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 那个最美的空姐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1本章字数:2565字

    “欢迎登机,祝您旅途愉快!”

    空姐小岩的声音从来都是这么清灵悦耳,混在另两个空姐的招呼声里也非常突显,让人听来舒服,耳根子都要酥了。她迷人的外形,让人销魂的微笑,更让你有着某种情不自禁的冲动。说实话,我为她都冲动了两年了,而且陪伴着她从空姐升级到乘务长,居然连搭讪都没完全成功过一次,实在是一种耻辱。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背着黑色的长条登山包,脖子上挂着老牛皮挎包,站在小岩的面前,像以往一样走不动道。因为每一次登机看到小岩,我总会有一种惊艳的感觉,她总是这么让人百看不厌,浮想联翩。

    小岩旁边两个三十来岁的浓妆老空姐也熟悉我了,看着我的造型样子就想笑。她们知道我一直想追求小岩,但至今没有机会。小岩也知道我的想法,但似乎只是将我当做航班服务对像。身为乘务长,她便又对我微微欠身,保持着习惯性的微笑,再次道:“胡飞先生,请到您的舱位坐下,后面还有旅客登机,谢谢您的配合!”

    面对小岩温暖如水、谦诚百倍的习惯性笑容和清灵悦耳的声音,还有后面一个中年妇女鄙视的眼神,我只能微笑点头,朝头等舱走去。

    我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头等舱位,放好行李,坐下来,正好能看到小岩和另两名空姐在舷梯过道处欢迎着别的乘客。我就在那里肆无忌惮地看着小岩,内心躁动不安。

    小岩23岁,高挑性感,瓜子脸,皮肤白嫩得吹弹可破,一吻能出水似的。她五官极为精致,微笑时性感的红唇里有着白珍珠似的齿光,天生浓密的长睫毛含饰着墨玉似的瞳眸,美丽绝伦的大眼睛在斜阳的光辉中闪烁着迷人的光芒,像两汪含情的泉,撩得人为之疯狂心弦。无疑的,她是这个黄昏里天使般的女子,我却总是牲口般地幻想着她,因为我是正常的雄性。

    小岩从来不化妆,而且不化妆也能上机为乘客服务,她是我这几年在国内飞行时遇上的最美的空姐,没有之一。这年头,像她这么真正天生丽质的女子,能为广大乘客服务,而且工资薪酬并不算高,她就像是一个奇迹。

    刚开始几次总会遇上我,小岩还略微有些惊讶,随后来她习惯了,真的很职业习惯,搞得我很不习惯。但天生牲口猛血的我,在浮华中游弋滚打这么多来回的我,坚信一点——就这一米七五的个头,肩宽腰细,健壮有力,微笑时阳光灿烂,平静时却眼神忧郁,磁性低沉的嗓音,总是头等舱飞来飞去,总是只在机上喝白开水而不吃正餐,怎么也会让小岩印象深刻吧?我甚至渴望娶她为妻,与她终日私混在一起。呵呵,婚姻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恐怖的词汇,但我却因为小岩而渴望,谁要是娶了小岩,我都会想杀了他!

    不多时,飞机起飞了,带着我暂时离开了千古名城XIAN市。身后的古城越来越远,但那个脆弱又暴躁的女人会一直在那里等我再次的归来。她真傻,傻得让我心痛。她一直以为她是我最深沉的牵挂,一直当我是她唯一的心灵鸡汤,其实我只是女人的穿肠毒药,可想毒倒小岩,我的机会又太少。

    我也曾深深地自责自己就是那么像一个无情无义的牲口。当激情退去,时日久了而生厌腻的时候,我便投入另一处软玉温香。堕落与泯灭般的我,就这么周而复始着自己的旅行,而她们只是短暂的归宿。

    当我习惯了自责,她们习惯了等候,于是一切都变成了习惯。我们都习惯于在时代的浪潮里习惯,而时代的潮里,我只是一朵小小的浪花……

    短短一个小时的航程很快就结束了,我刻意走在最后一个,历来如此。当我来到小岩和两名老空姐的身边,刚想张口说什么,她们齐声开始了温馨谢语,堵住了我的嘴。我无奈地点了点头,笑了笑,听罢之后看着小岩,张口又想说什么时,小岩居然转身朝乘务舱去了,把她迷人的背影留给了我。

    那一刻,我是热脸贴了性感的冷屁股。两个老空姐看着我愕然的样子,轻声笑了,其中一个笑容里还有表示对我的同情。

    唉,小岩就是这样,连让我多说一句话的机会都不给。我只能看了一眼小岩迷人的背影,朝着两个老空姐理性地笑了笑,然后从飞机上滚蛋。

    出了机场,左拐二百米,机场派出所,外面有停车位,停车位上,我的那辆米黄&色的奔驰……擦,我要是有钱买奔驰,还叫屌丝?其实,那只是一辆米黄&色的长安奔奔,豪华配置,全套买下来也花了我八万大洋。

    擦,八万大洋的长安奔奔,骗谁呢?去,没骗你,去年换车的时候,4S店的销售美女雪雪给我订的真皮座椅,光是座椅那些皮都宰了我一万八,就不说其他的豪华配置了,当时我的肾在滴血。不过,今天晚上我可以肯定雪雪会在那香喷喷的房间里迎接我的归来。所以,我是赚了呢,还是亏了呢?

    月儿东升,我的长安奔奔停在两辆白色的警车中间,干干净净的车身,在灯光下散发着迷人的黄光,很显眼。无疑地,我的车在那里停了七天之后,依然显得很干净。

    没办法,机场派出所的副所长——牛大兵,我叫他牛大鞭,常说他是黑社会头目,他却当我永远是守法公民、朋友。他是我踢足球时认识的,强壮如牛,超级中后卫,他会亲自或者让人帮我看管车子,包括擦车。当然,今天周五,他应该不在所里了。

    我将登山长条包放进了车后厢里,然后坐进驾驶室里,掏出一部黑色的老人机来。不是我装逼,我的手机确实是老人机,但能接打电话,收发短信,来电声音还大,电池够用,还他妈双卡双待。当然,有人会说又不能玩微信、陌陌之类的,可我要约个什么,还用得着下载这种APK程序安装包?多麻烦啊?

    我就用自己的老人机给牛大鞭打了个电话,这副所长居然还在派出所里,而且一听说我回来了,便从里面的厕所里奔出来,一边拉着裤裆拉链一边朝我的车这边跑来。这家伙,脸黑,方面大耳,三十八岁了,壮小伙一样,一米八二的个子,体重一百七,当足球后卫就是一道铁扎。他向我跑来,风风火火的,充满了骚气。

    我也跳出驾驶室,迎着牛大鞭奔去,当然我不叫他牛大鞭了,叫牛所,给他绝对的面子,同时也在旁边一些人的眼里赢得我的面子。人们会说,哟,看那小伙儿,居然跟所长关系不错。我们关系本来就不错,除了女人,不分你我。

    不多时相遇,我和牛大鞭狠狠地拥抱了一回。这家伙对我大哈哈地邪笑几声,便低声说:“飞娃,又回NC市来糟蹋女性了?”

    别以为全天下派出所的副所长都是多么正能量,牛大鞭也是一男人,脱了警服,跟我一样劣性!我跟他扯淡了一会儿,约好了明天下午五点钟去NC师范学院踢球,完了一起喝酒吃饭,找美女做放松按摩。他说今天晚上所里要加班,便也没多陪我,风风火火地回去了。

    我坐进车里,刚刚打火准备往市里赶,不经意一瞥,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奶奶的,我没想到这么多年的麻木情感生活之下,我竟然也会有心碎一地的感觉。看着那情景,我真心想怒吼:牲口,那开那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