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章 疗伤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7本章字数:3084字

    房间之中,极为优雅,一股淡淡的暗香传出,让人心旷神怡。

    程小炎心中微微一动,美色在前,独处一室,谁都不能免俗。

    “我先来看看你体内伤势。”

    压制住心中念头,收敛心神,程小炎道。

    炼化妖元,狂暴属性会留在经脉之中,普通的灵力根本奈何不得,只要修为更为强大的人物强行将其逼出体外,或者是彻底炼化,方才能完全剔除。

    房间之中,只有桌凳,而第一步,需要感知天澜体内伤势,方才能解决,程小炎顿时犯了难,眼角狂跳。

    “到这边来。”

    另一边,天澜眸光闪动,也是看出了端倪,脸色微红道。

    说完,盘坐在床榻之上。

    心中长出一口气,程小炎守住心神,双腿盘坐,闭目沉神,手掌之上灵力运转,轻轻贴上天澜的背。

    虽然隔着一层衣服,瞬间的触感还是让两人都是微微一僵。

    心神齐出,程小炎沉神探查,只见经脉之中,灵力如大江汹涌,无边无际,神桥境果然非同一般。

    只是在汹涌的灵力之中,夹杂着需要极其细小的黑色能量,但是与灵力接触,后者立马就是溃散,不少经脉已经受到了损伤,并且仍有扩散的势头。

    其间还夹杂着丝丝参与的冰寒的药力,正是冰灵焰草的药力。

    程小炎心中惊讶,看来并非冰灵焰草导致了狂暴属性的反噬,而是六翼玄狮的妖元太过于强悍,冰灵焰草无法将其完全剔除。

    丹田中金色气海轻轻一震,丝丝神灵之力溢出,包裹上手掌,对着天澜破损的经脉涌去。

    当日程小炎炼化三阶妖元,其狂暴的能量直接毁掉了他的经脉,却因祸得福,神灵之力再造经脉,无比强横。

    嗯!

    天澜闷哼一声,脸上现出一丝痛苦,神灵之力一经涌入,经脉中灵力就是狂乱,疯狂躲避,妖元的狂暴属性更是如避蛇蝎。

    经脉是人体最为脆弱的部分,一旦损坏,需要漫长的时间进行修复,损坏严重,恐怕修炼之路就此斩断,无缘武道。

    神灵之力一番冲撞,天澜额头之上细密的汗珠沁出,光洁如玉的额头微皱,竭力忍受。

    “忍住!现在是紧要关头。”程小炎一声低喝,手掌上灵力喷吐,小心的控制着神灵之力,不敢有一丝的闪失。

    这一丝丝的神灵之力倘若失控,就等于在天澜海量的灵力中投下一颗炸雷,一个不慎,经脉尽毁。

    所有的心神都是用于其中,金色的神灵之力沿着经脉缓缓游走,半个时辰之后,方才运转过一个周天。

    两人早已经是大汗淋漓,程小炎长吐一口气,再次感应,经脉之中黑色的狂暴属性只是减去一丝丝,不过破损的经脉之上,却有点点金色光芒泛出。

    “你的经脉损伤的太过于厉害,治疗恐怕需要一段时间。”睁开双眼,程小炎道。

    天澜点头,试着运转经脉,果然察觉似乎比之前好了些许,眸中一抹喜色划过。

    站起身来,此时的她脸上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痛苦,发丝沾湿,香汗沁出,衣裙贴于身上,惊心动魄的曲线完全的被勾勒出来。

    程小炎心中一个咯噔,强行压住身体的冲动,眼观鼻,这才感觉好一点。

    不过想到未来这样的画面还会出现许多次,心中不由一声苦笑,就是个石头人,恐怕也是会动情了。

    “那金色的能量是何物?”两人皆是大汗淋漓,天澜白皙修长的脖子上泛起潮红,急忙转移话题。

    “偶然炼化妖元所得。”程小炎脸不红心不跳,总不能告诉天澜自己拥有神灵之力吧。

    天澜神色中露出一抹异彩,她从未听说妖元能具有如此强大的作用。

    “咳咳,我出去散散步。”程小炎急忙找个借口溜掉,行出不远,却见花林之外,不少弟子正在修炼。

    只不过不少人时不时装作不经意的往天澜寝居处瞟几眼。

    此刻见到程小炎出现,所有人都是神色变化,纷纷议论起来。

    “程大哥,你怎么从宗主寝居出来?”人群之中,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正是席青。

    见到程小炎竟然从宗主的寝居出现,席青一双眼睁得牛大,完全不明所以。

    “你告知了徐小姐没有?”程小炎急忙将席青拉到一旁,低声道,他离开半个月,王家说不定已经找上了武府。

    “告知了,徐小姐让我转告你,王家当中,有大人物找上了武府,被叶老也挡下来了,不过,听说武盟的盟主武擎出关,知晓了二少爷被打的消息,要讨个说法。”

    顿了顿,席青疑惑道:“程大哥,你莫非惹了武盟的人?”

    程小炎点点头,心念电转,传闻内府排行第一就是武擎,武府最为杰出的天才。

    “程大哥,武擎此人,非常厉害,年轻一辈中,未尝一败。上次群雄比试,武擎的对手直接弃权,而且据说此人非常护短,自恃天才,一些老一辈的人都是不放在眼中。”席青提醒道。

    程小炎拍了拍席青肩膀,淡淡一笑,心中却是谨慎起来,武擎的名气在剑宗都是广为人知,必然有过人之处。

    “程大哥,有句话我要提醒你。”席青神色露出一丝古怪。

    “哦?”

    “虽然不知程大哥你与宗主的关系,不过要是被云少主看到你从宗主寝居出没,定然要为难你。”席青道。

    “云少主,什么人?”程小炎疑惑道。

    “云少主名为云飞白,乃是前任宗主所收义子,极为爱慕宗主,脾气火爆,很多弟子都是受过他的惩罚。”席青神色之中透出忌惮。

    “无妨,我不去惹他。”程小炎淡淡一笑,心中却是留意。

    翌日,程小炎再次为天澜炼化妖元狂暴属性,只不过持续的时间延长到了三个时辰。

    操控神灵之力极为消耗灵力,程小炎的灵力本就比常人更加凝实,却也被消耗的干干净净。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每次回复灵力之时,面对鲜花茂林,小桥流水,他总能有所感悟,对天地万物的理解更加透彻一分。

    进入剑宗之后,他刻意压制修为,只让其停留在蕴灵境,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五日时间飞速而过,第六天的时候,足足花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天澜经脉之中的狂暴属性正在逐渐的减少,与此同时,意想不到的是她的经脉竟然也染上了一层金色。

    由于天澜这段时间未曾处理宗门之事,剑宗弟子的猜测越来越多,许多人看向程小炎的目光充满了敌意,而且带着一抹古怪。

    就是宗门一些长老都是出面,想要查看宗主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被逼无奈之下,程小炎只好请动胖子让他在花林之外护法。

    时光流逝,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是过去,妖元狂暴属性的霸道让程小炎都是惊异,只是顾虑到天澜经脉,只能慢慢炼化。

    剑宗的弟子见到程小炎,甚至有人开始挑衅。

    天澜一月未曾出门,疗伤之余,需要一次次吸收灵力,让修复的经脉更加稳固,这让本来就盛怒的长老更加狂躁。

    只是胖子守在花林之外,他们这才没有做出强闯花林的举动。

    ……

    房间之中,一片平和,暗香流动。

    天澜眉头微皱,双手结出印结,只是神色之中已经没有了痛苦之色。

    身后,程小炎闭目沉神,双掌之上,灵力以极为玄奥的方式明灭不定,一丝丝金色沿着指尖缓缓流向天澜经脉之中。

    又是半月的时间过去,经脉之中的狂暴属性只剩下极少的部分。

    “这次应该可以了。”

    低声呢喃一句,程小炎双掌之上,灵力尽数收回,丹田之中金色的气海奔腾,冲上长空,一股股散发着神辉的神灵之力弥漫上手掌。

    天澜的经脉,一片晶莹,基本修复完全,汹涌的灵力汩汩流淌。

    出!

    心中一声闷喝,双掌之上,刺眼的金色光芒放出万千光芒,如龙啸长空,向着天澜的经脉冲去。

    前方,天澜一声闷哼,身躯遽然僵硬,她只觉一股火山喷发般的能量冲入了经脉当中,所有的灵力都是纷纷退让,不敢接触。

    她心中惊叹,感受着背上的双掌,脸上一抹羞赧闪过,似乎,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跟人亲密过。

    程小炎自然不知天澜此刻的想法,心神控制着神灵之力,缓缓流过每一处经脉。

    所过之处,原本泛着淡金色光芒的经脉彻底转变成了浓郁的金色,强大的生机不断散溢而出。

    此时此刻,最为关键,他额头上汗如雨下,双掌之上,散发出浓浓的热气,房间中的温度都是不由高了几分。

    体内灵力如同被抽走一般,飞快的消耗着。

    ……

    就在此时,剑宗山门之前,一名高大的男子出现,约莫二十五六左右,身着金色华服,神色倨傲,径直大步行过人群。

    所到之处,剑宗弟子纷纷退让,神色忌惮。

    “云少主这么快就回来了,难道他得到了冰灵焰草。”一名弟子低声道。

    “恐怕难说,听说他去到千里之外寻找。”

    “那小子装神弄鬼这么长时间,云少主回来,恐怕他的横着出山门了。”

    “不好,快看,云少主向着宗主寝居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