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3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4本章字数:3149字

    很显然,詹晓云完全考虑好了,她愿意接受我的一切了。看着她那羞涩的模样,我的心头浪了又浪,不再说话,很快驾着车回到了FQ小区13号院子里。门卫大爷只看见我的车,没看见詹晓云。当然,这种大爷在这种老小区里做门卫,其实很多时候也看不见什么的,毕竟眼神不好,而且工资太低,还得靠捡垃圾和每晚11点以后开一次大门收一元钱来补贴家用。

    下了车,我拉上了詹晓云的手。她的小手温暖滑滑,刚开始有些羞怯之状,小手想挣扎,但还是被我握住了,挣不开,只能主动与我的大手相握,一起回到了我和素贞的房子里。还好,对面出租的那套房子门关着,没有房客看见我牵着一个美女回来。

    进了门,詹晓云眼睛放亮了,不禁道:“飞哥,你这里的房子装修得真不错啊!外表看起来好旧,但里面确实好棒,比我们的新家还棒。”

    我点了点头,关上门,很自然地搂着詹晓云的小腰,道:“还行吧!反正我和你香萍姐住在这里,感觉挺享受的。”

    詹晓云被那么一搂,娇躯轻颤,但还是点了点头,然后居然也反搂上我的腰,连包也没放,很主动地踮脚抬头,吻上了我的吻。

    那一瞬间,我激动了起来。哈哈,护士出身的女子就是不一样啊,这么主动。不多时,我便与她站在门里,激情开始……

    一个多小时后,詹晓云躺在我的怀里,身上芳香四溢,幸福地闭着眼睛,脸色更红润迷人。而我抱着她,躺在客厅的大沙发上,我们什么也没穿,而且就在那里发生了美妙的一切。CHD的夏夜是闷热的,因为地处盆地,空气对流不好,湿度也大,但客厅里的圆柱式白体变频空调的风很柔和、悠凉。

    是的,詹晓云是幸福的,因为我的强大,柔情与激情,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反正,在她的眼里,我完全不是前男友ZHQ可比了,她跟定了我。低头看着她那幸福的模样,特别是那迷人的红润脸庞,我才刚刚爆发,居然又有点……

    不过,我克制了自己,喘息了一会儿,才低声在詹晓云耳边柔语道:“晓云,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谁也不能再碰你了。你要是有了孩子,就给我生下来,好好带着,我想你一定会是个很好的母亲。当然,虽然我手头的钱还不算少,但你也要好好上班,不能丢掉你让我特别喜欢的本质。我有时间了,会来看你的,尽到一个男人的义务和职责。”

    呵呵,说起生孩子,我还真是觉得应该是时候了。现在呢,我的产业也算是小富了,手头也宽裕许多,确实也应该考虑后代的问题了。不是不孝有三,而是因为我确实应该有孩子了,毕竟也是奔三的人了。

    詹晓云迷朦地睁着眼睛,微微抬头看着我,忍不住还抬着小手轻抚着我的脸,微笑着点头道:“嗯,飞哥,我听你的安排。不管你有多少女人,我都是你的女人,有你爱我,我好开心。虽然你女人多,但我就是喜欢你,喜欢你的样子、声音、性格……”

    呵呵,这詹晓云,像个初动情的小女生,呢喃细语,让我听来很是心头生爽。我拥有了她的身体,但同时也得到了她的心,让她接受了我的混乱情感,这是牲口的胜利啊!这种感觉一来,让我又忍不住吻起了詹晓云,说我还想要。

    詹晓云心头一惊,只道了一声“啊,飞哥,你还要啊,你太厉害了!”,然后,她便顺从了我,我们再次燃起了战火……

    这一夜,詹晓云都快受不了了。她也总算是明白我为什么有那么多女人了,反正她更心服了,觉得还真是她一个人真奈何不了我啊!医护出身的女子,她很懂自然科学,哈哈!

    第二天早上,詹晓云必须起床去上班了。她有些无奈,因为好困啊,昨天晚上确实被我折腾惨了,但她也只是幸福地怨念了两声,便和我一起起床了。当然,我精神百倍呢,和她一起冲了个澡,穿上衣服裤子,出门驾车送她去医院。

    路上,我们在一家不错的早餐店里喝了粥,然后才去了医院。在住院部门口,詹晓云就下车了,说我还是不进去的好了。我也就依着她,开车回返了。

    临别时,詹晓云还很温情地说我昨晚睡的时间也短,回去好好睡一觉,她下班了也就近回时代天骄去,要好好休息,晚上要我还是回去吃饭。对于她的要求,我自是点头答应了。

    然而,我开着车回返,并没有直接回FQ小区,而是去了汽车城那边,我得将被ZHQ踹坏的门给修一下,顺便呢,刷卡买了一辆和素贞这辆一样配置的赛欧3,只是颜色选了明黄,自然车主是我了。可我得把这车的使用权给詹晓云,满足她对车的热爱吧!

    车买好了之后,我请4S店的员工帮我开到了时代天骄,停在楼下。然后,我才回FQ小区睡觉去了。

    到晚饭的时候,我和詹晓云在餐厅里坐了下来,面前是她精心准备的晚餐,还是很丰盛,色香味俱全。这女子不错,是个居家过日子的贤良派。她温情地看着我,道:“飞哥,菜都齐了,咱吃饭吧?”

    说着,詹晓云拿碗帮我盛饭了。可我淡然一笑,拿过旁边椅子上的大皮包来,掏出新车的钥匙往她面前一放,道:“晓云,这钥匙你拿着。车就在楼下,进楼小道的左手方停的那辆赛欧3,你应该看到了吧?”

    “啊?!飞哥……”詹晓云听得一惊,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突然又是脸上生喜,“原来那辆新车是你送我的吗?我还以为是……别人家的呢!”

    我微微一笑,道:“当然是送你的。你很喜欢这个款式的车,所以我就买了。不过,车主是我,你随便开就行了,别忘了带驾照上路。”

    “哦……”詹晓云听得点了点头,开心地收起了钥匙,笑道:“飞哥,你好坏啊!你怕我不忠于你,所以不给我车子的所有权吧?”

    我摇了摇头,道:“不是这样的,这是我形成的习惯了。我的女人们都有车,除了她们自己买的之外,其余的所有权都是我。当然,我的钱啊,也是来得不容易,你的说法也是稍有些道理吧!现实就是这样的,你不要太介意。有时候人和人之间就是赤裸裸的利益关系,各取所需的交易很多很多。当然,我希望我们是恒久的,因为以后我们的孩子的所有权属于我和你,而他或者她将有我所有财产的继承权。”

    詹晓云点了点头,说:“飞哥,我知道啦!你从农村里一个没爹没妈的孩子,成长到现在,是应该懂得珍惜钱财的,我理解啦!今天晚上,我就想好好听你的故事。来,我们先吃饭,然后再说故事,好吗?”

    说罢,詹晓云替我盛上了饭递过来。我笑笑,接过饭来,和她开心地吃了起来。

    饭后,照旧是詹晓云收拾,我洗漱了一下,在客厅里抽烟,喝水。等她收拾完了,也洗漱了,便来到客厅里,很自然地依偎在我身边,靠着我的肩膀,听我讲起了与素贞后来的事情。

    当下,我也不隐瞒什么,什么都往外说,听得詹晓云吃惊连连,但后来渐渐情绪生起了变化,对素贞自然是敬佩,对我私奔未果还感觉到遗憾,更听我讲述着我在遥远西北的苦难经历,竟然听到了落泪的地步。

    说实话,那年混在WU市,日子并不好过,以及后来的生涯,我一直都视为生命中最沉重的记忆,但也觉得那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只是我不想过多记叙下来。痛苦、耻辱、饥饿、贫穷、疾病统统向我袭来,有时候还要承受对素贞和孩子们的挂念之苦,甚至有对老板娘碧秀的痛恨怒火燃烧。

    然而,那样的年月里,我同样有着雄性的渴望,确实也尝过少数民族女子的滋味儿,在那一带被称为“民族大团结”。可以这样说,打着爱情的旗帜,我确实经历过四个少数民族女子,她们异域风情的迷人长相、细腻的白晰红润皮肤、性感的身材的确让人着迷,只是偶尔要忍受她们身上的膻味儿,毕竟吃牛羊肉、喝牛羊马奶长大的女子,那种味道是天生的;可与她们在一起,那种感觉还是很爽的,其中之一还是原封的,身上膻味儿没有,非常迷人,我现在都记得、也必须记得她的名字——热依罕,意思是“紫罗兰”。

    但是,因为宗教信仰的关系,我和这四个异族女子并没有走到一起,甚至付出过惨重的代价,因为我采了热依罕这朵美丽的紫罗兰。可在那些苦逼的日子里,这四段感情还相当深刻,只可惜往事如烟,我们再也没有联系,应该各有各的归宿了,她们应该都早已嫁为人妻做了母亲了,甚至可能是生养出几个孩子,身材如民族特征一样走了样吧——特别是胳膊粗了,细腰变巨蟒,小肚子圆满鼓突了吧?

    当我给詹晓云讲起与热依罕的故事时,她很受感动,但也热泪盈眶。没有办法,在这里,我还是忍不住要说出这一段最刻骨的西域爱情,因为它值得祭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