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 下马威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6本章字数:3083字

    日过中天,烈阳照射大地。

    木家门前,却空无一人,大门紧闭,几株老树投射下的阴影看起来分外落寞。

    大厅之中,一名老者双眼圆睁,手中茶杯嘭的一声被捏碎,破裂的碎片让他的右手流血,他却浑然未知。

    半天,一道森然的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来:“等家主出关,我要踏平程家,将那小子亲自斩首,血祭我二弟亡魂!”

    对于这些言语,程小炎自己是不会知道。

    他穿着朴素单薄的衣衫,缓缓向着远处的山脉走去,脚步沉稳。

    烈日炎炎,自走出山脉,踏入天武国都城,忽然热闹起来。

    人声鼎沸,就是在边缘地带,各种茶馆酒肆、来往商贾熙熙攘攘。大街小巷之中,时不时有蒙着半边脸,或者是带着巨大兜帽的人出现,这些人往往都是三五一群。

    武府前来招收弟子的人先行一步到达武府,毕竟不可能因为程小炎一人迟到就让所有人都耽误了行程。

    停住脚步,程小炎望着拥挤的人潮,心情也是豁然开朗,天武国在西北大陆上也算的上是中上流的国家,面积数千平方公里,人口数百万之巨。

    都城之中人龙混杂,各种势力盘踞,仅仅是排的上号的宗门,就有两手之数。

    “客官,大热天的,来喝杯茶?”身边的茶楼上,一个小厮正探出头来,看见驻足的程小炎,急忙拉拢起生意来。

    程小炎回头一望,“闻香来”。自己赶了半天的路,正好歇一歇,茶馆酒肆之中,往往汇聚了三教九流,自己初来乍到,倒是可以从旁人嘴中知晓一些都城的情况。

    迈步上楼,只见茶楼上生意火爆,随意挑了个靠窗的位置,程小炎独自坐下。

    一杯清茶入口,全身疲惫尽去,手法虽然粗糙,在这都城外围却已是不多见了。

    “嗨,你们听说没有,武府好像出事了,听说前几天有剑宗的人找上武府,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一个说法。”不远处,一名大汉痛饮一杯,茶水四溅,一脚搭在长凳上。

    “不会吧,这两个大势力好多年都没有发生争斗了,难道说武府有什么人得罪了剑宗?”旁边一个瘦子接茬。

    “鬼知道呢,我们也就是看个新鲜罢了,跟我们有个鸟关系,不过,听说好像王家也搀和进去了。”大汉抹抹嘴,又道。

    “天武国可是平静了许多年了,估计这些大人物好吃好喝惯了,嘴里淡出鸟来了,找点事情活动活动筋骨。”邻近有人听到,高声道。

    哈哈哈!

    众人传出一阵笑声。

    “还有一件大事,听说今年武府在云山城招收弟子了,好像还点名了一人。”

    “新鲜事啊,云山城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也能出什么人物?”汉子哈哈笑着,嘴角露出不屑。

    “要我说啊,这武府弟子来来回回,都是人物,不过,最厉害的还是出在武府,剑宗,王家三家啊。”瘦子筷子点着桌子,大声道。

    “那是当然,这三方,任何一家跺一跺脚,天武国都得动上三分。”

    清茶见底,程小炎微微摇头,走下楼来,看来众人也只是道听途说,并没有什么特别有用的消息。

    不过方才那汉子说起剑宗有人向武府发难,他心中微微一动,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影子,云山会中那个不惹尘世的倩影。

    一个时辰后,面前出现了一座巨大山峰,山峰出奇的陡峭,拦腰像是被巨大的刀芒砍过,形成一大片空地,树木葱郁,时不时从其中露出一截屋顶。

    沿着青石筑就的山路而上,树木突然高大起来。

    程小炎不动声色,一步步拾级而上,在树木的背后,时不时有几道目光隐隐出现,很快又是消失。

    登上最后的石阶,视线忽然开阔,一座高大十米的石门出现在眼前,石门之上,两哥遒劲的大字飞龙引凤:武府。

    门前老树开新花,竟然是极为罕见的铁树,弯弯曲曲,遮天蔽日。

    “程兄,你终于来了,别来无恙啊!”刚进门,一道熟悉的人影出现,一身华服,眉眼清秀,乃是徐阳。

    “你怎么在这里?”程小炎微微一愣。

    “临走之前,城主交代我要与程兄相互照顾,听闻程兄有事晚到,特地在此等候程兄。”徐阳神色之中,露出几分亲近。

    程小炎心中一动,这徐阳好深的城府,如果没记错的话,上次他在城主府中见到自己的神色并不怎么友好,如此善于控制情绪,此人纵然修为不会太高,也能成就一片天地。

    “多谢!”程小炎微微一揖,算是谢过。

    两人沿着道路走过百米,人群陡然变多,在广阔的演武场上,不少人正在修炼,爆发出来的气息,最低也是在淬体境之上。

    不远处,一座半圆形的建筑物中,不时传来打斗声与喝声。

    “程兄,新生先要去库房领取胸章,前面就是。”徐阳道。

    一座低矮的屋子前面,两个老生模样的人正在打瞌睡,脸色极为难看。

    “二位,我来领取胸章。”程小炎上前一步,这种流程他已经十分熟稔,当初在云海域中进行修炼时,也有辨别弟子的徽章,大凡强大一些的势力,都是讲究规矩二字,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让新生知道自己的份量。

    “呦呵,就是你小子,耽误了我们整整半天的功夫。”一人抬起头来,上下打量程小炎一眼,脸色不善。

    “小子,师兄我在武府呆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见报到迟到的新生,记住了,这里是武府,不是你家。”另一人从桌子上拿起一个蓝色的胸章,拿在手中颠了颠。

    “二位师兄息怒,我们初来乍到,多多包涵。”边上,徐阳脸上带着微笑,忙道。

    “哼,记住了,以后不要乱了规矩,拿来吧。”两人手一伸,脸上透着不耐烦。

    程小炎神色不动,看小丑一样眼前着前面两人,被派来看管库房,必然也是一些不入流的小虾,这些人,仗着自己是老生,往往会从新生身上扣点好处出来,他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了。

    “小子,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两人眼色同时变了变,看着程小炎戏谑的眼神,脸色彻底沉了下来,身上透出一股寒意来。

    “敢耍我们,找死!”一人冷喝一声,刷的一下站起来。

    “是么!”程小炎神色一冷,双目中透出寒光来,一丝若有若无的血腥气泛起,出现片刻又是消失。

    那名想要动手的老生接触到程小炎的目光,身体突然一怔,心中没来由一颤,竟敢不受控制的想要躲避程小炎的目光。

    见鬼了,他眼眸中划过一丝惧怕,面前的新生明明没有任何的东西,但是从他的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却让他下意识的不敢靠近。

    “哼,小子,今日就便宜了你,以后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他再次看一次程小炎,面前的少年面无表情,连躲避的姿势都没有做出,仿佛料定了他不会动手一样。

    “多谢。”程小炎接过胸章,转身行去,不咸不淡留下一句。

    “今天真是见鬼了。”身后,两人只觉得身体一松,都是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对方。

    走过数处巨大的丛林,建筑物开始增多,每座建筑都是各有特色,有低矮的庭院,还有二三层的香榭楼阁。

    不过最为醒目的三座建筑,一座是高达数十米的楼阁。

    楼阁之中,一阵阵暗香时不时传出,就在相距楼阁不远处,一连串的巨大房屋相连,一股股炽热的气息从其中传出。

    在一棵参天大树之后,有一座黑色风格的院落,非常安静,没有丝毫的声音传出,在热闹的广场之上显得非常的诡异。

    “程公子,你终于来了。”转过一处小道,一座不大不小的院落出现,假山错落,树木挺拔,门前一道俏丽的影子,正是徐佳妮。

    徐佳妮的身后,一道慵懒的身影正靠在树上,百无聊赖的打量着程小炎,一身黑色的劲装,性感的下巴微微扬起,对着程小炎眨了眨眼。

    程小炎神色间闪过一道淡淡的讶异,没想到徐柔竟然也会出现在这里,不过联想到徐阳的转变,心中也是明白了几分。

    徐战这老狐狸,竟然想让徐家之人都是靠上武府这棵大树。

    刻意没有理会徐柔的目光,程小炎对徐佳妮道:“还真是巧。”

    “这是武府分给我的一处院落,能住十人左右,我们既然为盟友,又出自云山城,便住在一起好了。”徐佳妮表情微变。

    心中叹口气,程小炎心中极为不愿意,徐佳妮是什么人?走到哪里哪里就是灾难,他可不愿意再给别人当挡箭牌,眼角一闪,却见徐柔双眸中露出盈盈笑意,满是挑衅。

    这个女人,不得不说,仅仅是站在那里不说话,一双眼中表达出来的气息却胜过任何话语。

    住就住!

    程小炎并非量小之人,云海域中他什么没见过,岂会惧怕这种挑衅,当下大步就是走了进去。

    “这下子,估计有好戏看了。”身后,徐柔眼角一抹笑意泛起,修长的手指放在唇边,微微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