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 她就是一代宗师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1本章字数:2604字

    我停下了脚步,寻声望了出去。显然,雪雪也心里不高兴,因为她也知道苍井空,甚至看过这个腐蚀我国广大青少年身心的雌性动物的视频,然后视之如仇人。

    只见人群中,两个戴眼镜的中等瘦个子男青年,都在二十二岁左右的年纪吧,一个穿的白色耐克T恤,另一个是黑色的阿迪达斯运动T恤。因为他们在人群中,我没看见他们下身穿的什么。对于男人,我有必要看他们下身么?但我能看得出来,这两个货上身的衣物绝对是山寨货,居然都有化纤布的毛球疙瘩在领边上出现。这两个货一见我和雪雪停下,顿时其中一人做了缩头乌龟状,仿佛是有些不好意思。

    那个缩头货显然是发言的家伙。他的背有些勾驼,脸色泛黄,估计是苍井空的视频看多了,撸得也多了,肾气大亏了。就他那小体格子,就他那穿着和表情,我瞬间在他面前优越感顿生。可我并不是鄙视这个穷屌丝,因为他有活着的权利,有发言的权利,更有在网盘上搜索苍井空无码、高清视频的权利,只是他的话让我不开心。

    我这一转身,围观的人群本来有些青年男女都在散去,突然又停下脚步,送我以焦点的目光。很显然,他们中有些人也知道苍老师。正所谓有句话:没听说过苍老师,撸尽管子也枉然。尼玛,小一本鬼子的文化侵略也太厉害了。仔细想一想,一个那样的日&本女人,竟然成就了国内千百万优秀青年的老师神位。难道……“老师”这个称呼就是用来侮辱的?我深深思索之!

    当时,我对那小子淡淡一笑,道:“苍老师?谁是苍老师?哪个苍老师?”

    就这么样的话,居然引得人群里年轻一辈的都在笑,只是笑声大小不一。那小子和他的同伴都有点怂愧愧的感觉,居然讪讪地笑了。我瞬间有些同情他们,都市意淫小说看多了,一到现实生活中,各种代入感就没有了,跟蔫巴鸡一样。当然,这个同情的前提是刚才我他妈装逼成功,他们绝对以为我是个人物,我才是全场的猪脚。

    可在那两个小子右侧,有个大叔级别的人物,居然大声道:“苍老师就是苍井空,岛国爱情动作片名角儿,一代宗师!”

    “哈哈哈……”人群里笑声更大了一点。那两个小子也在笑,但面对他们心中的淡然又强势的我,他们笑得有点更讪讪,甚至有点像得了疝气一样痛苦。

    奶奶的,苍井空也算一代宗师,叶问又算什么呢?我瞟了那大叔一眼,暗然一声“老屌丝”,不理睬他,而是看着那两个小子,搂着雪雪的小腰,微笑道:“日&本一婊&子,你们也好意思称之老师?是不是还想跪&舔&她?教过你的老师们会不会伤心?我电脑硬盘里有19G她的硬货,要不要传给你们?看清楚了!”

    说着,我搂着雪雪的小腰将轻轻一摇晃,接着道:“这是老子的女人,不要拿你的苍老师来说她,因为老子宠她!如果还有点爱国情操,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不服你就过来,抽你丫两大嘴巴子,老子今天保证打你脸!”

    说完,我搂紧了雪雪,冷冷地看着两个货。全场都安静下来了,虽然我语气还算平和,嗓音还他妈磁性,但气势已如同玄幻猪脚一样弥漫开来,一镇全场的感觉就他妈如此之爽。我相信,雪雪那时是幸福的。因为有好几个年轻女子啊,都羡慕地看着她。

    眼前两个逼玩意儿脸都红了,仿佛我已狠抽了他们两巴掌,愣杵杵地站在那里,吓得都不敢直视于我。众人都看着他们那怂样儿,他们成了悲剧的焦点,而我和雪雪傲视全场。

    见状,我声音低了低,沉道:“还不滚吗?要不然,老子再打电话报警,控诉你们一个谩骂攻击,索求精神赔偿。也许老子的要求还不太成立,但老子可以有权跟你们折腾一下,浪费一下彼此的时间,可好?”

    听到这话,两个逼玩意儿再也稳不住了,持续性地无法直视我,赶紧扭头离去。他们当时腰都塌了,背影跟怂狗一样,只差夹尾巴,只差捂脸。

    接下来,我相信全场那里知晓苍老师的年轻人们,各自受到了强烈的精神冲击,目送我搂着雪雪傲然走向“豪情牛排店”。我不敢保证唤起他们死去已久的高尚文化情操,但我尽力了。

    等我们到了豪情牛排店里,我感觉那里环境确实很不错,在三楼靠窗的地方,能看到绿意葱浓的南湖公园。清致悦耳的钢琴曲,来往的漂亮女服务生,都让人感觉很享受。雪雪在我对面坐下来,她望着我,眼里充满了激动的柔情,她的心啊,还沉浸在那种幸福当中。

    我的表现很淡然,点了支烟,然后点了两份澳洲牛仔骨。雪雪喜欢的是番茄汁的,而我喜欢原味,帮牛排店连汁子也省了。漂亮的女服务生离去,我便对雪雪说:“给儿子打电话吧!”

    雪雪点了点头,脸上的微笑里除了对我的爱意,还有母性的慈良。她拿出苹果6,拨打了出去。看着她手机贴着白晰红润脸庞的时候,我觉得她的心已飞到直线距离3700公里外的地方了,因为他那找削的前夫是东北那边一个小城里的。

    其实,想想小宝,我挺羡慕这个长得漂亮的小家伙的,因为虽然他和他的母亲分开了,远隔千山万水,但毕竟他还有母亲,曾见过母亲,得到过母亲几年的温暖怀抱,喝过母亲甘甜而养人的乳汁。而我,呵呵,至今不知道我的母亲是谁,更别说母亲的怀抱,小时候也没喝过一滴人乳,曾忌妒过村子里的小盆友们拥有母亲的乳&房——尽管有的已经很下垂。

    我后来尝过女人的乳汁,确实感觉不错。那次尝试,我记得我他妈流泪了。内心坚如铁的老子,居然真的流泪了,哗哗的,滚滚烫烫。但无奈而不可挽回的是,喂我乳的那个女人,她已经永远离开了我,在她的葬礼上,我忍住了泪水。落棺的时候,我两巴掌抽翻了她的丈夫。那个小雨淅淅的冬日上午,我还是那么牛屌,没人敢跟我放一句屁。

    此时,看着雪雪跟小宝在电话里聊得好开心,我抽着烟,微笑着,觉得雪雪挺美。雪雪甚至眼色向我递来,我懂,她是问我跟小宝说话么。我却摇了摇头,微微一笑,什么也不说,我就喜欢看雪雪跟儿子打电话,感觉挺好。

    待到雪雪打完电话,我的烟抽了第二支完了,现烤的牛仔骨也端上来了。我们坐在位置上,安静地切着,嚼着,语言不多,默契很重要。时间久了,我们懂对方一样,不需要太多语言交流。

    吃完牛排,用漱口水漱了口,我想叫服务生买单。雪雪却说,她觉得这里味道不错,为我充了VIP钻石卡了,里面充了两千块,店里开业酬宾送了五百块。

    我淡淡地笑了,点了点头,抽起了烟。那一刻,我感觉很不错。我认真地宠我的女人,我的女人自然知道对我好,这就是我的玩美哲学之一。于是,我的生活如此良性!

    随后,雪雪叫来服务生,取出VIP卡,结了帐,把卡给了我,我们便离开了豪情牛排店。来到店外时,我很开心,我和雪雪的车已经不在事发地点了。牛大鞭那傻逼表哥果然靠谱,接下来不久,我将知道到底他妈的那中年男人是谁了。

    我拉着雪雪的手,向南湖公园走去。她依靠在我的身边,一派小鸟依人,幸福而甜蜜。我们像是恩爱的情侣,但我们也是战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