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1 他打了我的脸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1本章字数:2130字

    本来我的手机是晚上睡觉之前必须关掉的,早上起来之后再开机,这养成了习惯了。呵呵,让手机也分工作时间,这才是真屌丝。

    可昨天晚上我关上电脑就想和雪雪行那美好之事了,所以就……忘记了关手机。当我被那巨大的老人机铃声吵醒之后,雪雪其实也醒了。不过,她迷朦的双眼睁了睁,没睁开,只是把雪白的腿从我身上拿开,然后侧身又睡去,裸&露的后背一片美妙风景。反正,只要我回来了,如果遇上第二天她要上班,她一定是请假的。4S店对于优秀的员工雪雪,请假政策是相当宽松的。

    我爬起来,拿着手机不接,到了卫生间里,关上门,光着屁股在马桶盖上坐下来,然后才接通。

    尼玛,黑社会头目就是不一样,相当霸气。他连“喂”一声的权利都给我剥夺了,直接邪笑道:“嘿嘿,飞娃,昨天晚上又战通宵了?累惨了嘛?”

    “嘿嘿,牛大鞭同志,昨天晚上你像送牛奶的,放在门口就走了吗?”

    “滚滚滚,老子行着呢,没到那么衰的地步。昨天晚上你嫂子加班,我早睡了,没办事。”

    其实呢,现在的牛大鞭是丧偶的未婚状态,儿子牛刚在外地上大一,这牛日的当年是早婚生子。前年,他和妻子被一个男性公民报复,起因是这个男性公民说他牛大鞭睡了他的老婆。但实际上,是男性公民的老婆喜欢上了牛大鞭,而牛大鞭居然坐怀不乱,原因是这个老婆长得不怎么样。

    不过,那男性公民开着一辆工地拉土车狠撞向在JL江边散步的牛大鞭夫妻俩。在我们这个国度里,虽然有时候绿帽子都变得正常化了,但在NC市,这绝逼是奇耻大辱,所以这男性公民报复得很疯狂。因为他那长得不怎么样的老婆跟他斗气,说老娘就跟他睡了,你能怎么样?于是,悲剧就是那么发生了。所以,女人两张嘴都挺害人。

    遗憾的是,当时我只来得及拉开牛大鞭,未能拉开那个我应该叫“嫂子”的女人,她当场死亡。因为我在牛大鞭的左边,嫂子又在他的右边,如果我能像英雄典型故事里那样扑出去的话,死的一定是我们三个人。当时我没有过多地想这个问题,只是拉开了牛大鞭,然后我们眼睁睁看着嫂子被车轧得惨不忍睹,血溅当场,连抽搐也没有,就咽了气。

    只不过那男性公民当天被我和牛大鞭打了个惨不忍睹,差点没打死,住院一个月后康复,然后迎接他的就是枪毙的结局。如果灵异小说里写的都是真的,现在那这个男性死刑犯的鬼魂早他妈过了奈何桥,但桥断了,他坠入了十八层地狱。

    那时候牛大鞭还是市中心五环派出所的所长,很有影响力,也很能捞钱的职位。可他因为和我一起对那死刑犯施过暴,又被死刑犯其他家属控告,他扛下了一切,说我是清白的,于是他得到了降职到机场派出所做副所长。说起来,他关系还是挺硬的,除了那在交警支队做支队长的傻逼表哥之外,他在市上还有其他的关系。

    当然,在控告的事件里,死刑犯的老婆没怎么吱声,因为她和死刑犯的婚约因为枪毙而自动解除,她可以重新获得追求爱情的权利,但显然牛大鞭永远是接受不了她的。而牛大鞭永远接受了我这个兄弟,哪怕我经常在踢球时戏耍他这个铁扎中后卫。

    去年,牛大鞭欣然恋爱了,女方是一名警察,离异的女刑警,我叫她“洁嫂子”,因为名字里有个“洁”字。洁嫂子虽然不漂亮,但比那死刑犯的老婆强上二点五倍吧!

    现在牛大鞭说洁嫂子昨晚加班,估计又是为案子在忙,所以有时候我都不叫她洁嫂子,而是叫拼命三娘。我当时就说:“牛大鞭锅锅,你早睡早起身体好是不是?也不体谅人民群众晚上辛苦,这么早就打电话骚扰!说吧,我要一切的情况。”

    牛大鞭也不扯淡了,说:“撞你的那人叫龙晓天,是……”

    “什么?龙晓天?哪个龙晓天?”我听得莫名就是一惊,急问道。

    “还能有哪个龙晓天?就是修你们‘龙源凤泉’那个龙晓天!”

    “我戳他老娘皮的!居然是他个丫的!”我确实还是很吃惊的,都很不想回我另一个家了。你麻麻的,我那个小高层的住宅所在的小区就叫龙源凤泉,开发商就是NC市大名鼎鼎的房地产公司“龙氏集团”,老总就是龙晓天啊!

    龙晓天这厮确实比老子混得好,这个我必须服。有时候,恨一个人又服一个人并不冲突,我这人认事不认人的。当然,我服的是龙晓天确实比老子有钱多了。龙源凤泉那套房子,我是前年买的一期现房,居然他妈的是六千八一平,要知道老子这里是个地级市,经济水平连二线城市都算不上。当然,我们NC市的人能干能生孩子,所以城市人口还是全省第二多的,超百万淫口的大城市了。

    龙源凤泉那个小区确实也做得非常好,至少保安绝逼不会是一群只知道抽烟、下棋、晚上值班睡觉、白天跟老太太调笑的老头子,一个个保安强壮英姿,已经有单身女业主招男上门的例子三例了。

    我记得一个数字,是龙氏集团在龙源凤泉二期的宣传资料里写的,说它的一期净利润是三个亿。好吧,三个亿,龙晓天在个人财富上把我甩翻几百条街了。于是,按照时代的某种已经正常化的逻辑,那么,龙晓天包养了我意淫很久的小岩,是理直气壮的,因为他财大气粗。

    牛大鞭当时道:“飞娃,你就别骂他了。他是个你惹不起的人。”

    “锤子个惹不起!不就是一开大奔的爆发户么?老子睡的女人之一也是开大奔的!有本事开飞机啊,别他妈开车!就是开车,也随时开着豪车撞着玩儿啊!就是开车也叫专职司机开车啊?再来个加强排的保镖队伍啊?”我才不信牛大鞭那个邪,从马桶盖子上站起来,不爽道。

    牛大鞭呵呵地笑了笑,道:“飞娃,他确实有飞机,NC市唯一一架私人直升机就是他的。他也是有司机的,而且是三班倒。保镖也有六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