族长之位,这正是他表现诚意的好机会。

    众人都是没想到程铁峰居然会动手,等到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冲到了程小炎身边。

    “一把年纪,都活到了狗身上!”

    程小炎一声怒骂,手中金光一闪,一道小巧的东西划破空气,重重打在了程铁峰的脸上。

    “你……”猝不及防之下,程铁峰竟然被打中,更加暴怒,当下就是要施展杀手。

    “这是……这是城主令!”早有人看见了程小炎扔出去的东西,脸色剧变,大喊道:“程铁峰,住手!”

    守候在一旁的程铁山也看见了城主令,脸色猛然涨红,透出欣喜来,双拳如山,狠狠轰出,将程铁峰砸的爆退。

    另一边,木天兴也看清了地上为何物,他张大着嘴巴,嚣张的气势尽数消散,似乎是不相信的看着眼前小巧的令牌。

    “这不是一般的城主令啊,云纹黑金,这样的令牌只怕是城主至亲之人才配拥有的!”有人惊奇道。

    “见令牌如见城主,这是生死盟友的象征!”

    “他怎么会有这令牌……难道……”

    众人听到这里,都是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这小子凭什么攀得上城主的交情。

    云山城,城主府实力远远超出其他势力,城主徐战更是神变境的强者,一身修为神鬼莫测,谁敢与他作对,还不如直接去自杀来的简单。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肯定是你偷来的!”

    木天兴只感觉冷水浇了一头,城主府的势力,极难拉拢,更不用说是城主本人了。

    然而,这枚令牌就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眼前,这怎么能让他相信,难道就凭眼前这个蕴灵境都没有的黄毛小子!

    不过,他这话一出口,就知道有失身份!

    城主府都是些什么人,先不说城主,就是他身边的护卫,寻常人也别想从他们的身上拿到一根毫毛。

    据说城主府和天武国皇室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小炎,这黑金令牌?”程源壑也是面色诧异,露出询问之色。

    程小炎投过去一个安心的眼神,此时并不是解释的最佳时机。

    见状,程源壑也就不再多问,这小子做事虽然不拘小节,但绝对大是大非面前,很有分寸。

    “哼,程小炎,你这令牌怕是来路不正吧,别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再给家族带来什么祸患!”从疼痛中缓过来的程铁峰脸像是吃了蜡一样难看,他心里并不相信程小炎。

    闻言,众人都是露出异色,显然他们也是不怎么信任程小炎。

    “怎么,木天兴,你今天不是一定要抓走我么,木家灭顶之灾,你敢担这份罪责?”懒得理会众人,指着木天兴,程小炎厉声道。

    这回轮到木天兴脸色难看了,目光再次狠狠的令牌上扫过,强行压住一口气。

    “给我滚出程家大门!”程小炎淡淡道。

    “你……”木天兴想要发作,但是他心中仍有顾忌,有着令牌在此,他并不敢妄下判断,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程小炎,道,“小子,你好,你很好,别落在我手里!”

    “程老爷子,后会有期!我们走!”木天兴一声大喝,带领木家众人扬长而去。

    “吃里扒外的东西,你也滚!”程小炎眼光斜着程铁峰,一指门外。

    “哼!”程铁峰眼见木天兴退走,心中还牵挂着程晓龙,今天算是大势已去,当下怒哼一声,甩袖而去。

    ……

    就在门外,木天兴一巴掌拍在门边石狮子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掌印。

    “查!给我去查清楚,那枚令牌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是这小子耍诈,我非把他扒皮抽筋不可!”

    …………

    程家大厅内,众人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今天这一场变故可谓是一波三折,差点把他们的老心肝吓出来。

    “都散了吧!”

    程源壑扫了一眼众人,脸上露出疲惫之色。

    这一帮墙头草,但是法不责众,难道程家到了他的手上,真的要没落了不成!

    众人这才退去,不少人还上前恭喜程小炎。

    随意的打发了这帮人,程小炎急忙给程源壑倒了一杯茶,心中泛起惭愧来。

    “爷爷,都是我的不是!要不是……”

    “小炎,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这其实不是你的错,木府对我程家觊觎已久,没有这件事情,也会找出其他的事情来干涉我程家!”程源壑打断了他的话语。

    一旁,程铁山脸色凝重,一把按住了程小炎的肩头,郑重道:“小炎,现在没有人,这令牌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小炎收起令牌,前后左右将恒沙酒楼之事都说了个大概,只是隐去了轮回印部分。

    “可是徐小姐怎么会看上你,即使你淬体境,也不至于和你结下这生死之盟?”程铁山自然听出了程小炎有所隐瞒。

    “这我就不知道了,兴许是看上我了!”无奈的摊了摊手,程小炎佯装道。

    “哼,臭小子!”程源壑笑骂一声,脸上疲惫之色也是缓和不少。

    不过程小炎既然不愿意说出来,他们也不好太过于勉强。

    “族长,纵然小炎手中有城主令牌,但是木天兴这么一闹,等于是与我程府公然决裂。程铁峰这个叛徒干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也是不能不防。我们需要谨慎行事才行啊!”程铁山严肃道。

    “山长老,坐等人家上门来闹事,不如我们主动出击!”程小炎道。

    “对,炎儿说得对,木府宝器库生意受损,必然不顾一切想要挽回,我们两家的恩怨,是该有一个了结了。”程源壑点头道。

    “木天兴回去之后想必会用尽一切办法攀上城主府的关系,我们也需要行动起来,半月之后就是狩猎大赛,三家齐聚,正是好机会!”程铁山道。

    “狩猎大赛么!也好!炎儿,你可不要轻易得罪哪位徐小姐,据说她与天武国武府有着莫大的干系,听说有一位武府的青年才俊极为爱慕徐小姐。”程源壑叮嘱道。

    “嗯!”

    三人商议已定,程小炎这才悠悠的转回自己的房间,自己已经晋入淬腑境,说不定对叠流六式的领悟会更上一层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