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赶尽杀绝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5本章字数:3207字

    月朗星稀,刚过四更天,程小炎已经整理妥当。

    快速起身,经过安静的院落,此刻程府中所有人都已经熟睡。

    轻轻走过程源壑的房间,他驻足,对着紧闭着的大门深深一拜,头也不回的向城主府的方向走去。

    就在他转身的瞬间,房间中双眼微闭的苍老人影睁开了双眼,看着走出大门的身影,微微叹一口气。

    ……

    木府,木家大厅。

    三人神色冰冷,身边的烛光摇曳,将气氛衬托的分外诡异。

    中间之人正是木天兴,另外两人则是当日跟随木天兴到程府找事的洞天境强者。

    “二长老,大长老外出置办药材,明日归来,这件事情,我看最好等大长老回来拿个主意。”左首,说话的是一名中年人,神色中带着些许的犹豫。

    “哼,不能等了!”

    “明天武府招收弟子的人就要出发,程小炎那个小兔崽子被武府亲自点名,程家此刻必然最是放松。”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这番要是让那个小兔崽子成功进入武府,日后对我木家必然是个大威胁。大哥回来怪罪下来,我一人顶着!”

    木天兴一拍桌子,在烛光的掩映下,双眼中放射出凶光。

    “怕什么?”

    “二长老说的没错,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我木家与程家已是死敌,程木两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此时此刻,正是最佳时机,就算他程源壑是洞天境极致,在我三人围杀之下,也只能饮恨。”

    另一人阴沉道,说完,右拳愤然一握,做出揉捏状。

    “此事就这么定了!程源壑那个老骨头交给我和天化来对付,至于程小炎,天元,你知道该怎么做。切记,一定要切开他的喉咙,看着他断气!”木天兴手刀一切,杀气外溢。

    “好,那我们就给他来个赶尽杀绝!”

    听到木天兴的话,原本还有些犹豫的中年人略作思考,脸上露出一丝决然,联想到程小炎近来种种令人匪夷所思的表现,重重点了点头。

    ……

    四更已过,伸手不见五指。

    月黑风高,杀人夜!

    云山城陷入一片沉寂之中,所有人都是在安睡,山脚下一条小道上。

    程小炎不急不缓的往城主府的方向走去,心中略微有些感慨,今日一别,不知道何时才能再回家族。

    夜风呼啸过身边,时不时有夜枭发出凄厉的鸣叫。

    嘶!

    某一刻,一道轻微的声音发出,仿若夜风撕裂树叶,程小炎的双眸中,一道寒光却是掠过。

    这道声音,绝对不是这片天地的气息。

    “什么人?”步子陡然停下,身体瞬间就是调节到最佳状态,冷喝声传出。

    “取你狗命的人!”

    一道厉喝声在夜色中炸响,劲风扑面,杀机四起。

    夜空之中,一道黑影闪过,衣袍鼓动,灵力化作一道赤色的大手,直抓程小炎面门。

    来不及思考,程小炎双拳闪电般轰向来人,一拳击出,全身的气势刹那已经提升到了巅峰状态。

    嘭!

    双拳对上赤色的大手,一股强横的气息迎面而来,凌厉的锋芒让空气都是紊乱,手臂之上,一阵痛感传来。

    洞天境强者!

    双拳击出,程小炎身形闪电般爆退,瞬息人已在百米开外。

    夜风呼啸,此处乃是云山城僻静之处,白天都是很少有人路过,更不用说夜晚。

    “木天元,原来是你!”眼前之人,程小炎并不陌生,当日,木天兴带来人程家闹事,此人便在其中。

    暗淡的夜色之中,一名中年人立在远处,脸上带着傲慢,弓身驼背,一缕山羊胡,正是木家强者木天元。

    “能够斩杀木恺,果然有点分量。看来我倒是小瞧你了,小子,你杀我木家之人,夺我木家生意,早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今夜,这乱风岗就是你的归宿!”

    在黑暗中蕴育的一击竟然没有将其斩杀,木天元脸上惊讶一闪而过,随即就是阴狠泛起。

    程小炎眉头皱起,心里感觉不妙。

    既然木天元敢来埋伏自己,这绝对是要跟程府彻底撕破脸,不然武府招收弟子的人发现自己没去,消息传出去,绝对能查到是木府所为。

    这样一来,程府势必会跟木府大战。

    而为了减损后面大战的损失,只怕木府会……

    程小炎勃然变色!

    “哈哈……”

    瞧到程小炎的巨变的脸色,木天元以为程小炎惧了,很是开心地说道:“哼,小子,临死前,让你死个明白。”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动了我木家的人,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不过你放心,黄泉路上你不会孤单。”

    “你那老不死的爷爷,今夜会陪你一起到黄泉路上走一遭。能让我亲自动手,也不枉你白活十六年!”

    狂风透杀意,木天元浑身灵力澎湃,几乎化成实质,周围数米之内,灵力风暴呼啸,席卷高天。

    砰!

    木天元双拳紧握,硕大的骨节各个突出,刹那就是化为赤红之色,这是修炼身体强度到了一定境界才有的表现。

    程小炎眼中,怒火喷薄。

    果然如此!

    木府太狠,既然如此,也别怪自己下毒手!

    “就凭你这老东西,也想取走小爷的命,就怕你的拳头不够硬!”程小炎一声叱喝,长发无风自动,体内灵气如大江奔涌,双目中杀机毕现。

    必须快速处理掉眼前这个老东西才行。

    起风式!

    心中一声暴喝,全身劲力如潮水,疯狂的涌上双拳。

    这一刻,程小炎再无保留,将修为提升至蕴灵境,庞大的气势让空气都是为之一滞。

    “蕴灵境!”木天元眼中透过一抹震惊。

    这种修炼速度,当真骇人听闻,他日将会成长到什么地步?

    今夜,必须斩杀此子,否则后患无穷!

    杀!

    灵力撕扯,草木飞扬,杀机漫天!

    眼见程小炎不逃走,反倒向自己冲过来,木天元老眼之中,露出浓重的嘲讽,以卵击石,不自量力!

    两人身形化作流光,音爆之声连连,飞速撞在一起。

    嘭!

    四溢的杀机中爆发出沉闷的响声。

    程小炎双拳之上浓郁的灵力涌动,竟然泛起了一层金色,带着毁灭般的力量与木天元对轰在了一起。

    双拳相撞,两人身形都是止不住后退。

    爆退五步,程小炎双肩一抖,双拳震动,将其上还残余的力量全部卸掉。

    黑暗之中,木天元疯狂倒退,双脚踉跄,拳头之上,赤红色的光华之下鲜血长流,一双拳头皮开肉绽,粗大的骨节之上甚至有白骨露出。

    “这……这不可能!”

    木天元双臂颤抖,双目圆睁,已经浑然不觉疼痛,心中满是惊骇!

    凭借他洞天境前期的修为,足足三万斤的力量打出,再加上身体的强横,这一拳,就是洞天境的强者也是不敢硬接。

    从他出拳的一刹那,就判了对方的死刑。

    然而,眼前的情况却是截然不同!

    四拳交接之时,他只觉得一股强横无比的劲力,如同汪洋大海,无穷无尽,全部汇聚到一点,贯入自己的双臂。

    他左手的臂骨已经快要断裂。

    “哼,洞天境又有什么用处?一拳都接不了的老废物!”

    卸掉劲力,程小炎一声冷哼,负手傲然而立。

    就在方才,他运转叠流六式起风式,打出将近六万斤的毁灭力量,纵然是洞天境后期,此刻与自己硬拼力量,也是徒劳。

    何况区区一个洞天境前期!

    震惊还未从心头消下去,听到程小炎这么辱骂自己,木天元双眼都是血红起来。他也是云山城一个人物,却不料被一个后辈这么教训,眼中浓郁的杀机再度泛起。

    “绞杀之手!”

    木天元爆喝一声,顾不得双拳之上鲜血淋漓,双手猛然一拍,对着空中寸寸握动,庞大的灵气化作一道血色大手,凌空而出,向着程小炎拍来!

    蕴灵境宝术,绞杀之手!

    这一门宝术木天元已经修炼到化境,木府之中,无人能比。

    “我让你绞!”负手而立的程小炎,双脚忽然一沉,狠踏地面,借助气势迎空直上,人在空中,身体微微向左转动,右拳高举,对着血色大手轰去。

    轰隆!

    金色光华流动,钢铁般的拳头径直轰上血色大手。

    只一拳,血色大手就是化为灵气碎片,五指碎裂,再也难为维持形态,轰然炸碎。

    这一拳,霸道绝伦!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木天元目眦尽裂,心中骇然,捂着双臂连连倒退,血色大手被毁,他身体也是遭到反噬!

    然后这都比不上他心中的震惊,眼前的人,绝对不是程家那个傻子,能打败洞天境的只有洞天境的强者。

    自己的绞杀之手,已臻化境,洞天境巅峰强者的一击都是无法奈何,竟然被一拳打碎,而且是被蕴灵境修为打碎!

    这一切,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

    望着狼狈的木天元,程小炎脸庞上泛起杀机,不能再拖了,爷爷他们不知道怎么样了。

    “老贼,受死吧!”

    金色的光芒再度亮起,双拳之上,集聚了数万斤的力量,令空气都是开始爆响。

    木天元大惊失色,已经无暇思考为什么程小炎能有如此战力,直觉告诉他,他惹了自己绝对不应该惹的人。

    看着放射出金色光芒的拳头,他毫不怀疑这一拳能将自己双臂都是废掉。

    他一声嘶吼,已经无暇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转身对着程府的方向飞快逃去。

    只有木天兴,此刻能救他一命!

    “想走,没那么容易!”

    木天元遁走,程小炎神色微微一变,只见木天元逃去的方向正是程家,心知不妙,提气疯狂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