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4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3本章字数:3098字

    “哦……好吧,你去忙吧!”我突然感觉到这像是一种荣幸一样,点头微笑回应道。说白了,要是平时的话,我才不会照顾那个傻逼大学生;但现在,我丢失了自己的风格,一切都是因为他妈。

    素贞呢,倒也没有什么意见,还对那美妇点了点头,笑了笑。她就是这么一个好相处的女人,随和、大方还乐观。

    那美妇呢,也是对我和素贞都点头微笑,道:“那就谢谢了啊,我一会儿就会回来的。”

    “呵呵,没事儿没事儿,你去吧!”我客气地笑了笑,摇了摇头。

    于是,美妇看了床上的儿子一眼,说了句“妈一会儿就回来”,便朝病房外面走去了。而她的那个叫做“跃文”的儿子,死气沉沉的,眼珠子倒是转了一下,看了一下她的身影,但我很明显感觉到这个傻逼好像对他的母亲有意见似的。

    这美妇一走,我便到了18床和19床之间坐下来,这样方便照顾两个病人。

    没一会儿,我刚刚给跃文把嘴巴用凉开水滋润了一下,素贞要上卫生间,我便拿起输液的瓶子陪她去卫生间。我们路过21床的时候,那老头的女儿抬头看了我们一眼,神情冷然,似乎是有点不屑的样子。

    我倒不在乎那女人的表情,还对她笑着点了点头,便陪着素贞进了21床对面的卫生间里。当然,这个长得普通的女人给我的印象也比较深,她穿着黑色的短裙,神情有些冷然傲态,跟她爸一样的气势,仿佛——她是个小领导,她爸是个大领导。

    在卫生间里,我将药瓶子挂起来,然后帮着素贞撩起裙子,放下内裤。唉,这样的情景啊,看着素贞那雪白的一大片,我真是有些忍不住啊!

    可是,这里是病房里套着的卫生间啊,我和素贞是不能做什么的。然后,素贞还是对我说她蹲下、站起的时候肚子都有些痛。我还是安慰了她几句,才陪着她出来。

    之后,我又给跃文滋润了两回嘴,他母亲便回来了。美妇对我自然是一番感谢,我也是客气了一下,她还问候了一下素贞的病情,愿她早日康复。

    那时,已经快晚上六点了,素贞说她饿了,想吃红烧排骨下米饭。我笑了笑,说现在就别想这么好吃的东西了,医生说了,你必须饮食要清淡一点才行,最好是只喝营养流食。

    实际上,这是腹腔镜手术的要求。因为一旦手术中发现是恶性肿瘤的话,那助理医生说大光头有能力当场用探头刀进行摘除手术。而素贞的发病区域是乙状结肠,那地方更需要排空才行的。

    素贞一听到我这样的说法,只能点了点头,让我去帮她买粥来喝,也叫我自己出去先吃晚饭,然后再给她带粥回来。

    当然,我出去之前,拜托了一下美妇也帮我看着素贞,她也爽快地答应了下来。这怎么说呢,病友之间就应该相互帮助,不是吗?而我问她是不是需要晚餐,我可以帮她带上来,她则说不用了,现在不想吃东西。

    我出了病房后,不想坐电梯了,实在太拥挤了,这玩意儿分早中晚特别高峰期的。于是,我走楼梯下一楼去。

    对于素贞的要求,我没有照办,而是跑了好远的路,挑了又挑,才给她买了我比较满意的碎米粥回来。那时,病房里的情况让我很吃惊。因为素贞显然痛苦少了许多,跟那美妇在那里聊着天,还很亲热的样子,居然已经姐妹相称了。看到她们这样,我心头很爽,暗暗感觉有些事情应该还有戏吧?

    我还是客气地问那美妇去吃饭吗,可以下去吃了,我帮着她照看着跃文。可美妇还是说不想吃饭,不太饿。

    于是,我也没有再说什么,将粥喂素贞吃。这样的时候,我还是很像一个贤夫良父,尽显温情。连那美妇也在一边对素贞说:“香萍妹子啊,看你多幸福啊,胡飞这么疼你。”

    可素贞呢,居然来了一句:“玉萍姐,我幸福啥啊?这家伙疼的女人多了去了。”

    呃……这样的话出来,顿时搞得我有点不自在了,病房里所有的目光都朝我射来,很多人都笑了。就连那21床的老头子刚醒来,和他的女儿不禁看我一眼,淡淡地笑了;就连跃文那个死气沉沉的货,居然也是扭头看了我一眼;就连20床那肝病大哥也扭头看了我。

    那一瞬间,我有种万众瞩目于我的感觉。可我真心注意到,那个叫“玉萍”的美妇漂亮的脸上闪过一抹惊讶,转而就也笑了。

    我心念一转,笑道:“哎呀,我的亲啊,家丑不可外扬,等你康复了,咱回家慢慢扬去。”

    顿时,全场又是笑声起来了,所有人都当素贞和我只是开玩笑而已。我能感觉到玉萍也真心笑了,笑得比以前浓了些,更让人神魂有些飞然的感觉。

    接着,我又喂起了素贞喝粥,也跟她笑聊着,逗得大家都挺开心,连跃文那家伙也还不时就轻笑不敢大笑,因为他刚做了手术没过24小时呢!在外人看来,我和素贞确实是恩爱的恋人,而且个性都很活跃、开朗。

    实际上呢,我固定有几个女人,素贞是一一了如指掌的。因为我对于她,从来都是坦诚相待的,会讲给她听的。她也曾经为此而吃过醋,小小地哭闹过,但和我恩爱一回她就知足了。而我竟然可以这样安慰她:素贞啊,你不能这么自私啊,你幸福了啊,可我其他的女人怎么办?她们也需要我啊,也离不开我啊!

    好吧,人有时候是可以无耻的,但无耻到我的这种真实境界的,又有几位大侠呢?可素贞还是被我安慰住了,把我的话听进去了。反正,我每每到CHD市的时候,总会和她一有空就折腾,直到她都感觉精力耗尽了才离开,有时候她请我离开,说她也没激情了,而我还有别的女人需要我。于是,我就兴奋地离开,上路,开始漫长的旅途,但最终,我还会再次归来。

    也许,你可以说我太无耻,太堕落,但这就是我的生活,如牲口一样的生活,周而复始,乐此不疲,偶尔还有点路边的腥鲜野食匆匆过。请不要羡慕和忌妒我,因为我是禽兽而已,我不需要你们那种正常的生活,我和我的女人们生活得已经很正常了。

    当然,我风花雪月偶遇后而匆匆不再见的女人,素贞倒是不知道的,因为我懒得说了,或者说经历得多了,说起来会有一些混乱;更或者说,那些偶遇里的女人,只是为了偶遇而偶遇,并不是为了记忆而邂逅。而那些女人里,倒是很多希望与我长长久久,但她们不够格调,不是我的菜,只是我兴趣来了尝尝鲜而已。可是,尝多了,鲜,也都他妈一样,我还是喜欢我固定的女人们。

    当我喂完素贞喝粥,打了水让她漱口之后,才准备出去吃晚饭。可是,我见玉萍姐还一个人在那里,也没人来替换她吃晚饭,便对她道:“玉萍姐,要不你先去吃晚饭吧,我帮你守着?”

    “呵呵……谢谢!不用了,我还不饿,你自己下去吃饭吧,我帮你照看着香萍妹子。”玉萍姐笑了笑,摇头拒绝了。

    前前后后,我能捕捉到的信息是——这玉萍和素贞的化名很有缘分,她居然把素贞叫“香萍妹子”,那说明她的年纪比素贞还大了啊!看起来,她保养得真不错,天生丽质吧,说的就是她这种女人啊!

    可素贞却道:“哎呀,玉萍姐,这都到了晚饭的点了,应该吃饭了啊!跃文手术都成功了,休养些日子就可以了,你也不用太担心了啊,饭还是应该要吃的。”

    “不不不,香萍妹啊,我真的不饿啊!刚才……我出去的时候,吃过一点东西的。”玉萍摇了摇头,说着停顿了一下,脸上还有些微红,更显得很羞意迷人,看得我心头都晃了一下。

    可素贞却又道:“玉萍姐,你就别这么说了。刚才你才出去好大一会儿啊,能吃的东西也就只有面包、饼干之类的,能管饱吗?还是要吃主食才行啊!这样吧,你不用下楼了,想吃什么,让胡飞给你带上来。”

    看样子,我的“香萍”和我意淫中的“玉萍”这陌生的相逢之下,好像还挺投缘啊,她们对话,我听着就暗欢。当时,我也点头微笑道:“就是啊玉萍姐,你想吃点什么,我给你顺便打包上来就可以的。”

    玉萍见我和素贞这么坚持,便道:“好吧,胡飞,谢谢你了,帮我带一碗清汤鸡蛋面上来吧?”

    说着,玉萍还从挎包里掏出钱夹子来。我见状便道:“玉萍姐,客气啥哇呢?不用拿钱,一碗面而已。我先下楼去了。”

    说完,我已大步走向门边,拉门,出去,关上,然后迅速朝那边楼梯通道走去。嘿嘿,有此一遭,我心喜然。

    我很快下楼,轻车熟路地到了刚才给素贞买粥的店子里,叫了一大份牛肉盖浇饭和一碗清汤鸡蛋面,全部打包往回拿。我可不想我在外贸面吃饭耽误一阵功夫,让我意淫中的美人饿着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