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5章 意外变故

    更新时间:2018-08-07 19:47:07本章字数:3087字

    花林之前,胖子正在懒洋洋的晒太阳,某一刻,脸色突然大变。

    “云少主,您回来了?”胖子急忙站起身来,来人正是云飞白。

    “天澜呢?”

    “宗主正在寝居疗伤。”胖子道。

    “我已带回冰灵焰草。何人,竟然出入天澜寝居?”说话间,云飞白大步迈开,走向寝居。

    “少主,你不能进去。”胖子脸色一变,伸手阻拦。

    “闪开。”云飞白双眸一瞪,浑身气势大涨,胖子措手不及,竟然被他闯过。

    房间之中,程小炎与天澜二人此刻全都是眉头紧锁。

    嘭!

    房门被撞开。

    “小子,给我出去!”

    眼见两人盘坐在床榻之上,很是亲昵,云飞白神色立马变冷,沉声一喝。

    床榻之上,程小炎虽然注意到了变故,却是不敢分出半分心神,海量的神灵之力正在天澜经脉之中,一旦强行打断,天澜经脉将会遭受重创。

    花林之外,胖子一脸慌乱,对着几名长老喝道:“你们这帮老东西,怎么不拦住,这小子现在闯进去,宗主危险了。”

    “这可怨不得我们,一个小儿竟然扬言能够祛除妖元的狂暴属性,云少主亲自去取来冰灵焰草,自然要为宗主疗伤。”

    几名长老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尖酸道。

    这一月以来,他们早就看不惯程小炎,既看不见天澜身影,又不知疗伤进度。

    周围不少弟子则是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谁人不知这位少主对天澜的爱慕,甚至到了极端的地步。

    “云飞白,你竟敢擅自进入我的房间。”

    房间之中,天澜浑身香汗淋漓,脸上已经浮现丝丝怒气。

    “天澜,我已带来冰灵焰草,谁知你居然相信一个小儿,却不能等我归来。”云飞白望着程小炎,眼中一抹浓烈的杀意涌起。

    “冰灵焰草无法消除妖元的狂暴属性,你还是暂时回避吧。”

    程小炎忍怒闷喝一声,此时他体内灵力干涸,正在榨取天地中稀薄的灵气维持着神灵之力的运转。

    心神被如此一打扰,他已经渐感不支。

    “黄口小儿,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被顶撞,云飞白当下就是怒意上涌,他身份尊贵,天澜的寝居都未曾踏足一步。

    眼前,一个莫名的小子竟然与天澜如此亲密,无论是否疗伤,这已经超出了他忍受的界限。

    唰!

    云飞白伸出一只手,顿时房间之中灵力大乱,一道小小的灵力风暴在掌上形成,对准了程小炎。

    “云飞白,你敢!”天澜一声怒喝,双眸瞪起,一股慑人的威势散发而出。

    “天澜,我知我对你心意,十年了,我连踏足你寝居的资格都没有,这小子何德何能,你竟然维护他。”云飞白一声低沉的咆哮,手中风暴就要对着程小炎身上按压而去。

    “你看不出来正在最后关头么,等等你会死?”

    程小炎双眼猛然睁开,一丝暴怒泛起,瞪着来人。

    当日席青所言,他本以为此人纵然爱慕天澜,出身剑宗,也不会不讲理,此刻看来,他已经到了扭曲的境地。

    云飞白手中风暴光芒猛然大涨,一股恐怖的气息溢出。

    “你今日若动我,我与你不死不休!”

    程小炎一声大喝,此时此刻,他灵力干涸,若是来人动手,不仅仅是他,天澜必然也遭受重创。

    “小儿,你敢这么对我说话,天武国之中,还不曾有人敢如此对我大放厥词。”

    云飞白脸上一道杀意闪过,手中旋风轻轻一弹,对着程小炎爆掠而来。

    噗!

    一口鲜血喷出,最后关头,已经避无可避,程小炎强行转过身去,让风暴击打在了胸前,衣衫底下,片片赤红色的龙鳞浮现,挡住了风暴。

    纵然如此,巨大的劲力还是透过雷火鳞铠,打在了他身上。

    雷火鳞铠可以抵挡强大的灵力攻击,却是无法抵消掉劲力。

    他脸色瞬间就是苍白,双掌差点不受控制,神灵之力开始紊乱。

    “云飞白,你给我滚出去!否则我将你逐出宗门。”

    天澜一声怒喝,脸色却是转为平静,非常的平静。

    “天澜,我从小就爱慕于你,我跋涉千里为你取来冰灵焰草,你居然如此对我。”

    云飞白脸上愤怒与失望同时出现,下一刻,一抹强烈的愤恨涌上脸庞,他心知天澜神色极为平静之时,就是最为果决之时。

    “我不知这小子对你做了什么,但是你这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

    云飞白扔下手中冰灵焰草,脸色铁青,愤然而去。

    坚持着运转完一个周天,程小炎再也无法操控,汹涌的神灵之力倒卷而出,裹挟着天澜体内海量的灵力冲向自己的经脉。

    轰!

    体内发出一道轰响,一股钻心的痛楚传遍了程小炎的全身,他盘坐的身影瞬间僵硬,嘴角鲜血不断溢出。

    “你怎么样?”

    天澜闪电般起身,脸上气色已经全然回复,身体之上,淡淡的金色流转。

    感受到程小炎全身散发出的惊人的气息,她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

    “没事!”

    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程小炎强行压制体内紊乱的气息,此刻他体内磅礴的灵力山呼海啸一般,快要将他的身体撑爆。

    他急忙闭目沉神,引导体内狂乱的灵力缓缓运转,天澜身为神桥境强者,灵力如同汪洋。

    每运转一分一毫,全身就是一阵剧痛。

    望着强忍剧痛的少年,天澜眼中闪过柔情。

    她自然清楚,方才要是程小炎强行切断控制,她经脉必然被那股强悍的神秘能量摧毁。

    “你为何如此对我!”天澜红唇微动,低声呢喃。

    那日在山洞中的一切又出现在脑海之中,自己两次罹难,却是这个修为底下的少年屡次出手。

    心头一种非常微妙的感觉生出,就连她自己都未曾发现,不经意间,纤细柔美的双手拂上了程小炎的脸庞。

    床榻之上,程小炎双眸紧闭,忽然脸庞一丝淡淡的温润感传来,如脂如玉,竟让让痛感都是减少一分。

    丹田之中,金色的气海猛然沸腾,席卷上高天,数百金色的古字苍劲有力,冉冉升起,轻轻震动,神灵之力化作千万缕金色的细线。

    细线快速游走,将狂暴的灵力紧紧缠绕,沿着经脉开始缓缓运转。

    不知过了多久,金色的细线退却,重回气海,汪洋般的灵力化为无形,消失在四肢百骸之中。

    程小炎睁开双眼,一张绝美的脸庞映入眼帘,眉目如画,琼鼻挺立,一双眸子中秋水粼粼,波光潋滟,仿佛能融化万物。

    脸庞之上,嫩如葱白般的纤细手指传来淡淡的温润,不禁让人心旷神怡。

    “我算是翩翩佳公子,玉面美少年么,你这么看我,很容易引起误会的。”如此近的距离,甚至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闻言,天澜这才发觉有些失态,脸上浮起一丝绯红,略有些狼狈的收回自己的双手。

    “你感觉如何?”天澜玉唇轻启。

    “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方才……”程小炎脸上猛然涌起一抹怒意,若非自己神灵之力洗练经脉,恐怕方才已经爆体而亡。

    胸口处,仍然有痛感传来,要是没有雷火鳞铠的庇护,那道风暴足以洞穿他。

    “他越来越放肆了,这次若不将他逐出宗门,以后还不知会创出什么祸端。”天澜心知方才险恶,脸色当下也是微变。

    “我自己的事情还是我自己来处理吧。”程小炎翻身而起,顿了顿,道:“你经脉已经完全修复,我今日便离去。”

    闻言,天澜神色之上,浮现出淡淡的落寞,一闪而过。

    “你若是想学剑道宝术,可以留在剑宗,我亲自教导于你。”微微思量,天澜轻声道。

    程小炎心中一动,武府之中,自己树敌太多,再次回去,恐怕还要加上一个天才武擎。

    王家之人更是结下了天大的梁子,誓要与自己不死不休,留在剑宗,不失为一个选择。

    不过,他总觉得在骨魔山脉之中非常蹊跷,只有在武府中,才能进入其中,况且,自己于王家武盟的恩怨,迟早要做一个了断。

    天武国只是一个跳板,无边无垠的云海域,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地。

    摩渊!

    终有一日,我会回归,万年的苦痛沉沦,我势必归还!

    “不必了,若是有缘,我们还会再见面的。”程小炎双眸之中,一片清明,大步行出。

    花林之外,剑宗弟子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全部都是汇聚而来。

    此刻,见到程小炎完好无损的出来,都是露出震惊,难不成他真的治好了宗主?

    “臭小子,怎么样了?”胖子神色担忧,忙道。

    “已经无碍。”程小炎淡淡点头,对上胖子上下打量一眼,道:“前辈这个护法可真是非常尽责,差一点我就陪着宗主仙去了。”

    胖子一脸郁闷,低声嘟哝一句:“那小子越来越没有规矩了,要不是他老子生前待我不薄,我早把他打成猪头。”

    人群忽然发出一阵躁动,一条道路被让了开来。

    尽头处,一人金色华服,长发飞舞,气势异常凌厉。

    一股浓烈的杀意,隔着千米远,仍旧是传了过来。

    程小炎目光瞬间变冷,自己还没有出手,云飞白倒是先找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