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0 章姐为何如此沉默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3本章字数:2390字

    章姐租到我的房子里,其实是因为她和素贞在舞厅里就认识,某一天说起租房子的事情,正好遇上我房子里的一对夫妻搬新买的房子里去了。她这个女人也算是活跃,与素贞相处得也算不错,所以素贞也就将房子租给她了。当然,租的时候是我来签的合同。

    当时我也是看章姐是个女人家,与素贞住在一起也算是方便,所以也就答应了。但我不能否认,看到章姐的外形和味道之后,我内心深处的邪恶在涌动。当然,我需要的是她的房租,而不是她的身体,正如我对待小马一样的态度。

    起初,章姐有一个老公来过,姓张,我虽然是房东,素贞也是算是房东太太,但我们还是尊称这位张先生为“张锅”。此张锅据传是在做家具厂里做木工,四十出头,胖墩墩的,看起来还算是个不错的男人。

    张锅第一次来“妻子”的新家,我记得他还去菜市场上提了一只三斤重的王八回来,熬成了汤请我跟素贞。那次喝汤的夜里,我他妈居然快流鼻血了,王八汤果然还挺补,让我和素贞彻夜不眠。

    可第二天半上午我们起床后,问及章姐张锅呢?章姐说他已经回工厂去了,早上六点半就走了。当时我就惊悚的感觉都有了。因为张锅在市郊的一个县上的工厂里,这个县还正好是国际机场所在的地方。这张锅昨天晚上料想也是王八汤补了,但为了家庭生计,却早早起床,骑电动摩托车奔四十公里地去上班,果断还是挺辛苦。我表示对这锅子很钦佩、崇敬,得点个赞。

    后来,张锅断续地来了四个来月,便不再来了,章姐这“老公”彻底消失了。没过几天,章姐又领了一个男人回来,高高壮壮,一米八的个头,起码二百斤,说是姓陈。于是,我和素贞明白了些什么,便又多了个陈锅。

    这个陈锅来了,章姐便有些不好意思了,没有叫我和素贞吃饭。陈锅在章姐的房间里闹的动静大,但是听不到章姐的声音,而且战斗结束很快。后来我才通过长期的经验判断出来,原来这个章姐是不叫的。

    此陈锅在章姐那里呆了不到三天,走了。当然,我那次也走了,去XIAN市了。等我再次回到素贞身边时,都两个月后了,见一个叫卢锅的锅又被章姐领回来了。同样,卢锅也没跟我和素贞吃饭,天天和章姐在房间里私混,听到动静的时间少,时间也短,章姐同样没声。

    总的说来,章姐租我房子的两年里,我和素贞多了很多的“锅”,至少得有六个吧!我们确实后来也迷茫了,麻木了,不知道到底哪一个锅才是章姐的老公,反正她是把每一个“锅”叫“老公”的,而每一个锅都使用时间不长,没有一个超过半年的。于是,章姐在我的心中素质一落千丈,实在太那啥了,让人无法直视。

    可偏偏呢,章姐这女人有光鲜年轻而性感的外表,特别是你看她那些迷人的不敢描述的部分,你不敢说你不动心。我不敢说我自己阅女无数,但我敢说我内心还是挺为章姐躁动的。

    当然,章姐在她的那些老公身上也是挣了不少钱的。她隆过鼻子,张锅出过两万块;她削了下巴,陈锅出了五万块;她隆过胸,卢锅也出了钱……我甚至……甚至觉得她是不是缩过什么或者漂红过什么,这当然得试了才知道。

    好吧,虽然章姐在美容领域涉猎得比较深一点,花钱狠一点,但她确实整得还不错,让人有一见即发的欲望升腾感。而我呢,其实一直很纳闷一件事情——照理说,章姐这种打着爱情幌子的捞钱行径,其实就是一种卖肉的表现,但她为什么和那一个又一个“老公”那什么的时候没有一点声音呢?

    章姐为何如此沉默?这是极端的个性,还是另有隐情?我一日不得知真相,一日不安也!难道,为了这个真相,我得做点什么吗?

    当我看到章姐的时候,真觉得这一次省城之行,我得做点什么了。好奇心会害死猫,但老子不是猫!我点点头,大步朝她走去,到了跟前就能闻着她身上浓郁醉人的香水味儿,心跳稍稍有点快,但我他妈多年的老屌丝了,这点还是稳得住的。

    跟章姐客气了两句,她便带着我往那边的停车场走去,说素贞的车就停在那边。来到我给素贞买的那辆红色赛欧3面前,我还是让章姐开车,我则在副驾驶上坐着。章姐也不多说什么,拉着我就朝着CHD市中心的省医院奔去。

    呵呵,我知道章姐花销大,整容、美容、穿衣什么的,还要供女儿上学,现在一直没钱买车,就让她过过瘾吧!路上,我只是问了一些关于素贞的情况,并没有深说什么。不是我不够关心我的女人,而是事已至此,一步步医疗就好了,不必要过分地担忧什么。一句狗血的话吧,相信科学和现代医学吧,太着急了也不顶用。

    章姐倒是说起素贞的情况,显得很担忧的样子,貌似她和素贞的友谊很深的样子,让我多少有点感动,自然也是谢谢了她好几回。我说:“章姐,不要这么替香萍担心了。不管怎么样吧,我回来了,不管花多少钱,都一定要让香萍平安出院的。”

    章姐一边开车一边点头,道:“帅锅啊,你对香萍可真好啊!香萍可真是个幸福的女人呢!”

    我淡淡一笑,道:“怎么说呢,我的女人,我当然得对她好了。不过,章姐,对你好的男人也不少啊!”

    说罢,我邪邪地看了章姐一眼。她正好也扭头看我,然后居然风情地笑了笑,一边开车一边幽怨道:“唉,那些男人啊,有什么好的?都是些不懂感情的粗人,哪像帅锅你啊?唉,我这辈子要是有个像你这样的男人,那应该多好啊?”

    我哈哈一笑,道:“章姐,别说得这么感慨呀,让我的心里一颤一颤的。”

    “呵呵,你颤什么呀颤?不会是为姐而心动了吧?那我可多幸运啊?”章姐风情一笑,话语来得更直白。

    “假如我心动了,怎么办?”

    “那我就不会让你有遗憾的。帅锅,你敢不敢心动?”

    “哦?什么遗憾不遗憾的呢?”我扭头饶有兴致地看着章姐,似乎是觉察到了点什么了。

    章姐扭头看了我一眼,很明显那目光从我的脸上迅速下滑到另一个地方,然后开着车,特别勾人地低声道:“要是咱们能睡在一块儿,你就明白了。只怕帅锅你不敢跟我在一起啊!”

    听着这话,我神思荡然,一腔狗血涌荡不已。他奶奶的,老子今天晚上就会会她,看她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看她为何那般沉默!

    &&&&

    那斯那话:各种风波,各种折腾,让人憋屈死了,但总算是可以正常更新了。接下来,高端大气大方的朋友们,更多的激情、热血即将拉开序幕。等得太久了,本书开始爆发,实在憋不住了……憋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