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6

    更新时间:2018-08-07 19:50:14本章字数:3138字

    其实,头天晚上我已经激动得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了。某些地方的状态是消除不了的,持续保持着气势的高昂。

    可我也不想第二天带着有些憔悴的样子去见热依罕,怎么办呢?有人说,晚上睡不着,白天也能补一觉的。其实不然,白天补的觉,始终没有晚上睡的觉对身体好。这是大自然的规律,遵循最好,岂不见长期上夜班的人们脸色不太好?

    好吧,我用了一个非常不文明的手段,让自己睡去了,其实我很少这样做的。但在特殊的时候,只能有特殊的方式对待了。是的,我在卫生间里用手解决了问题,洗洗,回到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男人释放了,其实是需要马上休息的,这样才对身体是最好的,而且那种之后,睡眠质量很高。一些夫妻恋人情感鸡汤的文章说,恩爱之后,男人要和女人多聊天和温存,才能给女人更多的幸福感,甚至这是对男人身体不好的。过多的科学原理,我不解释了,有时间的朋友网上能查到很多的。

    那一夜,我的睡眠质量比较好,但请不要嘲笑我的那种催眠行为,这很正常,如有半句假话,本人愿意天打雷劈!

    于是,第二天,我精力充沛着。半下午,我就在丝路大酒店豪华的套房里呆着了。我给热依罕电话,道明了酒店的情况,她说晚上班里有个期末联欢会,会晚一点过来,叫我晚上自己吃饭,然后等她。

    我自是很激动,看了好一阵子电视,才去餐厅里吃饭。晚饭回来,我洗罢澡,坐在16楼的阳台上,沐着雪山河谷吹来的凉风,看着灿烂夕阳下的迷人城市,喝着一杯淡香的清茶,等着我漂亮迷人的紫罗兰,心情激动啊!说实话,在WU落难两年了,我还从没有这么放松而激动地欣赏此城的风光。

    当夜九点过,热依罕才来到酒店房间里。我一开门,她带着动人的芳香便扑进我的怀里。一瞬间我就激动无比,关门,抱住怀里的美女,吻上了她的唇……

    似乎所有的话都已说过,似乎我们的分别有些久一样,于是我们没说过一句话,我们只有拥抱,热吻,然后兴奋地倒在酒店柔软的大床上。空调凉爽,女子芳香,我激动地而柔情地打开了一扇柔软的门,将热依罕由女生变作了我的女人。

    这一夜激情缠绵,热依罕这朵迷人的紫罗兰,她彻底为我绽放,她是那一夜整个WU市最迷人的风物。她爱我,也因为我开那么好的房间而感动、幸福,所以尽情地奉献着。而我是一个幸运的游子,游荡在迷人的雪山之巅,穿行在美丽的草原之上,闻风香醉人,采鲜花陶然……

    丝路大酒店,那是我毕生难忘的地方,可惜现在它已被一家五星级品牌收购成了分店。那一夜,我与执依罕几乎没有休息,我们的爱情很奔放,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多才躺下,醒来已是第二天下午五点了。

    醒来后,热依罕感觉有些不舒服,因为有点疼。我们匆匆吃过饭,去为她买了些药,之后,我得送她去机场了。因为她的父亲放假之前来过电话问她放假的事情,而且订好了她回ALT的机票。

    我也心疼热依罕的初破,不打算与她在酒店里继续缠绵。于是,当夜10点,热依罕带上行李和身子里幸福的伤痛,离开了WU市。临别前,我的许诺是等我回一趟老家后,再回来,会去ALT找她,她说她等着我去,会带我去AET山里玩儿、野营。

    哈哈,野营是个让人期待的事情,热依罕说她会准备好一切工具。这些工具里,自然没有避孕的。因为她答应了要嫁给我,为我生下爱情的结晶。当然,W族人没有避孕的习惯,国家对他们的生育政策是很豁达的。

    热依罕回家了,回到爱她、疼她、宽容和民主的父亲的身边过暑假了。听她说她的父亲,我都很想见见这个未过门的优秀老丈人。我也离开机场,坐大巴回酒店去,有意思的是,我刚进入酒店的房间,热依罕的信息便来了,说她已在ALT机场降落,现在已在父亲的车里了,希望早一天能再次见到我。

    我回了一条热烈缠绵的短信后,便带着入赘豪门的幸福梦想,躺在那张留下她芳香的床上,幸福地睡了一夜。

    再次醒来后,我便去了WU市火车站,打算买一张回内地的火车票。结果,票很打紧啊,只有一周后的票了。我又去汽车站一趟,回内地的卧铺汽车票比火车卧铺软卧还贵。我心头思索了一下,决定还是暂时不回内地了,先入赘豪门再说。

    于是,我回到了厂里,准备过两天买票去ALT看望热依罕,拜访老丈人。白天厂里也没班上,除了看电视也没有别的娱乐活动,比较枯燥。当然,别的工友要打麻将,而我不玩牌,不喜欢这类的赌博游戏。因为我从小到大还是见过不少玩牌的傻逼的,他们越玩越大,越玩越没有节制,最终将自己坑了,也害了家人、亲戚和朋友。

    还好,那几天的白天里,差不多隔一两个小时,就会有热依罕的短信来。我们不通电话,只发短信,相互关心、思念对方,诉说各自的生活,并且一起谋划以后的事情。在我们的计划里,得是我先去ALT,与热依罕先见面,然后她再去说服她的父亲。一切的一切,都透着醉人的梦想与美好。

    就在热依罕回ALT五天之后,我在WU市火车站坐上了开往BT镇的火车,夜里出发,第二天早上能到目的地。因为WU市到ALT没有通火车,我只能先坐到离ALT还有50多公里的BT镇,然后坐一小时的汽车前往ALT市。呵呵,那时候的我很穷,坐不起飞机啊!可我真的不知道,这一去ALT,我的内心怀着各种美好的冲动,但等待我的是一场恶梦。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我到达祖国西北那个迷人的县级市ALT,它虽然那时只有不到15万人口,但依旧繁华、迷人,主要是因为旅游业开展得很不错,还专门有旅游机场的。在城市的边缘就能看见远方银色的雪山之巅,能看见特别干净的蓝天,仿佛云朵也他妈特别的洁白;雪谷的风吹来,带着纯净的味道。

    热依罕并没有在车站接到我,而是在离车站有三公里的地方开了房等我。我出了车站便直奔她开房的地方,那是一家很不错的宾馆。

    再次见到热依罕,我的眼前更是一亮。几日不见,许是因为初破,成了女人,她的身姿线条像是被什么滋润后一样的起伏,更迷人,皮肤更是白嫩透红,水润润的,眼眸也更亮,却也更带柔情。

    我们仿佛是数年未见一样,思念点燃了激情的火焰,在宾馆里折腾到了下午六点,连午饭也忘记了吃,我实在饿了,动不了了。当然,那是一次快乐的旅行,我教会了热依罕很多很多的夫妻之道。她还赞我,说我懂得太多了。其实,那些都是从毛片里学的,我和我的民族都没有正规的那种教育,因为那种,自古以来是羞涩的、不洁的、甚至让道德家鄙视的。只不过,道德家们披着儒雅的外衣,但依然要传宗接代。

    热依罕起床离开了我,深情地将我抛在了宾馆里。因为她得回家去,她的父亲等着她回去一起吃晚饭。我自己洗了澡,洗澡时都感觉脚下有些飘,然后吃了饭,躺在床上就睡着了,真的梦到自己入赘豪门,从此锦衣玉食、鲜衣怒马、前呼后拥,以至于居然睡着了,笑醒了。

    第二天中午时分,我又笑醒了,吃罢午饭,在房间里洗漱了之后,热依罕便来了。她换上了迷彩探险装,背着大背包,看上去充满了青春的活力,有着英姿般的诱惑力。我很想当场与她再次缠绵,但她却说我们去山里野营,晚上会更欢乐。我也知道,她人生第一次跟父亲撒了谎,说和几个高中同学去AET山野营几天。其实,这次野营只有我和她。

    当天下午,我和热依罕坐上了开往山里一个叫做“ALMUT”的镇子的汽车,中途选了个风景优美的地方下了车。近距离接触AET山,那壮美与婉约并存的美感,实在让我难忘。仿佛那里的天空是世上最干净的蓝天,白云与远山的白雪一色,条条沟壑披绿带翠,溪流如根根晶亮的玉带,绿如毯的草地,四布繁花;牧羊的少数民族男子,骑着马儿,悠然赶着像云团似的羊群,甩着鞭子,游荡在绿野山间……

    我和热依罕登上了一座不太高的山峰,望着四方美景,感觉特别享受。而最让我享受的是,身边有越发迷人的W族爱人,情不自禁抱着她,滚在柔软的开满鲜花的草地上。我们在天、地和远方雪山的见证下,完成了长达两个小时爱情的仪式。

    当夜,我和热依罕在山下一条清澈的小溪边扎营。我们生火烤了她带来的一条肥美的羊腿,吃奶酪,喝醉人的葡萄酒,恩爱轻语,头顶满天星光和圣洁皓月,一起醉在凉爽的带着花香的山野清风之中,最后钻进帐篷里,继续我的恩爱。

    而这一夜,是我的恶梦,不堪回首,因为……