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2章 杀人刀,活人剑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6本章字数:3145字

    见到几人消失在高处,程小炎这才对着密林深处走去。

    新生试炼,他并不怎么在意,只是徐柔二人在身边,倒是掣肘。

    嗯?

    进入密林不到半个时辰,程小炎目光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嘲讽,这么快就耐不住性子了么?

    一股微小却熟悉的杀意出现,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这是第四次了。

    程小炎不动声色,只是继续朝着深处行去。

    就在距离他千米之外,一道阴影隐藏在茂密的树叶之后,黑衣兜帽,目光中一道凌厉的寒芒射向远处。

    嗖!

    黑影几个起落,快速的消失,一股厚重的血腥气快速弥漫。

    地面上,凡是被血腥气波及到的草药瞬间枯萎,成为枯草。

    手中草药刚刚拔起,程小炎目光中一道金色光芒闪过,手中草药已经变成了充斥着灵力的暗器。

    叮!

    一声金铁之声响起,铺天盖地的血腥气迎面而来。

    爆退数十米,只见在他原来所立树下,一道黑色的身影立着,手中长剑锵然入鞘。

    轰隆!

    身后一颗两人合抱的大树中间部位忽然错动,随即倒塌。

    程小炎心中一寒,大树断裂的位置,正是自己刚才脖子所在的高度。

    要不是自己躲得快,此刻恐怕已经身首异处。

    “武府真是好大的规矩,组织者竟然还可以暗杀新生,不觉得丢脸么!”程小炎冷喝道。

    “哈哈哈,程小炎,在武府,我就是规矩。”身后,一串张狂的笑声传出。

    武道!

    “你这个耻辱,小爷早就料到你会来这一手。”

    “程小炎,你只不过是个云山城小小一只蝼蚁,你以为你能配得上佳妮?笑话,你以为你能被武府看中?”

    武道脸上露出几分阴笑,平日里儒雅的形象消失殆尽,露出了真面目。

    “实话告诉你,点你名的人,就是本少爷。凡是与我作对的,下场只有一个,死!”武道伸出一指,全身都散发着嚣张的气焰。

    程小炎微微摇头,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看来这个家伙虽然心黑手辣,倒是还有点心机,没想到自己的命被人如此惦记。

    “耻辱,你以为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么?就你这智商,在茅房里多呆一分钟我都担心你吃屎,小爷既然敢来,还没把你这小杂鱼放在眼里。”

    程小炎语出平静,越到后面,武道的脸色就是难看一分。

    天武国之中,武府势力为最。

    武道是什么人?

    武府的二少爷!

    虽然只是蕴灵境修为,却主宰着许多人的命运。

    武府内外长老近百名,只需要一句话,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武府之中,规矩是第一位,武道的二少爷身份,让不少洞天境的强者都只能为之卖命。

    在天武国之内,武道的名字众人皆知,他何时被人这么辱骂?顿时气得脸都白了。

    “小子,牙尖嘴利,我今天就让你死!“武道一声怒吼,全身之上炸起灵力能量,对着程小炎冲来。

    程小炎淡笑一声,双拳暗暗积蓄力量,这样的井底之蛙,一拳便可以解决。

    就在此时,一道黑影径直跃出,挡在了武道的身前。

    “血墨,你挡住我做什么?”眼见黑衣兜帽的人挡在眼前,武道脸上愠怒泛起。

    “你不是他的对手。”血墨的声音极为低沉,从始至终都看不见脸面。

    程小炎心中微微惊讶,眼前这个黑衣兜帽的家伙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嗅觉,他开始警觉,只有在尸山血海中走过来的人,才会对危险如此敏感。

    武道心中一股无名火窜起,自己会不如眼前这样一个家伙?

    上次要不是徐战挡着,程小炎早已不存在于这片大陆。

    他恨恨的看了一眼血墨,还是忍住了。

    “你是什么人?”看到血墨转身,程小炎问道,此人给他的感觉非常不好。

    “血门的人。”

    “血墨,少跟这个废物废话,杀了他,阴阳破障丹就是你的了。”身后,武道低喝。

    “这位小兄弟,对不住了。”

    血墨的身体猛然一动,一股浓得化不开的血腥气席卷而来。

    长剑出鞘,一抹森寒的冷光在空中划出弧线。

    空中几片树叶飘落,片片从中心处分为两半,齐齐整整。

    程小炎眉头微皱,全身灵力快速运转,这个血墨对于灵力的操控力非常不错。

    “我给你一个投降的机会,给你十秒钟的时间。”血墨低着的头抬了起来,兜帽的间隙中,露出一张伤痕遍布的脸。

    “不用了,我的字典里没有这两个字。”程小炎右手一挥,撅断了身边的一截树枝,指了指血墨手中长剑。

    “狂妄!”

    眼见程小炎竟然想用树枝与自己交手,血墨一声冷喝,身体如离弦之箭,快速跃起,手中剑刃在空中连连斩出,冷光幽幽。

    一剑未完,第二剑剑芒竟然划破尚未消失的剑芒,可见其出剑之快。

    冷笑一声,程小炎身体飞速动了,手中树枝迎向来人。

    啪!

    两相交接,发出清脆的响声,树枝自末尾的地方被齐齐削断,一截玄色布块迎空飘落。

    “剑道宝术!”

    一击而退,程小炎已经摸清了来人的路数,刚才每一剑只要碰上丝毫,恐怕就要殒命。

    血墨手中挽着万千剑花,一只眼睛中露出惊讶,他杀人无数,就是洞天境的人碰上他,也是会被浓烈的杀气所震慑。

    更遑论能接下他的剑术。

    眼前的少年,仅仅使用一截树枝,竟然挡住了他精心准备的一击。

    “血墨,你在等什么,快杀掉他。”武道眼神中透出不耐烦来,在他看来,血墨对付程小炎,跟踩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锵!

    长剑再起,杀气凌然。

    两人快速又战在一起,程小炎手中树枝之上,浓郁的灵力不断喷吐,与长剑瞬间就是斩出三十多次。

    一侧,武道脸色阴沉,看着前方眼花缭乱缠斗的两人,心中骇然。

    血墨他再了解不过,这个家伙一手剑道宝术,以速度与技巧著称,每一剑都是断绝生息的杀招。

    仅凭一手剑术,在外府之中,从来都是立于不败之地。

    然而,眼前两人竟然打成了平手。

    并且,程小炎使用的还是一截树枝。

    每次血墨的长剑要刺中的时候,程小炎却能险而又险的躲过去,就好像知道长剑会出现的位置。

    啪!

    再次一声脆响,程小炎手中树枝从中间断裂,一道灿烂的剑芒堪堪从他眼前擦过。

    看到这般情景,武道脸上涌起狂喜,厉声道:“血墨,杀了他!”

    然而他话音落下许久,却见到前方的黑衣人纹丝不动,双眼只是盯着手中长剑,从兜帽的缝隙中,能看见冷汗涔涔而下。

    程小炎扔掉手中树枝,突然道:“如果你不打算动用修为的话,十招之内,我废了你的剑。”

    血墨身体巨震了一下,目光带着震惊和不解,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能看穿我所有的剑法?”

    “因为你太蠢!”程小炎一声冷笑。

    “剑道,出磔闪闪光芒如花,两腰两腕一破若瓜,你一心追求速度与杀人,殊不知杀人刀,活人剑六个字。”

    “杀人刀,活人剑。”

    血墨嘴中呢喃一声,似乎是受到了非常大的震动,手中长剑猛然插在地上,全身开始剧烈的颤抖。

    “真正杀人的刀,能做到千万刀芒之中不伤人分毫。而真正的剑术,在敌人绝处时存一线生机,方才参破剑术极致。你心中只有杀人的剑,却没有活人的剑,剑术再难寸进。再练下去,必将迷失心智。”

    程小炎神情淡然,方才血墨与自己缠斗之时,招招必杀,却未动用修为,显然是想逼迫自己投降。

    这才让开三分面子,否则废其长剑。

    当年他修出完美洞天,以自身演化世间万物,对于剑术更是无比精通,这世上能懂杀人刀,活人剑六个字的人又能有多少。

    咔嚓!

    血墨手中长剑掉落,额头之上,冷汗涔涔而下。

    良久,他猛然对着程小炎深深一揖,捡起长剑,转身便走。

    “血墨,你什么意思,快给我杀了他!”

    此时此刻,武道彻底暴走,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雇来的帮手,竟然对着程小炎作揖。

    “你今日要是不杀他,我要你血门从此在武府无立足之地!”武道一声怒吼,灵气汹涌。

    然而血墨像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径直离开。

    “耻辱,接下来就该算算我们之间的账了。”程小炎嘴角露出一丝戏谑,全身之上,狂猛的灵力刹那翻腾。

    拳风带起气浪,树木作响,树冠几乎在瞬间,就是被气浪吹得倒向一边。

    武道暴怒,双手虚抓几下,一声低喝,冲上程小炎。

    虽然不知道血墨是怎么回事,不过他可是蕴灵境中期,只差一步就能迈入后期。

    砰!

    双拳相接,武道脸色狂变,一股他从未感受过的霸道力量砸入他的右臂,脸色立马就是发苦。

    “滚!”

    一声暴喝,拳头上力道再进一分,程小炎身体上,浓郁的灵力溢出。

    既然对方不仁,那就怪不得自己不义。

    今天,武道必须死!

    武道身形应声而飞,平日好吃懒做,程小炎的力量哪里是他可以相比。

    呼呼呼!

    就在程小炎欲要斩杀武道之时,突然狂风大抓,地上一片巨大的阴影投下。

    庞大的赤血鲲突然发现,树叶倒卷,翼展十米几乎占据了半个天空。

    巨大的爪子抓住了武道,一声唳叫,对着长空快速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