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章 对决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5本章字数:3021字

    嘭!

    就在此刻,程家大门被一脚踢开,数百斤中的沉香木门发出呻吟,大门上的狴犴兽头飞上了天,摔在程家院子正中。

    “谁他妈的踢门,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守门的小厮猛然从梦中惊醒,嘴中怒骂着,揉着惺忪的双眼想要看清来人。

    一只硕大的拳头出现,伴随着一股翻江倒海的感觉从胃中升起,小厮还没有看清来人,就是飞了出去,重重摔在远处。

    大门被打开,两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人影出现,身上带着浓烈的杀意,身体周围,灵力狂乱,无数的灵力光芒闪烁,撕裂空气。

    洞天境强者!

    两人身影刚一出现,就是化为了流光,腾空向着程源壑房中而去,他们身后踏动的石板之上,蔓延开细密的蜘蛛网裂缝。

    “何人敢闯我程府大门!”

    一道暴怒的喝声,从侧边的厢房传来,话音刚落,一道刚毅如山的身影踹开房门。

    程铁山只穿一件贴身的白衣,须发皆张,手中一杆黑色长枪,咚的一声杵在地上,气势凛然。

    “也好,既然你先出现,我们就先宰了你!”两道黑色的身影刚要冲进房间,眼角处程铁山手中长枪已经招来,一抹阴笑从嘴角散开。

    “木天兴!木天化!”

    程铁山神色大变,一声惊叫,早就看清楚了来人是谁。

    “你二人夜闯我程府,意欲何为!”

    程铁山手中长枪寒光闪烁,直指木天兴二人,神色变换之间,他已经看清了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小厮。

    “意欲何为?来取你老命。”木天兴收起嘴角的笑容,冷然的寒光笼罩上脸庞,全身的气息锁定了程铁山。

    “尓敢!”

    就在此时,程源壑房间中大门一声爆喝。

    黑暗中,烛光亮起,一道极端强横的气息从房屋中冲天而起,甚至将半个院落都是笼罩其中。

    房间之中,程源壑目光威严,从中踏出。

    “木天兴,你竟然敢私自挑起家族争端!你别忘了,这里是云山城,我程家与城主府有着生死之盟。你敢与我两家为敌,你就不怕木乾出关降罪于你?”

    程源壑仅仅站在那里,强者的气息就是外放,他的身后,窗户作响,空气紊乱。

    “哈哈哈!程源壑,你毁我木家财路,杀我木家子孙,是你程家先挑起的争端,我木家有债必偿,我今夜来,就是了断这笔债,血债!”木天兴声音带着尖锐,犹如夜枭。

    “你木家三番两次挑衅,为了一己之私,陷害小炎在先,断我丹药生意在后,如今红口白牙,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你这张老脸还要不要?”听到木天兴竟然掩盖木府的所作所为,反倒指责程家的不是,程铁山手中黑枪一招,破口大骂。

    “程铁山,你休要搬弄是非,无论你今天巧舌如簧,也是活不过今夜,程家之人,统统都要死!”木天兴白牙森森,声色俱厉,脸庞上已经带上了一丝扭曲。

    “无知小辈,你若挑起两家战争,你木家也必将深陷泥淖,无法自拔。”

    程源壑气的双手颤抖,他没有料到孙子出走之日,竟然是灾难登临之时。

    孙子!

    程源壑神色猛然剧变,全身气势如火山爆发,冲天而上,脚下石板寸寸断裂,喝道:“铁山,速去解救小炎,木天元不在此。”

    他历经沧桑,转眼就是明白,木天兴这是有备而来,算计已久,而木天兴两人的实力加起来,想要胜他,必然要费一番周折,木天元理当同来才是。

    此地不在,必然是在他处。

    程铁山神色一震,心中也反应过来,怒气冲上脸庞,喝道:“木天兴,你要是动了小炎一根毫毛,我让你木家之人偿命!”

    “晚了!”

    木天兴连退百米,狂笑两声,神色间凶光大盛,桀骜道:“此时此刻,恐怕你程家的天才已经上路了,接下来,该送你们两上路了。”

    话音刚落,狂风大作,程家院落中树木摇摆,瓦片掉落。

    “绞杀风暴!”

    木天兴二人身后汹涌的灵力化作实质,疯狂的撕扯着,澎湃的能量高速运动,以他们的身体为中心,形成狂暴的能量涟漪,凡是被涟漪波及到的实物,全都化成了齑粉。

    随着喝声,木天兴的身后,灵力化作黑色的长龙,仰天嘶吼,一股摄人心魂的威力散溢而出,黑龙昂首向天,泛起空间风暴,地上本已经受到摧残的石板再也无法支撑,化成了粉末。

    而在木天化的身后,一道黑色的漩涡形成,足有四五米之大,漩涡之中,灵力汹涌,疯狂的撕扯着,空间风暴之中,时不时有狂暴的能量被甩出!

    “去!”

    两道冷喝响起,木天兴二人脸上神色透出浓郁的邪气。

    黑色长龙一声吼叫,跨过长空,带着汹涌的狂暴能量,在空中发出一连串的鞭炮爆炸般的声响,直取程源壑前胸。

    同一时间,黑色的空间风暴达到了旋转的极限,撕扯的能量再也无法维持均衡的状态,如沙尘暴虐死荒原,带起道道锋芒,飞速卷向程源壑。

    风暴之后,地面上留下一道道大腿粗细的裂痕。

    “族长小心!”

    两人暴起发难,程铁山当下一声怒喝,刚毅的身体崩成一道长枪,手中黑枪带出丝丝电芒,乌光点点,长身跃起,冲向黑色长龙。

    “哼,螳臂当车,自寻死路!”见到程铁山竟然敢以身试法,木天兴控制黑色长龙,疯狂冲撞而去。

    黑色的长枪突然爆发出刺目的光芒,程铁山停留蕴灵境巅峰多年,这一枪汇聚了他所有的修为,枪芒灿灿,带着强大的威势刺向龙睛。

    吼!

    黑色长龙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龙身激进数十米,带着山呼海啸般的威能撞到程铁山身上。

    一身闷响,黑色长龙只是略微停顿,又以凌厉的气势撞向程源壑。

    空中,程铁山刚硬的身体之上,爆发出无数的血珠。

    长枪之上,光芒已经消失,失去了控制的身体歪斜着从空中飞出,撞向地面,擦除一条血线,终是不敌。

    “铁山!”

    程源壑一声怒啸,如大海倒灌,他双手遥遥对着空中一握,天空中骤然出现一个直径五米大小的黑洞,漆黑无边,片刻之后,排山倒海般的能量风暴狂灌而出,呜呜声作响,空气都是炽热起来。

    能量风暴刚出现,黑色长龙就是凶猛的撞了过来。

    两道狂暴的能量相撞,发出惊天动地的轰鸣声,瓦片纷飞,树木卷上了天,炽烈的爆炸光亮在夜空中发出刺眼的光芒。

    轰!

    又是一声巨响,空间风暴再次撞击在了程源壑身前的黑色风暴之上。

    巨大的爆炸让三人都是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程源壑的嘴角,溢出丝丝血迹,他苍老的双手却稳如泰山。

    “老东西,你承受不了多长时间的!今夜之后,云山城从此只有木府,再也程家!”眼看程源壑嘴角血丝溢出,木天兴狂笑三声,无比嚣张。

    ……

    城主府前,灯火通明,所有被招纳的弟子都是兴奋的聚集在一起,等待着向武府出发。

    “五更已到,还有谁没到?”熙熙攘攘的人群前面,两人扫一眼众人,大声道,这两人一胖一瘦,正是前来招生的武府之人。

    “报告,程小炎还没有到。”

    “程小炎,就是那个程府的天才么?”胖子小眼中一道凌厉的光芒闪过,神色中露出不善,看来自己这规矩说的不够明显,竟然有人敢迟到!

    “需要教育,特殊教育。”瘦子脸色同样变得难看起来,他提高声音,好让众人都听到。

    他话刚说完,远处天空之上,突然发出灿烂的光芒,一道巨响轰隆隆传来,引得众人都是侧目。

    “杀意,有洞天境的强者在战斗。”胖子脸色变了变,毕竟是武府众人,很快就是明白了情况。

    城主府之中,几道苍老的身影疾奔而出,望着天空中强烈的光芒,神色中露出惊疑。

    “程府。”为首之人,龙行虎步,自带威严,沉声道:“木家对程家动手了,速去看看!”语毕,已经对着远处纵去。

    “我的天,这两家怎么打起来了,云山城这是要翻天了不成。”身后,一帮老者都是大惊失色,急忙追上去。

    ……

    “扑哧!”程家大院中,程源壑脸色极为难看,一抹苍白升起,一口血喷了出来,身上的衣服破裂不堪,露出嶙峋的骨头。

    他身前的能量风暴也是弱了不少,几近消失,只凭着最后一口气强撑着。

    两名洞天境的联手合击,纵然是洞天境巅峰,也是无法强撑。

    某一刻,三道缠绕的能量极为不稳定起来,能量风暴再次挣扎一下,终于彻底湮灭。

    “老东西,去死吧!”

    木天兴发出兴奋的狂吼,纵身跃起,双拳如铁,对着后退的程源壑狠狠砸去。

    程源壑脸上浮现一抹哀伤,这一拳,只怕难以抵挡了!

    “给我滚!”

    忽然,一道无边暴怒的狂吼从大院之外响起,刺目的金色光芒划破了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