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0章 抢夺雷火鳞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7本章字数:3125字

    一场大战之后,密林之中已经是一片狼藉,中间百米大小的地方形成一个巨坑。

    “我们先回武府,看来王鸿已经知道了拍卖黑曜铁的人就是你,恐怕王家很快就是要派人上门了,我得找师父庇护。”徐佳妮沉思道。

    “王家这帮孙子,竟然想在此地扼杀我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找上门正好打回去。”天宇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当下就是怒道。

    “既然王家想要置我们于死地,那么……”程小炎眸光闪动,开口道:“你们先回武府,我去了结一件小事。”

    四人露出疑问之色。

    “不好,没有时间解释了,快走。”程小炎刚要说话,却是感应到两道强大的气息快速接近,催促道。

    四人也不再说什么,速速离去。

    见到四人不见踪影,程小炎匆忙掩盖全身气息,飞快的向着王家的方向而去。

    就在他离去不到半盏茶功夫,两道身影出现在原地。

    “咦?看来确实有一场激战,打的还不赖嘛。”胖子已经换了新衣,脸色好奇的对着狼藉的战场打量了几眼。

    “嗯,王家的人设置了结界在这里,隔绝了里边的气息。”天澜美貌动人,冰肌玉骨,眼光顾盼间,已经看出了事情原委。

    “这帮家伙,哪里还有一个古世家的样子,竟然对着一个小子下手,不过看这样子,似乎那小子逃走了。”

    胖子双手比划着,望向天空之上,忽然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

    “不对,这些树叶从中一分为二,一模一样,这……这是万剑归宗,那人难道是我们剑宗的弟子?”

    闻言,天澜神色也是露出一丝疑惑,那些树叶,的确是万剑归宗才能造成的破坏。

    但是这门宝术只有宗门一些长老才会修炼,其他弟子只有到了洞天境才会被传授,且还没有人能在造成眼前这么大的破坏。

    “莫非是天宇那小子?”胖子短手抵着下巴,苦苦思索。

    “天宇还不能达到这个地步,难道……”天澜美眸中亮起一抹异色,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少年,难道是他?

    随即,天澜就是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数月之前,他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淬血境,怎么可能从王家神变境的手下逃走。

    况且,这一系列的事件碰巧发生在一起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

    “这小子倒是有点古怪,身怀冰灵焰草,还能从神变境手中逃走,不过,那冰灵焰草恐怕不足以消除您体内的狂暴属性吧。”胖子道。

    “嗯,暂时只能这样,其他的日后再说。”天澜无暇无垢,神色淡然道。

    此刻,在一处山路上,四名精壮的青年正抬着一口大箱子,吃力的走着。

    “这雷火鳞铠真他娘的沉,不过今天我们可算是立了功劳了,回去一定要少爷赏我们一杯酒喝。”最前面的男子笑道。

    “瞧你那点出息,少爷看上的那个大长腿的妞,少爷吃了这第一回,我只要能吃第二回就好了,那双腿真他妈的长……”身后一人满头大汗,目光之中却是透着荡漾。

    “哼,敢和我们王家作对,那小子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少爷亲自出马,恐怕此时已经上路了。”

    “别让我碰上那小子,要不然我把他直接打成猪头,也不打听打听,我们王家在天武国是什么地位。”另外一人叫嚣着。

    话音刚落,那人脸色就是一变,只见前面大路正中间,一道黑衣人背对而立,双手负于身后,堪堪挡住了道路。

    “喂,小子,快滚开,敢挡大爷的道。”最前面的男子训斥道。

    然而等他们走进,那道身影依旧没有丝毫的动静,就仿佛木头人一样。

    “小子,活的不耐烦了,敢挡我们王家的路。”四人脸色都是一沉,对望一眼,悄然放下了手中沉重的箱子。

    两人拔出腰间长剑,彼此点点头,对着黑衣人影左右包抄上来。

    “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数到三,再不滚开,休怪爷爷长剑不长眼。”男子一声低喝。

    “一!”

    “二!”

    话音未落,男子手中长剑已经刺出,极为阴狠的刺向黑衣人腰间。

    然而他长剑还没有刺中来人,黑衣人负在身后的手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反手一个耳光,打的男子倒飞而去。

    三人见状,眼中都是露出阴狠,来者不善,长剑纷纷出鞘。

    某一刻,三人长剑齐齐斩出,其中两人,浑身气势甚至到了蕴灵境,气势不俗。

    黑衣人猛然转过身来,脸上挂着温暖人心的笑容,眉目英俊,身形单薄却有一股桀骜的气魄,正是程小炎。

    刷!

    不等三人反应过来,他已经闪电般出手,伸出手掌,分切两人脖颈。

    那两人伸出长剑想要回挡,面前的人影却是忽然消失,随后两人浑身都是一震,全身僵硬,目光开始快速的涣散。

    一巴掌拍碎两人天灵盖,程小炎反手又是将第三人震死。

    即便是蕴灵境,也是挡不住他蛟龙一样的力量。

    解决掉三人,程小炎淡淡转身,望向了被抽飞趴在地下的那人。

    “你……你不要……不要过来,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转眼之间,三人就是见了阎王爷,他哪里还有先前的嚣张。

    “咦?你不是说要把我打成猪头么?”程小炎淡淡一笑,目光和煦。

    “小的该死,小人……小人瞎说的,求你饶了我的小命吧。”

    “我问你几个问题,回答的让我满意我就饶了你的小命。”程小炎坐在大箱子上,淡淡道。

    地上的人神色大喜,连连点头。

    “箱子中可是雷火鳞铠?”

    “是!”

    程小炎心中一喜,果不其然,王家老者与王鸿二人亲自追杀他们,居然让几个蕴灵境的武者运送这么贵重的东西。

    不过,以王家在天武国的势力,其他人就是知道,也是不敢动手。

    岂料现在落在他的手上,既然你们想要扼杀小爷,那就别怪小爷不客气了。

    “你们王家最强的强者是何人,何等修为?”程小炎又道。

    “最强的……最强的是我们家主王空阳,神桥境中期,比武府和剑宗都是要强上一分。”那人小心翼翼回答道。

    “嗯。”程小炎点点头,此番他算是与王家结下了天大的梁子,纵然武府叶老出面,也是难以转圜。

    王家势大,受此大辱,必定欲杀他而后快。

    看来,自己还是需要提升实力,就现在的修为,即使动用了轮回印,也是难以与神桥境抗衡。

    “好了,你可以上路了。”收起思绪,程小炎微微一笑。

    “你……你不是说只要满意了就放过我。”那人惊骇欲绝,手指发颤,厉声道。

    “还是年轻啊,谁告诉你我满意了,我很不满意。”说完,程小炎一掌镇杀了那人。

    并非他无情,只是性命攸关,此人断然留不得。

    身下的箱子极为沉重,用力推动,纵然是程小炎的神力,也是感觉有些吃力。

    一脚踹开箱子,入目一件样式古老的铠甲正躺在其中,铠甲非常的单薄,但是其上却蕴含着不可莫测的力量。

    微微犹豫,程小炎就是将雷火鳞铠穿在了身上,要是拖着这样一口大箱子,恐怕走不出多远,就会成为众人的目标。

    只是,走不到千米,脸上就是露出苦涩,这件铠甲极为的沉重,重如山岳,每走出一步,地面上就是会留下一个浅坑。

    不仅如此,全身的气息都是变的极为的缓慢,甚至连经脉之中灵力的运转都是受到了限制。

    “好古怪的东西,仅仅是一个残件就是如此恐怖,要是整个铠甲,神桥境之下,岂不是成了活靶子。”程小炎心道。

    不过眼下并没有时间给他考虑,此时想要穿着这件铠甲走到武府已经是不可能。

    心中盘算已定,程小炎拖着步子向着都城最近的一个小镇走去。

    只有等全身的灵力都是恢复,恐怕才能带着这件东西回到武府。

    一个时辰之后,程小炎到达了一个小镇。

    小水镇,环境清幽,人烟较少。

    就天武国都城这么大的格局来说,这样的一个隔绝的小镇倒是让程小炎微微有些吃惊。

    不过他很满意,想必王家发现了雷火鳞铠被人劫走,也是很难找到这个小镇来。

    随便找了一间小旅店,程小炎匆匆关上房门,将雷火鳞铠脱下,顿时只觉神清气爽,无比轻松。

    排斥心中杂念,他双手结出印结,开始修炼。

    房间之中,灵力开始涌动,所有的心神都是进入到经脉之中。

    沉神内视,经脉之中一丝丝黑色的冰晶出现,时不时散发出一阵寒意。

    极冻寒狱乃是人阶中级的宝术,纵然那王家老者只是刚刚步入神变境,境界都未曾稳固,仍旧是非常恐怖。

    灵力随心而动,将黑色的冰晶包裹,想要将其炼化。

    但是那黑色的冰晶似乎非常顽固,任凭灵力汹涌,也是丝毫不为所动。

    就在这时,金色的气海翻腾,一丝丝神灵之力外溢,所过之处,灵气都是沾染上一层金色,黑色的冰晶悄然化为乌有。

    程小炎微微赞叹,神灵之力果然世所罕见,任何的东西在其面前,都是不堪一击。

    三个时辰之后,天幕如盖,月上西山。

    小镇一片安静,暗淡的房间之中,程小炎双眸睁开,金色光芒闪掠,已经恢复巅峰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