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6 那个美丽的庄姐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2本章字数:2518字

    晚上七点半,我们到了菌王汤锅,家属们能来的,差不多都来了。洁嫂子肯定在办案子,又缺席了,拼命三娘的名头果然不虚。其余的女人,除去马后炮的女人不说,因为他的女人不是女人,只是他的新员工而已。我和撸本他们的女人都到了,女人正在一间豪华大包间里聊着天,笑笑哈哈的,挺开心的样子。

    当然,到那包间的时候,我还是有点骄傲的,雪雪还是女人们中最美、最性感的。次之的,就是马后炮这货的那个新妹子,一米七的个头,皮肤白,五官不错,画着电眼,拿着肾6,背着古奇包,水晶鞋,红色超短裙,大胸,丝袜,估计马后炮这货今晚又要调教人家了,或者已经调教过了,感觉滋味儿不错。

    而我带头走进包间,对着这些朋友们的女人一一骚扰一遍,说今天晚上就别想着办事了,男人累了,得珍惜之类的。女人们也都是呵呵一笑,笑骂我还是那么邪恶、生坏之类的。反正,大家都挺熟悉了,她们见到我回来,也是挺开心的。

    就这么样,我们一群臭哄哄的男人,和各自的女人们一对对挨坐着,围着一张大圆桌,吃着清淡的菌汤锅晚餐,喝点啤酒,抽着烟,聊点人生八卦之类,倒也是其乐融融。

    说实话,我们这些人能在一起还真是不容易,都是因为足球我们才走到了一起。最初,我只是认识撸本两口子,因为踢球,就认识了越来越多的人。时间久了,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家人,我多了很多的兄弟姐妹,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幸运。虽然我不信上帝,但依然感谢他的恩赐。

    饭后,AA制算了帐,女人们都去旁边不远的歌城K歌了。我们11个臭男人便去了马后炮的“思君足道”洗澡洗脚按摩什么的,当然,除了我、牛大鞭、马后炮之外,其余男人都领到了女人们的命令,一个半小时后,必须去歌城找她们。因为我们洗脚的服务时间时80分钟,然后十分钟时间耽误在路上,还是可以的。要是做别的事情的话,恐怕十分钟还是太短了点,当然,这是对于经常运动的人来说的。但实际上呢,有些事情是可以变通的。

    我们11人到了马后炮离五环花园不远的一家浴足店后,照例是一人一个房间,配上最好的浴足技师,先洗澡,然后洗脚,按摩,确实也挺享受的。当然,马后炮这家伙带着他的新妹子去了他自己的专用洗浴间了,谁都知道他要干些什么。下午踢球时,我们队太强,他活动范围大,有时候出禁区了,也挺累,得好好放松一下。

    我对于马后炮店里的女人们没什么兴趣,一惯对于这类的事情都没兴趣。女人多了,何必再那啥呢?享受技师娴熟的按摩技巧,让身体得到充分的放松即可。我的感情生活虽然是一种绝对脱轨甚至乱轨的状态,一片混乱,但至少原则还是要的。

    为我服务的68号技师,一个三十五岁的女人,身上有着诱人的栀子花香,苗条小巧,皮肤白腻,挺漂亮,长眉大亮眼,小鼻子小嘴的,穿着粉红色的短裙,露出白晰山沟和双臂、双腿。房间暗淡的灯光下,她更有一种风情妩媚,身上的香气让人暗欲浮动。

    我至今不知道68号的名字,没有必要知道,只知道马后炮叫她庄姐,估计是姓庄。庄姐知道我的个性,不爱说话,只是闭眼享受服务,所以她基本上是一直都静静地为我服务,话很少,顶多是问手重不重之类的。而她,已经是店里的大技师了,平时都只是培训员工,只有我和一些比较重要的客人来的时候,她才会亲自出马,确实技艺非凡。

    在马后炮这里,他的技师是编号都是有特点的,凡是带“8”的,都是正规的技师,挣着辛苦钱的。凡是带“0”的,也是就是10的整数倍的,都是非正规军,只要能花钱,她们什么花样都能给你玩出来。所谓“十”和“日”,这发音上是押韵的,马后炮这个初中毕业的爆发户,他也讲斯文的。

    当然,编号带“0”的这些技师的技巧,与马后炮的培训也是分不开的。哪怕是这些技师流走了,但她们还是会把成熟的技巧、装出来的极度热情带到远方,或者全国各地,落地开花,脱了就挣钱。也可以这样说,马后炮这个日货对这个行业是有贡献的。哪怕这个行业现在打击很严,但它永远不会消失,马后炮的生意还是那么好。

    今天晚上,除了撸本点了一个“28”号之外,其余的人包括牛大鞭都点了个“200号”,具体原因,你们都懂的。当然,这些家伙会珍惜那80分钟的,至少是五分钟就洗了澡,然后十多二十分钟进行一下人性享受,剩下的时间再按按全身,放松一下。只是我所知道的是,牛大鞭不会实打实地进行,只是让妹子来一箫技就行;其他人就……呵呵,实打实呗。

    我闭着眼睛,享受着庄姐为我的服务。无一例外,她给我的全身按摩时,我是有反应的,很正常的反应,相信庄姐看见了。虽然我闭着眼睛,但总能感觉到庄姐在这样的时候呼吸有点急促,目光像燃烧的火焰一样落在我的那个地方。每每这样的时候,庄姐很快就按到别的地方去了,我的状态也就很快消失了。

    按摩完了之后,我掏了200块,按正常的价位付了158块钱,不用马后炮的优惠政策。庄姐也是懂我的,因为马后炮只会收我一成,多余的九成,算是她的辛苦小费。当她帮我将剩下的42块钱找零双手递给我的时候,我已穿戴整齐,接过钱收了起来。我不是傻逼般的土豪,所以找零回来的钱,我还是会收的。

    收起了钱,我对庄姐说:“庄姐,有没有兴趣带个徒弟?”

    “呃……什么徒弟?”庄姐没想到我能来这么一问题,倒是愣了愣,然后微笑道。她的笑容挺迷人的,连马后炮也承认这一点。马后炮甚至对我讲过,庄姐是他唯一没有睡过的漂亮女店员,个中原因他也没详讲。反正他这家伙,店里不管卖不卖的店员,长得漂亮性感的,他一个都不放过,有个还不错的女清洁工也难逃其魔爪。

    我淡淡地笑了笑,点了一支烟,道:“当然是你这种凭正规按摩本事吃饭的徒弟。”

    “哦,那行啊,你是想谁到我们这里来上班吧?可以给马总说啊!”庄姐笑了笑,道。

    我摇摇头,回道:“不用给他说了。我是想请你做个私人教练,教一下我家里的保姆。”

    “保姆?飞哥,你家里还请了保姆呀?”庄姐有点吃惊,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当然,马后炮第一次领她来为我服务的时候,对她招呼过,把我们飞哥伺候好,按舒服了。所以,她还是记得我有“飞哥”这么一称呼的。

    “嗯,请了一个。她什么都会,就是不会按摩。有时候我一个人练球累了,不想往这边跑了,要是她能帮我按摩一下,也挺好的。”我点了点头,谦虚地笑道。其实,这个保姆确实什么都会,包括为我的人性服务。

    庄姐点了点头,夸赞道:“飞哥真是混得好啊,居然连保姆都有了。那行吧,我就带一下这个徒弟吧!”

    “那好,你可以上门教学,学费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