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1以后懒得取章节名了,章章皆惊喜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3本章字数:2945字

    我还看了章姐一眼,笑道:“女人有香,听说过香水有毒,但没听说过香水让人恐怖得不敢和女人在一起的。章姐,难不成你是很特别的?”

    章姐风情一笑,道:“我可是真有毒的,而且是剧毒,帅锅你别被我毒翻了啊!呵呵……”

    “呵呵,那有什么?既然章姐都这么说了,那我还真是试试你这剧毒女人香,看看到底能把我毒到无可救药呢还是第二天早上起床都站不稳。”

    “呵呵,你可真逗!姐姐我敢保证让你起床站不稳。”

    “哦?这么厉害?姐,你可说话算话,别让我失望。”

    “呵呵,走着瞧瞧?”

    “……”

    就这么聊着天,章姐开着车,带着我朝着市中心的省医院赶去。我必须承认,这女人果然够放得开,言语之下让我状态大起,燃烧起了雄心壮志。我得解开心底的迷,至于章姐的房租,我再考虑考虑。

    当然,除了和章姐有些邪恶的聊天之外,我也看了她随车送来的素贞的CT结果。确实,素贞的乙状结肠中部后侧疑似肿瘤,按CT影像的算法来看,厚达4厘米,长约7厘米,呈纺锤状,宽处有三厘米的样子,真是有点吓人,看得我都有些默然了。当然,现在还不能完全确诊,报告建议做腹腔镜探查手术,确认肿块的性质;而这个手术不算大手术,但也需要患者家属签字才行。

    不是我装逼说我自己会看医学检查影像,而是这种报告我曾经看过好几份,有些了解。曾经喂我吃过第一口人乳的女人,她死了,子宫颈恶性肿瘤晚期;XIAN市我那个脆弱又暴躁的女人,她的父亲直肠癌晚期,也死了;良哥的母亲,胰腺癌晚期;还有……等等,这样的检查报告,我真的看多了。

    当时我心中还低叹着,今年是素贞的本命年,希望不会出什么大事。当然,我更希望她的乙状肠肿块只是检验设备出了问题,从而扫出了不应该产生的阴影;或者说,那仅仅是炎症而已。

    尽管如此,我的心情还是调整得很好,并不往坏处去想,因为这个时候我是素贞的依靠,我必须在面对她的时候要表现得更冷静、乐观,一如既往的邪恶都可以。我也不想把事情通知良哥、洋洋和阳阳,我觉得我一个人能承担起所有。

    因为心情不错,我继续和章姐一路说笑,邪恶无底线。这个妇人果断对我勾引有加,也许我知道她的心里在想着什么了。至少她的言语里暴露了她的想法,隐隐约约都有的想法,她和别的女人一样——瞄上了我的钱。然,老子是什么人?老子是穷过来的人,想打老子钱的主意的女人很多,但赔了身体又不捞到好的女人也很多。

    等我们到了医院,停好车,章姐领着我坐电梯上了住院部17楼普外三科的住院楼层。电梯那边真是人挤如潮,四部电梯都不够用,偏偏有些傻逼恨不得把电梯挤爆似的。

    我和章姐挤在电梯里,我能感觉那是一种享受。没办法,谁叫我身体比较强壮呢?我站在电梯角落外一点点,将章姐护在角落里面,她正面朝着我,其实那正面隆起来的部分都碰着我的胸膛下方了,我们更下方都贴在一起了,可恶的电梯太挤了。

    就那样站在电梯里,闻着章姐的芳香,真是一种享受。因为挤,她也不由自主地搂着我的腰,我就让她搂着。还好,在那种环境下,我是绝对有羞耻之心的,下面没有起状态,要不然我想章姐一定会惊呆的。

    终于出了电梯,转过来就是护士站,来来往往的白衣天使们很忙碌的样子。护士站的对面,楼层的通道里来来往往都是医生、护士、病患或家属,楼道里都摆着病床,床上躺着人。医院这地方,特别是省医院这样的大医院,历来如此。

    楼道里,一股子炒中药味在弥漫,呛鼻的感觉很严重。那是为手术病人热敷伤口的中药,在楼道的尽头有专门炒药的地方。而素贞在腹腔镜手术之后,也会用到这药的。

    进入素贞的四人普通病房,我看见一个工作吊牌上写着“詹晓云”的护士在19床边上坐着。

    这詹晓云长得不错,白晰皮肤,面色红润得像是刚刚经历过了什么兴奋的事,一对大眼睛特别有神。她二十四五左右,显得颇有点少妇味道。不能不说,第一眼看到她,我有点邪动,但只是邪动而已。

    这年头,并不是我能动一点心的女人我都要去捞一嘴,那我可真是忙不过来的。这种事情,我也讲究一个机缘,并不刻意追求的。而且,我常对马后炮说:出来睡,迟早是要软的。我可不想我自己女人太多,然后软得更早,那样就太不美好。

    19床上,素贞穿着红色的紧身裙,扎着点滴,盖着薄薄的毯子,身形显得那么玲珑性感。她睡得正安然,仿佛痛苦已经不再。有一个来月没见到她了,她依然粉嫩嫩的脸庞,眼角没有一丝皱纹,看不到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比我大8岁的她,今年本命年,但看起来也就和詹晓云一样的年纪,但很显然,床头的病号卡上标注着她36岁,她的青春就是个奇迹。

    詹晓云自然是章姐帮我安排着照顾素贞的护士,她一见章姐带着我进来,便是站起身来,朝着我们微笑着点头。章姐更是将我朝詹晓云介绍说:说这是香萍的老公胡飞。

    我跟詹晓云低声客气了两句,还握了握手,这女子的手那手感也不错,能让我又是心思邪了邪。接着,我便让詹晓云离去,说我自己来照顾着素贞。这护士很客气,说有什么需要,直接到护士站叫她就行。

    我见素贞还在熟睡,便让章姐也开车先回去上班。当然,她的班是很轻松的,跳跳舞,勾勾比较有钱的男人而已。

    可章姐却对我说:我开车回去了,你晚上回家怎么办?

    我笑了笑,说:我打车回去就行了。

    章姐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让我别太担心,说香萍一定会没事儿的。对于她的客套安慰,我还是以笑回之。

    章姐离去了,我才来得及打量一下这普通的四人间病房,并且和其他病人的家属打了打招呼,相互了解一下情况。当然,与人交际,我这牲口就是绅士,与大家这么一接触,还是颇得人缘的。

    18床,住着一个大三的男生,叫“跃文”,长得还算是清秀,目前由他那七十岁的爷爷在照顾着。他的病情验证了一句话:不作就不会死。眼看着暑假就到了,可这货注定了在病床上过完大半个暑假,因为他的大学生活里没有“学习”这一项,只有生活,疯狂的生活,什么上网打游戏、喝烂酒、抽烟他都会。他不算是天之骄子,只能是傻逼大学生。结果……

    昨天晚上,跃文和一伙同学饮酒吃火锅到半夜病发,紧急送来医院,四个小时后手术,病因是结肠结核坏死,右边肚子拉了一条15厘米的手术刀口。现在,他鼻子里插着氧,心率机连着,手上扎着点滴,还套着尿管和粪袋,在病床上死气沉沉地半睁着眼睛。他的爷爷是个退休教师,人老了,头发白了,脸色很严肃。

    19床,当然是我的素贞,不必提了。20床,一个朴实的大姐,年近五十,和她的两个儿子一起忧心忡忡地守着她的丈夫。她的丈夫面色发灰黑,躺在床上输着氧,情况是肝部有肿块,隐痛,大后天手术。这种情况,我一听就知道这个丈夫基本没得治了。实际上就是这样,肝部没有神经,但它的肿块引起疼痛了,那基本上就是晚期。但我还是安慰那大姐,鼓励她的丈夫,其实心里已为他们默哀。

    21床,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头,穿着立领黑裳,面色很冷,隐然有一种威严的感觉。他做过胆除手术,正在恢复期,照顾他的是他的女儿,长相普通,话不多,跟我也只是打了招呼,道了一下病情。老头倒是没有说话,就在病床上坐着看当天的报纸。我倒是能看见,那报纸是我们的省报。

    当我和大家算是见了面,相互了解一下之后,詹晓云进病房来了。她对我说,主治医生请我去办公室一趟。

    我知道医生叫我去做什么的,便请詹晓云帮我照看着素贞,直接朝病房外面走去。可我拉开门,迎面一股淡然香气扑来,我差点与一个美貌女人撞了个满怀。

    还好,我常运动,反应比较快,就在那女人惊呼一声之时,当场一闪,避开了这次冲撞。可当我定晴一看时,顿时感觉一腔牲口血都要沸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