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7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3本章字数:3212字

    刹那之间,我的左手有一种强烈的触电感。这玉萍的手啊,太细嫩了,摸着都神经销然。

    “啊……”

    弥漫的烟雾和昏暗的灯光中,我和玉萍同时发出一声惊呼来。可是,我是装逼的,我就是故意摸错锅铲把子的位置的,就是想摸摸她的手。而玉萍是真惊了,而且像触电一样抽出了自己的手,让我握住了锅铲。

    就在那时,我还不好意思道:“玉萍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光线太暗了。你别生气,出去休息吧,这里太呛了,让我来。到时候了,你叫我停下就行了。”

    一边说,我一边拿着锅铲子翻炒起了药材来。

    “哦……”玉萍应了声,退出了一步,也许是怕我左肘子翻炒时碰上了她饱满的胸部吧!然后,她才道:“没事儿。胡飞,还是让我来吧!没多大会儿功夫了,我能坚持的。咳咳……咳……”

    我没有说话,默默的移了一步,站在了玉萍原来的位置,继续炒着。

    玉萍也站在我身后,除了咳嗽之外,没有说话,也没有离开。见状,我一边炒一边头也不回地道:“玉萍姐,要我推还是抱,你才肯出去?”

    “你……胡飞,你别这样,还是你出去,我来炒吧!”

    “好吧,我这个人是个犟人,既然已经做了的事,就绝不会放手。我也是个疯子,既然说了让你出去,哪怕是抱也会将你抱出去。我数到三,请你自己选择留下还是出去。一,二……”我头也不回,一边炒,一边淡淡道。

    “你……唉!谢谢你了。我还是出去吧!时间到了,我叫你停下。”玉萍听得一愣,显然郁闷,只得乖乖地朝门外走去。

    很快,玉萍已到了门外,我有一种胜利感。那门外呢,是通往公共厕所的通道,相对宽敞一些,烟雾要淡一些。可她在外面等着,不时还在咳嗽。

    就那时,又进来两个炒药的病人家属,各自在昏暗的光线和烟雾中找到电炒锅炒了起来,还抱怨医院太省钱,连灯都舍不得安瓦数大一点的。我什么也没说,就在那里炒着。

    约是五分钟后,玉萍在外面叫我,说时间差不多了。于是,我便将炒好的药材装进布袋子里,提着出来,对玉萍微笑道:“走吧!”

    玉萍脸上的泪水被她擦拭过了,脸上有迷人的红晕浮动,点了点头,道了声谢谢,便伸手拿过我手上的药袋子,朝那边走去。

    我当即是与玉萍并肩而行,感觉很不错。玉萍倒是走着想起了什么,道:“胡飞,我都呛得不行了,你怎么不咳嗽啊?”

    “也许是我抽烟的缘故,肺叶子习惯了烟雾,而你太娇嫩,受不了。”

    “呵呵……哪有这样的解释啊?”

    “我就只能这么解释了。对了,晚上你怎么办?好像没人来顶替你照顾跃文呢!”

    “没事,不是有椅子吗?椅子放开来,就是床,我可以在上面凑和一下的。”

    “啊?!那怎么行?照一般情况来说,跃文还得在医院里呆上一周多时间才能出院的,你一直都这么样吗?”我故作惊讶了一回,然后道。

    “嗯,只能这样了。”

    “那也太折磨人了吧?你们家里,真就没人来帮你一下吗?老爷子怎么也不管孙子了?”

    “唉……”玉萍只是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那时,我们已到了病房门外了,一路上人们都在注视着我们,仿佛觉得我跟这美妇很般配,其实我是想交那什么配。

    灯光下,玉萍迷人的脸庞上神情很无奈,有着淡淡的让人心酸般的忧伤。我便没有多问什么,只是道:“好吧,玉萍姐,你先进去吧,趁热给跃文敷上。我也得回家去了。明天见!”

    “嗯,明天见!”玉萍对我点头微笑,笑容依旧那么销魂。

    我点了点头,便大步朝着那边电梯通道走去。我敢肯定我的步伐是大步又淡然的,但心不淡定,居然没走出三米,就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

    刹那之间,我有种心头怦然的感觉。因为我的目光撞上了玉萍的目光,她竟然站在门边还未进病房,而是在看我。

    当看到我回头时,玉萍有点慌乱地扭头回去,推门进病房了。我心慰然,暗爽,差点吼了一声“耶!!!”,但那也太不成熟了。于是,我装着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回头朝着前方走去。

    虽然电梯不拥挤了,但我还是兴奋地走楼梯下去了,还兴奋地吹起了口哨《泰坦尼克号》那首《我心永恒》,完全是得意忘形的样子。

    下楼后,我开着车去医院大门口右手方四五百米处,在一家叫做“怡心”的酒店里刷卡订了一个豪华单间。我去房间看了看,还不错,368块一晚上的配置挺温馨舒适。

    之后,我拿着钥匙坐到车里,掏出手机来,给詹晓云打了电话过去。

    詹晓云很快接通了电话,热情的声音响了起来:“胡先生,晚上好。”

    “詹美女,现在不打扰你的私人生活吧?”

    “呵呵……不呢,我在网上看衣服呢!有什么事,你说。”

    “你在什么地方住着呢?我过去把报酬先预付一部分,然后还有件事情和你商量一下。”

    “现在啊?哦,好吧!我在FQ小区1号呢!你到了给我电话吧?”

    听得这个,我还是有些欣喜感,笑道:“还真巧了,我也住在FQ小区,13号,离你们那里隔了一条巷子,还都背对着一环路。”

    “啊?真的啊?”詹晓云好惊讶。

    “嗯,是真的。我现在还在医院这边,十五分钟后到你小区门口。”

    “嗯,知道了。我十五分钟后到门口等你。”

    “没问题!”

    我挂了电话,笑了笑。世界真是小啊,居然詹晓云住得离我那么近。想想这个面色红润得像随时都那什么潮的护士,她姿色很不错,身材貌似也还不错,我承认我的心又有点邪了。

    我开着车,路上取了六千块钱,十五分钟后到达FQ小区1号院子外面。在车灯照射下,我看到了脱去护士装的詹晓云。她站在1号院子门口,身着白色的紧身中短裙,身材还真是起伏有致,显然是被开发得不错。反正做护士的女子,她又长得不错,在读书的时候就一定是过了成人生活的,参加工作了,也算是抢手货,更不用说了。

    记得我还在寂雨老师手底上学的时候,也爱去NC护士学校球场踢球,就是想碰碰运气泡个护士妹妹。还真别说,我确实泡过一个临床护理班的班花,而且是个处。那又是一段往事,说起来也有点郁闷,且不提也罢。

    当我把车停在詹晓云对面的街边时,摇下车窗,她才看见那是我,便热情地打着招呼走过来:“胡先生,你来啦?”

    “嗯!上车吧!”我点了点头,微笑道。

    “上车?去哪里?”詹晓云愣了一下,看了一眼1号院子,问道。

    “呵呵,先上车谈事情。难不成,家里还有人等着你?哦,对了哈,一定是你的男朋友吧?”

    “哦……不是呢!我男朋友没带钥匙,下班回来进不了门的。你等一下吧,我把钥匙放门卫大爷那里,男朋友回来了,大爷会把钥匙给他的!”

    “哦,原来是这样。好吧,你去吧!”我恍然了,点头道。

    于是,詹晓云马上回身朝1号院子走去。没一会儿,她便回来了,坐进了副驾驶里。

    “搞定了?”我笑着问道。

    “嗯。”詹晓云点了点头,看了看这车,居然道:“胡先生,这车不是你的吧?”

    “呵呵,我给你香萍姐买的。我在这里没有车,所以开她的。”我笑了笑,从档位格后面拿起皮包来。

    “哦。香萍姐可真幸福啊!这车坐着真舒服,是高配的吧?我去年也看过这款车呢,可惜男朋友不愿意按揭。”詹晓云点了点头,然后有点羡慕又有点怨念道。

    “呵呵……也许你男朋友想付全款呢?”我笑了笑,随意应付着,打开了皮包。

    “他才不想付全款呢!他想先按揭房子,我想先按车。可现在呢,房款首付都还差几万呢!唉……”詹晓云心头有些不满的样子,说着还怨叹起来。

    这样的女子,我深深地感觉到我想打她主电的话,很容易,由不得你们大家不信。

    我取出了路上取来的钱,递给詹晓云,道:“来,拿着。这是你和你的两个朋友十天的护理费用,先预付着。你数一数,看是不是六千?”

    “这……”詹晓云看着我手里的一沓红票,稍惊,然后笑了笑,双手接过了钱,放进她随身背的小坤包里,“不用数了,胡先生您是个大方人。那我就替小冰、阿红谢谢您了。”

    “呵呵,你不用这么客气,不要总您您您的,也不必叫胡先生了。我年方二八,应该比你大,你叫我一声胡哥或者飞哥都行。”

    “呵呵……您,哦,你真幽默!”詹晓云听得笑了起来,但也明白我28岁了,点了点头,道:“好,那就叫你飞哥啦!飞哥,你可真是个好男人。香萍姐有你,她可真幸福。”

    “呵呵……我不是个好男人,但香萍是个好女人。你也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希望你也能幸福。”我淡淡地笑了笑,然后从包里取出了我开的房间钥匙递向香萍,道:“这是医院那边怡心酒店818号房间的钥匙,你先拿着。”

    “啊?飞哥,你……你……这是?”詹晓云真的惊了,那红润迷人的脸庞更是羞红如潮,都不敢接钥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