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7章 特殊事件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7本章字数:3104字

    宽阔的大厅之中,程小炎的声音异常的清晰。

    听得这话,众人心中不禁一阵腹诽,不少人都是开始好奇,斗笠之下到底是何人。

    除了剑宗和武府,在天府国之内,还没有敢和王家叫板。

    三家势力占据三个最好的方位,分庭抗礼,在利益面前,偶尔也会有一些摩擦。

    不过,却不会像眼前这人一般肆无忌惮,连续两次讽刺王家大少爷。

    座位上,王鸿双拳咯咯作响,一双眼紧紧的眯起。此人,必须除掉,不管他是何方神圣。

    “王家的东西在这拍卖行出现,证明这东西的珍贵,现在物归原主,皆大欢喜,老朽这里恭喜大少爷了。”邢老脸上笑眯眯,急忙打圆场。

    此话一出,王家之人果然脸色变好了几分。

    众人也都是松了一口气。

    “诸位,这雷火鳞铠是最后一件拍卖品,不过,老朽今日亲自主持,是因为有一件更加贵重的东西。”邢老老眼一转,望向众人。

    “什么?还有,邢老,您老人家这胃口吊的也太好了。”

    所有人都是呼哨,能让这老头子亲自出马的东西,难道是有地阶的宝术?

    “邢老,快点亮出来吧,大家都等不及了。”

    邢老伸手压了压,大声道:“今日剑宗宗主亲临,是为了求得一株药草,只要有人能够拿出来,便是拥有了剑宗的友谊,并且,还会获得宗主大人所用之剑。”

    喧嚣的声音戛然而止,如万马齐喑,就连在座一些大势力都是目瞪口呆。

    几道目光悄然望向了人群之上的那道绝色丽影。

    邢老的话如同一个重磅炸弹,不少人都是使劲的吞咽口水,响成一片。

    获得剑宗的友谊,并且亲自持有天澜的剑,恐怕众人从来都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发生。

    邢老非常满意的看着众人的反应,那里是一个个渴望的眼神,就是排的上号的大势力,眼中也是露出渴望。

    自古宝剑绝色,哪个武者不追求?

    何况,那还是天澜所用之剑,想到这里,所有男人都是被激起了一股渴望。

    程小炎身形不禁动了动,隔着斗笠望向那道身影,是什么样的药草竟然要拿出所用之剑来换取。

    “我去,不是吧,这是怎么回事,宗主需要什么药草,直接放出话去,还不是大把大把的有。”身旁,天宇神色也是奇怪。

    “邢老,不知宗主大人需要的是什么药草?”有人发问,安静被打破。

    无数道目光汇聚到了邢老的身上,期待着答案。

    “冰灵焰草!”邢老摊了摊手,有些黯然道,自己要是有着冰灵焰草,肯定第一时间献上。

    冰灵焰草!

    此言一出,顿时掀起一片浪潮,众人都是露出失望的神色。

    冰灵焰草在药草之中并不算是最珍贵的东西,但绝对是最罕见的东西。

    这种草,生长的地方飘忽不定,悬崖峭壁,雪山寒潭,十日成长,一日枯败。

    别说是天府国,就是偌大的西北大陆,这样的药草有可能一辈子都寻不见。

    “邢老,这冰灵焰草就是在座众人,闻得其名的人估计也是屈指可数,这个条件,可是太难了啊。”一名老者发话。

    “呵呵,老朽自然知道这东西的难寻,所以宗主大人的意思是,半年为限,只要能寻到,今日之言依旧有效。”邢老微笑道。

    闻言,不少人心中又是燃起了一丝希望,半年为限,就算再难,也要找上一找。

    一旦寻到,日后飞黄腾达,有剑宗这个庞然大物在后面撑腰,天武国之内,便可以横着走了。

    更重要的是,能拿到天澜所用之剑,天武国之内,剑宗宗主的美貌与实力齐名,甚至前者还要占据上风。

    英雄尚且难过美人关,更何况这些寻常的人。

    “呵呵,诸位放心,老朽有幸得到恩准,宗主大人所用之剑今日便留在拍卖行,作为凭证。”说完,邢老转身,朝着那道丽影恭敬的点点头。

    高位上,天澜站起身,羊脂玉般的手伸出,光华闪动,多了一把长剑,如月如华,剑身修长而富有韵味。

    早有侍者恭敬的接过,飞快小跑,递给了邢老。

    “想必诸位都是有所耳闻宗主大人这把剑,此剑名为烬,能够列于上品宝器。”邢老的语气中,透着羡慕。

    “哼,他知道什么,宗主这把剑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天宇忽然哼了一声。

    “自然是不简单,已经蕴育除了剑魂的剑,无论距离主人多远,都是能感应到吧。”程小炎目光之中带着一抹感慨。

    “你怎么知道!”天宇一声低呼,一把扯住了程小炎的袖子。

    “会锻造宝器,难道就不认识宝器么。”徐柔的声音懒洋洋的传过来。

    天宇这才释然。

    拍卖台上,邢老神色转动,又道:“诸位,半年之内,凡是能够主动帮助宗主大人寻找冰灵焰草,剑宗都会有所相赠。运气这东西,可是很不好说,几年前,老朽听说有人发现过冰灵焰草的痕迹。”

    邢老一句话,再次让气氛激烈了起来。

    “天宗主,我清风宗愿助一臂之力。”清风宗乃是一个二流的势力,此时表明态度,等于是间接的巴结剑宗。

    “我五绝门也愿意略尽绵薄之力。”

    ……

    不到片刻的时间,大厅中一些势力都是表明了态度,如此机会,自然人人都是不愿意错过。

    “哈哈,各位果真是仁义之人,我王家也愿意帮助天宗主。只是,想问问宗主大人,这冰灵焰草所为何用?若是其他药草能够替代,岂不是更好。”一道洪亮的笑声传出,赫然就是王家那名老者,只是他的笑声中,似乎包含着一抹不怀好意。

    “什么用你就不用打听了。”剑宗的位置上,胖子神色很是不好看,冷声道。

    众人都是有些愕然,王家这话问的并没有什么问题。

    “那个老东西话里有话。”天宇也是冷哼一声,脸色跟胖子如出一辙。

    程小炎心中微微惊讶,天澜既然拿出了所用之剑来交换,说明她非常需要冰灵焰草。

    而胖子对王家的态度如此冷淡,让他想到了初入都城时,在茶楼上听到的那则消息,剑宗与武府有一些矛盾发生,而似乎王家也是有着牵扯。

    目光猛然一变,程小炎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

    当日天澜夺得五阶六翼玄狮的妖元,袭击她的人正是武天极与王家的人,冰灵焰草最大的价值就是抹去妖元的狂暴。

    如此看来,天澜炼化了六翼玄狮的妖元。

    “嘿嘿,我倒是听说了一点小事,不知与这冰灵焰草可是有关。听闻宗主大人炼化了一颗五阶的妖元,恐怕,身体遭到了妖元狂暴能量的反噬吧。”老者声音得意,听来让人讨厌。

    众人无不惊骇,一些大人物都是震惊,五阶的妖元,直接炼化,可是会对经脉造成非常大的损伤。

    “果真如此么,还真是大胆。”程小炎眉头皱了皱。

    妖兽一身的修为都是集于妖元,越是强大的妖兽,妖元之中包含的狂暴能量就越是磅礴。

    恐怕以他神灵之力锻体的条件,也是不敢轻易炼化五阶的妖元。

    “怎么,你有什么指教?”就在王家老者洋洋得意的时候,天澜的声音传出,如珠落玉盘,平静之中带着异样的高傲。

    随着声音,一道无形的气场几乎在瞬间,就是笼罩在了大厅穹顶之上,迷迷蒙蒙。

    一丝淡淡的威压席卷大厅,迷蒙却是不容抗拒。

    众人心头都是一凛,这就是强者么?

    仅仅是一道气息,就是让人无法承受。

    与众人不同,那名王家老者腮帮子却是猛然抽动了几下,脸上得意神色刹那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且,他的背都是不自觉的弯下。

    那道威压仅仅是存在了不到半分钟就是散去,所有人都是不由松了一口气。

    王家老者脸色难看,却是敢怒不敢言,刚才那道威压,让他只觉得如背负十万大山,无比沉重。

    “诸位,既然没有人能够拿得出来这冰灵焰草,这把剑老朽先代为保管了。”邢老挤出一个笑容,就在侍者将要拿走“烬”的时候,一道声音却是响起。

    “我有冰灵焰草。”

    气氛略微沉寂,随即几道目光唰的一下就是落到了声源处,王家的人都是神色变化。

    剑宗的位置上,天澜臻首轻抬,眸光中露出一丝光彩,身躯微动。

    “我靠,怎么又是这小子。”

    “见鬼了,他怎么什么都要插上一脚,这回不会来一句,忘在家里没带出来吧。”

    “嘿嘿,这回要是拿不出来,估计连剑宗都是得罪了,这家伙会不会这里有问题。”说话的人指了指脑袋。

    见到说话的竟然是程小炎,就是邢老都是脸色有点怪异,更不用说其他人。

    然而,下一刻,所有人都是闭上了嘴。

    程小炎的手中,一个玉瓶轻轻拖着,透过晶莹的玉瓶,其中,一株药草完完整整的立着,叶片晶莹如玉,无根无尘,正是冰灵焰草。

    拍卖台上,邢老老眼中光芒亮起,一挥手,早有侍者走向程小炎。

    高位之上,天澜神色中异彩纷呈,目光落在了玉瓶之上,微微惊讶。

    众人都是神情一滞,额头上满是黑线的看着程小炎。

    “奶奶个腿,他还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