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 还能这么玩?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4本章字数:3203字

    云山城中,木家工匠被程府所雇佣的消息一下子就是传了开去,连恒沙酒楼到处都是传开了。

    程府要开始锻造宝器,如同在干草中扔下了一个火星。

    第二天的时候,位于集市的一间丹药铺被改成了宝器锻造铺子,二十名工匠都是在等候着。

    就在铺子的不远处,三人一堆,五人一群,男女老少都有,都是来见识一下这程府的宝器要怎么锻造。

    “这程家少爷可真是大胆,这宝器锻造从来都是不能见光的,这倒好,开炉锻造!”

    “嗨,能不能造的出来还是两说,记不记得前一段时间他说人家木府生产的都是垃圾!”

    “当然,这一回要是打造不出来,可就是打自己脸了!”

    “嘘,快看,程家的人来了!”

    在人群不远处,程小炎带着青青和程铁山众人向着集市而来。

    在他们的周围,还有不少程家的族老,不过他们可不只是来围观这么简单。

    径直走到铺子中,早有人准备好了铁钎铁锤之类的工具,炉火中铁水不断的流动,时不时有火星四溅而出。

    “开炉!”

    一声令下,众工匠都是拿起了家伙,有钱自然干活都是不一样。

    玄铁,寒铁,烈焰钢,各种各样的材料堆在一起,在生铁模具中,不断有铁水浇筑。

    一个时辰的火候,已经有不少宝器都是具备了雏形!

    铛!

    一锤砸下,铁水四溅,工匠再次抡锤。

    却不料被一只手挡住了。

    “怎么了?”那干活的工匠正是从木府中来的,眼角皱纹极深,一双眼中精光四射,臂膀碗口粗细,手上的老茧厚的快要看不出原来的模样,显然是个行家里手!

    众人正看得出神,抬头看见那拦住工匠的不是别人,正是程小炎,一时间都是不解。

    这锻造的程序丝毫不差,而那名工匠不管是时间,还是力道都是掐的非常之准。

    “你这锻造方法不对!”程小炎松开手,不咸不淡道。

    “嗬,少爷,哪里不对?”那工匠斜眼一瞧,放开了手中大锤,自己锻造了一辈子的宝器,上好的宝器不知道过手多少。

    眼前只是打造一柄玄铁剑,闭上眼睛都是能打造出来,却还是没有见过有人说不行。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停下了手里的活。

    修炼一途,此处众人都是不如程小炎,不过这打造宝器,与修炼八竿子打不着!

    虽然程小炎是个有钱的雇主,开出的条件非常优厚,不过一行有一行的规矩,要是为了眼前的利益坏了规矩,那却是不行,要真是那样做了,这碗饭可就吃不了多长时间了。

    “我问你,你手中是什么材料!”眼见众人目光中都是不怀好意,索性也是不理会。

    “玄铁!”工匠答道。

    “我问你,这玄铁出自哪里!”

    “云山深入三百米,泉眼之中,这玄铁有上百年的积淀了!”工匠不慌不忙,一一道来。

    围观众人心中都是一凛,难怪这宝器的打造从来都是不给外人看,这黑不溜秋的玄铁中,竟然一眼能看出这么多的信息。

    “说得好,既然你知道这玄铁出自云山,玄铁硬度极大,自然要用柔和的打造方法,保存其最好的硬度!那为何不掺入晨霜露水!”程小炎眸子中露出神采,大声道。

    “哈哈哈!”

    “哈哈哈,真是可笑!”

    谁知他话音刚落,周围工匠就是发出一阵哂笑声,有几个甚至连眼泪都是笑出来了。

    “程公子,这打造宝器的活我干了一辈子了,还从来没有见过在玄铁之中掺入阴柔之物的。玄铁纵然硬度极大,但是这也造成了他容易断裂的特性,锻造之时,加入晨霜露水是大忌!”那名工匠冷笑一声,脸上已经出现了几分不满。

    他本以为程小炎会有什么大道理,现在看来,不过是初生牛犊一点蛮力罢了!

    “程少爷,你就放心回去吧,这里交给我们,肯定不会出事!”其他几人也是眼中露出笑意,对着程小炎道。

    被几人这么一说,只见周围众人都是一阵交头接耳,摆明了就是要看热闹。

    “还不快回去!”这时候,跟着的一名程家族老发话了。

    本来将丹药铺子改成宝器铺子他们就是极力反对,现在当着众人的面,程家的少爷被工匠这么抢白,算是丢了人了。

    “嘿嘿,快看,内讧了,这程家少爷前一段时间说起来头头是道,不过今天看来遇到铁板了!”

    “这老工匠可不是年轻小子能比的,靠的是这个!”那人一指工匠的手,脸上满是崇拜之色。

    “看这小子怎么收场吧,这一回引得木家知道了,还不笑掉大牙!”

    程小炎神色不变,目光在众人身上轻轻扫过,心中一声冷哼,这帮核桃脑袋,当真非要砸着吃不行!

    “要不这样,公子,我们各自锻造一把玄铁剑,若是我输了手艺,这一月的工钱我不要了!”工匠拿眼一看,对着程小炎伸了一个请的动作。

    “你什么意思?”一直在旁边不语的程铁山脸色中带上了几分难看,这人原来是木家的人,现在虽然是领着程家的工钱,却说这样的话,传出去总是不好!

    “山长老且慢,既然这样,那我就比上一比!”程小炎一步跨出,手已经搭上了铁锤。

    见到程小炎竟然答应,不仅仅是周围的人,就是二十名工匠都是心中一惊。

    不过他们的心中更多的则是不信,打造宝器,讲究的是经验,无数的打造岁月中才能有最高的领悟。程小炎年纪轻轻,又哪里会懂得这些?

    “请吧!”

    一言既出,程小炎不再说话,一脚轻轻踏动,那铁水自动化作了长线,不偏不倚刚好落在了模具之中。

    短暂的冷却之后,剑的粗坯已经有了,再次踏动,一阵清新的晨露从专门盛放的容器中飞了出来,不多不少,正好又是蔓延过整个剑身。

    只是两个简单的动作,众人只觉得动作娴熟。

    但是旁边工匠的脸色却是变了!

    这铸造讲究的是缸水器量,说的就是对每一种材料的用量把握,看似并不重要的水在铸造中却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

    这分毫之间,却是极为讲究!

    所有工匠的脸上都是带上了严肃,那名打赌的工匠也是露出郑重,开始专心于手中的玄铁剑!

    哗!一层水过后,程小炎手中铁锤高举,重重落下,一锤又一锤,那手臂晃动,关节处却是纹丝不变。

    百炼钢!

    一百锤之后,又是一层晨露落下,再次进入锻造!

    恍惚间,他直觉又是回到在云海域的日子,为了修炼出韧性,每日需要在锻造房打造一百把长剑!

    玄铁剑,就是当初用来练手的剑!

    另一边。

    那工匠手中铁锤一下比一下快,时不时平举剑身,只用一双肉眼来辨别打造的均匀程度。

    只见在铁锤飞舞之间,一把上好的玄铁剑就是打造成功,剑身光可鉴人,打眼就是透出三分寒意来。

    铁钎再次凿刻,工匠手掌颤动,只凭着经验控制线路的曲直。

    半刻钟后,将近两米长的血槽形成,那血槽笔直异常!

    “好!”

    众人忍不住都是叫一声好出来!

    哐哐哐!

    而程小炎一锤一锤不断落下,甚至连眼睛都是闭上了,陷入了以前锻造的回忆中去,一切的操作都是随心而走。

    “这……装逼呢吧,还能这么打造?”人群中不少人都是露出怀疑的目光。

    “不会是要破罐子破摔吧!”

    “玄铁剑讲究的是一个重字,我看他这把剑越来越薄,玄铁到了这个程度就非常容易断裂!”

    “不错,本来加入晨露就是极为错误的决定,这般打造这把剑算是废了!”

    不少懂门道的人一时间都是连连摇头。

    哐!

    最后一锤落下,手中动作戛然而止,与此同时,程小炎睁开了眼睛,举起了手中的剑。

    “这……”

    众人相顾无语,这剑不仅丑陋,而且……

    这简直就不能算是一把剑,甚至连剑身都没有打磨平整,上面坑坑洼洼,有的地方突出,有的地方则是凹陷!

    “来,试试!”

    程小炎举起了那把“剑”对着工匠示意!

    “好,既然公子真心相比,那我就让你输个痛快!”那工匠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了,拿着这样一把破剑和自己的玄铁剑相比,简直就是侮辱了!

    周围众人不由都是兴趣有些缺缺,本以为还会差不多,可是这剑!要是程家这么打造,那就是自取灭亡了!

    就是一些完全不懂得铸剑之人,也是咧着嘴角,这样的剑,随便拉一个小孩子出来,也是能打造出来!

    叮!

    在众人摇头叹息中,两把剑猛然相错砍在了一起。

    片刻之后,啪啦一声,程小炎所铸的剑上竟然发出了一阵破裂声,一道水流从剑身上缓缓流下,剑身上掉出铁屑来。

    咔嚓!

    短暂的停留之后,剑身之上,无数铁屑纷纷落下!

    寒光刺目,一柄黑色长剑,浑然出世,浓郁的剑芒随着灵力的喷吐释放出无限的杀机来!

    剑刃细腻,如天然而成,毫无人工铸造痕迹!

    鬼斧神工!

    当啷!

    工匠手中长剑落地,上面赫然露出一个指头宽的裂缝来。

    长剑掉落的同时,工匠轰然跪在了地上。

    “这是……这难道就是失传了的剑坯铸剑之法,以剑养剑!”他狠狠的吞咽了两口唾沫,艰难道。

    不远处,众人眼球惊掉了一地。

    程家众人都是怔怔的盯着程小炎手中长剑出身!完全没有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见鬼了!

    还能这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