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1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3本章字数:3157字

    火车票呢,是碧秀帮我买的,软卧下铺,感觉不错。本来她是说要买飞机票的,但我觉得太贵了,而且路途比较远,在上学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旅途的线路上的风景比较迷人,所以想坐火车走一走。

    我知道出发前一天晚与素贞必然生死般地大战,要是和碧秀坐飞机一起到达目的地的话,和她免不了也要兴奋地为“爱情自由”而战,要是我出粮少的话,她肯定怀疑什么。她一直是不知道我还有女人的,更不知道我的女人赫然是素贞。当然,那时候碧秀也仅知道素贞叫“香萍”而已。

    我坐火车,碧秀则是坐飞机去目的地。她说到了那边的时候,她会找一家离火车站近的酒店住下,我到达之前,她也会找到一处不错的房子租下来,安排好“家”里的一切,就等我去与她相会,然后一起生活、工作。她的内心充满了对新生活的向往,甚至是饥渴的,她的表现让我很骄傲。

    火车在铁路上行驶着,我在铺上坐着,思索着未来,真心希望能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打动碧秀;甚至,我希望能让碧秀带着两个孩子尽快地逃离CHD市,逃离所有的债务,到我的目的地与我、碧秀一起生活,再也不回来了。当然,我们都知道,“希望”有时就是两个可笑的虚幻字眼,因为现实才是真刀真枪的狠!

    火车穿越了CHD平原,带我离开了这个叫作“天府之都”的地方,关山万重,北上路过古城XIAN市,拐西北向行,然后一路西行。过了黄土高原,路过雄伟的古时关口,越过茫茫戈璧盐碱地,奔过广袤无垠的麦田、棉田,三天两夜之后,火车带我到达西北重镇WU市——一个西域重镇,有名扬天下的羊肉串和切糕。唉,纸包不住火,拼音首字母掩盖不了地名真相,我的记叙一定暴露了些什么吧?

    这一路上,我确实领略了不少的沿途风光,饱了眼福,有种不虚此行的感觉。而且,我也终于在戈璧之上看到了我生平最敬重的树种——胡杨,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腐,它们简直就是生命的奇迹,是大地的雄性生殖器,倒下也是永恒般的坚硬。而《喀什葛尔胡杨》,也是我后来一直所爱的一首歌,但每每唱到“不管在遥远乡村喧闹都市,我一眼就能够发现你”的时候,我他妈总是没出息地会眼睛温润透了。

    当然,这一路行来,哪怕我坐的软卧,确实还让人挺累的。坐火车就是这样,只能买到站票的时候你渴望有个硬座;硬座坐久了,你渴望能有个硬卧躺着也爽;硬卧躺久了,你觉得软卧空间更大更舒服一些;可是卧铺睡久了,你一身不舒服,又想站起来了。

    那个夏夜的八点过了,WU市的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西方的天空夕阳如血,城市的灯火已然亮起,天地间光芒交相辉映,景致还有点特别。我就那么风尘仆仆地背着包,出了火车站。

    一出站,我并没有看到前来接我的老板娘碧秀。我的双眼将出站口接客的人群扫了又扫,但始终没有看到她时髦贵气的身影。于是,我打算背着包,先离开拥挤的出站口,找个地方给她打电话。

    那时的WU市火车站,是老站,并未新修,很杂乱。少数民族的小偷特别横行,穿得像模像样,但这际上就干这勾当。而拉客吃饭、住店的男男女女也实在太多,甚至拉你住店的人还会说有少数民族女性的服务,但我并不被诱惑,因为碧秀的飞机在三天前就降落在这座陌生而异域风情洋溢的城市,也因为我要是想领略少数民族女性的味道,完全可以在以后的岁月里搞个民族大团结吧?

    很快,我在不远处的报刊亭边停了下来。没办法,火车开了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手机还落在家里,于是我只能在报刊亭打公话。那时候,我居然脑子里冒出来的是素贞和洋洋、阳阳,我想先联系一下素贞,而不是碧秀。

    可是,素贞的手机居然停机了;我打我自己的手机,关机了。我有些遗憾,但心里更有些痛痛的感觉。

    接着我便给碧秀打了电话过去,她的手机关机了,这种情况就搞得我有些郁闷了。她明知道我的火车是这个点儿到达,不来接我不说,居然连手机也关机了,这太说不过去了,这是对私奔的不负责任吧?

    结果,我隔十分钟打一次电话,一共打了六次,碧秀的手机依然是关机状态。我有些生气,但也只能无奈作罢,肚子饿得乱叫了。

    我背上包,朝着远离火车站的地方走。我身上的钱本来就不多,因为走之前我将身上几乎怕有的钱都留给了素贞,就放在枕头下面。那时候,我要吃饭也得在远离火车站的地方吃。谁都知道,火车站那地方,饮食质量不怎么样,还他妈特别贵,宰的就是南来北往过路客,那些年连火车站不少的烟都是假的。

    我在大街上行走,现代式气息的建筑和伊斯兰风情的建筑在街道两边混杂着。烤馕的香气、孜然的味道、牛羊肉的膻腥味儿混在一起,在凉凉的夜风里飘荡。街上来往的行人里,我的本民族人氏有之,高鼻深目的少数民族人民也有,汉化很严重的少数民族不少,但穿着本民族服装的男女也不少,我仿佛走进了一个多层次文明交混的世界里。当然,那些长眉深目大眼、皮肤白净、身材很好的异族年轻女子,让我内心有些蠢蠢欲动啊,做牲口的男人,本就如此也。

    我这一路走,有点看花眼的感觉。他奶奶的,活生生的那些异族女娃,果断比电视上看的更漂亮、性感啊!但那些高大的异族年轻男子给我的印象更深刻一些,这些家伙要是在街上遇见了,比如一个人遇上一群好基友,见面必段是先一一握手,然后上烟,都显得很礼节,哪怕是职业小偷也如此。这种情况,在我的民族里,特别是年轻一代里,真是不太多见。

    走在路上,我也给碧秀打过电话,但还是关机。我越来越郁闷,找了家还算不错的面店,吃了一碗拉条子拌面,牛肉、土豆、番茄、洋葱做的臊子,五块钱能加份臊子,三块钱还能加份面,味道很不错。特别是这个自治区自产的小麦,磨成的面粉做成拉条子,很有韧性,嚼在嘴里爽。我当然是又加臊子又加面,吃了一个大饱。

    吃饱了之后,付了钱,我又给碧秀打了电话,关机。那时我都忍不住骂了,关机关机,关你个逼!

    没有办法,联系不上碧秀,我只能自己找住的地方了。我出了面店,在不远处一家超市里买了盒10块钱的雪莲王香烟,一边抽着,一边在夜灯灿亮的城市里游荡,听着路人的少数民族语言、听着带有升调性质的普通话,不断地找住处。说实话,那时候我感觉还是很孤独的,真正有种异域他乡、举目无亲的凄凉感,主要是包里的钱只剩下不到三百块了。没有钱,走到哪里都是巨大的苦难!

    我这头孤独的牲口,最终找了家汉人开的旅馆,毕竟这个要放心一点。我现在都记得那旅馆的名字叫做“关外人家”,主要是它那个四十来岁的老板娘还悄悄问我要不要小姐,各种类型的都有。

    60块钱一晚上,一个单间,公共卫生间,公共浴室,我就那么住了下来。洗过澡,躺在床上,再一次拨打碧秀的电话,依旧关机,我已经绝望了。侧头望着窗外高楼迷离的灯火,我想素贞,想洋洋和阳阳,想念CHD市火锅城的同事们,想念混帐时期一起出生入死的撸本。内心的凄凉、焦急、郁闷不断,在这个异域风情的城市里,我竟有种沦陷感,不知何时光复。

    可气的是,这房间并不隔音,两边隔壁的房间里,响起了那种你们都懂的声音,女人都叫得很大声,实在太刺激我的欲望了。可我的身边,没有碧秀,也没有小姐。当然,隔壁两间房里,铁定是有人找了小姐,因为随着女人装逼的疯狂大叫之后,都很快就完蛋了,我还听到一个小姐说着生硬的普通话,想多要十块钱,显然她是少数民族。

    半夜起来上厕所,从通道里走,也还能听到有些房间里传出那种声音,刺激得我很恼火。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确实沦陷了。私奔,有时候兴奋得让你和你的女人天天晚上像打了鸡血,而我,却被私奔坑得体无完肤。

    我在关外人家住了三天,身上的银两几乎耗尽。这三天时间,我打了很多次素贞和碧秀的电话,素贞一直停机,碧秀一直关机,连我自己落家里的手机也停机了,也许她们都不要我了吧?

    于是,我彻底绝望了。想回CHD市,路费都没有了!而火锅城那里,我是不辞而别,恐怕新的总管大人已经得意地享受职务带来的快感了吧?碧秀呢?这娘们儿她到底什么情况?

    没有办法,到达WU市的第四天中午,我怀揣着身上剩下的15块5毛RMB离开了“关外人家”。从此,我这个似乎被“爱”抛弃和玩弄的牲口像一只流浪的狗,开始了一段永远不堪回首的西域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