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章 血门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6本章字数:3048字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强劲气息,程小炎眼角不禁跳动了一下。

    这股气息,洞天境的强者。

    举起的拳头猛然间化为爪,将已经快要变成疯子一样的武道抓在了手中。

    “动一下试试,我给你一具尸体!”冰冷的话语从嘴中传出,程小炎手中微微用力。

    啊!

    武道一声惨叫,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那只铁钳一样的手,让他全身的灵力丝毫无法集聚。

    已经到了眼前的大手猛然凝固,一张惊骇的老脸出现在眼前,来人一身黑色衣衫,大约在四十岁左右,腮帮子塌陷,看起来非常刻薄。

    “小子,我是执法队武长老,你无视规矩,私自聚众内斗,竟然还敢对二少爷下手,速速放开,以求从轻发落。”来人厉声呵斥。

    “来的可真是时候。”程小炎心中冷笑一声,此人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这个时候匆匆赶来,明摆着知晓此事。

    “小儿休得猖狂,藐视府中规矩,今天必要拿你,以正纲常。”见到程小炎竟然敢这么对他说话,武长老怒道。

    “巧言善变,我问你,你方才赶来,怎么知道是我聚众内斗,莫非你这个做长老的是千里眼?”

    周围新生都是心中一个咯噔,方才他们还在想武长老来得及时,程小炎如此一说,似乎这武长老来的确实有些蹊跷。

    一些老生则是神色中带着几分鄙夷,这位武长老就是依附武道,才坐到了执法队长老的位置。

    平日里,打着执法队的名号不知道搜刮了多少的油水。

    被识破阴谋,武长老脸色却是不变,双手猛然一沉,全身之上,一股滔天气势爆发出来。

    浓重的威压让众人都是不由后退几步。

    “小子,你今天倒是让我大开眼界,武府之中,很久没有见过如此猖狂之人。”武长老沉喝一声,双手对着空中遥遥一招,一道灵力长链出现。

    微浪式!

    心头一声闷喝,程小炎右拳之上,一层暗金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他虽然不想过早的暴露实力,但是眼前之人,明摆着是冲自己而来,那也就没有必要留手了。

    “给我捆!”

    武长老轻笑一声,灵力长链凌空甩动,对着程小炎捆去。

    锵!

    就在此刻,一道黑影后发先至。

    一串绚丽的银色剑花突然亮起,将灵力长链斩成数断,随之一股刺鼻的血腥气味扑面而来。

    长剑入鞘,一道黑衣兜帽的强壮身影稳稳立在了武长老与程小炎之间。

    众人脸色狂变,浓郁的血腥味让他们极为不适应,连徐佳妮都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竟然是血门的人。”不远处,一帮老生压低声音,语气中似乎非常惊讶。

    “那帮家伙一个个都是疯子,今天这事情真是蹊跷,一个刚来不到十天的新生,竟然引出了这么多的事情,连血门都是惊动了,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关键是徐佳妮那样的美女都牵扯在一起,真是让人嫉妒啊。”

    片刻之后,血腥味终于淡了几分,武长老的脸色却变得难看起来,非常难看。

    “血墨,你没看到我正在执法!”武长老眸光森寒,身上所有气息都是内敛,似乎随时都准备发出攻击。

    “就你们这帮饭桶也配说执法两个字。”巨大的兜帽抬起,从露出来的一角中,一丝冷漠的杀气溢出。

    当中被血墨如此训斥,武长老脸色铁青,全身气势明灭不定,似乎随时都要爆发,当下冷哼一声,道:“武盟与血门从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难道你想挑起祸端不成?”

    “你在威胁我?”

    血墨的声音忽然变得非常低沉,一字一顿,每吐出一个字,他身上的血腥就是浓郁一分,到的后来,竟然让人有些作呕。

    周围众人都是吓傻了,此处虽然都是各方天才,但是真正杀过人的能有几人。

    而血墨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血腥气,是染血无数自然产生,这种威势,不是只知修炼的人所能比。

    “师兄,此人好恐怖。”一些女孩子甚至禁不住身体都有些颤抖。

    “血门的人,都是一帮疯子,记住,就是招惹了谁也别招惹这帮疯子。”一名老生双眼中满满都是忌惮,低声道。

    “血门到底都是些什么样的人?”有人好奇道。

    那名老生微微沉思,这才道:“武府之中,势力复杂,无论在外府还是内府,各大势力都有牵扯。但是血门,从来不挑选人。据说,那里的每一个人都有非常痛苦的经历,平时在府中很难见到他们。这些人行事从来不顾及后果,就是一帮真正的疯子。”

    老生的话语让不少人不禁身体都是一阵发寒。

    凶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不过是多么强大的修为,要是遇上这样一帮人,估计也是非常头疼。

    那名老生声音虽然很轻,但还是落在了程小炎的耳中。

    另一侧,武长老的脸色从铁青变成了苍白了,他自然知道血墨洞天境的实力,两人要是动起手来,谁胜谁负很难说。

    但是与血门的人打架,随时都有可能丢了性命。

    而眼前这个家伙散发出来的气势,似乎下一秒钟就会动手。

    “哼,血墨,今天的事情,我暂且不追究,不过这小子竟然敢对二少爷动手,在这武府,他怕是待不下去了。”武长老全身的气势突然间散的干干净净,冷声道。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怕你操的心多了,一颗心操碎。”程小炎一步迈出,手腕一松,武道狼狈的摔倒了地上。

    见到这般情景,武长老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二少爷要是出了半点事,他这个长老也算是当到头了。

    啊!

    然而不等他第二口气,武道又是发出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如同杀猪般。

    只见程小炎一只脚不偏不倚,正好踩在武道的脑袋上,丝丝血迹蔓延而下。

    此时此刻,程小炎真正起了杀心,此子虽然只是蕴灵境,但是心狠手辣,心胸狭窄,诡计多端。

    这番结下怨恨,一旦放虎归山,必然对他施以辣手。

    周围一些新生不由都是发出惊呼,不可思议的看着程小炎,他竟然想当着执法队长老的面下杀手。

    这,不可谓不恐怖!

    就连一旁血气滔天的血墨,身体都是微微一僵。

    “程小炎,不可。”万钧一发之际,一直温润的手却搭上了他的胳膊,回头,只见徐佳妮微微摇头。

    程小炎微微思索,片刻后,这才放开了武道,一脚踢向了武长老。

    对于他来讲,这武府可待可不待,不过他要是真杀了武道,估计会让徐佳妮等人受到牵连,这才是他所顾忌的。

    “滚吧,再敢使什么阴险狡诈之术,就做好死的准备。”

    “哼!”执法队的人急忙将武道搀扶起来,武长老狠狠盯了一眼程小炎,这才转身离去。

    灵力场上,武林的脸色就如同在茅坑里浸泡了三天,说不出来的难看。

    一帮武盟的人,脸色都是灰溜溜,眼见武道都是被人踩在脚下,哪里还敢说半句话。

    数十人畏畏缩缩,飞也似的逃走了。

    “今日,多谢了。”几人离去,程小炎这才转身,对着血墨道。

    此人纵然曾经对他不利,但是在血门之人的身上,他心中似乎也有一丝相同的感受。

    摩天渊中,他被自己曾经最尊敬的人献祭,只为了获得传说中至高无上的力量,那种痛苦,是无法说出的。

    “不,该说谢谢的人是我,要不是你的指点,恐怕我真的会迷失自己。”血墨拱手一揖,声音虽然低沉,却能听出一丝真切的感谢。

    程小炎不置可否,微微点了点头。

    “上次的事情,非常抱歉,我已经接受了门中处罚,今日前来,是有一个不情之请。”

    “哦?”程小炎一愣,露出一丝询问之色。

    “我们希望你能加入我们血门,武盟之中,武道仅仅算是一个小角色,真正的强者,都在内府之中,你既然招惹了武盟,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血墨道。

    闻言,在场老生都是一阵发愣,血门之中,人数只有数十人,想要加入血门,往往需要严格的考核,从未曾听说血门会主要邀请别人加入。

    而且,血墨似乎对程小炎十分的客气,这就更加奇怪了。

    要知道,血门的一帮家伙,从来都是冷冰冰的。

    “不必了,我这个人向来独来独往惯了,受不得拘束,对于帮派,也没有什么兴趣。”

    程小炎不禁一阵头大,云山城的弟子就已经让他够头疼的,现在又来一个血门,当即就是连连摇头。

    “他竟然拒绝了,我去,血门可不是想进就能进的啊。”一名老生长叹一口气。

    “那……”见到程小炎如此坚决,血墨微微沉吟,随后从手中拿出一枚黑色的令牌,道:“这是血门的令牌,得令牌者便是我血门的朋友,还请不要推辞。”

    黑色的令牌,巴掌大小,玄铁铸造,上面有无数道刀尖斩刻的痕迹。

    这回程小炎没有拒绝,接过了令牌,毕竟,在武府之中,多了一个朋友就多一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