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站位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5本章字数:3173字

    在烈阳之下,单薄的身影之中,有巨大的能量正在酝酿。

    “小心!”那些仅仅被余光扫到就是神志不清的围观者,终于苏醒。

    他们看向程小炎的目光中带着浓浓的敬畏,方才那种末世般的恐惧经常让他们的心灵都是为之颤抖!

    那是一种怎么样的震撼!

    无垠、空旷!

    无力、彻底的无力!

    在那景象之下,自己仿若蝼蚁一样存在!

    不、甚至连蝼蚁都不是!

    “不、这不可能!你怎么会……”木龙的双眼中流露出不敢、愤怒、匪夷所思!

    咚!

    他的双腿猛然跪了下去,他奋力想要握紧自己的拳头,脸上的肌肉开始了奇异的扭曲。

    这恐怖的一幕让众人都是不住地颤抖起来!

    “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一切的挣扎都是虚妄!”程小炎的身体之上,所有的颓废皆尽消失。

    他一步步走向木龙,每一步踏下,都彷如携着万古的威压袭来!

    木龙的双眼中神智开始疯狂的溃散,嘴角溢出鲜血!

    吼!

    跪倒在地的木龙突然狂吼一声,身体亮出耀眼的光芒,磅礴的灵气剧烈的紊乱起来!

    他想要挣脱那种末世异象的控制。

    然而,那沦陷的巨大末世如同跗骨之蛆,任凭他怎么挣扎都是徒劳!

    程小炎的步伐沉稳,炼化妖元,经过了金色光芒的洗礼,沉睡了万年的轮回印再次强大!

    就在恒沙酒楼,程晓龙都能挣脱轮回印的束缚!

    而现在,达到蕴灵境的木龙都是束手无策!

    “我不甘!”苦苦挣扎的木龙突然仰天发出一声咆哮,脸上鲜血长流,他扭曲的脸上泛起疯狂!

    “混蛋,我要你下地狱!”被轮回印折磨的木龙心智都快迷失,先前的嚣张已经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有无尽的疯狂!

    哈哈哈哈哈!

    他忽然发出一连串的笑声,身体之上本就已经极其紊乱的灵气爆发出剧烈的高温!

    强横的能量快速的流窜,凡是碰到的东西都是化成了齑粉!

    “不好,他要毁灭灵根!”

    程铁山脸色狂变,身形化作残影,冲向场中疯狂的木龙!

    事出突然,众人都是反应不及,等到发现木龙的动作,瞬间魂飞九天外!

    修炼全靠灵根,毁灭灵根,毕生灵气刹那化为乌有!

    但是这数十年集聚的灵气一经散乱,变成了无主之物,会造成狂暴的毁灭能量!

    当日,程小炎要引爆妖元斩杀徐奎等人皆是因为此!

    就在程铁山动手想要阻止的时刻,程小炎动了!

    他的动作快到了极点,奔行之中,右拳已经蓄满力气,甚至有金色的光芒在闪烁!

    砰!

    只一拳,木龙强壮的山一样的身体轻飘飘飞到了空中,越过十多米,撞翻了木家丹药铺子前所有的柜子,嗵的一声摔在了墙上!

    丹药被震得四散滚落,木龙则是两眼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

    咕噜!

    神经一直处在紧张巅峰的众人,这时候才有空收回自己的思绪,每个人都是感觉喉咙莫名的发干,急忙大口的吞咽唾沫。

    场景一片混乱,程家的人脸上也是没有兴奋,处在深深的震惊之中!

    就在刚才,程小炎爆发出的诡异的气势深深的触动了他们的心!

    那是淬血境应该有的实力么?

    绝对不是!

    程府众人却都知道,程小炎的确是淬血境!

    此刻,他们却发现,对于淬血境的认知,从来都是错误的。

    淬血境的实力,只是一道眸光,就是让蕴灵境的木龙跪倒在地上!

    笑话,说出去谁能信?

    可是这一切就是真实的发生在他们眼前!

    在烈日之下,唯一站在场中的单薄少年身上,露出冲天的傲气!

    “刚才,那种让人心神颤抖的感觉是怎么回事,我只觉得自己就如同蝼蚁般渺小!”

    “对……对,我甚至……都……都忍不住想要……跪伏!”

    众人这才完全的反应过来,看向旁边之人,都是从他们的神色中看出了深深的恐惧,声音中甚至还带着颤抖!

    一拳打飞木龙,程小炎缓缓收回拳头,眸光扫过木家之人。

    凡是接触到他眸光的人,都是无法自制的颤抖起来,体若筛糠!

    “小炎!”程铁山神情严肃的看着众人,程小炎刚才爆发出的强大战力让他都是感到惊奇。

    “山长老,我没事!”咧嘴笑了笑,程小炎擦干嘴角的血迹,神色恢复了正常,看着还有些失神的众人,心道幸亏自己刚才没有完全开启轮回印,否则今天可真的不好收场了!

    “老张头,铺子重新开张,今后,我看还有谁敢来关我程家的门!”

    众工匠顿时一声欢呼,都是忙着开门迎接客人!

    另一边,眼看着自己家的大少爷败得如此凄惨,木家之人哪里还敢说话,急忙回到了铺子里,将昏死过去的木龙抬回木家!

    “少爷,你可真的吓死青儿了!”青青还是一副惊心未定的样子,说话都是小心翼翼。

    “呵呵,没事了!”轻拍了拍小丫头的额头,程小炎刚要回转程府,眼眸中神色再次一变!

    在街角之处,有一位老者正在赶来!

    视城主府的人。

    上次在城主府中,程小炎见过此人一面。

    “程公子留步!”那老者也是发现了程小炎,急忙提步敢上前来。

    “呦!今天什么风,把您老给吹来了!”程小炎一甩袖子,神情冷漠,不温不火道。

    当着众人的面,老者一愣,没想到还没有进门都是吃了一个瘪。

    不过他毕竟是过来人,仅仅是片刻,就是掩饰了过去,道:“老朽得了城主的命令前来,听说程府有难,这回是想助程府一臂之力!”

    程小炎目光将那老者上上下下扫了一遍,他没记错的话此人乃是徐战边上的跟班,人称童老!

    这一番只将老者看的不自然起来,他一大把年纪,竟然被一个后辈这么盯着,老脸不禁也是露出一丝苦来!

    “请!”不过程小炎心知也是知道,上次自己以神变境来压制徐战,那个老狐狸不见得一定会为此所困!

    本以为他闭关之时,必然可以引出徐战。

    如此看来,他还是过于自信了。

    那等老狐狸,也不是易于之辈。

    童老脸上迎着笑,走进宝器铺来!

    虽然关门一月之久,但是经过程小炎的设计,这宝器铺虽有些蒙尘,但是大气的背景修饰以各异的宝器,还是让童老一时失神!

    “好气魄!”

    童老盯着刀架上一口长刀,发自内心的赞叹一句。

    入手沉稳,刀锋援引玄铁之势,打造出流畅的曲线,确为上等宝器。

    即便是以宝器而立足的木府,这样的宝器也是极难见到!

    “请坐,上茶!”

    见到是城主府的人,程铁山神色中却是很是恭敬,尤其是听到老者说要相助木家之后,更是亲自看座。

    童老简单回礼,坐了下来,神色却是无意的扫过程小炎,见到后者并无任何神情表示,心中顿时一声赞叹。

    程府宝器铺关门的消息他早已得知,只是徐战告知他等到程小炎出关之时,方才能支援。

    在没有徐战帮助的情况下,此子却能再次将宝器铺开张,端的强悍!

    尤其是,这宝器铺做的还是木家的立足营生!

    “老朽此次前来,是为了一件事而来。”童老开口。

    “城主大人听说程府受到木府牵制,竟然连宝器铺都是关门歇业,大为震怒。只是前些日子城主有事外出,今日方才归来,听闻贵府之事,将老奴狠狠骂了一通!老奴这才急急赶来,希望诸位不要怪罪!”童老开口,不愧为城主身边的人,三言两语之间,将徐战撇的干干净净!

    “果真如此么?”程小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童老神色不变,心中却是波涛翻涌!

    以他见人之广,什么样的人在他眼中一过,都是能捋的清清楚楚。

    但是,此子,他竟然有些看不透,不仅如此,自己反倒心生局促。

    “这个,说白了是老奴的错,老奴知道程公子与我家小姐有盟约,但是城主大人未归,老奴不敢擅自做主。如有过失之处,还请程公子海涵!”

    “前辈说哪里话,休要见怪!”程铁山并不知其中缘由,此刻急忙缓和气氛。

    程小炎心中再度一笑,靠着童老坐下来,淡淡道:“原来如此,小子不明缘由,还请老前辈恕罪!”

    “不过,我程家这次损失颇为严重,想必老前辈既然是来帮忙的,那么这个忙,肯定也是帮到底的了!”

    童老神色终于有了变化,只不过他的胡子挡住了大半张脸,倒是并不明显。

    “这个自然!城主有令,以后程府所有的宝器材料,全部由城主府供应,价格么,就……就按照供货价!”说这话的时候,童老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啪!

    程小炎一拍桌子,站起身来,对着童老行了一礼,道:“有童老这句话,小子就放心了!”

    宝器铺久未开张,此刻宽大的房间内挤满了不少人,客人有之,看热闹也有之。

    听的这一番话,都是震惊!

    云山城三家鼎立,形成均衡之势!

    而现在城主府公开表示将为程家提供所需要的材料,这意味着城主府站在了程家一边。

    或者说,站在了木府的对立面!

    而这一切,都是程小炎一手的功劳!

    “哈哈哈,老夫来晚了,程公子,恭喜宝器铺重新开张!”大门外,一道略带苍老的笑声传来。

    “恒沙酒楼的管事也来了!程家好大的面子!”

    迎门一人踏进来,正是徐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