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 老子就不宠你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1本章字数:3244字

    小岩不这么叫也就罢了,她如此一叫,我心头自然不舒服。无论怎么说,暗暗意淫很久的女子,竟然还是俗成了这样,我心头舒服才怪了。况且我似乎感觉到她的话来得也太霸气了,引得我心头的鬼火焰子一腾一腾的。

    是的,这世上有很多人都比我霸气,但我最看不得是女人在我面前装霸气,一副她说了就算的样子。也许是我思想古板,老套,我他妈就觉得女人天生就是男人身下的,什么时候论到女人对男人吼声扮气了?小岩你他妈不就是一空姐吗?老子上机下机的时候你还得弯腰微笑吧?现在坐上大奔S600了,就能牛得屌炸天了?你他妈再牛,不也就是一女人么?谁知道你是不是一朵黑莲花了?

    那时现场车多人多,不少人都迅速蜂拥过来看热闹了,主要看点自然是大奔撞了两辆代步小破车,更是看迷人的小岩在我面前装霸气。这个国度就是这样,有热闹不看,就像是活不了一样,甚至还有男男女女兴奋地拿起手机拍摄了起来,他们无非不就是想传到微信朋友圈或者微博或者一些贴吧更或者一些网络论坛里。

    当然,在人们的相片里,我这么一条汉子也成了焦点。我并不是很自恋,但我真像是一条汉子,至少那黑色的无袖T恤下面,鼓突突的是肌肉,修身黑长裤下腿形笔直,虽然爱踢球,但我绝不是罗圈腿。就这倒三角的体形,配上我的忧郁国字脸,短寸刺平头,整个身形充满阳刚,又似乎有一种冷峻气性。

    当时我只是朝着小岩淡淡一笑,马上摇了摇头,眼睛余光扫了一眼那稳坐在驾驶室上的中年男子。这家伙真的稳坐,但那英俊白晰的脸上,双眼里透着一抹焦灼的情绪。管他焦灼还是急得火上眉毛,我反正是不温不火,对小岩道:“对不起,这跟我还真的有关系。因为你们撞的是我女人的车,我们得报警处理,事故责任必须要认定。”

    管他妈的,小岩你他妈都跟大奔男人在一起,变这么霸气了,老子就阐明了——老子是有女人的,不缺你这一货!

    说这话时,雪雪已从她的伊兰特里面出来了。她站在车外,风姿绰约,顿时又引得看热闹的人们多了一看点啊!成熟气韵的性感美女,谁不喜欢呢?她也果然风采不一般,给我长脸了,让我他妈感觉很荣光。因为她连自己的车也只是瞟了一眼,并不细看,也不大吵大叫,而是掏出那部新买的苹果6,打起了事故报警电话。嗯,这样的做派才像我的女人。

    呵呵,雪雪的苹果6,是我给她买的。虽然我知道这玩意主要还是国内代加工,而且不太喜欢这手机,但雪雪喜欢,我也就给她买了,因为我不用卖肾就能买得起,屌丝也有自信之处!当然,我的女人嘛,我应该宠的时候,力所能及去宠的时候,我真心会宠的,宠得好了,我也就欢脱了,各种潇洒。

    不过,曾经有个女人,上大三,跟我好了之后,某天上街,硬是要吃街边流动摊子上的煮玉米棒子,而且视之为稀罕物一样,看到摊子就兴奋极了,跟饿狗扑食一样往上凑,恨不得一头扎进锅里似的。也就因为这个,我果断和她分手了。

    奶奶的,别他妈说保健专家说的玉米粗粮,吃了对身体好,路边保健店里也有女专家。老子一生与红薯、玉米、南瓜是敌人,因为小时候穷怕了,吃这些东西太多了,现在打出这些粗粮的名字来,我已然想吐了。城市本来就空气污染严重,街边流动摊子上的煮玉米、烤红薯之类的,我觉得我的女人必须远离,要不然就不是我的女人。哥就是这么霸气,牛屌!碰到我的底线和心灵的痛点,两块钱一根的玉米棒子,老子就不宠你,咋啦?顺便说一下,那个女生跟我的时候已经不是处了。

    其时,雪雪在打电话,我便挡在大奔的车头前约一米处,也不再说什么了,准备摸支烟出来抽着。小岩一听说雪雪是我女人,还有点惊讶的感觉,但她那春&水般的眸子里怒气十足,红唇刚刚一张,似乎要说什么时,奔驰突然启动了。

    窝内个去!开大奔的中年男人比老子还霸气啊,竟然吼了一声“滚开”,当场就给老子撞来了。那时,全场围观的群众都是齐声惊呼。娘的,这下好嘛,看热闹嘛,要出人命了!可气的是,他娘的居然还有人赶紧抓拍起来。

    恰那时,我他妈肾上腺素疯狂飙升,长期运动锻炼出来的神经系统绝对不吃素,一按车头,暴退,侧闪,一气呵成,嘴里附赠出一句:“我去你大爷!”

    结果,我话音落时,奔驰加速,“砰”地一声撞了我的奔奔车尾。我的车斜了,奔驰侧移,从车屁股后面冲过去,一拐就上了大街,然后不到十秒钟,就算是完成了扬长而去。

    这突然发生的变故,震惊全场。我没事儿,人们虚惊一场,都傻眼了。雪雪拿着手机,忘记了说话,只心有余悸地看着我。很多看热闹的人也在看着我,似乎很多人在说我开一破车,就是吃不过人家大奔啊,甚至有人在议论起了大奔司机的来头,说他和副驾驶上的美女也许可能兴许就是那种那种关系。

    不管人们瞎鸡波八卦什么,不管他们如何看我,我都成了焦点,耻辱在心头升起。他麻麻粑粑的,开大奔真了不起啊,撞车了,还想撞人,又撞车了,还居然逃逸了。我像是被人狠狠地打了脸,声音就是啪啪啪。我和雪雪的车虽然都不到十万块,可他妈也是车啊!那时,我的车左尾灯都爆出来了,掉在空气里,居然还他妈闪着应急红光,像一只突出来的血淋淋的大眼球。

    当场,我掏出了自己的老人机来。呵呵,我清晰一感觉到现场围观至少有五六十人了,至少有很多人更瞧不起我了。别人可能以为我至少有个破车代步,怎么手机也得像个样子吧,哪知道一看就是老人机呀,连山寨智能机也不是。甚至还有个年轻男子低声说我是不是都市扮猪吃虎、装逼打脸的意&淫小说看多了,引得有些年轻人哄笑起来。听君这样发言,我就知道他看这类小说比我多,他注定了混不到我这样的屌丝级别,他只能是精神意&淫层面的高富帅。

    我的心里很淡然,连雪雪都更淡然了。在现场,雪雪是最懂我的。因为她知道当我在掏手机的时候,我就能解决所有问题,而不她再操什么心了。于是,我在众目睽睽之下拨打了牛大鞭的号码,其实我可以拨打一个比他更高端大气还拽逼的人的号码,可这只是小事一桩,何必呢?

    很快,牛大鞭的电话接通了,我不等他说话,抢先就说了:“牛大鞭,你不是说你那个傻逼表哥是市交警支队的支队长么?我和我女人的车在南湖公园旁边‘豪情牛排店’外面被撞了,你赶紧安排一下,帮我处理一下,这里有监控,能看清所有发生的情况。”

    此话出,全场惊了,我很淡然。我知道他们觉得我不尊重交警支队长啊!

    “啊?!飞娃,真的?你和你女人没事吧?”牛大鞭显然有些惊讶,也很关心我和雪雪。

    “我们没事,但那开大奔的摊上事了,老子跟他没完了。我要知道他的根根底底,你们给我刨,连祖坟都一起刨!你赶紧先安排一下交警那边,让他们顺便把我人的车开去维修,钥匙我们留在车里。不跟你多说了,我和女人吃牛排去了。”我如此回应,声音低沉,磁性,淡然,仿佛并不霸气。

    其实,我也曾经声音洪亮过,脾气很陡,喜欢大喊大叫,但现在,我觉得不必要了,逼不是那么才能装的。看看吧,就我这样的话出来,全场又是一惊。

    “好好好,我马上叫大表哥帮你弄这事儿。对了,嘿嘿,你又是跟哪个女人去吃牛排哇?”

    呵呵,牛大鞭这家伙,跟我比亲兄弟还亲似的,说着还坏笑起来。他知道我的事情,我所有的光荣的、放&荡的事情。我却笑了笑,道:“什么哪个女人?我他妈就一个女人,你还不知道?”

    是的,所有的好朋友都知道我只有一个女人,雪雪也以为我只有她一个女人,我有的女人也以为我只有一个女人。说完,我挂掉了电话,打开车门拿了手包,然后上前几步,拉起雪雪的手,大步朝新开张的“豪情牛排”走去。剩下的事情,就交给牛大鞭和他的傻逼表哥吧!这事儿,他们一定会帮我做得妥妥贴贴,因为我曾救过牛大鞭的命,我们就他妈是过了命的交情,一世的死党!

    我们的周围,所有的眼光异样射来,前方围观的人民群众,自动让路。所有人看我和雪雪的眼光都完全在说明一个问题,他们觉得我是个人物,我的女人好幸福,其实我只是个屌丝,而雪雪只是怀着幸福梦想的女人,只不过漂亮,性感而已,但她比小岩更让我觉得可以珍惜。而小岩的那个中年男人,哼哼,我不狠狠讹他一笔,我不姓胡!

    只不过,我和雪雪刚刚走出了五六米的样子,人群里居然有人在低声说:“哎!你看,这男的他女人长得好像苍老师啊!连身材都像啊!”

    他奶奶的,这丫谁啊?居然敢拿苍井空来说我家雪雪?诚心找不自在?我心头的小火苗又一腾一腾地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