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6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4本章字数:3102字

    特别又是章姐说到女儿莹莹过几天就会到CHD来,和她住在一起,我的心里更是邪恶荡漾。这种无耻之心,我可以坦白地承认,但表面上我还得装得跟正人君子一样,恭喜章姐,称赞莹莹。我就是这么一禽兽,无可挑剔。

    不过呢,对于一个好女孩子莹莹,我确实是有些欣赏,也很想见一见她。当然,发誓我不会辜负她什么的,嘿嘿……

    随后的三天时间里,我搞定了一切的事情,包括章姐的新车子的上牌,和XD君的房产交易,还有章姐搬到新家去。新租的那套房子,确实里面什么都不缺,章姐只需要带着自己的衣物、化装品等小零碎过去就行了。

    而这三天时间里,我还是时常联系詹晓云,关心素贞的病情。有时候也让素贞接电话,特别也告诉了她——我似乎又要发一笔大财。她的痛苦越来越轻,但每天输着液,有三个护士轮流精心照顾,很不错,听说我的发财事情,也为我高兴得不得了。

    当然,私下里,我还问了詹晓云关于玉萍的事情。这玉萍姐呢,她确实还算是听话,每天晚上乖乖地住到酒店里去,儿子跃文由詹晓云她们照顾着。詹晓云也不告诉她我的电话号码,她自然是不好意思问素贞要,怕素贞不高兴。

    第四天中午,我和章姐吃过中午饭,便对她说,我得去医院里看素贞了,她也应该上班了,好日子还很长的,不能贪恋一时之欢。章姐当然很听话,笑着说收拾好了就开车去上班,那个笑容别提多么陶然了。当然啦,在她的那些舞女姐妹面前,她是有炫耀的资本了。她喜欢我,也喜欢我的钱;她爱面子,爱虚荣,这个特点我是很清楚的;但在我的面前,她还得上班,算要自食其力吧!

    不过,看素贞是真的,而且厌倦了和章姐的房事也是真的。我就是这么一个男人,永远有一个吃不饱的胃,而且和大家一样,也是美食吃多了就会腻。因为我懂得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一个女人,哪怕她是美若天仙、性感如神,睡多了也会麻木;分开一阵子,才会有保鲜度。

    于是,我得离开章姐,还要做我的其他事情。隔些日子再来看她,且不如说就是享受她为我下厨洗衣和伺候夜生活的快意。她的女儿莹莹呢,居然在老家的小县城里做了份家教的事情,说暂时不来CHD了,这倒是让我有点遗憾,不过更觉得这女子的珍贵之处啊!如此的高三毕业女生,也算难得了,得让多少同龄人汗颜呐?

    开车离开章姐新家之后,我首先回到FQ小区去。因为章姐搬走之后,我们将素贞的房间搬到了她的大房间里。而素贞的房间呢,我不打算再租出去了,而是改为健身房。健身器材我都订购了,而且也送来了,就放在客厅里。想想来CHD这些天,一直忙着各种事情,倒也没有时间健身呢,对于一个对身体素质要求极高的牲口中来说,这可是一种极大的荒废啊!

    回到家后,我便将健身器材安装上,然后热身,只穿着弹力运动短裤,狠狠地训练了一回。训练之中,我也感觉到力量的退乏,确实章姐这个女人挺恐怖,这几天的疯狂差点把我榨干了。

    汗流浃背之后,洗个热水澡,躺到床上,我闭眼休息了……

    半下午,从床上起来,虽然感觉训练后的身上酸痛感产生了,但精力还是很充沛。我驾着车,朝着省医院而去。

    到了医院,我刚刚进病房,却发现跃文被医用担架车推出来,玉萍姐跟在身边。跃文躺着,面色还是有些死气沉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玉萍姐的脸上也浮现出忧虑,但她还是那么漂亮,一套黑色的长丝裙,让那身形更迷人性感。

    玉萍姐看见了我,勉强地笑了笑,点了点头。我一见这情况,便问了一下到底怎么回事。玉萍姐才说,跃文的伤口化脓很严重,要转到感染科去。当时我就有点愤慨了,这他妈什么省院啊?一个手术刀口,居然还会化脓?

    只是我想再问两句什么的时候,玉萍姐已经跟着担架车朝那边的电梯去了。她还回头看着我,叫我一会儿在楼底下的小花园里等她,一定要等。

    面对这种情况,我自然是点头答应下了玉萍,内心的骚动很不安分地欢腾着。一些邪恶的事情呢,进了一步了。

    然后,我进素贞的病房去。那时小冰在那里照顾着素贞,见我来了,起身打着招呼。我看了看,素贞气色很好,白嫩的脸庞面色红润,明亮的眸子里光亮闪闪,完全跟没病一样。素贞看到我来了,还是很高兴,微笑着亲昵地叫了声“老公”,我便也是微笑着点头,在她病床边坐了下来,然后拉着她的手,对小冰道了谢,又看了看病房里的情况。

    我发现20床的农村大哥已经不在那里了,一个中年人占据了床位;21床的老头也不见了,换了一个脸色苍白的女病号,三十来岁,长得很普通。我一问小冰,才知道农村大哥三天前做了手术,已经是肝癌晚期了,现在转回他们县中心医院去了。唉,这种情况,果然也是被我意料中了。人的一生啊,什么都可以有,但就是别有病啊!而那21床的老头呢,三天前也出院了。

    我在素贞的病床前陪了她好一阵子,又去向助理医生了解情况,特别是问一下大光头什么时候回来。助理医生说,应该今天就能回来,晚上都可以为素贞做腹腔镜手术的。

    我还就素贞的病情和助理医生探讨了一下,说素贞现在的疼痛日益减轻了,现在都不怎么痛了。是不是这些天的消炎药起了作用?或者说,素贞有肿块,仅是严重的炎症引起的,而非肿瘤性质的?是不是可以再做检查,以确定是否需要做手术?

    助理医生听得笑了笑,为了解释了一会儿,反正还是那些可能性之类的。正在他说得津津有劲儿时,大光头居然回来了。

    这光头放在我读书混的年代里,那整个就是一街道的光头党大哥般的人物。只是他的语气不温不火,是那种见多了各种病例和死亡的人。他了解到我是病人“香萍”的爱人时,还多看了我两眼,然后把我和助理医生叫到他单独的办公室里,一阵叙述病情,讲一些可能性的问题。可我却说了素贞现在的自我感觉,重复了和助理医生先前探讨时我的想法。

    当时大光头和助理医生相视一眼,他淡淡地笑了笑,说,“胡先生,相信我们医院的检验水平吧,也请相信我的临床经验吧!虽然你老婆有各种病理结果的可能性,但根据我的判断,她百分之八十可能是恶性肿瘤。我并不是吓你,而是就病情来推断。你别说她现在的病痛情况越来越轻,就意味着可能只是炎症。在我的临床经验上来说,这么大面积的炎症很少见,又特别是乙状肠这样一个解剖区域。当然,你也不要害怕,在这种病例上,我做过四十五例……应该是这个数字吧?”

    说着,大光头看了他的助理医生一眼,那助理点了点头,认真道:“加上上周那例,应该是四十六例,成功率是百分之百,而且手术切面的吻合都很成功,不用造瘘排便。而香萍女士现在身体的良好反应,也只是抗生素暂时性地抑制了癌细胞的活性而已。”

    当时,我有种感觉,这助理医生就像是大光头的托一样。我笑了笑,道:“我的爱人一直很健康,生活很有规律,只是喜欢吃辣而已。她突然年纪轻轻发了这样的疾病,我确实是难以置信。作为家属,我很希望能再做一次加强CT,然后再作定论。”

    很显然,我这样的说法是对大光头这样的权威的一种顶触,让他心里会很不爽。他脸色严肃,还是不温不火道:“恰恰你就错了。往往平常看起来身体非常健康的人,有可能一发病便是极为严重的。上个月,我们有一个病人,25岁一个小伙子,还是个业余的篮球运动员,那身体多好啊?结果……”

    好吧,大光头又开始用自己的临床经验来教育我一样,他的助理医生也在一边点头附和。实际上我都不想听了,但听完了,内容也不想记叙下来了,反正听完之后,我微笑道:“作为家属,我宁愿花钱再为爱人做一次加强CT,这个可以吧?如果CT结果出来,依旧如初,马上进行手术,我没有任何意见。”

    大光头听得脸色都不叫做严肃了,而是黑沉了,声音也不再不温不火,而是有些沉怒,道:“既然你要求这样,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劝说你。因为不是急诊,加强CT要明天下午四点以后拿到报告,而我明天下午不但在医学院那边有授课,明天晚上还要去南方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诊,你爱人的手术就只能再延迟四天进行了。是今天晚上手术,还是继续推迟,你自己做决定吧!我不希望再拖延下去了,因为她入院已有那么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