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1 我就是这么一粗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2本章字数:1957字

    我这才抬起头来,淡淡地看着龙晓天,道:“十万块,请回答我两个问题,然后这钱还给你,并且请允许我表达关于你对生命漠视、对法律无情践踏的鄙视。”

    龙晓天眉头微微一收,神色似乎是惊讶,但又瞬间恢复了平静。他的平静中带着亲和力,和别的奸商不一样,因为他是奸商中绝逼坏种。他不喜,不怒,就他妈那么平和,轻轻地点了点头,说:“我允许你的鄙视,这是你的权力。再附加两个问题,十万块,不错,这是我做得最赚钱的一笔交易。什么问题你说吧,我尽力回答。”

    看吧,这绝逼坏种就是不一样,随时想的就是赚钱。我点了点头,直问道:“为什么轰着油门撞我?”

    “因为你挡了我的道。”

    妈的,龙晓天这货,居然给我整了一个古龙小说式的回答,我真是服了他。我没有发什么怒,只是摇头道:“我没问这个,我的意思是你因为什么要撞我,从而走得那么着急。是我对你的小情人竖了中指,还是因为我的命在你的眼里比狗还不如?”

    我没想到,龙晓天居然反问我一句:“这是你的第二个问题吗?”

    “不!这是第一个问题,因为你先前没有搞清楚。”

    “你没有问清楚而已,并不怪我没回答。”龙晓天优雅地摊了摊手,脸色还是那么平和,“在我这里,没有谁可以一个问题问两遍。在我这里,你已经问到了第二个问题。现在,我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因为我的母亲生命垂危,我必须赶回去见她最后一面。遗憾的是,我没能见上,前后只差几秒钟,她死的时候眼睛还睁着望着病房门口。当我赶去的时候,我看见了她渴望的双眼,但她却再也看不见我。好了,我完成了你的两个问题,你可以留下十万块,然后离开了。”

    妈的个逼,这混蛋奸商,居然就这么胡扯式地把我的十万块钱挣走了一样。他平和的语气里,透着绝对的霸道,这好像是……某位装逼艺人唱过的那样——在我的地盘这,你就得听我的。

    我心火腾了腾,老子其实就知道了一个问题的答案,第二个问题还没问呢!当即我便道:“龙晓天,你妈要是知道你为了见她最后一面而开车谋杀,她九泉之下会不安的。”

    “这世界没有九泉,我的母亲也不知道,她的遗体已化为灰烬,抛进了JL江中。谢谢你能记住我的名字,我很荣幸。先生,请吧!”龙晓天还是显得很平和,站起身来,很优雅地向办公室门口一引手,示意我走吧!

    奶奶的,我实在是想不通,龙晓天是个什么样的人,就他妈这副德性?前天晚上的事情吧,他妈死了,可今天他在这豪华办公室坐着,耍弄我的到访,宣扬他的无神论,并且说母亲都火化了。在我们NC市,普通百姓死了,那也是向民政部门花钱都要求个入土为安,绝不土葬的,可这丫倒好,一把火把妈都烧了,还抛骨灰入JL江了。当然,火葬手段的残酷,我可以不说么?

    而此时,龙晓天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的悲伤,我他妈不服他,还能服谁?以他这种巨富之人,不给母亲做三天大道场然后再土葬、坟茔垒得高高的,他实在是奇葩了,都不知道他那些圈子里的人怎么看他了。

    我似乎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了,起身冷道:“龙晓天,你牛,你牛到能带着小情人见你妈最后一面,牛到能把你妈都烧了。”

    龙晓天坐了下来,还是那么平和地看着我,道:“我的家事与你无关,你走吧!我就不送你了。”

    我冷冷地看了龙晓天一眼,然后大步朝着办公室门口走去。可当我快到门口时,龙晓天在背后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窝累个去!这死崽子,都他妈差点把我撞死了,都他妈派人去抹监控,去送钱摆平老子的,他居然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当场猛地回头,冷道:“这个问题十万块。”

    龙晓天居然似乎是笑了,尽管笑容显得很淡,淡得老子差点就没感觉出来。他说:“你走吧,这笔交易不划算!”

    我呸!这逼崽子,活脱脱依然一奸商!可我还是说:“你可以用回答我一个问题来交换。”

    其实,我他妈就是贱,我就是想知道小岩是不是确切被龙晓天真的包养了。虽然我说过几次“小情人”,龙晓天没有回应这个称呼,可以说是他默认了,但我没有听他亲口说,所以心头还是不踏实一样。可没想到,龙晓天道:“你走吧,你的名字对我并不重要。”

    遇到这种人,老子这样淡定的人都快不淡定了,因为他明显就是践踏了我的某种东西,似乎是尊严?可我没有理由再留下来了,只能莫名地丢了一句:“祝你和小岩幸福。”

    “谢谢,我们都很幸福。你很喜欢小岩吧?”龙晓天点点头,神色平和依旧。

    “以前很喜欢,甚至想娶她。但现在,老子鄙视她!”我看着龙晓天,冷冷地说着,还狂妄地竖了一中指。反正都他妈这个地步了,老子十万块也不要了,也不能不图一个心里痛快。人活这一辈子,就为“痛快”俩字!

    “呵呵……”龙晓天笑了,脸上没有笑容,嗓子里只有这样类似于笑声的声音。

    “呵呵个锤子!”我的声音大了些,说完拉开门,出去,又狠狠地一关门,关得“砰”的一声。

    那一刻,我很不爽,而且我的行为也很不礼貌,可他娘的老子没读多少书,就是这么一粗人。外面那位性感的女助理被我的表现给惹火了一样,一下子从她的紫红色办公桌前站起来,杏眼冷瞪,冷斥道:“你有毛病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