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章 该滚的是你们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5本章字数:3137字

    轰!

    程府族老大惊失色,好半天才看清楚,那消瘦的少年正是程小炎。

    这一个月以来,他们以为程小炎是为了躲避责任,才故意说要闭关的。

    谁曾料到,一个月后,程小炎再次出现,竟然跨越一个大境界!

    十六岁的淬血境!

    就是当年集万千光芒于一身的城主府千金徐佳妮,也没有这样让他们感到恐怖!

    族老们一个个的目光中神色复杂,这时候,他们心中方才发生了转变。

    痴傻了十六年的程小炎在他们心中,一直是废柴一个。一朝苏醒,他们却不愿意承认眼前之人。

    只因,他身上的光芒太过于炽烈!

    吼!

    就在此刻,从那云山之中,传来一道震动山岳般的咆哮。

    远方悬崖峭壁之上,碎石翻滚,一头巨大的妖兽仰天咆哮。

    众人受到惊吓,这才一个个眼睛灵活起来,只见那妖兽咆哮的方向却正是自己这里。

    “这不是三阶的蝎狮么!怎么跑到外山来了!”

    “莫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不然,似乎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它?”

    程小炎目光中猛然寒光射出,透过长空。

    蝎狮咆哮的瞬间,他心神中的气海竟然受到了一丝震荡,金色气海翻腾!

    难道这蝎狮竟然与我气海有关!

    “程小炎,你这孽子!可把家族害苦了!”尚未来得及寻思,众人之中,一道骂声传出。

    正是先前想要砸开洞口的老者!

    闻言,程小炎脸上笼罩上了寒霜。

    纵然他再是心软,但是临走之时,他吩咐过了,闭关之时任何人都不能打扰。

    青青的脾气他了解!

    但是此地,青青并未出现,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闭关修炼最大的忌讳就是被人打扰,想到刚才突破时那凶险的场景,心中一股暴怒猛然间升起。

    这帮老东西,竟然还出现在这里想要强行将闭关中的自己打断!

    若是自己晚出来一步,后果不堪设想。

    “给我滚!”

    冷风乍起,以程小炎为中心,碎石纷飞。

    “你说什么?你这个孽子!家门不幸,出了你这个东西,今天,老夫要替家族清理了你这个祸害!”那名老者年逾花甲,一双老脸气的皮肉都在颤抖!

    “就凭你,省省吧!”

    程小炎一步踏出,一道无形的能量场轰然扩散开来,长发无风自动。

    众人都是不自觉的向左右两侧退开,只有那名老者站在原地,怒意上脸,不肯让开。

    “老东西!”

    一声怒喝,程小炎垂下的右臂闪电般挥出一记,瞬间一连串的音爆之色噼里哗啦,狠狠的甩在了老者的脸上。

    一巴掌甩出,程小炎再不看众人一眼,径直对着山下行去。

    身后,老者的身形如断线的风筝,重重摔在了地上,不省人事,留下一帮族老胆战心惊!

    那老者好歹也是淬血境的强者,但是他甚至连出手的时间都没有!

    缓缓走下山,感受着清新的空气,程小炎的心神还沉浸在丹田中金色的气海中,低头行走间,不料撞到了一人身上。

    “爷爷!”抬头,正是程源壑!

    “小炎,你有没有出什么事?我刚才听青青说,那帮老东西竟然要强行破关!”程源壑脸上,带着沉重的怒气,就连跟在边上的程铁山也是有些畏惧。

    “少爷!我……我挡不住他们!”青青早已经是梨花带雨,一张小脸本来绷得紧紧的,此刻见到程小炎没事,顿时一声哭出声来。

    “别哭,我没事,这不是好好的么!”程小炎心中一暖,好在还有关心自己的亲人。

    “族长……既然小炎没事,宝器铺……”程铁山脸色一皱,语气间带着试探。

    “炎儿刚出关,此事不急!”确定程小炎没事,程源壑神色中怒气这才消散。

    “爷爷,出了什么事情?”程铁山的为人他很清楚,一般的小事他绝对不会露出这样的神色来。

    “唉,还不是木家,我们的宝器铺已经关闭了半个月了!”良久,程源壑长叹一声,身体禁不住颤抖了一下。

    “什么!”程小炎眉头皱了起来,关闭了半个月?难道说,这一个月中城主府竟然没有丝毫的动静!

    难道城主府打听出了什么端倪?

    “爷爷,我跟山长老去看看!”心知事情紧急,程小炎顾不得换衣服,出门直奔宝器铺。

    ……

    程家宝器铺前面,安静的连个鬼影都没有。昔日人来人往的景象一去不再,只有两扇大门紧闭着。

    而就在对面,一家新开的丹药铺生意兴隆,围满了人。

    铺子上方一道木制匾额,上面四个大字:木家丹药!

    时不时会有拎着宝器的人到程家宝器铺前面,见到铺子竟然关着,都是露出奇怪的神色,待要上前询问,左右却冒出两个面色不善的人。

    吓得众人躲得远远的!

    丹药铺前面摆着一张躺椅,上面一人,方头方脑,七尺身材,正在小憩,最醒目的是他那一双拳头,那双拳头比常人大出足足一倍有余,连手指都是粗上三分。

    此刻在躺椅上正摇摇晃晃,好不舒服。边上有两个小厮伺候着。

    “龙少爷,这次真是多亏了你,您这次回来,真是给家门长脸!”一名小厮讨好的捶着腿。

    “就是,上次木胜少爷回来,竟然被程家那个傻子给打败了!”

    “哼,木胜少爷还年轻,打不过自然也是正常的,不过,这回他要是遇上龙少爷,小命就到头了!”

    “少废话!”被称为龙少爷的人一声冷喝,不过从享受的表情可以看出,这马屁还是很受用!

    吱呀!

    一道开门声突然响起,紧接着程家铺子的大门被打开了。

    “这两个废物,连个门都看不住!”其中一个小厮眼中飞上阴狠。

    抬头,只见一道黑影从天而降,他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是什么玩意,那道黑影径直拍到了脸上。

    啊!

    一声惨叫,声音的后半截被硬生生砸断,一道黑影之后,又是一道黑影飞来!

    “何人敢在我木家面前闹事!”躺椅上的木龙身体忽然一紧,下一刻,已经站在了地上,一双眼睛两道凶光齐射。

    “你爷爷!”玄色衣衫的少年缓缓走到木龙面前,在他的身后,工匠们一字排开,脸上的怒气快要化成火炉上的铁水!

    “是你,程小炎!”木龙神色中猛然透过一道张狂,盯紧了程小炎。

    程小炎心中也是微微一惊,目光中透出三分煞气!

    此人乃是木家小辈中排行第一的木龙,他痴傻之时,此人经常欺辱他,而青青,则是被这竖子数次欺凌,差一点得手!

    有道是陌路不相逢!仇人终相见!

    三年不见,竟然又碰到这个货!

    “哈哈,没想到你一个傻子竟然还能醒过来!”木龙哈哈大笑,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注视着程小炎,“不过,醒过来了你就应该夹着尾巴好好的苟活一辈子,我此次回来,竟然听说你对我木家很有意见!”

    “不过没关系,我出去这三年,对我有意见的人也很多,最后,他们都成了哑巴,有一个人,舔了我的鞋子!所以我大度的放过了他!”

    “所以,你今天只要舔了我的鞋子,那我就不计较你的意见!”

    说着,木龙伸出了脚!

    那脚上满是泥土,还有一些黑乎乎的污秽物!

    轰的一声,人群哗然,有买药路过的人发出惊呼。

    不少人都是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你什么意思?”见到程小炎竟然被人这般侮辱,身后早有工匠冲了出来,他们都是热血之人。

    先前,几乎每个人都是受了程家的恩惠,在他们的心目中,程小炎就是他们的少爷!

    “对,把话说清楚!”一贯谨慎的老张头脸上也是带着怒气,宝器铺关门,他们自然是最大的受害者。

    “什么意思?”木龙的双目中凶光乍起,伸手一按,身边那铁木打造的躺椅疯狂的颤动了几分,然后沉寂,嘭的一声化成了漫天的木屑。

    “蕴灵境!”被气浪震慑,众人都是急退,眼神中透露过浓郁的惧色!

    三年,木龙竟然到了蕴灵境!

    “程家从此乖乖退出云山成三大家族,你们的宝器生意,由我木家来做,你们的丹药生意,也由我木家来做!一句话!你们做的了得我要做,你们做不了的,我也要做!”木龙一脚狠狠踏动地面,一尺厚的青石板片片龟裂!

    一言既出,四方皆惊!

    如此嚣张,如此狂妄!

    竟然要求程家退出云山城三家大族,将所有生意拱手相让!

    人群中,不少人对于木龙并没有什么好感,不由得为程小炎捏了一把汗。

    谁都知道,程府的丹药生意被木府先抢走,这才逼的程府以宝器生意相制衡!

    若是没了丹药与宝器生意,程府休矣!

    众人的目光一时间都是聚焦在了程小炎与后方的程铁山身上,此时,恐怕只有程铁山出手,方能震慑木家气焰!

    然而,若是家族长辈参与,恐怕木家长辈会拿住话头,强势斩杀程小炎!

    “哈哈!”剑拔弩张之时,一道轻笑忽然发出。

    “屁股决定脑袋,你木府勾结内外,三番五次想要夺取我程府资源,此刻居然厚颜无耻的颠倒黑白,实在是可笑。滚出这云山城的应该是你们木府才对!”

    程小炎单薄的身体之后,一道狂风忽然刮起!

    木家靠得近的两个小厮,突然白眼一翻,吐出两口鲜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