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 血溅当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5本章字数:3192字

    漆黑的夜空中,浓烈的金色光芒让院中都是带上一层金色。

    “二长老,救命!”

    暴喝声之中,夹杂着一道歇斯底里的呼叫声。

    “天元!”

    木天兴人至半空,双拳上带着化不开的杀意,要强势斩杀程源壑,金色光芒亮起,他心脏猛然狂跳,反应过来呼救之人正是木天元,脸色顿时狂变,双拳之上汹涌的灵力生生顿住。

    同时,身体瞬间绷紧,向一侧爆射而去。

    虽然隔着一堵墙,但是那股无匹的气势,却让他眼皮狂跳。

    杀意!

    滔天的杀意!

    嗵!

    程家大院中,地面忽然巨震,连房屋都是颤抖,厚达三米的高墙崩裂,无数的缝隙从上蔓延出来,万千金光从裂缝中射出。

    裂缝飞快蔓延,很快就是爬满了整面墙壁。

    一声惊天巨响,坚不可摧的高墙刹那破裂,数十米大小的墙体从角落脱离,夸张的飞上高空。

    飞出的方向,正是木天兴爆射而去的地方。

    厚重的墙体突然飞出,让院中几人都是目瞪口呆,张大了嘴巴,说不出一句话来。

    捂着胸口的程源壑伸手撑住门框,此刻他已经是强弩之末,刚才的拼斗让他体内的灵力消耗殆尽。

    空中飞出的墙体让他老眼瞪出,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去死吧,老狗!”

    愤怒的喝声再度响起,宛若在院落中投下一颗炸雷,庞大的墙体带着黑色的巨大影子,对着木天兴当头盖了下去。

    无数的碎石带着尘土,在院子中形成一朵巨大的蘑菇云。

    从天而降的巨大墙体,让木天兴头皮都是发麻。

    竟然将厚达三米的墙体一拳打飞,这是何等的力量!

    可是他已经来不及思考了,墙体已经飞到了他的头上。

    程家的墙体乃是用巨石所建筑,其中甚至掺杂了不少的稀有矿物增加强度,这一下子盖下去,足够将一名蕴灵境的武者砸成肉酱。

    轰!

    双拳齐震,木天兴身体一沉,全部灵力都是汇聚到了双腿,刹那就是闪身数十米之外,单手撑地,稳住了身形。

    轰隆!

    程家院落发出一阵比先前更加猛烈的颤抖。

    一道单薄的身影双拳推着墙体狠狠砸在院中,烟尘弥漫,凶猛的撞击让房屋中霹雳啪啦一阵爆响,显然是家具倒地。

    “小炎!”

    烟尘之中,一道人影缓缓踏出,身体之中,金色的光芒明灭不定,纵然如此,程源壑还是一眼就看出了来人。

    他身体一个踉跄,想要冲过去,一口黑血却是吐了出来。

    “程小炎!”木天兴一声尖啸,不可置信的看着院落中的人影,胸膛剧烈的起伏,一股不祥的感觉从他心头升起。

    木天元去不是去追杀程小炎了么,这小子出现在这里?

    那么木天元呢?

    刚才的喊叫声又是怎么回事?

    他眼角忽然猛烈跳动一下。

    一股黑色的血迹从地上蔓延,染上了他的衣角,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

    顺着血迹看去,缓缓散去的烟尘之下,巨大的墙体已经从中心蜿蜿蜒蜒,无数道裂缝形成。

    人影!

    墙体的中间,一道人影血肉模糊,脸朝下贴在墙体的中心,衣衫破裂成无数道布条,露出的半边脸带着极度的恐怖。

    黑色的血液从人影全身各处流出,已经找不到真正的源头。

    “啊”!

    木天兴仰天发出一声咆哮,全身灵力冲天而起,那已经生机全无的身形,不是木天元是谁!

    唰唰唰!

    从墙体缺口中,几道强横的气息突然出现,徐战脸色无比的严肃,降落在院中,在他身后,又有数名强者赶到。

    远处,吵杂的声音不断的传出,上百道身影隐约正在赶来。

    五更刚过,正是月色全无,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云山城中,却不断有灯光亮起。

    程家一帮族老也是匆忙起身赶来,只比徐战先到一脚,突然发生的剧变让他们老脸上都是充满了惊骇。

    望着已经死去的木天元,砸在院中的巨大墙体,绕是以这些强者,也是变色。

    “这力量,将木天元直接打飞在墙上,并且将墙体都是轰飞。”徐战身边,一名老者一脸震惊,兀自望着院中的狼藉喃喃道,正是童老。

    “这时候还有空说这个,程族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徐战冷哼一声,两步已经到了程源壑身边。

    “木天兴带人偷袭我程府,妄图将我程家赶尽杀绝,此子心肠毒辣,当诛啊!”程源壑嘴角带着血迹,满面怒容。

    此言一出,众人无不动容。

    两家积怨已深,这在云山城是公开的秘密,只是他们以为木家的胆子再大,数次三番挑衅程家,却并不敢做出逾越底线的事情。

    熟料木天兴竟然有此举动,这是要置程家于死地!

    “木天兴,当真如此?”徐战脸色微变,将目光投向木天兴。

    眼见徐战目光投来,木天兴脸上阴翳露出。

    木天元的死亡让他燃起无边怒火,他本是极度护短之人,如今木天元死去,唯有杀尽程家老小,方才能解心头之恨。

    他本想以雷霆之势斩杀程源壑,纵然城主府有人赶到,此刻他已经离去,没想到关键时刻,竟然被程小炎打断。

    “老东西,亏你还是云山城长辈,我木天兴亲自带人向你程府和解,你却蛇蝎心肠,以为你洞天境巅峰能伙同程铁山将我等斩杀于此,如今你倒反咬一口。”

    望着死去的木天元,木天兴脸上带着无比的嘲讽。

    “城主,我等确为和解而来,程源壑这个老东西,竟然仗着武府的名头,想要将我等斩杀于此,面前的尸体就是铁证!”木天化的身影闪到木天兴身旁,两人眼神一对,一口咬定程府挑事。

    “这……怎么可能?”程家族长一个个满面惊容,你看我,我看你,一时之间也是不知道何为真相。

    “程源壑以一当三,这恐怕不大可能吧。”童老带着思索,身为洞天境巅峰,程源壑战力极强,但是对上三名洞天境强者,却是不敌。

    “话是这么说没错,那眼前的尸体怎么解释,而且,这时候程小炎应该是在城主府才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身旁,有人提出了疑问。

    “能将这巨大的墙体都是轰飞,至少需要洞天境的实力,这手段…………”那人说不下去了,能在瞬间爆发出如此强大的一击,场中能做到的人,恐怕只有程源壑与木天兴了,木天兴断然不会轰杀自己家族之人,剩下的话也就不用说下去了。

    “这程家……果真……”

    众人一时间众说纷纭。

    人群吵杂,静静立在场中的少年全身气息此刻全部内敛,身形如同出鞘的利剑,直指向天。

    “都给我闭嘴!”

    一步踏出,蕴含着灵力的言语如同大钟轰鸣,传递到院中每一个角落。

    强猛的声音震得众人都是一惊,纷纷打住,看向程小炎。

    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程小炎缓缓走出,径直走向木天兴二人,百米止步,长发飞扬,暗淡的夜色中眼中划过冰冷的寒芒,伸手一指。

    “今夜,我要让你二人血溅当场,染红晨光!”毫无生机的口吻带起无边的杀机。

    冷风乍起,空气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双拳染血,他视众人如无物!

    众人如遭雷击,都是不相信自己刚才听见的话。

    几日之前,程小炎只是淬血境,眼前木天兴已是洞天境中期的强者,木天化也已刚踏入洞天境中期。

    二人联手,就是神变境,恐怕也能抵挡一时半刻。

    “哈哈,小兔崽子,你杀我儿子,今天,我就如你所愿,让你为我儿子陪葬!”

    “诸位,程家今天杀我木家之人,我木家与程家不共戴天!若是有人想插手,别怪我木天兴翻脸无情。纵死我也要斗上一斗,等我家主出关,为我雪恨!”

    没想到程小炎主动搠战,木天兴一声凄厉的尖笑,心中冷笑。

    他心中知道徐战乃是神变境强者,只有混淆视听,才能让其他人无法参战,斩杀程源壑的计划败亡,双方已是死局,他誓要斩杀程小炎。

    此处,他顾虑的人只有徐战,后一句话,就是说给徐战听的。

    “废话真多!”

    微浪式!

    利剑般的身影蓦然爆发出一股无比暴躁的气息,全身衣衫坚硬如铁,程小炎双拳一振,脚下尘土飞散,如离弦之箭,轰向木天兴。

    “小儿休得猖狂,先接我一掌!”

    木天化脚掌一踏脚下大地,双手呈连环之势,一道道青色的灵气急速汇聚,外放而出,刹那实质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在右手中,形成浓郁的灵气壁障!

    天地之间灵气陡然混乱。

    十米之内,程小炎速度已经到了极限,铁一般的拳头上将空气砸的不断爆响,灵力摩擦空气带起无数鞭炮一样的爆炸。

    轰!

    在众人惊呆的目光中,拳掌飞快的相接,爆发出一声巨响。

    巨大的气浪被掀起,以两人为中心,向着周围汹涌而去。

    咚!

    气浪之中,一道身影飞出,重重撞在不远处一颗参天大树之上,大树顿时发出一声咔嚓声,拦腰折断。

    “木天化!”

    数道惊叫声同时发出,撞在树上的人狼狈不堪,双臂衣袖全部炸毁,灵气壁障不知去向,双臂垂落,形色萎靡。

    “这怎么可能,那可是洞天境中期!”众人惊呼。

    “蕴灵境!”又是一声惊叫,场中气浪消散,程小炎双拳染血,丝丝鲜血留下。

    “不对,蕴灵境中期,可是那一拳……将洞天境都是打飞,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