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8 我的漂亮女老师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1本章字数:3153字

    对于现代的网络社交工具,我一向习惯了用QQ,并不是因为我崇拜麻花疼,但你也得服,人家山寨得无耻而极品,人家赚了很多很多的钱。想一想,有时候赚钱呢,不无耻还真不行。麻花疼这丫的也赚了我不少钱,主要是曾经常送女人什么名贵形像套装,帮着QQ农场买狗粮什么的,拼命帮着充蓝钻、绿钻、黄钻等钻,只是为了我自己的金刚钻。

    用QQ,最主要的原因是习惯了,15年Q龄了。可有些遗憾,我的QQ等级至今没能超过三个日。最主要的原因是:一,对于等级这种虚无的荣耀,我不稀罕;二,我不太喜欢打字聊天,打字的速度也不是很快,跟我活塞运动的速率没法比;三,我上Q的时间短,上了也是隐身,处理完重要的事情,吹完重要的牛和打完重要的屁,下线了事,实在有重要的事,朋友们会打电话,哪怕是在比较重要的群里,我发言都很少,有时间翻翻聊天记录,看看他们装逼、扯淡即可。

    微信、陌陌之类,我不太喜欢,不是因为我用着老人机,甚至我也不想去过多相信很多很多人用这些软件就顺利约到幸福了。这年头,男人跟女人都精,没什么好处赚,谁跟你约啊?至于网上那些什么约的直播贴、开&房直播贴之类的,我敢肯定百分之九十九的都他妈噱头,博人眼球而已,也不排除百分之一的炫耀党在牛逼地得瑟。真正在干这些事情的人,都他妈成精了,悄悄地干活,打枪的不要。

    呵呵,微博?算了,我也不玩儿这个。各种大V拿着人家给的推广费在海吹牛逼,各种僵尸粉横行,想想都够了。(注:大V经营帐号这事儿,是有标价的,我曾经一个做新媒体的女人说过这事儿,一般知名大V八千块起步,包括转发、原创性地打广告,也有三万块一条的,现在是不是这个价,我不知道了,因为这个女人被我踹了。)

    于是,我只用QQ,用着也顺手。当我腿压在雪雪的腿上,打开电脑后,QQ登陆,然后消息提示就闪个不停,当然没有声音。虽然雪雪戴着耳机在看《咱们结婚吧》,但我也不想自己的电脑有声音发出来,这是一种起码的尊重,只要是个屌丝都懂的。

    我将那些QQ私聊信息和群聊信息都打开来,还挺生猛,对话框很密实啊!我没什么闲心一一回复,扫了一阵子就叉叉了很多对话框,但有一个对话框还是让我热血沸腾了。

    只见那是一个QQ昵称叫做“寂雨”的好友发来的信息,对方正在WIFI网络环境下手机上线,信息这样写道:“胡飞,我考虑好了,就依你的条件。你这个王八蛋也许是我这一生教过的最无耻的学生。”

    这信息的后面,附着一个“无奈”的QQ经典图标。

    很明显,这个寂雨是我的老师,真名并不叫寂雨,只是网名昵称而已。寂雨,寂寞的雨,寂寞无聊甚至可能多愁善感的雨,朦胧细雨,若烟若雾的雨。能取这样网名昵称的老师,绝逼不会是男老师,她是个女老师,而且光看“寂雨”这两个字,她都绝对是一闷骚的装逼女人。

    是的,这个寂雨的确是我曾经的女老师,而且很漂亮,而且当年作为班主任,她对我也是蛮狠的。我并不想说我是从我们NC市NX技院出来的技男,那是我们NC市很有名的职业技术学院,名字跟学挖掘机哪家强同音不同字。我在那里上了三年的学,什么也没学会,只学会了打架、抽烟、喝酒、上网、溜冰、借钱、泡妞、用避孕套、买长效或者短效的避孕药等等不良习性,但这些真不影响我现在的良性&生活。

    我他妈也不想说,我其实学的是计算机专业,但现在随便一个高中生的电脑水平也能把我K出翔来。我的毕业证至今没有领到,学校不给老子发,老子也不想要了。为了这事儿,我发誓一生不会放过美丽、性感的贱人——寂雨老师。当然,寂雨老师比苍老师漂亮很多,性感更多,但在我心中她比苍老师还堕落。我对苍井空没有欲望,但对她,绝逼得有!

    做我技院班主任的时候,寂雨也才20岁,算起来今年她也33岁了,但QQ空间里的素颜照看起来还他妈像20岁,能撩得我那一腔荷尔蒙大爆炸。她其实也只是我学计算机的上一届师姐而已,真本事没有多少,只是个班主任,管理我们而已,并不教课,但她却是技院一枝花,引得多少那时像我一样的男生意淫无限。

    然而,20岁的寂雨却因为嫁给了50岁的院长,于是她能留校,能当不上课的班主任。奶奶的,想当年,她是院长的小妻子,据说是读书时就跟院长勾搭上了,于是她既是那时候男生们的女神,也是最贱的女神,没有之一。在我的感觉里,因为我不是院长,所以她贱;因为她对我狠,动不动记过处分,关照别的老师不让我功课及格,补考也不及格,所以她贱!想起这些,老子都不知道那三年是怎么混过来的,到头来连毕业证也没捞到。

    离开学校后,我流浪四方,倍尝艰辛,但我相信那时的寂雨还在NX技院里做她的院长太太,过着滋润的日子。可老子小发迹之后,荣归故里小城后,院长已退休了,我四处打听了一下,也没能知道他和他的寂雨住在哪里。

    现在好了,老子终于逮住机会了,寂雨这娘们儿是跑不掉的了,老子有那个自信!

    看到寂雨来的信息,我淡淡地笑了,饮了一口红枣佛手枸杞茶,然后慢慢地敲了一条信息过去:“最无耻的学生?呵呵,不是也许,是绝对!当然,我很乐意在这样的时候伸出我热情的双手,帮助我亲爱的女神老师。请您相信,这笔交易其实我亏大了。”

    大约不到两分钟,寂雨一条比较长的信息回过来:“是的,你绝对是我最无耻的学生,如此卑鄙下流,还装着道貌岸然的样子,真恶心!老娘真没想到,当年读书时就你那二混子的怂样儿,竟然能混到今天!别给老娘叫屈你亏大了,亏的是老娘!你现在在哪里?明天我们能签合同吗?”

    天呐,我他妈都不知道寂雨她用的是什么安卓版手机输入法,或者是用手机累计输入过多少个字了,居然这么快就回信了。可她还是像当年那么霸气,一口一个“老娘”,但她明显还是有些狂躁了,对我的现状忌妒了。可她的霸气只是强弩之末,她的忌妒让老子很爽。

    我淡淡地笑了笑,QQ状态由隐身调到在线,然后放下电脑,去洗手间了。雪雪还在看着电视剧,只是我的腿离开了她的腿,她下意识地抬头看了我一眼,嫣然一笑,便又看剧去了。

    我从洗手间回来,在沙发上重新坐了下来,腿还架在雪雪的腿上,点了一支烟,抽一口,再喝了一口茶,又把QQ调成隐身状态,不再回复寂雨,而是打开网页,浏览起了新闻来。我不喜欢看什么娱乐八卦之类,明星那些走光露点、劈腿出轨、结婚离婚、吸毒的事情,与我无关,我喜欢关注时局,关注民生,活得似乎更有爱国情操和人文气性,对吧?

    而寂雨等不到我的回信,显然是急了,一条一条的信息爆过来。这娘们儿输入的速度确实很快啊!

    “胡飞,你在干吗?回老娘话!”

    “胡飞,你死了吗?”

    “胡飞,你居然下线了?还是隐身了?”

    “胡飞,你这个混蛋,说话呀!说话呀!”

    “……”

    每一条信息,寂雨都不忘记加上愤怒得红脸冒火的QQ经典图标,有时还加上好几个或者一长串,甚至还有“敲打”的图标一大串。我看见这样的信息,知道这娘们儿急了,我他妈就是不回,心里暗爽一阵阵,继续抽烟、喝水,看我的新闻之类的。奶奶的,爷就是这么玩儿的。她也不想一想,当年老子求她别给处分、求她给我毕业证的时候,她怎么对我的呢?

    二十多分钟后,我终于慢慢回信道:“对不起啊老师,我刚才给女朋友买宵夜去了。”

    寂雨马上回道:“你哄鬼啊?老娘是三岁小孩呀?现在才几点就吃宵夜?也不怕你女朋友胖成猪?”

    呵呵,寂雨倒是聪明又恶毒。可老子就这么当哄鬼了,抬头看了看对面的雪雪,她不胖啊,高挑饱满而已,线条当然还没有寂雨性感,脸庞也没有寂雨漂亮,这两点我得承认。随后,我回道:“没办法,谁叫我这头种猪宠她呢?寂雨老师,让我也宠宠你吧!”

    “宠个屁!宠个屁!宠个屁!老娘问你现在在哪里?明天能签合同吗?”

    我又回道:“我现在在NC市,但明天没时间。”

    “混蛋!你一天到晚闲得跟鬼一样,明天怎么没时间?”

    我笑了笑,道:“老师,不要太激动了。闲人也有闲人的事啊,鬼也要出门花时间找替死鬼不是?你要是着急,那就算了吧!反正,这几天跟我联系的人也挺多的。”

    “混蛋!不能算!那后天行不行?”

    “后天?”

    “嗯!”

    我又淡淡地笑了笑,打了这么一行字过去:“后天你大姨妈来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