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嘴脸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4本章字数:3222字

    在众人还觉得意犹未尽的时候,狩猎大赛落下了帷幕!

    对于这次大赛盛况中,众人谈论最多的,不再是城主掌上明珠徐佳妮,而是一声怒吼吓退了三阶蝎狮的程小炎!

    谁也没有想到半年前那个程家的傻子一朝苏醒,成为了一个武道天才。

    这其中掺杂了不少风言风语。

    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对程家看顺眼,天才,容易让人崇拜,亦会引发无数的嫉妒。

    唯有当你成为真正盖世强者,横推无敌手,那些嫉妒的言语,才会烟消云散。

    并没有过多的留恋,程小炎辞别了徐佳妮,带着青青向程府而来。

    距离程府百米的路程,一股淡淡的衰败传来,连人声都是不多!

    果然,出事了!

    脚步加快了几分,刚进大门,就见到不少的族老向外面走去,也有不少人向着大厅行去,所过之处,凡是看见程小炎的,都是冷哼一声,眼中带着厌恶。

    “少爷,他们怎么这么看你?”青青刚刚还兴奋的神色没有了,带着些许的不安。

    “没事,我们先去看看,这帮老家伙!”程小炎嘴角轻哼一声,走进了大厅。

    程家大厅内,此刻围着不少人,叹气声此起彼伏,各个脸上都是非常的难看,看到走进大厅的程小炎,更是带上了一分怒气。

    “爷爷!”大厅的正中位置,程源壑靠在椅子上,旁边立着程铁山。

    只是程源壑脸上似乎是非常的疲惫,而且,虽然竭力的压制着,但是他的左手还是发出一丝细微的颤抖。

    一眼扫过大厅,除了程铁山,程铁谷也是不在,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飘到了鼻中。

    “小炎!”见到归来的程小炎,程源壑一下子似乎是更为的苍老,声音中都是带着颤抖。

    “爷爷,您老人家没事吧!”程小炎喉咙一酸,大厅中的一切都显示出这里曾经有一场恶斗,只不过桌椅都是被换新,这才看不出多少的痕迹。

    以程源壑洞天境后期的实力,放眼云山城,还没有几个人能言必胜!

    “爷爷没事,回来就好!”程源壑摆摆手道。

    程小炎刚要上前,眼角就是看见程铁山使了一个颜色。

    “小炎,你出来,我有话对你说!”程铁山对着门外使了一个眼色,显然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大厅中人多嘴杂。

    “你怎么直接来大厅了?你没看出来这帮老家伙对你的神色么,现在族里上上下下,皆是要求惩处你,或者将你交给木家!”

    刚出门外,程铁山一把拉住了他。

    “哼,木家找麻烦找到了爷爷的头上,他们一个个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当然希望将我交出来!”程小炎脸上带着淡漠。

    对这帮家伙来说,要么是拳头,要么是甜头,从来没有什么道理好讲的!

    “爷爷伤势重么?我看他似乎非常的疲惫!”程小炎顿了顿,又道。

    “我赶回来的时候,木家两名洞天境的高手正与族长酣战,你铁谷叔叔被打伤,此刻正在休养。我刚准备参加战局,却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衣人!”程铁山话锋一转,神色中透着寻味,道,“那人修为似乎也是到了洞天境巅峰,只是一身宝术颇为不凡,十招之内就是将木府两人打退!”

    “难道……是城主府的人?”程小炎联想到先前徐佳妮的话,这两人很可能就是城主府的帮手了。

    “不应该,城主府的高手我基本都知道一二,那人身上的气息我却极为陌生,就算是城主府的人,也断无可能来的如此迅速!”程铁山摇头。

    “小炎,先不是商量这件事情的时候,你此次回来,已经看到了众人对你的态度。木府这番挑衅,短期内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大动作,只是家族里这帮老东西,闹腾起来也是非常的麻烦!”

    程铁山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奈,偏偏这帮老东西还是程家的人。

    报!

    忽然,一个小厮飞快的从大门奔来,神情中似乎非常的惊慌。

    出事了!

    “族长,不好了!”小厮狂喘着气,“族长,大事不好了,木府那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许多的丹药,价格都是比我们低了一筹。我们的许多客人,都是跑到木家去了!”

    “什么!”

    大厅中本来就怒气冲冲的族老,这一下更是炸开了锅。

    从古至今,云山城三大家族,木府掌控这宝器生意,程府则以丹药生意立足,从不会相互干涉。

    而今,木府来这一手,这是直接撬动程府的根基啊!

    没有了丹药生意,程府会在半年之内迅速被拖垮。

    正好,程小炎与程铁山两人走进了大厅。

    “族长,这事木府对我程家动了必杀之心,我们得想办法啊!”

    “我看,不用想什么办法了,将程小炎交出去,这危机也就解了,他酿的祸端连累了整个程家!”

    “对,族长,我们可还有一大家老小要养活,这样下去,程家会亡族啊!”

    “你们……住嘴!”程源壑撑着桌子猛然站起来,怒目环视众人,“你们的血气呢,难道交出小炎,木家就能放过我们不成!”

    “程小炎!你是男子汉就自己滚到木家!”眼见程源壑如此偏袒,不少人都目光都是对准了程小炎。

    眼见这个原本痴傻的家伙,才好了几天,就是闹得家族鸡飞狗跳,纵然再好的天赋,也是留不得!

    “都给我闭嘴!”

    没有理会众人杀人一样的目光,程小炎径直走到座位上坐下,那里可是往日长老的位置。

    翘起二郎腿,细细的呷了一口茶,这才将目光转向众人:“我都懒得说你们,这么大的家族,出了事情都交给我爷爷顶着,你们一个个只知道往后缩,见到了利益,抢的比谁都快!要你们何用,木家一点小手段就受不了了?”

    “你……你这臭小子,目无尊长,闯下大祸还不知道忏悔,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族长们,我们吃的盐都比你小子走过的路长!”

    一帮须发皆白的老者被一个小子这么说,众人都是按捺不住怒意了。

    “是么,走过那么长的路,能抗衡木府么?”

    见到这帮老家伙如此冥顽不灵,程小炎也是懒得在给他们留什么面子,当即就是强行打断了他们的话。

    “放肆……程府还轮不到你来说话!”

    “你个孽障,早知道就应该将你逐出程府,也不会有这么多祸端!”

    那些族老们怒极。

    “是么,既然我是祸端,那你告诉我,眼前的危机你要怎么解决,难道将我送到木家就能解决?”程小炎怒目而视,丝毫不留情面。

    “你……”众人喉咙里都是一噎,他们心中都清楚,木家这势头,并不打算善罢甘休。

    “所以说,不要仗着身份倚老卖老,给你们脸,你们不能不要脸,不然弄得大家都尴尬,也没你们的好果子吃!”程小炎冷喝。

    接着,在众族老怨毒的目光中,他又对着小厮道:“吩咐下去,将家族里那些会打造宝器的工匠都聚集起来。另外,重金聘请十名技艺娴熟的工匠!明日午时,务必完成!”

    “这……”小厮有些犹豫,抬头却看见程源壑点头,当下应一声,飞快而去。

    “哼,难道你打算用宝器跟木家相抗衡!”众人心中都是嗤笑。

    “没错,木家能抢我的丹药生意,我就不能抢了他们的宝器生意么!”虽然极为的嫌恶眼前这帮人,但还是淡淡道。

    “哼,真是朽木不可雕也,你以为宝器是你一个人就能打造的,家族眼前危机重重,仅仅是需要的材料费用就是一大笔花销,程家的财产可是族人共有的,你别想着动这笔财产!”

    一语点醒梦中人,原来就盛怒之下的族老当下就是站了起来。

    这一番,就连站在旁边的程铁山也是变了色。打造宝器,这从来都不是程家所擅长的,以己之短对上别人之长,结果不言而喻。

    而且,这费用,就是程源壑和他能够同意,族老们却绝对不会答应。

    “小炎……”程源壑带着思索,欲言又止!

    急病乱投医!

    这是众人心中的想法!

    “区区一点费用,我还不放在眼里。”声音陡然提高,程小炎一指指向众人道,“这笔费用,我自己出,若是日后有了利益,别让我看到你们的嘴脸!”

    “哈哈,你出!你凭什么出?”

    闻言,众人都是冷笑,这小子以为自己是腰缠万贯的财主不成!

    啪!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沉重的檀木桌一阵颤抖,脸盆大小的玉匣出现在了桌子上,浓郁的丹药香气从其中散发了出来。

    玉匣打开,一颗颗浑圆的蕴灵丹整齐的排列着,不多不少,整整一百颗!

    “这本来就是族里的丹药,你再拿出来难道不觉得很丢脸么!”眼见是一百颗蕴灵丹,众人心中都是不由咯噔一声,但想到之前族长拨给程小炎的三百颗蕴灵丹,都是不屑道。

    “这是狩猎大赛少爷自己赢得丹药,可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一旁,眼见程小炎被人三番五次的辱骂,终于是忍不住了,小嘴一撇,训斥道。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心中一阵颤抖,程源壑更是激动不已。

    “孩子,你夺了狩猎大赛的冠军?”程源壑老眼中泛起一抹异色,整个人瞬间精神了起来。

    “自然。”程小炎含笑点头。

    “你们还有什么话说!”青青怒气冲冲的对着族老们道。

    “一个小小的丫鬟,那里你说话的份,给我出去!”

    “哼,我也要入股!”青青一声轻哼,从身边抱起一个包裹,打开,其中不多不少,又是一百颗蕴灵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